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疫情下的影院“求生术”

数娱梦工厂 · 2020-02-11
影院如何熬过这个冬天?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ID:D-entertainment),作者 杨雪 范辰寅,编辑 友子。36氪经授权转载。

疫情持续大半个月,失去春节档这一重要票房收入的来源后,定档情人节档期的15部电影也陆续撤档,对近年来收入不断下滑的影院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数娱君近日采访的多位影院经理都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对于疫情的预估,他们认为参照当年非典5月才给复工,暑期档逐渐消除影响、迎来影院客流,整个电影市场到年底才能恢复元气。“业内的乐观预测是影院最早在4月迎来客流回潮,很可能2月3月这两个月都不会上新片了,五一档能否迎来不错的票房收入还是个未知数。”

截止2月10日,2020年国内电影总票房仅为22亿。如果影院直到4月才开始复工,意味着将在今年的前三个月损失超过200亿的票房收入。

以近两年的前三个月为例,包含春节档和情人节档在内,2019年共收获了超过185亿元的票房,2018年票房更是超过了202亿元,而今年7部电影角逐的春节档更是被认为有望突破120亿。

紧跟着2月有扎堆的爱情电影和奥系影片,迪士尼3月底公映的《花木兰》原本有望中国同步上映,现在受到疫情的影响,迟迟没能定档。

营业恢复尚不明朗,春节提前备存的爆米花原料、可口可乐糖浆、袋装零食等也面临压力,影院不得不想方设法减少损失。“有的影院选择将爆米花成品分给员工,还有让员工把玉米粒带回家拿去喂鸡的。可乐糖浆的保质期只有75天,如果原料过期,不可避免也会造成一定损失。”

2月起,博纳影城、苏宁影城等多家影院开始在线卖零食饮品,或推出特惠价目表,或组成零食大礼包,消费者可通过同城快递、到店取货等方式取货,正是影院尽可能消化库存的举措。

疫情下的影院“求生术”

(苏宁影城工作人员在朋友圈发的零食礼包海报)

疫情影响已是事实,也有不少影院已经积极展开自救,琢磨如何增加非票房收入、丰富影院消费模式。“如果疫情持续到四月份甚至更后面,不能把观众在线下聚到一起的话,我们在考虑转型专做线上活动。”

数娱君采访的几家影院2月工资都是正常发放,但没了往年的春节假期奖金,不少员工产生了动摇,担心后面几个月影院会裁员,或者工资延迟、减少发放。而且不断延长的假期,也必定会影响到员工假期的安排。“复工后,影院很可能会面临员工人手的紧缺。”

新增影院活不过7月,或迎新一轮“关店潮”

数娱君查询拓普数据注意到,2019年产生场次的11469家影院中,全年票房不足500万票房的影城数量占比63.79%。就数娱梦工厂的了解,年票房不足500万的影城,大概率面临亏损。这样一来,去年亏损的影院数超过六成。

江苏徐州一家连锁院线影院的负责人向数娱君表示,受疫情影响,她所处的影城到2月9日还没通知何时重新开门,眼看着春节档和情人节档的多部电影一一撤档,在家休息也无法安心。“面临租金、物业费、员工工资、社保款支付的压力和一系列客诉处理,作为一个负责人,真的很忐忑。”

影院赚钱越来越难的同时,成本压力却在不断提升。这位负责人向数娱君细数了影院的固定支出,“我们影城的固定支出包括了租金、物业和人工,这些加起来每个月通常在五十万左右。一般而言,春节档的收入会占到一年收入的15%左右,将会用来支付接下来长达四个月的淡季固定支出,而如今春节档被迫离场,影院的淡季固定支出就泡了汤。”

疫情下的影院“求生术”

(往年春节档一票难求的场面今年不见了)

1月中旬,疫情还没扩散前,他所在影院的附近新开了一家影院,在当地投入了大量的宣传资金、购票补贴,本想在大年三十开业。然而在疫情的打击下,这家新影院的开业计划就此作罢。粗略估计,考虑到租金和人工成本,至少要承受一百万左右的亏损。

拓普数据显示,2020年目前新增影院共有285家,其中284家都集中在1月开业,2月新开的只有1家,可以说影院扩展陷入了停滞阶段,被疫情按下了“暂停键”。

疫情下的影院“求生术”

数娱君注意到,今年以来新增影院的主要集中在三四线城市,这类下沉市场的影院也被称为“尾部影院”,往往和一二线影院的地理位置、商圈环境有较大差距。因此对刚开门不久的它们而言,春节档显得格外重要,票房通常能够贡献一年票房收入的三到四成。

失去春节档对新增影院的打击非常致命,很可能开不了多久就草草收场。“对于新开影城而言,如果开业不能做到一炮打响,疫情过后到暑假之间是淡季,没有足够的储备金去支撑这么长时间,很可能在7月之前都活不过来。”上述影院负责人认为。

他同时也为自己影院的前景感到担忧。“虽然我们连锁院线有品牌作为支撑,但支撑终归是有限的,我所在的影城很可能也面临关店的风险。影院陷入持续的亏损状态是板上钉钉的事。如果物业方再不酌情减租减物业费,基本可以关店了。我也听说有的院线会减免分账款,但目前具体的扶持政策都还没看到。”

全国影院的暂停营业,同样对影院设备供应商的打击不小。秦胜在北京负责影院设备的相关工作,他向数娱君介绍,这个工作忙季、淡季很明显,订单主要集中在春节档、暑期档等电影热门档期。这两年新影院增长得很快,放映设备更新得也很快,他的收入也随之水涨船高。

“我们在春节前接到了很多订单,包括放映机、银幕、音响等设备,一方面是旧设备的维护、维修和升级,另一方面就是安装新设备,独立院线、连锁院线、私人影院都有,为此调货准备了多台机器。”

疫情下的影院“求生术”

“结果没想到今年春节档会是这样,各个影院陆续取消了设备的订单。影院经理也都跟我们说,原来准备为了冲刺春节档票房,升级一下老旧的设备,现在基本都是能用的接着用,最近几个月都不考虑升级了,先熬下去再说。好在设备供应商好说话,给予了我们一定比例的退回,目前还有一部分货在自己身上,要在年后慢慢消化了。”

3大难题困扰影院:复工无期、成本承压、食品去库存

2月5日晚,广东佛山一家独立影院的经理王君刚值班回来,从业十多年的他向数娱君介绍,影院从1月24号开始暂停营业,安排了全部员工延长假期,但他心里还惦念着影院放不下心,所以每天回去值班几个小时,做一些行政工作和设备维护。“放映机也要经常开一开,不能老停着,不然容易损害。”

他介绍,影院目前面临几方面难题。“最大的难题是没有时间节点,只能等上面的通知,影院根本没办法安排复工计划。比照非典当年的规定,电影院作为人口密集的封闭场所,一定属于最后一批才允许营业的企业。五一档能否迎来理想的影院客流还是个未知数。”

“其次是面临租金、人力、电力、物料等成本的压力。租金方面,我们的物业方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已经通知了影院2月份减租。但是从经营周期来看,减租挽回的经济损失也很有限。很多影城是负债经营,每月需要承担不少的设备租赁费用,主要是放映、音响等占用资金比较大的设备,那向银行、出借方的还款压力,也没有明确的缓解方法。”

影院免租方面,地产公司打了头阵。万达广场率先释放减免消息,宣布包含影院在内的租户免收36天租金和物业费。保利商业、新城控股、红星美凯龙、华润置地等成立了自己影院品牌的公司,也相继宣布了租金减免政策,为影城减轻了一些运营压力。

疫情下的影院“求生术”

(保利商业宣布减免商户6天租金)

“另外复工后,影院员工人手会有紧缺。因为很多影院都是招聘的春节档兼职,假期结束以后兼职回去上学或者是员工流失,重新招聘人手会有一些紧张。目前我们还没有收到离职申请,但有个别员工比较急着想上班的,我们也无法对员工给予过多的保证,只能尽可能安抚他们情绪。”王君告诉数娱梦工厂。

“还有一大问题就是全国影院为了春节档都准备了大量的卖品,包括爆米花原料、可乐糖浆以及其他的食品饮料,很担忧这些卖品节后能否及时消化。太古可口可乐公司做出了糖浆可退回处理,我们佛山影院也在积极联系厂方,希望能尽量挽回部分损失。”

疫情下的影院“求生术”

(太古是国内很多影院的重要糖浆供应商)

为了自救,2月6日起各地不少影院针对卖品推出了线上销售、线下配送的模式,或支持整箱批发、或支持拼单团购,通过影院微博、员工朋友圈等多渠道打广告,尽可能的降低库存。

苏宁影城统一将卖品分成了三种套餐,分别定价99、129到159元,并精心准备了零食大礼包的海报。

博纳影城无锡茂业店则打出了零食饮品的限时特惠价目表,包含烤肠、冰淇淋等零食饮料,标明商品可整箱购买、满68元免配送费。工作人员介绍,由于价格实惠,产品卖得还不错。

疫情下的影院“求生术”

春节档准备工作前功尽弃,转型做线上活动

江苏另一家连锁影院反而讲起了疫情期间影院转型工作。影院经理罗力认为,短暂几个月的暂停营业,给了很多影院一个冷静思考的时间,去琢磨如何增加非票房收入、丰富影院消费模式。

数娱君了解到,不少影院都在接触承包商和广告商,打算在复工后,多做些租赁场地的本地活动,拉来更多的映前广告。罗经理的公司则考虑在停业期间,转型做线上电影活动。

他介绍了公司最新的打算,“如果疫情持续到四月份甚至更后面,我们本来也是活动公司,不能把观众在线下聚到一起的话,在考虑转型专做线上活动。我们想把现有资源,如影城会员、微信公众号粉丝、广告客户等,通过线上活动的方式进行造势活跃,我们担任主办方,由赞助商提供奖品,在网络上宣传召集广大电影迷,定在某一天进行线上限时答题比赛。”

最初得知春节档影片集体撤档时,罗力的第一反应是遗憾。因为为了7部春节档影片,各大影院都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很多影片的发行方相当强势,为了争取自己发行影片的大年初一的场次占比,采用了各种优惠补贴政策给到影城。比如猫眼的《囧妈》,希望我们影院在大年初一有20%的场次占比,并保证给予一定的宣传费用和购票的补贴。

我们花了连续一周时间在和各个片方交涉,票价调控方面也下了不小的功夫,早晚场、黄金场等不同场次的价格区分,巨幕厅、VIP厅、普通厅等各个影厅的价格设置,价格策略也是做了很多探讨,最终在春节档上映前实现了预售过半。”

“想到前期做了这么多充足的准备,本想打一场漂亮的票房战,这下前功尽弃了。还有为了春节档所做的营销活动,宣传费用这一块也都打了水漂,《囧妈》《肥龙过江》两部院线电影转网播,也给了大家不小的打击。”罗力表示。

疫情下的影院“求生术”

(《囧妈》在大年初一转为全网免费播放)

不过他认为,影迷对电影的热情并不会被疫情打击太多。“我个人认为,疫情结束后很可能出现‘报复性观影’,像我们粉丝群里影迷们就表示,影院只要开门他们就会来看。所以关门、暂停营业期间,影院还是不能放弃对影迷的号召,要多举办线上活动来聚拢粉丝。”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