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这场大火会让黑胶唱片像口罩一样断供吗?

新音乐产业观察 · 2020-02-10
Anyway,唱片业,加油!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音乐产业观察”(ID:takoff),作者 墨墨,36氪经授权转载。原题目《这场大火会让黑胶唱片像口罩一样断供吗?我们为“胶友”和歌迷去找定心丸了》

2020年2月7日,正当我们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而想“重启2020年”的时候,大洋彼岸的美国却发生了一件让音乐和唱片爱好者想要“重启2020年”的事故——加利福尼亚州小城班宁(Banning)的一家名叫“Apollo Masters”的工厂发生火灾,大火烧了三个小时才被扑灭。万幸的是,没有人员在火灾中伤亡,但整个厂房以及里面的设备毁于一旦。

Apollo Masters火灾新闻图片。图源:网络

按理说,这样一起工厂火灾本不应该引起太多关注,但世界很多主流媒体包括《华尔街日报》都在第一时间刊发了火灾的新闻,因为这场火灾不单单烧毁了一座工厂,而很有可能摧毁的是整个世界黑胶唱片行业——Apollo Masters是生产制造黑胶唱片最关键的母版(lacquer)的企业,这把火一烧,极有可能让全球黑胶唱片的生产停摆…… Billboard甚至发明了一个新词来形容这个状况——Vinylgeddon,“黑胶末日”。

Vinylgeddon显然是Vinyl(黑胶)和Armageddon(世界末日)的合成词。图源:billboard.com

为什么母版这样东西有那么大的影响?大多数黑胶唱片的制造工序大致是这样子的:在录音室录好的原始母带(Master Tape)拿到黑胶工厂后,第一步就是先把信号在母版(Lacquer)上刻纹:

图中黑色圆盘就是母版。2018年5月摄于中国唱片上海公司黑胶工坊。顺便一提,在中国现有的三条正规黑胶生产线中,只有中唱上海这条具有母版刻纹能力。图源:墨墨

然后把刻好纹的母版倒印到金属母盘(Stamper)上:

黑胶唱片的金属母盘。2018年5月摄于中国唱片上海公司黑胶工坊。图源:墨墨

最后再由金属母盘批量倒印成黑胶唱片成品(Copy):

压制黑胶唱片拷贝。2018年5月摄于中国唱片上海公司黑胶工坊。图源:墨墨

可以看到,这个制造过程经过了“爷孙”三代,而母版就是第一代“爷爷”,是一张黑胶的源头,母版没了,基本就是“皮之不存,毛将焉在”。

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据著名的黑胶玩家——The White Stripes乐队主脑Jack White的唱片公司Third Man Records的联合创始人Ben Blackwell说,全世界只有两家工厂可以制造母版这个“爷爷”,除了Apollo Masters,另一家是日本的MDC公司,而Apollo Masters占到80%的市场份额,MDC则一直处于订单来不及做的状态,如此一来,Apollo的这把火,真的可能让全球黑胶唱片生产掉进“Vinylgeddon”。

另外,Ben Blackwell还说了一个更严峻的问题:母版刻纹要用到一把高精度的刻纹刀,这把刀全世界只有Apollo Masters能造!如果这点属实,Vinylgeddon无疑会变得更巨大和黑暗。

Apollo Masters公司官网首页启事。图源:apollomasters.com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接下来世界黑胶唱片市场上,一定会迎来缺货和涨价风潮。如果技术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则有可能过个两三年,黑胶就没法生产了,这也意味着黑胶唱片这个刚刚复兴没多少年的载体会重新消亡,而靠它拯救的实体唱片行业也可能会就此正式寿终正寝。

这条好不容易回归的风景线,难道又要消失?图源:网络

会不会真的走到Vinylgeddon这一步?我们采访了几位国内黑胶唱片业内的人士,得到的答案看上去其实还没那么糟。

首先,Third Man Records虽然是全球黑胶大玩家,但Ben Blackwell说的也是一面之词。比如刻纹刀,据专业人士指出,并不是只有Apollo一家在做,欧洲也有制造刻纹刀的厂商,之前只是因为Apollo的最便宜,所以大多数都用他家而已。

至于是不是世界上真的只有两家制造黑胶母版的企业?Ben Blackwell可能看的是维基百科的说法:

维基百科的确是说全球只有两家lacquer生产商。图源:维基百科

其实不是,黑胶业内人士说,美国肯定不止一家生产母版的厂家,应该有三到四家甚至更多。另一位国内的行业人士私底下透露,其实国内也有母版生产企业,一直在为国外的黑胶压制厂做母版片基,但比较低调,不为外人所知,因此连Ben Blackwell都不知道。另外,据称母版这东西工艺不复杂,以前只是因为需求少,所以做的工厂也少,一旦有需要的话,新工厂其实很快就能上马。

国内著名的黑胶唱片和黑胶唱机制造企业嘿哟音乐则很豪气地表示,他们的黑胶生产不会受到这把火的影响:

蓝V微博ID“嘿哟音乐”表态“生产不受影响”。图源:微博

据私下了解,嘿哟的黑胶母版材料由日本MDC提供,因为是长期供货关系,所以并不受所谓“MDC来不及做订单”的产能制约。

退一万步讲,即使母版真的一个都没有了,我们还有母盘直刻技术(Direct Metal Mastering, DMM),就是跳过第一步母版,直接在金属母盘上刻纹。

由于被认为“靓声”,DMM黑胶普遍价格较高。图源:网络

这个技术出品的黑胶之前深受发烧友追捧,认为比一般黑胶唱片“靓声”。不过DMM技术有致命缺陷,由于刻纹深度有限,因此DMM黑胶动态范围也有限(一般黑胶唱片的动态范围已经很窄,DMM黑胶尤其),因此有很大一部分音乐风格可能很难在黑胶上完整实现,但至少是对抗Vinylgeddon的一招。

不管怎么样,一切看上去并没有那么糟。

当然,业内人士也都提到,黑胶唱片母版(国内多称为胶片、胶版)其材质是易燃物,Apollo Masters这场大火也再一次给行业一个提醒:安全第一,警钟长鸣。

安全生产这根筋,随时要绷紧。图源:网络

既然您已经阅读到这里……

Since you are here……

其实十二年前,同样是在美国加州,也发生过一场和唱片有关的大火。

2008年6月1日,位于好莱坞的环球影城发生大火,烧毁了乐园内的部分游乐设施和一个库房里四万到五万个电影拷贝。

2008年洛杉矶环球影城大火新闻图片。图源:网络

但在这场大火中损失最惨重的,是环球影业的兄弟公司环球唱片(其实当时环球影业和环球唱片已经分家多年,属于不同的集团旗下)。环球音乐集团当时在这个库房里寄存了大量的唱片原始录音母带,据说有高达11万8千卷到17万5千卷母带在这次火灾中烧毁。

(请回到本文第二段,你会发现唱片母带的重要性,比我们今天的主角——母版要大好几个天文数字倍,且模拟母带如果没有备份,一旦损毁基本就永远没有了),其中有大量人类录音史上最经典的唱片的母带从此灰飞烟灭,那个损失,用任何语言恐怕都没法形容。

去年6月,《纽约时报》挖出这个十一年前的旧闻,把真相公布天下,引起全球震惊:

《纽约时报》杂志去年震动娱乐业的特写《The Day the Music Burned》。图源:nytimes.com

而就在八个月后,Apollo Masters工厂又遭大火,唱片业里的头两条道工序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接连上头条,的确也让人对这个行业产生了很多的不放心……

Anyway,唱片业,加油!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回归正常生活。

2020-02-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