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20·返乡置业系列报道①|西安:摇号10次,不看案场,从厦门辞职回来买房

未来城不落 · 2020-01-26
你会选择返回西安置业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每日经济新闻,作者:任钢,编辑:陈梦妤,36氪经授权转载

一年前,在厦门工作的陕西人杜斌(化名)决定返乡置业。他只在网上填报资料,几乎从不去售楼部,纸质资料让西安的亲友帮忙递送,经历10次摇号后,杜斌终于在2019年底买到了心仪的房子。

杜斌说,自己在厦门工作顺利,也曾考虑在当地买房,但看过两个项目后,他在厦门定居的念头就破灭了,“项目很偏,但是很贵,还完贷款啥也干不了”。

1月中旬,58同城、安居客共同发布《2019~2020年返乡置业调查报告》,重庆、成都、西安三座城市分列全国返乡置业热门城市三甲。其中,西安的返乡置业热度相较于去年排名明显上升,特别是其新房的找房热度,排在了新一线城市首位。

事实上,2019年西安的房价表现同样火热,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西安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同比涨幅连续9个月排名全国第一。

2020·返乡置业系列报道①|西安:摇号10次,不看案场,从厦门辞职回来买房

西安某项目沙盘 每经记者 任钢 摄

“接受不了厦门房价”

2019年12月22日,正在上班的杜斌收到了置业顾问发来的微信,“普通93”。他立刻跑出办公室打电话给远在陕西礼泉县的父母,“房子摇到号了,终于不用再摇了。”

在此之前,杜斌在西安买房已经有过9次摇号不中的经历,从厦门辞职回来后,他悬着的心终于能安定下来了。

杜斌是90后,2016年从西安一所高校毕业后,被某建筑类央企录用并分配到厦门工作,他想“如果发展顺利,能留在厦门就留在那里”。但毕业两年多,当他开始考虑安家置业的问题时,高涨的房价很快令他打消了留在厦门的念头。

杜斌说,“2018年底,在厦门看过两个项目,都在同安,已经非常偏了,但每平方米价格依然要两万多将近三万元,我接受不了。即使能交首付,每月贷款也有一万多,那就啥也干不了,单纯在这还房贷。”

根据第一太平戴维斯的数据,虽然2018年厦门房地产调控政策收紧,全市住宅成交量同比下降45%至78万平方米,但商品住宅成交均价同比增长5%至每平方米约3.6万元。

杜斌说自己公司的很多前辈都是早年先在厦门周边城市买过房子,之后赶上房价上涨,把房子卖掉,用卖房款再到厦门买房。

“他们刚开始都买得很远,比如厦门和漳州挨着,就先在漳州买。他们买的时候每平方米8000多元,后来涨到一万六七就卖掉,再拿这些钱交首付,在厦门买房。”杜斌说,“只要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家里不能给支撑的话,基本都是这样。一般双职工,其中一个的工资就得专供房贷。”

而如今,厦门周边城市的房价也水涨船高,这个手段并不适合杜斌自己。

过完年,杜斌就开始考虑在陕西老家省会西安买房,他的老家在陕西省礼泉县,开车到西安至少需要1个小时,“到这个时候,得好歹有一个落脚的地方”。

与杜斌一样,就职于重庆某油田的陕西铜川人小郭,也在工作两年后,开始考虑买房的问题。不同的是小郭从来没考虑过留在重庆,他把置业城市也选在了家乡省会、曾经上大学的地方——西安。

小郭给了三点理由,“第一,对西安还是有情结;第二,父母亲戚都在陕西,朋友都在西安;第三,在油田上班,上20天休10天,工作性质允许我定居西安。”

“心态有点崩了”

2019年3月15日,杜斌在网上办理了学历落户手续,把户口从礼泉老家迁到了西安,当天办理,次日出结果,第三天户籍卡便寄到了杜斌家里,“当时就是为了买房”。

相较于一般人看房实地勘察与左右对比的繁琐,杜斌的看房过程要简单随意得多。

他先在西安市商品住房意向登记平台上查找近期取得预售证的楼盘项目,然后再比较价格。“我能接受的就是单价一万元左右的,先选出四五个。我们专业的好多同学从事地产,可以发给他们看一下。他们说这可以,能接受,那我就直接登记了。因为你让我直接看,我也没什么判断力。”

网上登记之后,远在厦门的他就让西安的表哥或朋友帮忙去售楼部现场核验,然后他在厦门等待摇号。

而小郭则充分利用自己的假期优势,在重庆时就用手机查楼盘,回西安就集中时间看房。“我最看中的是位置,因为我的工作性质,回去肯定是到西安北站,所以更希望在那附近,然后再筛选价格。”

小郭一直没迁户口,他想买房时再迁也来得及。而杜斌落户一周后,就参与了人生第一次买房摇号——没中。

杜斌没有在意,继续按之前的选房逻辑挑选合适的楼盘进行登记,但仍然屡次不中,有些热门楼盘,他甚至参与了3次摇号。

“第一次摇完之后,觉得还有机会,摇到第二、第三次的时候,就觉得心态有点崩了。因为那个概率真的就是20:1,得摇20次。同一时期我只能登记一个项目,从登记到摇号选房,慢的得20多天,快的也得半个月,平均下来基本就一个月一次。按概率算,大概20次能中一次,我就得摇两年。”理工科背景的杜斌把自己能摇中的概率算得很清楚,“刚开始还会看摇号直播,但从第四次、第五次开始就不看了,觉得摇不上。”

到后来,杜斌对摇号已经麻木,摇完之后他也不去查看结果,都是置业顾问微信联系他,“你没中,下次再登记”。

2018年6月,西安市住建局曾下发文件,规定意向购房人多于可销售房源时,应按刚需家庭、普通家庭为先后次序,采取公证摇号方式分别产生选房顺序号和选房家庭,并按顺序进行选房。公证摇号售房时,房地产开发企业应提供不低于50%比例的房源优先保障刚需家庭,刚需家庭选房结束后如有剩余房源,纳入普通家庭选房。

未婚的杜斌并不满足刚需家庭条件。

“没跟父母要一分钱”

“有一次是摇灞河旁边的一个项目,当时通知我有可能能中替补号,但过去之后还是不行,前面300号就已经选完了。”这是杜斌此前离摇中最近的一次。

看房过程中,杜斌的心态也在发生变化,他想如果能够不换行业,西安也有合适机会的话,就回西安工作,比如去集团在西安的公司。

2019年7月,尝试内部调动失败后,杜斌辞掉了厦门的工作,回到西安,重新找工作。

杜斌回到西安的好处是,他不用再麻烦亲友帮忙去售楼部登记。此前参与的所有摇号项目,他都没有去售楼部看过。

2019年12月,经历了9次摇号不中后,杜斌终于在自己第10次摇号时成功摇中,排名普通家庭93位。

这一次他仍然没有关注结果,“因为已经疲了”,是置业顾问发来微信,他才知道自己摇中。难掩兴奋的他立即向父母报告这个好消息,“终于不用再摇了”。

杜斌说,经历了一年的摇号,他已经在考虑要不要买二手房,或者就在咸阳买,好在年底前摇上了。

杜斌选了一个不到100平方米的小三室,首付30%,他自己大概算了一下,月供需要4000多元。

首付的30多万元都是杜斌自己出的,没有跟家里要一分钱。“性格所致吧,我不能把我的压力给家里人,让他们去借,没必要。我想的就是,如果西安每平方米涨到两万元,我就买咸阳,咸阳买不起,我就买县城,只能这样。”

而小郭则在杜斌辞职的前一个月,买到了中意的房子,“我买到西咸新区秦汉新城了,不限购,不用摇号,城际线开通后,到城北有两站地铁。”小郭感叹自己终于有了房子,以后回西安再也不用到处借宿。但他羡慕辞职后的杜斌能回西安找到工作,而他自己因为石油行业的壁垒,可能要长久地待在重庆。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在天灾面前,人民的娱乐需求并不会消失,而是会从线下转至线上。《囧妈》承载了这部分需求。

2020-01-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