搜索

东南亚女性投资者:我们才是新生力量

36氪出海 · 2020-03-15
我们不必重复硅谷曾犯过的错误。

编者按:本文选自 KrASIA ,原文标题 In Southeast Asia, women investors are a growing force in the startup space ,作者 Thu Huong Le 和 Khamila Mulia 。

正值国际妇女节之际,KrASIA 网站采访了东南亚投资公司里几名女性明星合伙人,分享了她们对性别多样性的看法。

在去年1月,25岁的 Melisa Irene 晋升为 East Ventures 最年轻的合伙人。而仅仅5年前,Irene刚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这个团队。

这家位于雅加达的 VC 是东南亚地区最多产和备受瞩目的投资公司之一,投资记录中有 Tokopedia 、Traveloka 、Ruangguru 、CoHive 和 Kudo 这些家喻户晓的创业公司。这五年中,Irene 参与了 East Ventures 的一些重大项目,包括 Grab 对 Kudo 的收购,以及著名初创企业 CoHive 和 Warung Pintar 的投资项目。目前,她正在负责 East Ventures 印尼地区业务。

这项人事任命无疑给印尼的科技生态系统发出了信号:即使在纷繁复杂的科技领域,女性也能在明星 VC 里当家。

东南亚女性投资者:我们才是新生力量

照片来自于East Ventures

闯进由男性主导的投资行业

近期,在接受 KrASIA 网站的采访时,Irene 回忆起自己接到合伙人邀约时惶恐的感觉:“ Willson 对我说,‘不管准备多久,你都无法准备好迎接自己的新角色。’他说得对。因为我们总是会质疑自己。我犹豫了好几天,才决定接受这份邀约。”

然而,Irene 的经历并非东南亚地区的常态。即使资金源源不断地涌入,当投资者们决定资金流向时,女性通常没有发言权。

KrASIA 调查了34家活跃于东南亚地区的风险投资公司员工名册。调查结果很能说明问题:仅12 家公司的投资团队里有一位或多位女性合伙人。其中,只有3家公司脱颖而出:新加坡的 Golden Equator Ventures 和马来西亚的 RHL Ventures 各有3位女性合伙人,而马来西亚的 Gobi Partners 也有2位女性合伙人。

业内周知,风险投资是由一个被男性投资者主导的行业,这一调查结果并不稀奇。但这一现象正在改变:少数派的女性投资者正成为东南亚生态系统中的新生力量。

太争强好胜,太野心勃勃?

Rachel Lau 是吉隆坡私人投资公司 RHL Ventures 的管理合伙人。她提到:“有时候,性别偏见就来自于诸如‘你太聪明了,你太好胜了”之类的评论。如果我是男性,不会有人这样评论我。”

在2016年,30岁的 Lau 与她的两位朋友—— Raja Hamzah Abidin 和 Lionel Leong 共同创立了 RHL Ventures,专注于东南亚地区和美国的增长型资本投资。Bloomberg 评论称他们三人是“富有的亚洲千禧一代”,希望“吸引外部资本,把公司打造成东南亚地区首屈一指的独立投资集团。”

东南亚女性投资者:我们才是新生力量

Rachel Lau(右一)在吉隆坡召开的 RHL Ventures 加速项目启动仪式。照片来自于 RHL Ventures。

和 Irene 一样,Lau 也是年纪轻轻就获得了成功。在26岁时,Lau 成为了 Heitman Investment Management 香港和澳洲市场的副总裁。而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董事会中,她是有史以来第二年轻的成员。她带着在职业生涯早期有开拓海外市场的经验创立了 RHL Ventures ,旨在为东南亚地区长期发展的公司提供“耐心资本( patient capital )”。

Lau 提到:“刚成立 RHL Ventures 的时候,相比于性别,年龄才是更大的一种歧视因素。因为我之前从未涉足过风险投资业,所以受到了很多歧视。”她还提到,这个行业对女性非常严苛,因为“工作时间很长,必须经常出差,而且你必须要有好胜心。”

很多女性合伙人都认同 Lau 的观点。

Quest Ventures 的合伙人 Goh Yiping 认为,人们常常对女性有太过争强好胜的偏见。当别的投资人看到她名片上印着的“合伙人”头衔时,常常会很惊讶。38岁的 Goh Yiping 说:“他们惊讶的原因是我看起来年纪很小——但我其实没那么年轻。主要是在(风险投资公司)中处于管理职位的女性合伙人太少,助长了这种偏见。”

东南亚女性投资者:我们才是新生力量

照片来自于 Quest Ventures。

Yiping 在加入 Quest Ventures 之前已经在科技行业工作了二十多年。她之前也成立过几家初创公司,包括在线零售交易聚合网站 All Deals Asia,这家网站在2014年被印尼的 Lippo Group 收购。去年,她被《 Harper’s Bazaar Singapore 》杂志评为“为新加坡科技和数字化领域奠定基础”的40岁以下女性之一。

为什么决定跨行从创始人变成投资者?

Yiping 在接受 KrASIA 的采访时表示:“因为我想知道风险投资这一行业是否适合我。我想成为那种在我还是创始人时就想合作的投资者。”

谈判桌上需要更多女性投资者

2014年,Carmen Yuen 被邀请加入面向东南亚和印度市场的 Vertex Ventures 团队。

6年过去了,Vertex Ventures 在东南亚名声大振,先后投资了 Grab 、Warung Pintar 、Validus 和 Spacemob(在2017年被 WeWork 收购)等明星初创公司。去年,Vertex Ventures在东南亚和印度地区完成了第四笔投资,金额达到了创纪录的3.05亿美元。

Yuen 说,她喜欢在风险投资领域工作的原始“能一直与那些想把事情做得更好、想把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创业者交谈。”

她说:“创业就是这样一个孤独的旅程,但企业家也是普通人。你可以倾听他们的心声,给他们提供有建设性的意见,你的朋友圈会扩大,职业也变得更有意义。”

东南亚女性投资者:我们才是新生力量

照片来自于Vertex Ventures

作为 Vertex Ventures 新加坡分部中唯一的女性合伙人,Yuen 并不认为自己的工作方式与男性同行们有什么不同。但她同时承认,女性投资者有时能更好地理解企业创始人在沟通上时的“细微差别”。

East Ventures 的 Irene 同意这一观点,因为女性投资者往往会采取更温和沟通方式:“当一家公司陷入困境时,我不会去和它的创始人对质。我更愿意和他们展开深入讨论,找出问题出在哪里、我们能做些什么来解决问题。

虽然目前 East Ventures 机构的投资组合中只有5%的创始人是女性,但 Irene 发现这一情况正在逐步改善。在她近期负责的四笔交易中,很多公司的领导层都有女性的身影,包括印尼健康食品初创公司 Greenly 和新加坡按需护理服务平台 Homage 等。

女性投资者是否会积极地寻找女性企业家呢?

KrASIA 网站采访过的女性合伙人都认为,虽然她们很欣赏以女性为核心的商业理念,但投资关注的重点还是在某公司是否拥有健全的商业模式。

Quest Ventures 的 Yiping 表示,在公司的投资组合中,约有37%的公司都拥有至少一位女性联合创始人。而她自己的生育经历也使得她更加欣赏那些利用商业发展轨迹让女性消费者受益的运营模式。“女性经济”意味着长期可持续性。

东南亚能超越硅谷吗?

据旧金山非营利组织 All Raise 一项研究结果显示,65% 的美国风险投资公司都没有女性合伙人。而美国 Center for Creative leadership 发布的一份关于克服女性领导力障碍的白皮书内容显示,任何性别多样性都不应该是为了实现其企业多元化指标,而应该旨在培养包容的企业文化。

对于 Gobi Partners 的董事长兼创始合伙人 Thomas Tsao 来说,东南亚地区的投资者“绝对”可以比美国的投资者做得更好。风险资本领域的专业人士敏锐地意识到,谈判桌上有必要出现不同的声音。

Tsao 说:“我们不必重复硅谷(曾犯过)的错误,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女性更了解女性消费者,这对我们了解不同市场的需求来说非常重要。” Gobi Partners 目前有两名女性合伙人。Tsao 表示,公司的目标是未来的高级领导团队有50%必须是女性。

Quest Ventures 的 Yiping 说:“在投资时,我们总会说到“净重平均值”。如果我们将这一概念引入到风险投资或私募投资上的话,我们遇到的现状是谈判桌上的平均发言权全都属于男性。但我相信在未来,初创公司、风险投资公司、并购领域,乃至整个世界都将更多元。”

编|裘泽慧@36氪出海

图|视觉中国

东南亚女性投资者:我们才是新生力量

东南亚女性投资者:我们才是新生力量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字节跳动「三张」往事。

2020-03-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