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Photoshop三十而立:一个软件要流行多久才能变成一个动词?

全媒派 · 2020-02-28
今天,你PS了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36氪经授权发布。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编译The Verge文章,带你回溯Photoshop作为一个动词的意外流行史。

2月19日,全球最流行的图像处理软件Photoshop度过了它的第30个生日。让人很难相信的是,已经“三十而立”的Photoshop,是在近10年内才变得广为人知的。

如今,Photoshop已经从一个简单的软件名字,变成了一个动词。想想看,当你要修图时,你绝对不会说“我要用Photoshop修图”,一定是直接说“我要P一下图”。Photoshop从名词到动词的演变,是与“修图”这个动作背后的文化意涵流变同步的。事实上,Photoshop的流行,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各种精修宣传图和名人新闻的爆发式传播。

艺术家Jason Mecier为Photoshop26周年制作的嵌画作品

PS是如何变成一个动词的?

最开始,Photoshop作为一款图像处理软件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在PS之前,摄影师们的照片处理技术已经发展了一个多世纪;在计算机的早期时代,PS也并不是唯一的图像编辑软件。最重要的是,PS几乎是门槛最高的专业软件:操作难,价格高,它最初的售价是895美元,之后也没有便宜过。

尽管黑点不少,PS还是成为了图像处理的代名词。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它很快变成了设计师们的行业操作标准。但同时,它也成了创作搞笑作品和网络段子的工具,发展出了专业以外的、非正式的用途。

盗版阴影下的起飞

最先以口语化的方式提及Photoshop的是博客和科技媒体。美国《连线》杂志在1999年10月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有人“PS过布景设计”( photoshopped set designs);2001年11月,Something Awful网站第一次使用了“photoshopping”一词。接下来的几年里,Boing Boing网站曾提到,“Photoshopping”改变了儿童书籍的版本;Engadget也曾在PSP(Play Station Portable,掌上游戏机)上使用PS过的图像。

然而,当Photoshop作为一个动词最早被主流媒体使用时,情况就有些尴尬了。2006年,《纽约时报》一篇报道中描述一名模特的身体“显然是用Adobe PS过的”(apparently Adobe photoshopped);而《华尔街日报》则用这个词来比喻一个人重新审视自己对某张照片的看法:“他已在脑海中P过这张图了”(he has photoshopped it in his mind)。

也正是在这段时期,Photoshop开始逐渐普及——尽管是以一种Adobe不愿看到的形式——盗版。

像Napster这样的点对点盗版服务(peer-to-peer piracy services)在世纪之交开始出现,到2000年代中期,盗版已经变得很普遍。也是在世纪初,宽带互联网的使用到达高峰,再加上BitTorrent(一种内容分发协议)的出现,下载传播大型软件和游戏的盗版文件变得容易多了。尽管关于Photoshop盗版泛滥的细节大多未经证实,但根据包括Adobe在内的一些软件商在200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统计,超过40%的PC端软件都是盗版。

作为动词的转折

Photoshop一词使用频率的快速增长,始于人们对Photoshop合成图片的担忧。2007年,Gawker上开始讨论一些被PS过的名人照片,例如一张被误认为是Paris Hilton的不雅照。2008年,名人八卦新闻网站TMZ曾报道过一张欧莱雅的宣传照,上面是“PS过度的碧昂丝”。同年,《纽约时报》报道称,伊朗官媒似乎在实际只有三枚导弹发射的照片中P上了第四枚导弹。《每日电讯报》也曾报道过多芬广告引发的争议,讨论该广告呈现的究竟是“真实的美丽”,还是“被改造过的模型”。

TMZ报道中被“刷白”(“Whitewash”)的碧昂丝

Photoshop作为动词的真正转折点也发生在那几年,大型媒体开始不加任何前缀或后缀,直接使用这个词。例如,“我要P一下这张图了”(I’m going to photoshop this image)。2007年三月,TMZ呼吁读者“PS一下名人的不雅照”。一个月后,这个词就出现在《纽约时报》上,一年后又登上了Gawker。

随着其使用频率的不断上升,2008年,韦氏词典决定收录“photoshop”一词。韦氏词典高级编辑Emily Brewster在接受The Verge采访时表示,“用这个词来指代动作实在是太方便了。”

Brewster认为,这种语言效率的提升通常就是名词变成动词的原因,例如,“我P了这张图”就比“我用数字软件编辑了这张图”使用起来更简洁。“尤其当一个名词指的是某个过程或者做某件事的一种方式时,它就真的很容易变成动词。”

《韦氏词典》中收录的photoshop一词

需要注意的是,以上这些例子并不是“photoshop”作为动词最早的用法。《韦氏词典》收录的最早使用“photoshop”的例子是1992年的Usenet新闻组。如果你翻翻旧的论坛和新闻网站的档案,就会发现“photoshop”“photoshopped”和“photoshopping”三个词在评论区出现的时间比在媒体文章中早得多。

这种时间差的部分原因是,传统媒体通常都不会使用口语,除非它能被读者广泛接受。反过来,像“photoshop”这样的词一旦被主流媒体刊印出来,就说明它已经得到了广泛使用。

这也是《韦氏词典》决定是否要添加新词的标准。“这说明这个词的使用频率已经达到了一定程度,也就是说,以英语为母语的人会经常在媒体中看到它,而这个词也很可能会一直使用下去。”Brewster说。

被迫接受现实的Adobe

近几年,Photoshop愈发变成一个独立的词语,其含义脱离了应用程序本身,成为了谎言的代名词。在歌曲《Humble》中,Kendrick Lamar用“受够了Photoshop”这样的歌词来呼吁自然真实的东西。Jay-Z在《Everything is Love》中谈论自己对于婚姻的看法,唱道:“没有PS,只有真实的生活。”

图片处理早已不是重点,PS这个词已经被赋予了更多新意义。

而每当这种语义转变发生的时候,这些专有名词背后的公司通常都会采取抵制的态度或手段,不愿意让它们变得口语化和过于通俗。因为如果一个词太过笼统,公司可能就会失去自己的商标。例如,Escalator原本是一个自动扶梯的品牌。(根据《韦氏词典》,这个词后来变得过于普遍,甚至衍生出了“escalate”一词。

Photoshop也是一个注册商标,Adobe一直不愿意接受它成为流行的现实,担心会因此失去版权。当然,无论Adobe有多不认同把Photoshop当作一个动词来用,他们不可能通过直接告知用户来阻止他们使用。Adobe在给The Verge的邮件中说:“我们对Photoshop的品牌、文化地位以及它在促进用户创造力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感到十分自豪。

不过,Adobe曾经的确尝试过明确告诉用户不要把这款软件的名字用作动词。早在2004年,该公司就发布了一条通知,要求人们将自己的措辞修改为,“这张图片是用Adobe® Photoshop®处理的。”

但很显然,这种毫无记忆点的说法不会被人们采纳,Adobe也只好被迫接受了现实。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verge.com/2020/2/19/21143794/photoshop-30th-anniversary-adobe-verb-origin-story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你被微信的视频号灰度测试了吗?

2020-02-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