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停薪、亏损、原地隔离…影视人何时才能迎来春暖花开?

数娱梦工厂 · 2020-02-05
有制片人一天亏五十万,有化妆师在愁断供,有编剧只能去写抖音剧本。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ID:D-entertainment),作者 徐思,编辑 友子,36氪经授权发布。

行业寒冬?不,行业已经冬眠了。

在1月27日横店影视城关闭景区并暂停剧组拍摄后,2月1日,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演员委员会也联合发布了通知,要求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所有影视制片公司、影视剧组及影视演员,应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暂停影视剧拍摄工作,并指出如有剧组继续开工造成了感染,相关方将承担责任。

停薪、亏损、原地隔离…影视人何时才能迎来春暖花开?

虽然此前已有《大江大河2》《谢谢你医生》《有翡》《回廊亭》等多个大剧组宣布暂停拍摄,但红头文件的发布意味着,更多此前怀有侥幸的中小剧组也必须停了。

考虑到影视剧大量台前幕后工作人员的聚集,这样的谨慎可能是必要的。有博主2月4日发布消息称,横店已经出现了受感染者,从潜伏到发病前后接触了10个剧组。不过截至发稿,这一消息尚未得到横店所在地东阳相关政府、医疗机构的公开确认。

但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的停工,客观上也确实给各个剧组造成了不小的资金压力,而未来一段时间内,演员及剧组工作人员的档期安排、影视制作公司的未来规划以及影视行业对于编剧的需求也受到了相应的影响。

在疫情影响下,普通影视工作者的状态是什么?数娱君采访了制片人、发行人、剧组工作人员、艺人经纪以及编剧,试图了解不同影视制作工种目前的应对情况。

从数娱君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停工剧组的制片方确实都存在亏损,但在影视城、设备商等相关方的努力下,亏损有所减少;剧组工作人员收入不受保障,面临生存危机;艺人经纪跟随艺人停工;编剧则供过于求,未来渺茫。

“等疫情过去,资金和机会自发流向更有市场的大项目,有很多正在筹备阶段的小项目大概率因为没有启动资金就黄了。”编剧魔豆对数娱君表示。

“剧组是人流密集的场所,不能冒任何风险,我们剧组绝不第一时间开工,不给政府和国家添乱。”《清落》制片人陈益韬2月4日对数娱君表示,剧组目前正在酒店按楼层隔离,等待着情况好转的一天。

制片人:影视城减租、剧组同意减薪、大部分剧组待复工

“我们现在是按楼层隔离的,基本上除了读剧本,其他事情也做不了。”

比起几天前在微博大喊着“一天亏五十万”的崩溃状态,《清落》制片人陈益韬现下的情绪较为稳定。

停薪、亏损、原地隔离…影视人何时才能迎来春暖花开?

(陈益韬此前发微博称“一天要亏五十万,这次要破产了”)

这一切要归功于2月1日横店影视城的新政策。2月1日,横店影视城微博发布公告,称为尽量减少各剧组和演员的损失,承诺在停拍期间,下属所有拍摄基地、摄影棚费用全免,剧组在旗下各酒店的费用减半。

对陈益韬而言,横店推出的减免租金的公告仿若一阵及时雨。“省钱了,减少损失了。”

提供帮助的不止横店。他告诉数娱君,在疫情影响下,整个剧组特别体谅制片方。“包括演员、导演等工种在内的多达几百号人的剧组成员给予了停薪支持。乙方合作方也提供了相应的设备帮助、道具等费用则直接取消收费。基于此,现在剧组的损失极大地减少了。

按照原计划,此前《清落》的主演在拍摄期结束后接下来档期也有相应的安排,长时间的停工势必需要压缩剧组原定的拍摄周期。对此,陈益韬曾考虑过在复工后增加B组,但对于中小投资的剧组而言,B组的加入需要大量的资金注入方可运转。《清落》剧组显然不符合这一条件。

而对于令人头疼的演员档期安排,陈益韬表示这一问题也得到了解决。“主演们向我表态顺延档期,所以复工后保质保量地顺利拍摄应该没有问题。”

剧组延期拍摄同样影响到陈益韬所在的影视制作公司未来剧集的拍摄规划。他介绍道,“上半年我们原本的筹备计划已经全部停止了。现在的计划是尽量保证六月份之后开启新剧的拍摄工作。”

比起剧组拍摄与疫情同处“现在进行时”的陈益韬剧组,发行人濮紫霄所在的新派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运气显然更好。

“我们公司还好目前没有开机或者做到一半的戏。但是本来计划年后要开的戏,现在红头文件一发也只能先按兵不动,具体操作周期还需观望。”濮紫霄表示。

疫情同样影响了影视制作公司的正常运转。谈及公司未来规划,她表示,由于疫情的缘故,公司还未正式复工,复工的具体时间尚未确定。“公司对外地员工也挺好的,让大家暂时不要回城,错开高峰。”

对于拍摄停工的剧组人员,濮紫霄同样关注。她告诉数娱君她观察到的剧组百态:“有些演员原地待命,在横店出不去,也拍不了;有的演员拍了一些段落就地解散;但大部分剧组成员都在等待复工时间。

事实上,“一天亏损50万”在影视剧组当中并不算最严重的。“不同量级的剧组停工一天的损失费用不同。‘一天50万’的说法应该只包括在组内每天的吃住,不包括主要演员和工作人员今后超期超时的每天报酬,根据这个数额推断,这个剧组不算大组。大组的话亏损的金额会更多。”濮紫霄认为。

剧组化妆师:停薪无收入是噩耗 我们也要愁档期

“无聊至极!”一位窝在酒店的剧组化妆师情绪有些激动。

他告诉数娱君,这已经是他被困酒店的第九天了。上个月27号,横店停拍公告发布当天,他所在的剧组随即停工。

在交谈中,他总结了剧组人员的日常生活状态:“在疫情影响下,我们跟大众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在剧组酒店停工停薪待命。吃住全部剧组承担,一日三餐由生活部门准时发放,最大的感受就是无聊。”

不过,并不是所有剧组工作人员都留在酒店里。据这位化妆师描述,“我们剧组一共五百多人,离组回家保命的有二三百人,复工会原班召回。留下的大多家处重灾区,有家不可归。

停工意味着生存压力。“停薪无收入对大部分工作人员来说是巨大噩耗,房贷车贷月月要承担。”

复工遥遥无期,生活仍在继续。和公司员工不同,这群并无五险一金保障和固定工资发放的剧组工作人员停薪后面临的经济压力更大。而哪怕是即刻复工,对他们未来一段时间的工作规划也或多或少存在影响。

因疫情造成的档期难题不仅会发生在光鲜亮丽的主演身上,剧组数以万计的工作人员同样受到波及。

停薪、亏损、原地隔离…影视人何时才能迎来春暖花开?

数娱君了解到,很多剧组工作人员在剧组拍摄环节也是无缝衔接入组,他们往往在拍当下剧集的时候就签定了下一部戏的档期。“我的原计划被打乱了,现在得重新排班了。”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希望早点开工吧。” 

与剧组人员的难捱相比,艺人经纪小圆的处境较为轻松。她告诉数娱君,她的工作被无限延期了。“剧组停工了,没工作的艺人都在家歇着。我们也跟着停工。”

此外,由于身处经纪公司体制内,经纪人们的工资都是正常发放,她们并没有收入风险。因此这一次的疫情对她而言,像是一个看不到尽头的小长假,为她此前007的生活释放一下压力。

编剧:没项目只能去写抖音了

“你正在写的项目如何了?”

“搁浅了。你呢?”

“好巧,我也是。”

编剧魔豆告诉数娱君,以上对话频频发生在她和她的编剧朋友之间。伴随着剧组停工通知,原本就如死水一潭的编剧行业现下更是冷冷清清。“影视本来就不好做,现在全搁浅了。

在疫情爆发前不久,魔豆根据项目要求上交了剧本。当时的她并没有想到,疫情会对编剧行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操作的项目是上交了,但是本子能不能做出来成了个大问题。”

据她介绍,她所在的项目组负责人告诉她,各工种各岗位仍要各司其职,但是这个项目具体什么时候启动,却更难说了。

“搞不好我尾款都没收到,这个项目就凉了。”她无奈地告诉数娱君,她已经做好收不到尾款的准备了。

停工通知不只是影响正在筹备阶段的剧组,对于将来一段时间影视行业对于编剧的需求也产生了伤害。魔豆说,根据她了解的情况,目前大多数编剧工作室成员饱和、不再招人,有部分中小型编剧工作室在疫情影响下甚至出现倒闭趋势。

她直言:“我现在手上没项目了。剧本是可以写,但是输入不输出,对编剧的创作状态和收入情况而言,就是一种伤害。”

“目前市场上对于编剧的唯一需求基本来自以抖音文案为主的快餐文化。早前就有很多编剧改行写抖音去了,现在应该更多了。”魔豆表示,“写抖音比写剧本赚钱多了。抖音五分钟的剧本报价就有500。

但看过一些抖音剧本后魔豆对此有些抗拒。“抖音文案基本上就是没有要求,唯一要求就是全部按照甲方审美要求写。”

还怀揣着艺术理想的魔豆暂时还不想去写抖音剧本。她说,实在不行就去给APP写剧本杀之类的推理剧本,并在这期间,等待着影视行业的春暖花开。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