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我老板太狠了,电影没拍完,直接给杀青了”

娱乐产业 · 2020-02-12
行业整体下行,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产业”(ID:yulechanye),作者 匿名专用小马甲,36氪经授权转载。

2月4日晚凌晨,张磊收到工作消息:

“新浪对娱乐词条的把控有所放宽,大家都注意下。”

2月11日,大部分人的复工第二天,影视业最前端的横店也已经下发了有序复工的指导意见;但后端的大部分宣发人员受项目停滞的影响,依然在焦虑煎熬。

往年,要是春节假期期间工作不断,肯定怨声载道。

但今年这种情况,张磊却成为了一众小伙伴羡慕的对象。因为在跨年之际多事之冬,他手里积压了2年的项目上线了。

至少,在最难的时候,他还有工作。

To or not to be,这是个宣传的生存问题

前方疫情严峻,线下活动全面叫停,线上话题不敢冲热度。整个春节,张磊始终在关心数据情况,冲上热搜——愁,冲不上热搜——愁。

“我老板太狠了,电影没拍完,直接给杀青了”

(今日微博热搜前10,图文无关)

1月23日凌晨,武汉宣布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闭户,街无舟车,巷无人烟,不进不出。

就在武汉宣布封城的几个小时前,《三生三世枕上书》上线,“迪丽热巴”的词条,出现在热搜榜之上,片刻的热度招致了长达十数日的骂帖。

这也正是让张磊日夜焦虑的困局。

宣传与营销一直是影视下游不可或缺的环节,在播的剧目需要上下游全力配合才能达到“爆”的效果,如何拿捏宣传的尺度成为了从业者的“大考”。

疫情愈加严峻,每日确诊人数不断攀升,丁香园实时界面访问人次超过14亿。张磊手上的宣传活动全面叫停。

“上面下了通知,已经完成的稿子按住不发,未完成则全面暂停等待通知,所有采访活动取消,我们和合作方一一解释,虽然这可能是一个停止合作的讯息了,但特殊时期,大家也只能理解。”

“我老板太狠了,电影没拍完,直接给杀青了”

引用自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国泰君安证券研究。红色、橙色、黄色表示产业区域冲击影响程度依次减弱。

幸运的是,这个项目上线的时间还算早一些,张磊的团队已经完成了“扫楼”等剧宣的线下常规活动。

23日之后的一周,平台对娱乐向热搜明显管控趋严。

“我们一直合作的一个微博大v告诉我们,同样的数据以前几百万的阅读,现在只有几十万,点赞、转发都被限制了,即所谓的限流。”

张磊告诉娱sir,整个春节,从23日至今,对于在播的剧目,宣传方面基本都只能采取低调宣传或等待观众自然流量的策略,这对剧集是一个重大的考验。即便有胆大者,也需要建立在剧集本身就吸引了观众的基础之上。

“假‘爆’的难度很高。”

吸取了迪丽热巴的教训,比起热搜词条,张磊战略性的放下了微博热搜,更加关注实时的情况和类似骨朵、Vlinkage、德塔文以及百度数据等平台的热度情况。

“我老板太狠了,电影没拍完,直接给杀青了”

2月4日晚,张磊收到工作消息,“平台放宽了对娱乐向内容的管控”。但即便如此,团队依然不敢大手笔进入。

“我们注意到,和我们这个剧相关的词条进入池子的时候,它的始发热度都不是很高。因为我们这个项目的演员阵容不算强大,制作上也吹不动,所以后续能够持续出现在热搜上,全靠演员的演技和近两年大家持续关注的cp感。”

除了要把握大众对于娱乐向内容的情绪反馈,张磊还得面对平台方的监测。“我们有部分观众剪辑在B站的点击量很高,这种属于自来水,但因为受到版权质疑被迫下架了。”

而比起张磊手里在播的项目,王阳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流量明星也没能带动剧集流量,事实证明,对于剧宣来说,吸引剧粉才最重要。”

张磊项目收官之际,王阳的项目上线。

“线下活动办不了,线上,我自身来看,我看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黑’, 台网反馈还不错,但夜夜冲热搜都上不去。”

“我老板太狠了,电影没拍完,直接给杀青了”

尽管这个项目在疫情爆发之前就基本确定了上线时间,上线之际娱乐向内容也逐步放开,主演阵容不缺流量。但疫情还是扇了流量一个大巴掌,隔离在家的观众的确闲到花样百出,可对内容的挑剔并没有减弱。

“这个阶段的热搜词,不是xx古装、xx眼神,就是心疼xx,我们目前又没有做cp的策划。剧情内容上,剧不够火,也无法使劲儿,只能本着有讨论总比没讨论的心态,躺平挨骂。”

但无论项目情况如何,目前张磊和王阳都还是在线办公状态,也并未收到任何劝退和减薪的通知,还不算太难熬。

举步维艰,饭碗保住了吗

“电影电视剧卖不出去,前期的投资就得不到回拢。然后就会影响制作公司的新项目开发推进,甚至公司的日常运营,然后自然的就会影响营销公司,这是一个环,谁也躲不开。”

“我老板太狠了,电影没拍完,直接给杀青了”

1月份工资还没能按时到账,比起还有项目的张磊和王阳,郑妍显得丧气多了。

横店停工之时,郑妍所在公司的项目随大势停工保命,项目未拍完就提前杀青。她收到的复工消息是3月,但2月和3月的工资将按原基础工资的70%发放。

“之前不是有媒体说有公司只发2200块吗?我们也差不多吧,基础工资,你想想看就知道了。但这也没办法,公司受制作方牵制,而制作方囿于高昂的成本,大家拖不起。”

因为有很多环节都需要当面沟通,其他项目连对接后期制作的公司都找不到,而郑妍这一环则在前期都完成之后的最末端,除了等待别无他法。手里需要竞标的其他项目,虽然也有通稿等少量物料在发布,但的确“能停下的都停下了。”

今天得知,公司收到制作方通知,要求返回横店继续拍摄,横店方也确定可以开工。

“想想看也挺好笑的,老板保命失败,想杀青不能杀青,我们今天还给他发了很多英勇就义的表情包呢。”

“我老板太狠了,电影没拍完,直接给杀青了”

等来了可以开工消息,尽管日期还没确定,但这对郑妍来说,已经是个好消息。

“2、3个月还行,如果长久下去,我就得啃老了,北京的房租、家乡的房贷、日常开销随时能成为压垮我的稻草。”

郑妍透露,许多小的影视和宣发公司早就关门,“我有2个朋友,上个星期都收到了劝退的消息,那些‘亲爱的’开头,‘我们也没办法’结尾的微信,才是人间真实的残酷。”

王露就是收到这类消息的人,之一。

“这不是段子真的,说实话,收到延迟复工的消息我一开始挺开心的,可以在家多呆一段时间。但一周后,我就收到了被劝退的信息,脑子嗡的一声,觉得很不公平,明明我一周都在干活,为啥不留下我?”

“我老板太狠了,电影没拍完,直接给杀青了”

(图片来自微博)

王露并不是赋闲在家,虽然没有在播的项目要跟,但也得准备新的策划和相关项目的收尾。王露跟娱sir抱怨,今年过年早,年末很多费用来都不及结算。各家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前线的捐助上。

“他们会线上开会,讨论如何进行公益捐赠,却没有清算结款的准备。这也能怪我吗?”

抱怨完,王露笑了笑,“幸好房租已经交了一个季度,就安慰自己权当休息吧。”

行业整体下行,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虽然横店已经逐步复工,但业内人士表示,现在能开机的都是优质的头部项目。头部意味着投资大、宣发费用高昂、涉及到多方的利益等等。换句话说,如果重点项目无法如期上线,影视公司就会受到重创。

而根据横店方面的消息,目前,只有《有匪》和《晴雅集》,确认将在13号开工。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现在,让我们把这群人称为疫情下的“数字游侠”。你或许也是其中的一员。

2020-02-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