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前线丨都是戈恩的锅?日产迎10年来最差季度财报

顾翎羽 · 2020-02-13
不堪重负的分手。

最前线丨都是戈恩的锅?日产迎10年来最差季度财报

前日产CEO卡洛斯•戈恩

“日产将在2年内破产。”

前日产CEO卡洛斯•戈恩出逃前的预言似乎要一语成谶。

2月13日,日产汽车公布2019Q4财报,经营利润为543亿日元,同比降幅82.7%;净利润393亿日元,同比下降87.6%,这也是日产近年来最差劲的季度财报表现。

与此同时,日产将营运目标也一降再降,预计全年经营利润850亿日元,全年净利润650亿日元;而在2019年Q3财报中,全年经营利润预计额为1500亿日元,净利润则为1100亿日元。

事实上,自2018年戈恩因涉嫌财务违规被抓后,日产汽车的财务状况一直在恶化:

2018年,日产公司净利润3191亿日元(约人民币200亿元),同比暴跌57.3%。营业利润为3182亿日元,同比腰斩44.6%。

2019年Q2,日产当季营收同比下跌13%至2.37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0亿元),净利润则暴跌94.5%;到了Q3,日产的营业利润仅为300亿日元(约合19.05亿人民币),同比暴跌70%。

昨日,日产官方已经向日产全球总部位于的横滨地区法院起诉戈恩,以他“多年来的腐败行为”给企业造成的损失向他索赔100亿日元(约合6.34亿人民币)。

官方新闻稿中写到:

“日产所要求的经济损失赔偿,与戈恩违反公司董事的受托责任、以及挪用日产的资源和资产行为有关。”

据悉,这些腐败指控包括虚报公费支出、私用公司公务飞机、无偿使用公司海外房产等。调查结果显示,戈恩贪腐所造成的实际损失超过35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2亿元)。

此前,戈恩因涉嫌财务犯罪等指控两度被捕(延伸阅读:戈恩捍卫名声,从CEO到阶下囚背后的商战阴谋论),本应今年4月在日本受审,但其在2019年年末选择出逃,并将自己被逐出公司控诉为日产的“阴谋”。

这使日产蒙受了难以估量的声誉损失。

此外,戈恩的腐败行为,.日产内部调查戈恩不端行为产生的成本,以及在日本、美国等地区产生的法律诉讼费用也使日产不堪重负。

真相成迷,然而买单者却是日产。

戈恩号称“成本杀手”。在其任职日产期间,主张压低成本,薄利多销,从而使日产在短时间内起死回生,但是长远来看,在全球汽车市场经历换轨阵痛时,由于技术升级延宕,受累低端市场的品牌定位,日产陷入尴尬境地。

为了重获竞争力,在戈恩之后,日产加大新技术研发投入费用,如此导致企业净利润下滑;技术升级和量产需要时间,但是消费者却并不买账其升级的品牌定位。

由于多年来以销量为导向,追求大幅折扣,日产的利润率一直不容乐观。在过去一年里,日产已经两度下调营收目标,先是将到2022年营业利润率达到8%,降为达到6%;后又将营收目标设定为14.5万亿日元,低于此前的16.5万亿日元。

日产新任CEO史蒂芬·马(Stephen Ma)在去年二季度财报公布后曾表示,“我们正在重新审视我们所有的预期,正如你所看到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下调了对全年销量的预测。”

为了挽回颓势,日产汽车提出实施计划削减4800亿日元的成本节约计划,去年7月,日产宣布计划全球裁员1.25万人,约占全球员工数量的9%,裁员对象主要针对产能不足、生产小型汽车的海外工厂工人。至今年1月,这一数字又扩充了4300人,且主要瞄准了办公室职员和营销人员。

该公司预计在2023年前,削减10%产能,用以控制成本。

在裁员超过15000人、关闭两家工厂并砍掉14家工厂生产线的同时,日产曾寄希望于销量唯一保持增长的中国市场。但是疫情之下,中国区1月同比下降约12%的销量,或正成为压垮日产的最后一根稻草。

封面图源:彭博社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