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6氪专访 | 担着小学生打一星的怨念,QQ 也在做线上教育

王毓婵 · 2020-02-27
月活超八亿的QQ开始做教育工具了,其他软件还有的玩吗?

在钉钉被不想上课的小学生狂刷一星十多天后,QQ 的新教育功能也来了。作为一个拥有广泛学生用户基础的软件,它在这之前已经被一些老师选择作为远程授课的工具。

腾讯社交平台产品部两位副总经理——QQ 产品负责人张浩与 QQ 技术负责人邱俊接受了 36 氪的独家采访,谈论了这些新功能背后的逻辑和意义。

2 月 19 日,QQ 的 PC 端和手机端版本上线了“群课堂”、“作业红笔批改”、“家校群快捷栏”等新功能,方便学生们在班级 QQ 群里直接上课。

QQ App 端群课堂

QQ 线上作业功能

这些功能可以帮助老师更简易地进行视频或者语音直播,管理群成员,在线布置、催收和批改作业等。36氪对此有过详细的报道。

参考钉钉和腾讯会议此前被小学生狂打一星以示不满的遭遇,估计 QQ 这么做也会引来一些麻烦——毕竟它的未成年用户远远多于前两者。同时,这一事实也引发了几个思考:为什么最有用户优势的 QQ 最近才推出功能升级?现在它如何吸引已经用了其他软件十几天的老师和学生?疫情结束后这些功能还有没有继续存在的价值?

张浩在采访中对这些问题做出了回复,并表示因为有庞大的用户基础和需求在,所以每天还是有大量的老师和学生使用 QQ 来上课。

“QQ 每个周一都会迎来一波高峰,这周一的数据又比上周一高了非常多。”张浩说,“现在有超千万的用户每天在使用我们的产品做远程教育。”

虽然腾讯本就有腾讯课堂这样的在线教育平台,腾讯会议这样的远程开会软件,以及企业微信这样的企业通讯与办公工具,它们明显都比 QQ 更适合用来上课,但 QQ 还是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做起了教育。当一个月活跃用户数超八亿的软件开始做教育工具,其他的教育工具还有的玩吗?

36 氪最近发起了一个提问:你认为月活 8 亿的 QQ 能阻击钉钉吗?回复的答案中认为“能”和“不能”的各有人在。虽然本文的受访者没有公开评论 QQ 与任何其他软件的竞争关系,但他们的回复也许可以帮你找到自己的答案。

以下为 36 氪采访实录,内容经过了不影响原意的编辑:

QQ 是如何理解中小学教育需求的?

36Kr:线上授课的风潮开始后,QQ 上被使用最多的功能是什么?

张浩:我们音视频增长非常快,课后辅导和作业相关的功能也是。另外,春节期间我们结合了很多能提供专业教育内容的第三方,包括企鹅辅导、学而思等等,在 QQ 上线了免费的网课资源。除了老师的直播之外,现在每天有几百万用户在上面观看第三方教育机构的网课视频。

36Kr:为什么此次产品升级选择推出群课堂、作业红笔批改等功能?产品团队是如何了解教学需求的?

张浩:这个是蛮有意思的。我们过去几年针对 QQ 群的垂直场景,一直有对不同的用户需求做尝试。其实在线作业这个功能很早以前就有了,在外网可以用到。在这一次疫情中,我们突然发现春节以后,整个在线用户数、消息量,以及校园群里的音视频增长非常快,有非常多的老师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找到我们。

最开始是有 1 位老师在用 QQ 做教育工作,后来他开始号召其他老师使用各种功能。这个老师建立了 QQ 群,并在里面发起直播,现身说法和大家讲怎么使用 QQ 进行远程授课。后来机缘巧合下,同事介绍同事,我们就都知道了这个群。春节期间,腾讯的产品经理等员工纷纷加入进来,短时间内就让它膨胀成了一个 2 千人的大群。

我们的产品团队每天会在群里做客服,和他们交流,听取他们对一些具体功能的改善建议。最近这些版本迭代的功能,很多都是由这些老师提出问题和建议,给我们提供思路,进行优化的。

36Kr:之前 36 氪的记者走访过一些学校,和他们探讨过使用各种教育类工具软件的感受。很多校领导提出一个共同的问题是,QQ 的刷屏现象比较常见,严肃的工作内容经常被其他不太重要的东西挤占注意力。你们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吗?

张浩:这个可以从两个角度来讲,第一,因为我们自己的用户本身非常多是年轻人,他们使用 QQ 的行为非常活跃,消息量非常大,所以有一些群会出现刷屏的问题。第二,当大家在疫情期间使用 QQ,把它当成一个远程教育的工具时,它的确在使用方式方法上和日常有一些差别。

我们在产品团队提供了一些相关的能力,比如针对学生的禁言。类似的问题还有,一些热心老师反映,上课讲到一半,一些迟到的学生突然进入音视频房间,忘了关麦,那么老师就要一个一个提醒他们关麦。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后面的版本更新里面,就有学生加入课堂场景时默认关麦的功能了。

QQ 做教育工具软件有优势吗?

36Kr:您刚刚说,有一些老师会非常热心的教别人怎么用 QQ 授课。但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如果它是一个很容易上手的软件,通常是不需要去教别人怎么用的。一开始 QQ 还没有升级这些功能的时候,很多老师去用了企业微信。为什么腾讯最终是选择让 QQ 走到教育赛道里,而没有让企业微信来做这件事呢?

张浩:最近看起来 QQ 在教育场景下做了很多的事情,但实际上整个腾讯在疫情期间为了远程教育都做了很多工作,企业微信、腾讯课堂、腾讯会议等都在自己的功能上做了很多优化。

因为用户的选择是非常多元的,腾讯不是强调让某一款软件满足大家所有的需求,因为用户有自己的偏好。一些老师选择 QQ 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因为学生本身就在 QQ 上,他不需要让学生多下载一个新软件,也不需要去适应一个新产品的使用门槛;第二,我们的音视频、文件作业等功能做得比较久,QQ 的通话质量、清晰度、稳定性都是行业领先的。

当然也有老师希望用更专业垂直的软件,他们会选择企业微信或腾讯课堂。不是只有 QQ 在做这个事情。

另外关于使用门槛的问题,我认为大家最初作为普通用户去使用 QQ 的时候,并没有太多这方面的问题。但现在很多老师突然要从普通用户变成主播了,他们没有远程教学或者是做主播的经验。那么不管用任何产品,都有一个重新学习的过程。

他们要了解怎么开播,怎么做直播间的管理,怎么做音量调节,怎么关闭其他学生麦克风等等……这对老师而言是一个新鲜的事情。

36Kr:您刚刚提到很多老师选择 QQ 的原因是因为大家手机里面都有 QQ,不用学生专门再下一个软件。但我们发现大多数教学场景中,老师使用什么软件授课并不是由学生决定的,而是由学校拍板决定的。

张浩:对。

36Kr:那么腾讯之前做教育一直是以做成人教育为主,(作者按:腾讯课堂是一个在线职业教育平台)相比之下在中小学学校资源这一块是不是比较欠缺?(作者按:钉钉在 2019 年 3 月启动“千校计划”,5 月底宣布已服务 500 家区县教育部门,4 万所中小学校。)

张浩:中国整个教育市场非常庞大,呈现出多元情况。有非常多的地区,学校本身会给一些宽泛的指引,而不是要求大家必须使用某某产品进行教育工作。当然也有一些地方教育局做得更深入一些,可能会集中采购甚至直接定制当地的产品。所以我觉得情况是非常多元的,比较难用一个产品或者一个套路去进入全部教育市场。

从我们的角度来说,QQ 不是一款比较重的 To B 的产品,我们一直致力于把我们用户的日常需求服务好。等到大家需要做选择的时候,QQ 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非常可靠的产品了。

36Kr:疫情期间 QQ 能撑住高峰时期的冲击,没有崩溃,是因为提前做了什么准备吗?

邱俊:这个确实是有做准备的。我们预料到,春节以后很多在线办公以及在线教育的需求会爆发。

第一,2019 年,QQ 后台整体迁移到了腾讯云,也就是完成了“上云”的过程。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充分利用更加先进的云技术,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技术升级。

第二,2019 年我们在音视频上,也朝着更加高清,更少抖动,更低时延的方向做了升级优化。这两个大的升级优化工作,恰巧在疫情期间发挥了作用。

疫情开始后,我们预估了用户需求规模,相应地对服务器进行了扩容。上周一,QQ 多人音视频功能的使用量达到了一个历史高峰,对应的服务器数量比去年增加了 4 倍多。这周一又再次攀升,比上周又增长了约 20%。

36Kr:5G时代 QQ 的音视频会有什么突破?

邱俊:我认为主要分两个方面:一是让基础的画质、音质更高清,更流畅,更少抖动,以及让通话更低时延。这里涉及了前后台及内核的一系列相关技术的优化。

二是在实时的音视频里增加互动操控能力,利用人脸、语音、肢体识别,声音迁移、美化、模仿等技术,实现丰富的视音频互动体验,满足用户在会议,协作,辅助,趣味等互动场景的需要。

现在出新版本是不是有点晚了?

36Kr:QQ 推出新版本的时候,很多学校已经开课比较长时间了,老师和学生可能已经用上了其他的软件,这个时候介入市场是不是有一点晚?QQ 内部是什么时候开始决定要做这个事情的?

张浩:大约大年初二、初三我们已经开始工作了。因为QQ并不是一个垂直类的应用,所以我们首要是关注当下用户最迫切的需求,最开始我们是和腾讯新闻等媒体合作,做抗击疫情信息的推送。

后来一方面是因为有很多老师找到我们,另一方面我们自己的数据也告诉我们,有很多用户在使用我们的产品做教育,所以我们抓紧时间对教育功能做了优化升级。

至于新版本和开学时间窗的问题,我们应该不算特别晚,普遍意义上大家开学是在最近一两周。我们每个周一都会迎来一波高峰,这周一的数据又是比上周一高了非常多。现在有超千万用户在使用我们的产品做远程教育。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看到一些变化。比如说上周一,原本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选择,但是他们的产品崩了,或者他们发现有些地方不顺手,所以还是迁移回了 QQ。

36Kr:所以说您觉得目前的市场还是在剧烈变动之中?

张浩:对。而且我们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没有那么“重”的想法,不是说一定要达到什么规模,或者说拿到多少份额。我觉得其他一些公司、产品团队做类似的事情,也是为了帮助大家渡过疫情难关。

36Kr:既然这些功能是疫情时期的特殊产物,那么您认为它们会随着疫情的结束而被弃用吗?它在未来有没有使用场景?

张浩:通过这次比较特殊的情况,能够让很多老师及学校开始接触远程教育相关的工具,我觉得这本身让大家在概念上有一个比较好的变化。大家原来可能压根没有用过,也不知道远程教育有什么样的优势。

当然,等所有的教学都回归校园时,这些功能的使用密度肯定不会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了,但我认为会有一个比较不错的长期留存。

我相信这次疫情给了大家一个体验的机会,未来如果真的有什么契机,大家就有了多一种选择。另外,像作业功能,疫情之前就有非常多的用户在用了,他们做出了很多正面的评价。即便正常开学以后,线上批作业也还会是老师的日常需求。

关于 QQ 上的未成年人

36Kr:QQ 上的未成年人用户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使用习惯?

张浩:QQ 可以说是中国年轻用户第一大活跃的平台,年轻用户在 QQ 平台上的活跃占比非常高。

他们有两大行为特征,第一,聊天非常活跃,很多事情在 QQ 上沟通;第二,沟通的方式比较多元,大量使用表情、音视频挂件,玩法比较多。

36Kr:担心不担心小学生集体打一星?

张浩:不管他们现在情绪怎么样,我觉得总有一天,他们会知道我们是为了他们好。QQ 上的未成年人很多,能够帮助他们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渡过难关,保证学习不要落下,是我们非常重要的责任。

题图来源:QQ

+1
3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