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从解忧电台到迷你情景剧,云录制迭代远比我们想象中快

娱乐产业 · 2020-03-03
能够留住用户的唯一因素是内容足够好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产业”(ID:yulechanye),作者 蓝河,36氪经授权转载。

从宅家吃什么到复工云面试,不知不觉云综艺已经陪伴了我们一个多月,娱sir都快不认识“云”和“宅”两个字了——他们出现了太多次。

是时候做一个梳理总结:各家卫视与平台推出的云综艺,是走心的正能量输出还是节目存货不足的短暂应付?宅在家里你才知道有趣灵魂的可贵,通过湖南卫视的《嘿你在干嘛呢》,我们认识了朴实可爱的“长沙小燕子”李维嘉妈妈,再加上杜海涛、黄子韬和杨迪的妈妈,娱sir觉得芒果台可能很快就要做《我家那老太》了。

但扎堆的明星连麦、做饭与健身日常分享,也让观众很快审美疲劳。2月下旬推出的一系列云综艺开始转换思路,摆脱直播、vlog模式而转向后期更为精致、模式不断创新的录播形态。

B站UP主“拷问”艺人、配音盲猜、解忧电台?跟着娱sir魔鬼的步伐,我们一起来看看后半程的云综艺升级迭代。

“给后期加鸡腿”的时候回来了!

通过类型杂糅与嘉宾跨界强化综艺感,是云综艺尝试差异化最直给的路径之一。比如初代云综艺少不了吃播,也有明星连麦聊天,腾讯视频的《咕嘟咕嘟Cloud》直接做成了云聚餐,每期节目由三个明星好友一边吃火锅一边侃大山,中途还要接受绕口令、讲冷笑话等任务PK。

虽然笑点和梗确实更密集了,但娱sir很想把隔壁综艺的名字送给可怜的艺人们,还是“好好吃饭”吧,火锅都凉了→ →

也有不少云综艺试图寻找模式创新,比如爱奇艺的《宅家猜猜猜》,乍看这是档盲猜节目,两位明星嘉宾需要在戴着面具的情况下,通过一段影视动画配音猜出对方是谁。

但实际上猜人只是幌子,第二期李汶翰与嘉弈秒认出对方后,画风就转向沙雕爆料;猜题环节PK则是根据嘉宾属性每期调整,比如李汶翰与嘉弈比的是动漫角色竞猜,而陈钰琪和于朦胧在《两世欢》里扮演捕快,给他们的题更多考验洞察力和推理。

比起早期扎堆的直播连线,新推出的一批云综艺明显主题更加多元,后期融入了更多巧思。

比如B站自制的云综艺《闭关修炼指南》以宅家自拍接力Vlog的形式呈现,首期傅首尔一家以运动会来决定家庭话语权,丈夫老刘先是套圈买球鞋的梦想破灭,滚胶带又错失100块钱,最终被获得冠军的儿子指派了“给妈妈按脚”的任务,做的水煮牛肉还被傅首尔无情吐槽“色香味都没有”,家庭地位昭然若揭。

无论老刘感叹家庭氛围融洽被打脸的特效,还是第二期邱晨家萝卜君的各种小表情,都令人惊讶节目制作的成熟度。

同时强互动也是这档节目的特色,借由节目合作,参与《闭关修炼指南》录制的米未艺人纷纷正式入驻B站,邱晨那期节目主题是“解忧电台”,很多用户纷纷投稿请她就生活中的困惑支招,而弹幕中也有大量网友一起参与讨论,即时分享他们对于问题的不同看法。

《闭关修炼指南》总制片人刘侑旻告诉娱乐产业(ID:yulechanye),节目从拍摄到上线最短间隔只有七天,每期内容都是根据艺人特色双方共同创作出来的,所以主题和故事线无法依赖于以往综艺固定的起承转合模式,而且艺人需要全程自己拍摄,没有导演在旁边随时确认状态和画面,这给制作团队带来非常大的挑战。

“拍摄前我们花很多时间跟艺人讨论主题,也制作了各种tips,比如机位要怎么摆 、画面要怎么拍才好看分享给艺人,艺人拍摄时工作群里随时待命回答各种问题。”在刘侑旻看来,拿到素材后如何讲出一个原汁原味又好看的内容,在综艺设计感和艺人真实生活间找到平衡点,对节目组是挑战也是一次难得的学习。

随着云综艺制作逐渐步入正轨,一些具备差异化优势的综艺在招商上也取得进展。比如《闭关修炼指南》获得了百事赞助,《嘿你在干嘛呢》与TT语音合作,《天天云时间》植入了小度、腾讯会议等。“虽然拍摄过程不可控,但节目内容能更好地展现艺人真实、烟火气的一面,我想这是我们的特色,也很幸运的得到品牌的支持,”刘侑旻认为。

不是人人都能成为何老师,如何摆脱vlog式尬聊?

虽然都是在家录制,但云综艺其实从模式上宏观分成了两大类:一类是没有剪辑与后期、明星之间连线或者与网友互动的直播综艺,比如微博推出的《宅家美食大赛》、优酷的《好好吃饭》、腾讯视频的《鹅宅好时光》等。

“节目从2月14日左右策划,17日正式上线,其实和一个典型的直播节目没有太大区别,高频次直播对制作团队压力非常大,艺人方面最大的敌人是网不好(笑),”《鹅宅好时光》制片人邱跃坦言。

直播能够更多暴露艺人家人与宠物乱入的真实生活,而且熟人连麦很容易不自觉进入到旁若无人的“嗨聊”境地,令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直播云综艺顾名思义更注重真实性与互动性,节目质感粗粝不经修饰,能够看到明星们更加生活化的一面,但由于是直播常会有意外发生。

比如微博的《影视大咖线上聊》张晓谦与代乐乐连线,但代乐乐因为不熟悉直播操作放了对方鸽子,可怜的“九八五”在《安家》之后又一次被残酷现实打败。优酷《好好吃饭》的直播中,薛凯琪在线演示芝士炒蛋翻车,“能不能重新做一次,”她哀叹,“但导演组肯定不想看到(重来)”。

另一类则是云录制,但前期有台本设计、后期经过剪辑的录播综艺,卫视推出的《天天云时间》、《我们宅一起》,爱奇艺的“宅家云综”系列以及B站几档自制云综艺均属于后者。

录播云综艺更接近于传统综艺的模式,需要提前设计任务、嘉宾对台本以及技术调配等诸多录制准备。这类综艺又可以细分为完全的原创综艺、已有综艺的衍生节目以及偶像团综,节目效果与传统棚内综艺类似,而投入成本低廉许多。

但因为创意与内容雷同,这些节目多数容易让观众产生审美疲劳。“都是在微博上看片段,感觉和明星平日拍的vlog差不多。”网友小夏觉得,云综艺是疫情期间的限定产物,刚开始觉得新鲜,然而看多了发现基本上都是明星宅家做菜健身,“看两期就腻,连节目名都记不住”。

不仅观众看腻,一些节目方也觉得云综艺只是存货不够的阶段性应急。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湖南卫视的《声临千万家》、浙江卫视《我们宅一起》、芒果TV《还能这样吃》等节目已经宣告完结,直播类节目虽然照常进行,但关注度明显降低。

云综艺真的没有前途,或者只是粉丝定制产品么?在娱sir看来,不是云综艺行不通,而是节目不够好,多数云综艺多数陷入了尬聊闲聊的误区:只向观众呈现明星宅在家里能干什么——通常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既不控制内容的节奏也不输出价值观,人们窥视的好奇心会迅速燃尽。

另一方面,云综艺脱离了舞美灯光等外界因素,对艺人的表现力要求特别高,正如有观众坦言看何老师一个人做饭能看一个小时,但无法忍受综艺感不那么强的明星尬聊哪怕10分钟。

而优质的综艺不会囿于时空局限,比如《闭关修炼指南》第二期邱晨在家里做“解忧电台”,看似很随性的自问自答却不乏妙语连珠,比如聊到父母干涉自己的私生活,邱晨会举重若轻地回答“数落咱们就是父母和咱们交流最重要的方式”,一封封网友来信在她的串联下变成了奇葩说辩题,比如要不要帮亲戚的孩子辅导功课,职场能不能交朋友,人面对负面情绪是否应保持乐观等。

观众在笑出猪叫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久违的温馨与治愈。正如刘侑旻所言,节目策划初衷是分享一些可爱真实有趣的内容,“内核并不是教大家‘只有在家里能做的事情’,而是希望帮彼此打气、给到一点好好生活的能量,所以团队并不会把自己限缩在‘宅家综艺’这个标签里面,只要有合适的主题和艺人,这样的自拍云综艺可以发生在任何时候。”

云录制常态化:重点不在于“云”,内容才是王道

面对综艺创新,有人望而却步,也有人不断摸索。

明星访谈并不新鲜,但最近新片场短视频旗下@理娱打挺疼与B站合作的云综艺《UP!大明星》,则让人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魔鬼提问:《大唐女法医》里师父左手拿的是真酒还是右手?湖南春晚中哪个乐器排在舞台左侧?除杰克琼斯之外,《Hi室友》其他几位都叫什么“丝”?

面对刁钻的问题,B站网友与周洁琼一样发出了土拨鼠尖叫。虽然每期节目只有十几分钟,但小而美的《UP!大明星》拥有完整的模式设计,每期由一位UP主向一位艺人发问,通过时间、地点、事件三个关键词还原故事,从而引发一个出人意料的提问。

艺人答题前需要喊“UP!”,当月答题出色的艺人可获得下个月的节目冠名,比如周洁琼这期开头就有“本期节目由月度答题冠军郭麒麟冠名播出”的温馨提示。

“原本是疫情期节目要上线,没办法只能云录制,没想到效果比线下面对面还要好。”新片场CMO马睿告诉娱乐产业(ID:yulechanye),用短小精悍的内容串联起艺人的真实状态,激发UP主与明星之间的化学反应,同时云录制让嘉宾比在传统棚内录制更加放得开,趣味与互动性更强,“疫情结束后,这档节目可能也计划固定云录制了”。

早在两年前,新片场就曾尝试过电话连线的云录制,当时无论平台方还是艺人方都会有所顾虑,“需要pitch很久”。如今身处特殊时期,大家自然而然就认可了云录制的模式。

“目前三月一整月已经排满,”在马睿看来,艺人在疫情期本身有曝光需求,而云综艺是一个非常好的拉进与粉丝关系的契机。比如在《UP!大明星》里,周洁琼不时屏幕怼脸、答题答对时兴奋大喊的天然态很容易令观众产生好感,“艺人不能永远处在高高在上的状态,偶像怎么就不能有趣呢?”

据了解,在疫情期间新片场还推出了还原娱乐行业事件真相的《理娱1+1》、“美食版爱情公寓”的《我们今天怎么吃》等多档云录制节目。其中与快手合作的《我们今天怎么吃》跳脱综艺思路转向剧情向拍摄,以云拍摄迷你短剧的模式呈现一出出美食抚慰心灵的“老友记”。

看起来每集只有几分钟,但实际操作远比想象中困难,“光内部全流程拍摄样片就录制了三四版,”马睿坦言。云录制对于团队线上协作能力、剧本设计以及剪辑节奏都提出了很大挑战,但马睿觉得,当下这一特殊时期恰好给了从业者开辟新赛道的机遇:当节目重回没有大制作、大明星、大团队的极简时代,能够留住用户的唯一因素是内容足够好看。

相比之下,云录制或云播出只是外在的形态变化。“就当做一个实验吧,大浪淘沙,成功的在疫情后自然会存活下来。”

+1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进入第十个年头的DOTA2,终于迈开了联赛的第一步。

2020-03-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