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4亿巨亏背后,北京文化的电视剧业务究竟怎么了?

36氪的朋友们 · 2020-02-18
​世纪伙伴实际控制人娄晓曦为什么着急退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蓝莲花,36氪经授权发布。

最近有一个典型案例——北京文化2019年三季报显示净利润1.17亿,但全年预计亏损24亿。

上市公司突然巨亏,被称为“业绩爆雷”。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上市公司经营层面出现了巨大危机,但也可能只是财务上的一种伎俩。

有财务人员表示,上市公司业绩集中爆雷存在“财务洗澡”的可能性,尤其是商誉过高的上市公司,说明此前的并购重组资产质量较差,本身存在雷区。

24亿巨亏背后,北京文化的电视剧业务究竟怎么了?

但北京文化,可能不只是“财务洗澡”这么简单。

在《流浪地球》之年“精准暴雷”

当下的中国影视行业,北京文化算是押中爆款影片最多的公司之一,从《心花路放》到《我不是药神》,《战狼2》《无名之辈》再到《流浪地球》,投资眼光相当精准。

而此次的商誉减值,选择的时机也是恰到好处。

所谓的商誉,是指假设一个公司的净资产只有100元,但是因为它的竞争力很强,收购方愿意以150元买它,那么多出来的50元,就会成为收购方的商誉。

为什么说北京文化这次商誉减值时机精妙?

首先,这次商誉减值主要是5年前收购的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分别形成的商誉8.34亿元和6.41亿元。

而这两家公司,2018年刚刚结束与北京文化之间的对赌。

对赌期间,两家公司每年都超额完成对赌。但对赌结束后,两家公司的业绩立即大变脸。其中,星河文化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为223万,同比下滑80%,世纪伙伴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为亏损706万。

“2018年对赌就到期了,很多公司都是对赌到期之后,立马团队就撤了,北京文化这种坚持了一年多,才撤的,已经算不错了。”雪球上一位投资人表示。

24亿巨亏背后,北京文化的电视剧业务究竟怎么了?

北京文化股价图

比较典型的案例就是奥飞娱乐收购有妖气。当年奥飞娱乐以9亿元的对价,收购漫画平台有妖气,形成较高商誉。对赌期满之后,有妖气核心团队出走,而奥飞在2018年有9亿元的商誉减值,其中4亿多来自有妖气。

当然世纪伙伴、星河文化的业绩下滑,也有影视行业不景气的因素。从2018年开始,影视这条产业链上的公司能赚钱的公司比较少,业绩不好也在所难免。

然而,选择在这个时间点进行大额商誉减值,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北京文化背后的股权变动——北京文化2月11日的公告称:第一大股东华力控股拟转让15.16%的股份,给文科投资(北京市文投集团旗下的投资平台)牵头搭建的投资并购平台或指定的第三方。

看到这里,你应该会想到文章开头的那个比喻。

一般而言,新股东进入之前,最好是让公司此前的风险充分暴露,在最低点“接盘”,这样才更容易做出业绩,在未来提振股价。何况,这次的新股东有可能就是北京文化未来的第一大股东。

“暴雷”时机的精妙之处还体现在:北京文化的多位股东、高管,都曾在2019年多次减持。

2019年年初《流浪地球》上映之后,北京文化的股价一度冲上2019年的高点,随后,有多位股东减持。Wind数据显示,2019年,遭股东连续减持次数最多的上市公司中,北京文化以114次高居榜首,比第二名高出一倍。

其第四大股东西藏九达在2019年先后14次减持了北京文化股份;北京文化另一大股东,石河子无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先后13次减持了北京文化股权。

24亿巨亏背后,北京文化的电视剧业务究竟怎么了?

而大股东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及娄晓曦作为法人的西藏金宝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均出现过被动减持情况。

对于北京文化来讲,16亿商誉无论如何都要减值摊销,2019年有《流浪地球》的爆款效应,商誉摊销成为一条可行的捷径。

这样一来,既不用利润分配消耗大额现金,2020年的商誉摊销压力变更小,更有助于北京文化后续的资本运作。

而接下来的《封神》三部曲,这才是北京文化的扛鼎之作。

世纪伙伴实际控制人娄晓曦为什么着急退出?

这次计提坏账的项目,主要是世纪伙伴的影视项目,以电视剧为主。

分析这些项目之前,有必要先来了解下世纪伙伴这家公司和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娄晓曦。

24亿巨亏背后,北京文化的电视剧业务究竟怎么了?

娄晓曦在影视行业也是大佬级人物,看看世纪伙伴当初的团队就知道了。边晓军,知名影视策划人,《铁齿铜牙纪晓岚》《宰相刘罗锅》《过把瘾》《倚天屠龙记》《母仪天下》等经典电视剧都出自他手;张黎,知名导演,曾经导演过《走向共和》《大明王朝1566》《少帅》等电视剧;还有知名编剧严歌苓。

早年,娄晓曦是华谊兄弟的影视剧负责人,与王中军关系密切。在华谊兄弟上市前夕,2008年3月,娄晓曦曾经打算以1650万元对价认购公司550万股,持有公司4.3651%股份。不过,这场交易最终流产。

24亿巨亏背后,北京文化的电视剧业务究竟怎么了?

好在,几年以后,娄晓曦担任法人的世纪伙伴迎来了一次资本化的机会。2014年,北京文化公告,以13.5亿元人民币价格购买世纪伙伴100%股权。当时娄晓曦是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58%。

不过,一方面是当时收购现金并不宽裕;另一方面,或许也是出于谨慎,北京文化在收购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两家公司两个月后,又宣布了定增方案。

这相当于,当初的收购款,又几乎全部还给了上市公司北京文化,用于购买北京文化的股票。

西藏金宝藏文化传媒、新疆嘉梦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这两家公司,就是当年为了入股北京文化而设立,实际控制人都是娄晓曦。

而2016年北京文化向包括这两家公司在内的8家公司定增28亿。其中,西藏金宝藏认购了北京文化5281.6万股,新疆嘉梦认购了3799万股,合计耗资约8.1亿元。

也就是说,加上对赌协议和限售协议,娄晓曦并没有多少套现的机会,而是拿了大笔的北京文化的股票,一直到2019年。

去年,西藏金宝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通过竞价方式完成667.97万股的减持,权益变动前西藏金宝藏持股7.38%,变动后持股比例为6.44%。本次减持价格区间为8.14-10.35元,而本次减持套现约为6532.78万元。

此外,天眼查的工商信息图中可以清楚地显示,娄晓曦还参与了一些其他公司和基金的持股。比如,与北京正见阳光国际传媒有限公司就有各种股权穿透关系。

他还是千和之源(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原始股东,同时也是北京千和之源影视文化的股东,并投资了千和影业,后者参与出品了《爵迹》《栀子花开》《师父》等电影,还参与投资了包括《少帅》《雪白血红》在内的电视剧,在业内具有一定知名度。

随着影视资本化的加快,知名导演跟编剧开始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在世纪伙伴的供应商中,张黎工作室排名第三。根据财报显示,2017年世纪伙伴从张黎工作室采购金额为6293.59万元。

2016年-2017年,张黎工作室收入高达1.3亿,主要来自于《武动乾坤》等影视剧。不过,自从《武动乾坤》之后,张黎就开始跟世纪伙伴的关系变得疏远了。

有消息显示,张黎即将执导史上最贵的电视剧《曹操》,投资高达7亿。但这部电视剧是由鹿港文化旗下天意影视主导的,并不是世纪伙伴。

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ylwanjia)了解到,世纪伙伴的团队去年就解散了。“之前想跟他们一起合作开发项目,也被他们回绝了。”影联一位朋友说。

业内有传言称,娄晓曦去年年中曾与上市公司发生纠纷,但这一消息一直未获得上市公司的证实。

也正是在2019年8月,北京文化发布公告,娄晓曦辞去公司副董事长等职务。

多部电视剧靠转让份额获得收入,而不是直接发行

在北京文化的公告中,拟对世纪伙伴期末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计提坏账减值准备4.4亿元。

计入坏账的影视剧项目包括已经获得了发行许可证的《爱我你就别想太多》,该项目发行公司华娱时代的内部人士向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ylwanjia)证实,将于2月24日在北京卫视播出,接档《新世界》;北京文化投资的《谢家皇后》2019年8月还在办理拍摄许可证;而《我爱你这是最好的安排》已经在芒果TV播出。

此外,还有《澳门故事》、《燃情父子》、《人皇纪》、《天涯明月刀》等项目。其他项目情况如下图,下图中为2019年8月各项目信息

24亿巨亏背后,北京文化的电视剧业务究竟怎么了?

除了坏账以外,北京文化2019年度计提存货跌价准备4000万元。存货跌价准备是指中期期末或者年度终了,由于存货受损,导致销售价格低于成本等原因,导致存货成本不可回收的部分。简单说,就是未来存货变现值低于原成本的差额。

主要包括,《江山不悔》,2019年11月,世纪伙伴与合作方签订了电视剧《江山不悔》终止协议,双方决定不再继续合作开发该项目,公司对开发形成存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1562万元。

世纪伙伴前期参与开发的《澳门故事》、《雪白血红》、《好儿好女》、《世间道》、《这就是我们》等项目,计提存货跌价准备1538万元。其次是2016年,世纪伙伴参投的电影《刀背藏身》,计提存货跌价准备900万元。

其中,由徐浩峰导演,许晴、耿乐、黄觉主演的电影《刀背藏身》原定2019年7月15日上映,但因在影片剪辑风格,利益分配上上出品方与导演各执一词,导致导演拒绝在影片上署名,已经跳票多次,至今上映无望。

此外,由郑爽出演的电视剧《倩女幽魂》这个项目,资料显示,后来改名为《只问今生恋沧溟》,2019年4月开拍,2019年8月杀青。根据豆瓣的信息显示,将于2020年4月播出,但并没有标明播出平台。

这部电视剧在2018年就为公司带来3.58亿收入,成为2018年收入最高的项目,按照60集推算,该剧单集营收将近600万。但雪球上有投资人致电北京文化,对方回复,该剧并未发行,3.5亿是转让投资份额的收益,并不是发行得来的预售收益。

24亿巨亏背后,北京文化的电视剧业务究竟怎么了?

2017年,除了《战狼2》给北京文化带来收入以外,还包括还包括4部电视剧,《狄仁杰秋官课院》的8491万元、《奇侦异案》的6792万元、《少年神探宋慈》的6226万元、《拼图》 的6132万元。

但在北京文化前5大客户名单中,光环时代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贡献了8491万元,泰然众合影业有限公司贡献了6792万元,浙江省永康顺心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贡献了6226万元,北京方名泰和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贡献了6132万元,与上述4部影视作品的收入完全一致。

与一般影视公司收入来自电视台和视频网站不同,北京文化的收入来自同行。

有行业人士对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ylwanjia)表示,在电视剧行业,如果一个项目尚未拿到发行许可证,但其中的联合投资方又需要提前“做点利润”,可能就会选择与跟主控方或者项目的发行方,甚至行业里的其他公司协商,以项目份额转让等方式,提前锁定收益。

但即便如此,北京文化的利润,也常常被另一些项目“吃掉”。

以《战狼2》为例。北京文化曾发布公告,出资1.4亿,关联方北京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投资6000万元宣发费用和7759万元保底费用,共计1.38亿元用于《战狼2》的发行,此外还以500万参与该项目的出品方。

《战狼2》上映后,为北京文化带来了3亿元的收入,为公司创造了1.6亿元的毛利润,加上作为出品方的收益,粗略估计,北京文化在这一部影片上的回报在2亿左右。

同时,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2017年的业绩承诺就接近3亿。加上《战狼2》的收益,在没有明显业务亏损的情况下,公司2017年利润应该在5亿左右,但实际公告只有3亿。

其他的利润都到哪里去了?

或许就像2019年的情况,《流浪地球》成为了大爆款,但公司依然亏损24亿元。

北京文化未来业绩:《封神》三部曲是最大的期待

2015年,北京文化从浙江卫视挖来了夏陈安担任北京文化总裁,负责公司综艺板块。夏陈安曾经一手打造了《中国好声音》、《奔跑吧兄弟》等一系列国产头部顶级综艺。但两年后,夏陈安就离职了。2019年,娄晓曦领衔的电视剧团队也流失了。

但不得不承认,在电影领域,北京文化的实力绝对是数一数二。

通过资本布局,北京文化将乌尔善、陈国富、宁浩、丁晟、郭帆等多位顶级电影创作人纳入麾下。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在这张资本关系网背后,最大的幕后推手是北京文化的股东之一富德人寿。

富德人寿或是与这些导演成立电影公司,或直接与北京文化一起投资电影项目,相互配合,将电影行业的重要资源收入其中。

北京文化的公告显示,富德生命人寿作为出资人的重庆水木承德文化产业基金,和北京文化联合投资了丁晟导演的电影《特警队》;重庆水木承德还是宁浩控股的天津坏猴子影业的股东,也是郭帆文化传媒公司持股51%的控股股东玖州建圆的控制人。

此外,厚德前海基金背后的大股东也是富德生命人寿。厚德前海与北京文化之间的联动也较为密切。这两家公司之间的协作之处在于,北京文化投资影视项目,而影视项目背后的公司,则由厚德前海投资,厚德前海投资的优质项目,未来也可以装入上市公司北京文化。

不过,2019年除了《流浪地球》这部爆款以外,北京文化的其他电影项目市场表现都不是很理想。《被光抓走的人》票房7000万;《跳舞吧大象》票房3900万。

接下来,最值得期待的储备项目就是《封神》三部曲了。有二级市场分析师对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ylwanjia)表示,这三部影片投资30亿,北京文化投资10亿,其余20亿主要是通过外部募资。

“对比2018年现金流和2019年现金流量表可以发现,2019年现金流中购买商品和劳务支出现金增加,可能主要是《封神》这个项目带来的现金消耗。”

24亿巨亏背后,北京文化的电视剧业务究竟怎么了?

24亿巨亏背后,北京文化的电视剧业务究竟怎么了?

“所有人都在期待北京文化的电影板块,尤其是《封神》三部曲。”这位分析师称:“这是北京文化未来最大的机会。”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的朋友们资深作者

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欢迎一线的创业者和投资者分享你们的观察和看法 tips@36kr.com

下一篇

在略显冷清的城市里,快递员、外卖员让空城的心脏仍在持续跳动

2020-02-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