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疫情下的文娱创业者:艰难向前

三文娱 · 2020-02-07
过完这个不平常的春节假期,文娱创业者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文娱”(ID:hi3wyu),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春节,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突然爆发。

过完这个不平常的春节假期,文娱创业者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截至2月3日收盘,A股春节后首个交易日,两市双双走低,共81股涨停,3176股跌停。除医药生物等少量概念股逆市走强,影视、文旅、文化传媒等多数板块均遭重挫,不少以影视,动漫娱乐文化为主要业务的公司开盘1分钟跌停。行情利好的游戏板块,37家里也有25家跌停。

2月4日至2月6日,影视、文旅、文化传媒股票股价回升,游戏股涨势明显。专家分析称,股市已回归正常。

疫情下的文娱创业者:艰难向前

连续两个交易日,中国股市普涨

一直以来,动画和漫画都被看作IP产业上游的内容,商业变现主要依赖于和影视、游戏、衍生品、文旅等产业的跨界合作,以及授权收入。

如今,线下实体业务展开难,影视剧线下拍摄受阻、远程办公影响动画制作效率、衍生品展销会议取消……

如果下游变现的公司再在资本市场受挫,动画和漫画制作公司的2020年,将难以想象。

2月3日,不少动画和漫画公司已经复工,开启了“在家办公”模式——远程视频会议、项目进度每日汇总、协商合同延、期邮寄设备…… 

相较于其他领域中小创业公司,得益于特殊的内容生产模式,动画和漫画公司可以远程办公是幸运的。但是,这也只是“看起来轻松”。

漫画公司复工:业务短期内不受影响,希望疫情尽早过去

“希望疫情尽早结束……否则,2020年会很难。”

有鹿文化创始人、CEO蔡劲坦言,相较于其他行业的中小企业,文创公司大多可以在家办公,再加上春节前的内容储备,业务短期内不会受到大影响。

但她也忧心忡忡。

“如果大环境不好了……居民收入受到影响了,漫画的付费竞争力足够吗?能养活多少人呢?” 

近两年来,短视频内容迅速崛起,分走了用户的大部分的休闲时间。快手在向3亿DAU发起冲刺,抖音2020年1月5日官宣日活跃用户已经突破4亿。这些免费观看的视频内容分走了用户大部分的娱乐时间,付费长视频、漫画、网文等内容的竞争就显得更激烈了。

疫情下的文娱创业者:艰难向前

在中国,游戏已经成功培养了一批为游戏付费的忠实用户,但漫画和动画依然在内容付费这条路上探索。漫画和动画的受众更年轻化,他们的消费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父母的收入。蔡劲的担忧,是基于未来可能出现的客观市场环境做出的分析。

和她有着一样担忧的,还有接受我们采访的另外2家付费漫画公司和2家动画公司负责人,以及2位文娱领域投资人。

“同比去年,你看好2020年的动画和漫画市场吗?”

他们给出的回复惊人地一致 ——看衰。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漫画公司创始人告诉三文娱,这次疫情已经对公司的运转有了一定影响,已经和平台沟通把部分项目的执行延后。而且,“2020年,节约成本=增加利润。以前一年做几十个项目,现在只主打3-5个精品。”

以前,现金流是漫画公司创始人在公司经营上必须优先重视的问题,但到了2020年,现金流一旦告急,似乎就意味着可以解散团队了。

“不要抱着侥幸心理,认为还能从资方拿到钱,还能靠新的漫画项目付费收入支撑公司运营,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几乎为零。”另外一家漫画公司的创始人直言,去年公司还和广告公司合作接一些广告订单,2020年开年本该是一个订单高峰,但都随着疫情“戛然而止”了。

现在,他只能一边推进公司在更漫画项目,一边接触做在线教育和微信分销的新媒体平台,希望能和他们达成合作,靠接订单来稳定公司的现金流。

“没有办法,春节的漫画付费数据是同比有明显增长,但环比增长几乎可以忽略。” 他认为,这个节假日大家的线上娱乐都被短视频和长视频内容承包了,这是漫画付费没有环比显著增长的直接原因——受众基数小,与视频内容竞争处于弱势。

有鹿文化的付费漫画在春节期间的收入数据也大致相同。

蔡劲说,目前疫情发生的时间还比较短,公司在业务上暂时没有对针对疫情做特别的调整,战略规划还是以2019年对行情下行预估的战备调整为准。

但2020年,还是要“优化团队,提高战斗力,缩减不必要的开支;稳住现金流,提高核心竞争力,不在不了解的战场上面乱花钱”。

疫情下的文娱创业者:艰难向前
  • 早在2018年有鹿文化旗下《霸情恶少》《豪门第一盛婚》《惹上首席总裁》等,单部作品在全平台的月流水峰值就超过 100 万元。

她坦言,如果疫情严重,要打持久战,可能公司会做出进一步调整:比如,调整股权结构。“如果一直大范围远程办公,就要考虑把股权概念引入到公司的价值分配中,用未来的钱激励现在的员工,增加团队的战斗力;其次也需要努力拓展新的变现渠道。”

那么,2020年漫画行业哪些方向可能迎来高速发展?

“原创的品牌会崛起,跨界合作会越来越多;衍生品会有更多的机会。” 漫铠动漫创始人唐庆清认为,今年文化行业依然会有更多元的发展,而专业的公司会获得更多的机会。

“2020年,漫画IP会和更多的行业进行合作,覆盖消费者的衣食住行,我个人特别看好这类新消费市场的未来。”过去两年,漫画IP开始跳出在文化行业本身内进行授权,除了以前比较多的影视、游戏变现,也开始尝试和消费品品牌合作变现。目前,已经有不少成功的案例。

比如,漫铠动漫的《契约魔鞋》和国内少女轻奢品牌“古典玩偶”的合作非常乐观——“2020年1月的营业额环比实现了100%的增长。”她预计,2020年可以轻松破亿。这个项目在2019年双十一的营业额同比上年翻了11倍,2019年双十二的营业额同比又高出了13倍。

疫情下的文娱创业者:艰难向前

伴随着这几年的发展,一线的漫画公司都各自有着一些赚钱的看家本领,创作和管理能力都具有一定水平和规模。未来, “一线城市的漫画公司会向着制片公司的角色发展。”

唐庆清说,做企业,创始人感到艰难是一定的——营收从100万到1000万,再到1亿甚至更多,都会遇到困难。大环境(GDP)在增长,企业有的是发展机会。

总的来看,本次疫情对漫画公司的影响相对较小,但对动画公司尤其是三维动画公司来说,就会有很大的影响。

动画公司陆续复工,效率、设备、保密等都成问题,部分项目无法推进

“远程办公一定会影响效率。”

两点十分动漫创始人、CEO王世勇告诉三文娱,动画公司远程办公背后有4个主要问题:

  • 员工有没有满足办公需求的设备问题;

  • 远程办公之间互相协同和沟通流程问题;

  • 关于文件存储、收发的问题;

  • 我们的合作方会不会对项目的进行严格的操作要求,如果他们提出严格要求,我们也得想办法满足。

动画本身就是一个很复杂的生产流程,放在远程会是更大的一个挑战。“远程工作的协同管理是也是对我们非常大的一个考验。如果没有应对好,很有可能会造成大量的成本的浪费、成本上升,导致一些近期资金困难。”王世勇说,新型冠状病毒来得非常突然,配合防治是公司应该做的,开启远程办公模式能及时应对,但也会给公司带来各种挑战。

他也坦言,就目前的疫情也可能会给公司带来两方面的影响:

  • 有一部分的合作方,他们因为受到这次疫情影响,可能会使既定的合作内容发生一些变化。

  • 有一些项目是没有办法远程办公的,因为部分合作方对于项目保密要求非常严格,我们只能等,等到大家一起在公司工作的时候,再去解决相应的项目问题,所以势必一部分项目会延期会滞后。

另外一家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动画公司负责人也坦言,因为建模成本和项目的保密性,平时公司都不会让员工把工作带回家,如果疫情防治顺利能在2月份正式复工对项目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如果3月才能集体办公,除了项目,最担心的还有员工的流失。”

我们也采访了几位在武汉工作的非湖北籍动画师(这里隐去具体工种),目前他们没有换工作的打算,但父母对于他们返回武汉工作这件事,都一致反对。

“有房贷压力在那儿,的确会考虑到福利待遇的问题。”这位动画师说,相信国家对防治疫情的能力,自己也不想离职——除了项目需要,还有自己对这个项目、公司的感情。

疫情下的文娱创业者:艰难向前中国动画电影的工业化,核心是什么?

所以,即使动画行业是一个流程化数据化很强的行业,具备远程工作的可能性,但对武汉本土的动画公司来说,何时能让员工集体办公是比公司现金流更头疼的问题。

而目前最为现金流忧愁的,是有线下实体业务的文娱创业公司。

现金流只能维持两个月,主打线下,文娱创业公司艰难自救

2003年,中国四个季度的GDP增速分别为11.1%、9.1%、10%和10%,受“非典”影响第二季度增幅下滑的趋势非常明显。在那次疫情里,餐饮、旅游、线下零售行业受到的影响首当其冲。

2020年突然爆发的疫情,也直接给餐饮、旅游、线下零售行业,以及影视行业带来了冲击。那些面向年轻群体,开在高人流量核心商圈的门店,不得不一边在本该是人流高峰的春节期间闭店,一边支付着高昂的租金。

衍生品实体店、动漫IP周边商品店、主题餐厅、主题室内乐园……直接开启了“暂停”模式。

1. 网剧拍摄暂停,上半年既定项目开机”待定“

疫情下的文娱创业者:艰难向前

截图自:微博

“只恨我刚有点钱可以投到拍摄,又遇到一天亏五十万,不知道多久能重新拍摄,创业路上真艰难啊。”日前,网剧《奈何boss要娶我》的制片人陈益韬在微博发文称,原计划在6月份之前要开拍剧都暂缓开机了,要根据资金回笼情况量力而行。

他在微博里算了一笔账——剧组离开了100多个人,还有160人在横店,停工一天亏50万,15天亏850万,这是基于15天之后开工做出的保守估计。

“中小公司没有资本,一部剧垫资可能就垫死了。所以,我觉得有些剧组经过这一轮后肯定要破产了,我们基本上今年白干了,如果再往后拖一拖那不是白干的问题了,把去年赚的钱这都折进去了,可能还不够。” 

像他一样,个人出资拍网剧出售或与平台分成的中小影视公司还有许多。到了2020年,都不得不将一些项目砍掉、延后。

为了缓解开机剧组的困境,横店影视城减免剧组在停拍期间的摄影棚、及酒店费用,给予群演每人每月300元的租房补贴和200元的生活补贴。

2.衍生品公司面临现金流压力

近日,十二栋文化联合创始人兼COO乱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

“LLJ夹机占好的时候能占公司收入的60%,关停对我们的现金流造成了非常大的压力。而且,我们还面临门店租金和人力成本等支出压力,如果情况一直不能好转,账上的钱也就能撑两个月。”

据了解,十二栋在北京、上海等其他7个城市的十几家门店陆续关停。

2019年,动漫IP和消费品的结合,通过线下售卖成为一个新热门领域。盲盒、汉服、室内主题乐园……在这些领域,有不少公司都在为账面上的现金担心。

受疫情影响,即使企业恢复了办公,线下实体店的消费也会受到直接的冲击。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三文娱,至少在今年上半年,线下衍生品店的销售都难以达到去年同期水平。

如何自救?

能转到线上销售的商品加强线上销售——在今日头条、微信、快手,有赞等平台开店,借助线上直销和分销模式销货改善公司的现金流。

“非典”后淘宝和京东崛起。在2020年疫情危机的当下,也孕育着新的机会——可见的是,线上购物、线上教育、线上办公已加速替代成为了新的热门,文娱领域的公司如何突围?是留给文娱人新的思考和挑战。

对于这次疫情,文娱领域的投资人也有了新的关注点 。

比如 ,专注动画产业链的投资人,之前投团队看重的是单项技能——编剧或动画制作能力强,现在投资要看重“企业家”精神和能力,即使在复杂环境下解决多样性问题的能力。

同时,他们也看到了科普和教育类的动画内容的市场潜力和投资价值。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快递公司纷纷宣布复工,基层快递网点老板怎么样了?

2020-02-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