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焦点分析 | 这一次,阿里如何解开疫情难题

张信宇 · 2020-02-14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如果不是新冠肺炎疫情,新零售业务会是阿里这次财报的亮点,受到集团的重点推介与宣传。但现在,由于最近一个月以来走入公众视野的新冠肺炎疫情,包括新零售在内的阿里诸多业务都在经受巨大考验。

阿里巴巴集团周四盘前发布了2020财年第三财季(2019年10月-12月)财报。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阿里巴巴2020财年三季度营收达1614.6亿元,同比增长38%。这是阿里二次上市之后的第一份完整季度财报,受到纽约和香港投资者的同时关注。周四收盘,阿里美股收跌1.76%。

图:阿里巴巴

从1月20日钟南山接受央视采访开始算公开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目前的文献和报道显示形成于2019年12月,但疫情对阿里巴巴和各大互联网公司在该季度业绩毫无影响。尽管如此,在阿里的各方面表态和这份财报随后的电话会议中,疫情才是最大的关注点。

没有任何公司和个人可以完全置身疫情之外,包括接近六千亿美金市值的阿里巴巴。

左右为难的淘系电商

这个季度,淘宝、天猫贡献的客户管理和佣金收入增长持续放缓,但包括盒马、天猫超市、天猫国际等在内的新零售及直营业务同比增长128%,且自上个季度以来在集团的收入占比就已经超过佣金。虽然新零售业务毛利低,盘子还不大,仍然处于总体投入阶段,但从增长角度看,它已经是收入增长引擎。

新零售业务与线下发生的关系更多,天猫国际和天猫超市都需要仓储,而盒马更是根植在各种形态的大小线下店中。这份财报透露出的好消息是,与线下关系更紧密的新零售、菜鸟物流、本地生活服务都保持甚至加速了此前几个季度的增长态势。

坏消息是,紧接着就受到了远超17年前非典时期的新冠肺炎影响,由于全国各地的交通和人流管制,这些与线下发生关系更多的业务首当其冲,尽管这些影响未必会马上体现在财务上。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财务官武卫在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就此坦诚,虽然菜鸟在财务上的表现还可以,但实际的影响挺大。

背后的原因很简单,从2月初到现在,与电商息息相关的运力还没有恢复。“快递员没有回来,运力不够,也有包裹积压。其实在前面几天运力只有百分之十几,不到二十。”武卫说。

蓝领快递员无法返回工作地,各地交通阻断的阻断设岗的设岗。即便是现存社会运力,也必须优先保证口罩等医疗物资的物流运输。做商品交易平台的阿里巴巴也不是超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根据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兼CEO张勇的介绍,淘系电商、盒马鲜生、本地生活服务、飞猪等业务均遭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而这些在阿里的业务收入结构中一直占到八成以上。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淘宝天猫在近日推出了针对平台商家春节订单的“发货激励政策”,除湖北及浙江温州等疫情严重地区外,及时发货的商家能获得补贴,而晚于2月14日发货的春节订单将会受到惩罚,包括支付违约金和扣分,被扣掉的分数直接与商家在淘宝天猫上获得的流量有关。

然而,这项政策并不受商家的欢迎,因为此次疫情的影响是全国性的不可抗力,并不单单限于湖北、温州等疫情严重地区。因此惩罚措施难以一刀切,36氪获悉,阿里还将上线一个特殊申请通道,为了应对疫情灵活调整政策。

作为电商平台,阿里不是不知道这其中的矛盾所在,只是在突发疫情加春节假期冲击下,即便多次延长发货时间,社会经济的供需关系极度不平衡。人们被迫宅在家中,恨不得所有的生活消费都由外卖和快递来解决,电商和外卖平台的用户端需求陡增;但由于大量快递员和外卖小哥无法返回城市工作地,工厂难以复工,商品供给连日常水平都无法恢复。此消彼长之下,做信息撮合平台交易的阿里也左右为难。

阿里的传统业务和模式追求商品的全面和整体高效,并不直接掌控物流公司。于是当疫情在农历春节这样的特殊时间爆发,阿里合作的国内物流公司中除顺丰外,都很难做到有不间断运力,大量的消费者需求积压而难以释放。

张勇在回答分析师提问时称,疫情会刺激消费者对食品、生活用品、快销品的购买需求,而对服装和消费电子的需求只是暂时抑制,在疫情之后就会反弹。

但在供给一侧,疫情下中国大面积的产品供应、物流运力、服务供应陷入停滞。阿里如何应对另一端供给测的冲击才是当前头等大事。

盒马鲜生的启示

那么,互联网公司该如何应对这场疫情呢?

对于纯线上业务,维持服务器正常运转不宕机,提供更加便捷的工具产品就够了。但实体商品和服务的交易业务则要艰难得多。

一个令人拍手叫绝的解决案例来自阿里旗下的自营业务盒马鲜生。盒马在春节期间连续推出政策,吸收云海肴等多家餐饮连锁企业的员工临时在盒马就业,并将在今年持续扩张招聘30000名新员工。

根植于线下的餐饮服务行业受此次疫情影响最大,店面无法开门,财务没有进项,但员工如果不失业,空领工资则会导致企业最终倒闭。以西贝为代表的连锁餐饮、服务企业在疫情爆发以来陆续公开表示,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账面资金只够维持数月。

人们虽然都不下馆子了,但也总得吃饭。于是,城市里的生鲜电商、买菜业务得到明显增长,需求端井喷,即便配送运力保持正常也不够。

于是,急缺运力的盒马吸纳了这些社会闲置人力资源。继餐饮行业数家企业与盒马达成“共享员工”合作后,盒马方面称,酒店、影院、百货、商场乃至出租、汽车租赁等服务行业也陆续参与了这种新型企业互助。

这种互助给餐饮服务行业减轻了巨大的人工成本负担,也能在非常时期补充盒马自己的服务能力,实现双赢,这就是市场看不见的手。在盒马之后,苏宁、京东、叮咚买菜陆续跟进,但在过去两年给阿里造成不小麻烦的拼多多则在这一轮行业互助里遗憾失声。

比起阿里、京东,拼多多是一家更为纯粹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成建制的业务具有线下业态。尽管拼多多对于制造业、农业的介入越来越深,但其对物流的掌控能力只有高速增长的订单,而京东有自己的队伍,阿里则入股了行业大半的快递公司。

另一方面,拼多多一直宣传的是用需求改造供应链端的理念,而特殊时期某些品类需求井喷、另一些品类则受到抑制,生产与消费的平衡被扰乱,这种情况可能会干扰到成长中的C2M模式。

如果这种局面持续过久,用户可能会逐渐转向其它在履约能力上更有优势的自营电商平台。自建物流的自营电商日常背负着庞大的仓储成本,在疫情这样的特殊时期就会转化为优势。

两项同样来自于阿里的应对措施,得到的反馈截然不同。淘宝天猫不停地调整平台政策,一方面想要商家尽快发货履约,一方面也要保证消费者及时收到商品,以免损害消费者的平台体验,进而降低长期需求;但自营业务盒马则能够保持营业,在运力不足时也可以紧急灵活调整。

目前,尚没有定论显示新冠肺炎疫情会持续到何时,即便按乐观估计也会持续到今年四月。也就是说,整个一季度,中国经济都会被笼罩在疫情阴影之下。

阿里也难以确切评估这一影响会到怎样的程度。“从总体的影响来说,我们预计3月季度的收入增长会受到负面影响,增长率会有所放缓。不排除它是一个较大幅的放缓,现在还无法得知,因为才是2月中旬。”武卫说道。

毫无疑问,今天的阿里已经远不是17年前非典时期的阿里。我们能够看到的是,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许多互联网公司已经成为社会经济中坚力量,在国际上代表了新的中国形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阿里和其它许多公司都在履行社会责任,捐赠、补贴、援助,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然而,在非常时期,能维持对消费者的服务要比补贴和援助更能增加消费者的信赖。

“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是阿里巴巴的使命,现在就是检验我们使命坚持的时刻。”作为现在阿里的掌舵者,张勇要像17年前的马云一样带领阿里渡过这次疫情,他的挑战并不小。

+1
3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向6至12年级学生提供在线1对1、1对多辅导课程

2020-02-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