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强大的现实扭曲场:埃隆•马斯克永远不会输(四)

神译局 · 2020-02-18
对于这位扭曲现实的企业家来说,其他的结果是不可能的。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对于“钢铁侠”埃隆·马斯克来说,只要自己觉得是可能的,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拥有不亚于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场。最新的例证是他在一场看似不可能赢的诽谤案诉讼中获胜了。因为自己为泰国少年足球队提供的解决方案被Vernon Unsworth讥讽没用,马斯克在推特上骂对方是“恋童癖”,后者为此起诉特斯拉的这位CEO诽谤,但那位亿万富翁奋起反击,最后还胜诉了。算是事件亲历者的Anthony Gerace在BuzzFeed News对此进行了详细报道。原文标题是:Elon Musk Can’t Lose。因篇幅较长,我们分四部分刊出,此为第四部分。

延伸阅读:

强大的现实扭曲场:埃隆•马斯克永远不会输(一)

强大的现实扭曲场:埃隆•马斯克永远不会输(二)

强大的现实扭曲场:埃隆•马斯克永远不会输(三)

强大的现实扭曲场:埃隆•马斯克永远不会输(四)

2019年12月3日,马斯克(右)抵达洛杉矶联邦法院。

判决那天当我在电梯偶遇马斯克时,他正在玩《文明之战》——一款 “关于统治世界,与邪恶的AI部落战斗,并且发现新土地和掌握新技术”的手游。自从作证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我问他:“你可以谈谈这个案子吗?”

“不可以”

“陪审团裁决你要到场吗?”

“我……我想是。”他说话结结巴巴的,显然对被迫从手游中分心而感到沮丧。电梯门打开了,我还没来得及跟上就被马斯克的安保把我拦住了。我仍然不能确定马斯克知不知道我是谁。

在屋外的Wood似乎很紧张。一天前,这位律师对记者说:“Vernon Unsworth希望能作出判决,我们会给他一个,好的或者坏的。”他说陪审团做出决定后他就打算告老还乡,颐养天年了。

结案陈词的时候Wood显得更胸有成竹一些。他用南方浸信会传教士的方式宣称把泰国少年球队救出来是“上 帝的奇迹”,把马斯克的推文跟“核弹”相提并论,说后者毁了Unsworth,给他造成了影响数年的后果。他告诉陪审团他对Unsworth许下的承诺,以及他对法治的信念。他认为马斯克要掺和“洞穴救援”活动是因为“宣传能吸引关注,而关注会吸引投资者”,这句话得到了Tesla批评者的认同,他们开始关注他的推特。Wilson要求他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接下来的陈述反而变成了人身攻击。

Wood说:“马斯克是骗子。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不认识马斯克。我看过他的证词。我在法庭上见过他几次。我从来都没跟他握过手。他拒绝跟我握手。”

Wood从来没有成功地解释过为什么他认为马斯克是个骗子,但这位亿万富翁肯定有玩弄虚假事实的癖好——这一点我从他的前雇员、密友以及投资者那里听到过无数次。但是马斯克在法庭上撒谎了吗?他的法律团队对事件的复述无疑是很慷慨的,但是如果在听证席上确实说过特别恶劣的谎言的话,我倒也没听到过。而且Wood从来都没有指出过。陪审团似乎对他的挥手无动于衷。

Wood提出的索赔要求得到的回应哪怕不是更糟也是类似。他用一支大号的记号笔在一块大白板上写了很多数字: 为原告所经历的痛苦索赔500万美元;对原告因为被告不顾后果的言辞所遭受的假设性伤害索赔3500万美元;意在阻止几百亿美元身家的被告再次为之的惩罚性赔偿1.5亿美元。

“虽说我也有过得不好的时候,但我不会到处说别人应该给我200万美元。”

当Wood写下索赔的总额时,我看到一名陪审员努力想掩饰忍不住的假笑。1.9亿美元可是很大一笔钱。如果获准的话,它将是个人诽谤案有史以来金额最大的判决之一。

但这个要求并未得到陪审团的认同。审判结束后,很多陪审员告诉我说他们无法理解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数字,尤其是在没有明显的受伤害证据的情况下。其中一位说:“‘日子过得时好时坏’这样的说法我连1美元都给不出,我也有过得不好的时候,但我不会到处说别人应该给我200万美元。”另一个则说,陪审团考虑过做出对马斯克不利的裁决,但罚金是象征性的1美元。

庭外的反应了类似。英国探洞者的形象变糟了。Twitter用户质疑他要这么多钱,有些人则认为Unsworth是个贪财之人。在这名旅居泰国的英国人用过的留言板上,(Unsworth曾频繁访问过的一个在线社区),大家对他的索赔要求争论不休。有个人说:“马斯克是有罪,但罪责不至于值2亿美元。”

据Unsworth称,赔偿金额一直是Wood的要求。但是对于一年挣25000美元的财务顾问Unsworth 来说,这个数字是合情合理的。你怎么才能制裁一个资源似乎无限的男人?对亿万富翁开出的任何惩罚性索赔金额看起来都会是荒谬的,而且你还得给陪审团相应的理由。Unsworth 告诉我说:“[钱]对马斯克不会有任何影响。”

马斯克的法律团队反而把对方的索赔要求作为反击。Spiro注意到了法庭上的反应,在结案陈词时嘲笑了这个数字。他打趣道:“他们像这样突然就抛个数字出来,好像这里是《价格竞猜》节目一样。他们当然没有任何证据。”

这个说法以及边防一系列节奏稳定的反问似乎得到了陪审团的共鸣 。Spiro一遍又一遍地问:“Tik呢?”,以此来提醒大家,Unsworth甚至都没有叫他的伴侣来证明马斯克的言论对他造成了情绪和心理上的影响。然后还有悔悟:“听着,马斯克先生道了歉。他不喜欢那些推文。股东不喜欢这些推文。马斯克的妈妈不喜欢这些推文。但是他并没有说那个不具名的家伙犯了恋童癖罪。”

这在之前几乎没讨论过的,看似漫不经心的最后一句话变成致命一击。Spiro解释说,马斯克的推文里面并未提及Unsworth 的名字。如果Wilson对陪审团的指令中所述的“理性人”不经意间看到马斯克的推文的话,他们怎么会知道他说的是谁?

评审员Carl Shusterman 告诉我说:“无论如何我都不觉得马斯克的推特是合理的或公平的——但另一方面呢,他也没点名道姓。” Shusterman是一名移民律师,在被甄选时曾承认自己拥有两辆Tesla。他说陪审团的八人小组把法官提出的五项标准都考虑过了。但是,一旦他们对普通人不会理解这条推文指的是那位探洞者达成一致,他们就已经有了自己的裁决。

整个过程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几乎没有时间吃午饭。

我努力去理解这里面的逻辑是什么。如果在没有任何上下文背景的情况下凭空去分析推文的话,一个理性人肯定不知道马斯克在说谁的。但是,问题是那些上下文你在几秒钟之内就能看到——相关的新闻视频成千上万,相关的推文数不胜数,还有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已经永久性地把“pedo guy”一词跟Unsworth的名字联系在一起。Spiro的说法有一定的说服力,但同时也是荒谬的。陪审团的决定似乎完全误解了大家是怎么使用互联网的。

宪法第一修正案律师,Popehat博主Ken White 在结案几周后告诉我:“这是‘互联网不是现实生活’的力证。大家在网上以为是显而易见和不言而喻的东西……法庭上的人未必会这么看。大家往往对此案还有什么可辩护的感到震惊,他们对这些事情的感受太强烈了,以至于把那些感受误会成法律了。”

强大的现实扭曲场:埃隆•马斯克永远不会输(四)

马斯克于2019年12月4日到达洛杉矶美国地区法院。

带着看得见的得意洋洋,马斯克离开了法庭。他对着记者说:“我恢复了对人性的信心”,然后消失进被他的安全团队包围起来的电梯里。那天晚上,Tesla的总法律顾问辞职了,这是一年内辞职的第3人了。几天后,马斯克在Twitter上拉黑了我和其他几名记者。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意气风发的马斯克会坐着他的Cybertruck 原型车走上洛杉矶的大街,跟Kanye West和卡戴珊一家闲逛一下,并跟有望当总统的杨安泽一起玩耍。他庆贺了Tesla的股价创下约420美元的历史新高,跟2018年他试图私有化Tesla的价格一样。今年1月,他在中国首家生产Model 3s的上海工厂兴奋地跳起了尬舞。Tesla的市值最近也一举突破了1000亿美元大关。

但是那些了解马斯克的人说,他们不确定亿万富翁和他的汽车公司是否能保持这种势头。一位前高管说:“在他看来,自己可能毫发无损——‘Tesla的股价牛气冲天,我的位置还在’——但是,如果有什么词可以形容那只股票的话,那就是‘波动性’。这之所以看起来像是好消息,是因为那跟过去雪崩般的坏消息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希望我对他的看法是错的。我希望有朝一日他能带大家去火星。”

另一个对马斯克更为乐观点,但也担心这场法律胜利只会让亿万富翁最难缠的本能之一变本加厉:“这场诉讼强化了自认为的最好策略:‘当所有人都告诉我不要这样做的时候我就要去做。’”

审判结束一周后,Wood莫名其妙地在推特上发了一条意见,这条意见似乎跟他在法庭上的论点自相矛盾。这位律师写道:“Unsworth 诉马斯克一案的判决说出了真相。”虽然马斯克写的东西好像是诽谤,但他的本意只是辱骂。因此,他并无事实陈述的意图。真相打消了对任何对Vern声誉的质疑。真相获胜了。双方也是如此。”

当批评者迅速在网上抨击Wood把他的客户晾在了一边时,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刚刚成为对马斯克的现实扭曲场买账的最新人选。于是我问他对马斯克的感觉是不是还跟原来一样。

Wood对我说:“他的形象被打造得太伟岸了,伟岸到只有最严厉的指控才能打破。我希望我对他的看法是错的。我希望有朝一日他能带我们去火星。但我知道自己从证据中学到了什么。”

我关了Wood的消息,打开了我的电子邮件帐户。此时,我看到了一个要我跟进几天前的笔记的提醒。那是我在审判的最后一天发出去的,大概是陪审团让马斯克摆脱了困境之后的某个时刻。我当时写道:“嘿,埃隆,你对判决有什么看法吗?”他一直都没回应,不管是正式还是非正式的。

译者:boxi。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公司内部总有人想挑拨我和Kwon之间的关系,说我威胁到Kwon,甚至是公司其他高管的位置和利益。”

2020-02-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