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焦点分析 | 怕碎屏,更怕买不到,华为三星折叠手机“浴火重生”

李振梁 · 2020-03-10
折叠屏产品像一个新生的婴儿,正在蹒跚学步,但已经展现出无限的可能性,也证明了强大的市场潜力。

文 | 李振梁

编辑 | 苏建勋

“怎么抢到的?”、“买的人多吗?我怎么买不到!”、“求传授抢货经验……”

自3月5日华为最新款折叠机 Mate Xs 开售以来,在它的天猫、京东评论区,类似的问题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可提问者众多,回复者却寥寥,消费者只能眼睁睁看着页面右下角的“已售罄”,想象着自己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连最能带货的淘宝直播一哥李佳琦也没逃过断货的“魔咒”。在近日的淘宝直播中,李佳琦掏出华为 Mate Xs 的套装,在一阵“Oh My God”、“好好看哦”的惊呼中,李佳琦也不免提示大家:这个不卖,我只是跟你们说一说。

今年2月,三星、华为先后发布了第二代折叠产品,两家产品一上市供不应求,12999 元的三星Galaxy Z Flip 九分钟全网售罄,16999 元的华为Mate Xs则炒到了3万元以上的高价。

3月6日,TCL展示了两款折叠屏概念机——“三折屏”与“云卷屏”。尤其“云卷屏”的设计很有创造力,一键即可让屏幕从侧边舒展或收起,不仅不改变机身厚度,保持手机的轻薄,还避免了屏幕的对折,大幅降低产生折痕的概率。

折叠屏产品重新燃起市场的兴趣,可它的诞生一度被质疑声裹挟。

去年上半年,三星初代折叠机的碎屏门事件,一度让大家对折叠屏类产品的前景产生担忧。三星首代折叠机Galaxy Fold原定于去年4月发售,在正式发售之前,三星将折叠机寄给媒体评测,多家媒体在评测时屏幕都出现故障,有的屏幕产生凸起,有的一半屏幕都不亮了。随后三星于4月底召回了所有Galaxy Fold测评机,并取消了当月在中国的发布会。

一代产品的火爆,让折叠屏产品的前景变得明朗。一个基本的事实是,虽有屏幕折痕等诸多问题,但其带来的创新体验让人耳目一新,这些问题并未阻拦住用户尝试的热情。二代产品的热销则证明,折叠产品并非昙花一现,而是具备革命性产品的潜力,成为像智能机、平板一样的大众消费品的可能。

“生来坎坷”的折叠机

折叠屏产品,从诞生之初,就引起巨大的争议。

2019年MWC(世界移动大会)上,三星和华为折叠机对台打擂,成为这个大会上最受关注的产品,其展台前始终人满为患。这股热潮甚至带动了京东方等中国屏厂股价大涨。

但随后折叠机却面临了难产的问题。碎屏门事件之后五个月,三星的折叠机才姗姗来迟。看到三星的前车之鉴,华为折叠机的发布也一再延后。

折叠机这个巨婴如此“难产”,并非三星、华为的实力不至,而是技术难点太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难免划伤嘴巴。

三星新款折叠机Galaxy ZFlip,来自三星官网

仅在硬件层面,屏幕和铰链系统就是两大难题。

折叠机所用的屏幕不同于普通智能机的柔性屏,需要经受住10万次以上的折叠。华为、三星都曾宣称支持20万次的折叠,但在CNET的测试中,三星折叠屏经过12万次的折叠就永久损坏了。从使用体验来看,屏幕折痕普遍存在,影响外在观感和操控触感,这是折叠屏产品现在的共同问题。

让屏幕实现折叠的铰链系统也十分复杂,华为的铰链系统有 100 多个零件。余承东曾说,华为用了三年时间才设计好Mate X的铰链。曝出碎屏事件后,三星也着重对铰链进行了大幅调整,包括铰链区域的顶部和底部通过新增加的保护帽加固,Galaxy Fold的铰链和主体之间空间进一步缩小。

如此复杂的铰链系统,涉及的结构件厂商需要定制化生产,这加大了量产的难度。目前能量产折叠机的厂商,基本都是自行设计铰链。

这还不算软件层面的困难。折叠机要提供区别于普通智能机的创新体验,需要大量软件方面的支持。一方面,现有的手机系统需要根据折叠机的形态,进行针对性的改进。另一方面,还要推动大量的APP对其进行适配。

有如此之多的困难,“难产”也就不可避免了。那么,上市之后,折叠机命运如何呢?

折叠机前景明朗起来

折叠机生来坎坷,但一落地就飞奔起来了。

三星、华为折叠机面世之后销售火爆,两家的产能均供不应求,华为折叠机在国内炒出10万元的高价。三星的二代折叠机上市后,在中国的所有电商平台上9分钟抢购一空。这打消了厂商对这款产品前景的担忧,证明了用户对折叠机不是一时的尝鲜热情,而是这种产品具备长久的生命力。

折叠屏具备的创新体验有着不小的冲击力。以36氪的体验来说,折叠机的大屏可以提供更加清晰、开阔的视野,操作APP时更加悦目、舒服,尤其在玩游戏时,画面、人物成倍放大,操控起来更加随心,体验的提升十分明显。

消费者对折叠机越来越认可的同时,折叠机的生产工艺、技术水平也在不断提升。折叠机的三大要素——屏幕、铰链和软件,都在不断优化。

屏幕方面,华为、三星推出的二代产品,相较一代折痕都明显减弱。这是因为更好的盖板材料得以运用到新一代产品的屏幕上。

一代产品上,两家产品都采用了CPI(Colorless Polyimide,无色聚酰亚胺,一种用于做屏幕盖板的高分子材料)做屏幕盖板。36氪从业界人士了解到,在华为、三星推出一代产品时(两家原本计划在2019上半年推出首代折叠机),超薄玻璃的量产技术还不足以满足折叠屏的需求,因为玻璃太容易破碎,相比之下,CPI不容易碎,并且量产技术已经成熟。但CPI刚性不够,需要在前置摄像头的位置专门开个孔,构建一个玻璃结构。

在二代产品推出时,超薄玻璃的量产技术已经成熟。相比于CPI,玻璃具有更好的透光率,触摸感更好,也更不容易出现折痕。三星二代产品 ZFlip 的屏幕盖板就是用的超薄玻璃,华为二代折叠机 Mate Xs 继续使用CPI材料,但在一代基础上也有提升,使用了双层的CPI。

与此同时,屏幕的折弯半径也在不断优化。折弯半径越小,屏幕内折后中间的缝隙也就越小,手机的整体厚度也就越小,不仅便携性更高,也更加美观。

业界人士告诉36氪,国内外厂商中,目前能量产折叠屏的厂商中,三星、TCL华星光电、京东方的屏幕折弯半径都在不断缩小。三星第一代折叠机折弯半径大约为 1.5 毫米,可能接下来要挑战 1 毫米。国产屏幕去年能达到 3 毫米,现在会挑战 2 毫米。

在折叠手机的诞生过程中,屏幕的折弯半径是关键的限制因素。TCL通讯全球设计中心总监竹岩向36氪介绍,2013 年前后屏幕的折弯半径达到 8 毫米,折叠起来设备会变得特别厚,没办法做成消费者可以接受的产品;直到三星把屏幕折弯半径从八点几毫米一直降到一点几毫米,大家看到了商业化的机会,企业才会相继投入。

在材料技术的进步之外,为解决屏幕折痕的问题,也诞生了一些新颖的设计方案。近期 TCL 推出的云卷屏概念,就是通过内部结构,让屏幕从侧边舒卷出来,最大限度的避免屏幕折痕。

TCL云卷屏概念示意图,图片来自TCL

手机屏幕要实现折叠,除了弯折半径足够小的柔性屏,还需要连接屏幕的铰链。而屏幕折痕的出现,也不单是屏幕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铰链的结构。

当前的铰链系统非常复杂,华为称其铰链零件数多达百个以上。竹岩表示,折叠屏的铰链结构业界已经摸索了很多年,早在2013年就有公司研究,从2013年到2020年,铰链系统的零件数已经有很大程度的优化,接下来还会更进一步。

以上是硬件层面的提高,软件层面也需要配套升级。智能机变成折叠机,外在的身形改变了,内在的系统也需要相应优化,才能把折叠机的创新体验发挥出来。

当前的安卓系统虽然可以支持折叠机的运转,但这套系统是为常规的智能机量身打造的,应用到折叠机,难免有衣不合体的时候。业界人士告诉36氪,安卓系统要想真正打造适合折叠机的系统,还需要谷歌这个从底层重新构建,专门为折叠机做相应的设计。

华为方面不能使用谷歌的完整版系统,当前的两代折叠机都采用华为自研的 EMUI 。华为 EMUI 总裁王成录对36氪表示,华为在手机上采用一套 OS 统一所有设备的思路,EMUI 适配折叠机时碰到很多技术难题,目前基本解决完了。

与此同时,折叠机还要 APP 逐一适配,这也需要较长的周期。竹岩告诉36氪,第一代折叠机推出时,技术不算太成熟,但从商业战略上考虑,虽然折叠机存在各种问题,但在消费者能够接受的前提下,更早地把折叠机推向市场,开发者就能更早地开发应用,生态也就可以更快建立起来。

折叠屏产品遍地开花

随着折叠机(尤其是平板式折叠机)市场前景变得明朗,越来越多的厂商将会入局,推出折叠屏产品。兴业证券预计,2020 年推出的折叠式手机预计超过 10 款,Oppo、Vivo、TCL、Google等厂商将于 2020 下半年加入,且多数终端品牌会推出 1 款以上折叠式手机。

由于技术、工艺上的难题,折叠机不会短时间成为大众产品,但2020年,将会是折叠机证明它具备成为大众产品潜力的一年。

天风证券认为,2020-2021 年折叠机出货量接近千万数量级,行业将进入高速成长的阶段。市场研究机构 IHS 预计,2020-2021 年折叠手机行业出货量分别为 830 万、1750 万台。

更多的厂商入局,也会诞生更多的品类。在折叠手机之外,折叠屏也在手表、电脑领域试水。除了常规的内折、外折设计外,也诞生了云卷屏这种避免对折的设计方案。

大体而言,当前市面上的折叠机主要有两种形态。

一种能提供比智能机明显更大的屏幕,带来类似于“平板”的体验,比如三星的初代折叠机,以及华为的两代折叠机。这是折叠机当前最主流的形态。为叙述方便,我们姑且称之为“平板式折叠机”。TCL的云卷屏概念,虽然避开了屏幕的对折,但也是类似的思路。

虽然折叠机身上笼罩着一堆亮眼的光环,但其创新体验的本质在于,兼顾智能手机的便携以及平板的大屏体验,这是折叠屏产品的最大生命力所在。此类折叠机有望侵蚀8英寸上下的小平板市场。

第二种是翻盖式折叠机,包括三星的ZFlip和联想的Moto Razr。如果是平板式折叠机是在大屏上做文章,那么翻盖式折叠机在“便携”上做文章,它展开后像普通折叠机一样使用,折叠后小巧玲珑,可以揣在衬衫口袋里。这种产品不具备太多的革命性,普通智能机也能满足用户需求的便携性。但在手机同质化的今天,这种机型可以带来新颖的体验,一个7英寸大屏的手机,轻松地放在衬衣口袋里,这是过去不可想象的。

要想让折叠机逐步走向大众,需要整个生态的雪球不断滚动,更多的厂商入局,更多的产品面世,屏幕、铰链的成本不断下降,市场也就会相应扩大。

据36氪了解,屏幕是折叠机最昂贵的零部件,单块屏幕的成本高达200美元以上,比骁龙865处理器的成本还要更高。随着工艺和良率不断提升,产业规模的扩大,屏幕的成本也会随之下降。铰链的成本相对较低,但也高达几十美元。

仅这些零件的成本就超过一台iPhone 6 Plus了。市场研究公司IHS拆机分析显示,最初发售时起步价高达6088元的iPhone 6 Plus,部件和劳工成本仅为216美元起。

折叠屏良率偏低是其成本居高不下的关键原因。当前,屏厂正在不断提升折叠屏的良率。竹岩告诉36氪,为 Moto Razr 提供屏幕的TCL华星光电良率很好,“达到两位数有一段时间了”。

折叠屏产品像一个新生的婴儿,正在蹒跚学步,但已经展现出无限的可能性,也证明了强大的市场潜力。在行业的两位老大哥(三星、华为)打完样之后,越来越多的厂商将会投入这个战局,战场也会慢慢变得拥挤起来。

头图来自三星官网

+1
1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马斯克表示:“如果我们花了18年的时间才准备好让第一批人进入轨道,我们就必须提高我们的创新速度,否则根据过去的趋势,我肯定会在飞往火星之前去世。”

2020-03-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