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肺炎疫情期间,口罩应不应该涨价?

内参速报 · 2020-01-24
全社会都在不涨价。

口罩是预防呼吸道传染病手段最简单,成本最低廉的有效手段。作为高度民用化、商品化且平价的医用品,提供口罩供应的主要渠道,现在也是街边各大药房的零售渠道。使用人次和频次,也没有那么高。也因为并非经常使用,很多人的家里并无备货。如果需要,街边随处可买。

因此,当口罩这种商品化的医用品,一旦遇到疫情突发情况,让平时使用人数和频次都不多的情况完全颠倒,供不应求。

这时候,商家应不应该对口罩涨价?加大口罩生产量的厂家,如果发生生产成本上涨,比如春节期间临时召回工人支付的加班费等,厂家的口罩出厂价,应不应该也要涨价?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又看到,这几天全国主要的口罩销售平台,明确发出公告声明:绝不涨价。甚至还有商家表示:可以免费领取口罩。

商家的这种做法,肯定顺应了社会民意。但是顺不顺应经济学规律呢?我们试着探讨一下。

有个基本命题,需要开宗明义的定义清楚:越是关乎到生命基本安全的物质,越是要免费。这点,不仅是中国人,全人类都这么认为。尤其是那种不需要加工成本,更不可能发生直接支付成本的物质,必须永久免费。

呼吸空气,就是绝对关乎所有人类基本生命安全,且时刻发生。所以空气作为一种生命物质,想都不用想,永生永世都是免费的。但是病人在医院输氧,则会收费。因为医用氧气,需要成本加工制作,且不是全民全时段所需。

喝水,基本上也是半免费的。自然水源,没人会去收费,喝不喝只看干不干净而已。但是经过加工的自来水,或是工业化的商品拼装水,则需要收费,但也是可人人支付购买的廉价商品。

吃饭,是需要收费的。但是如果一个人不具备获取吃饭的资金和劳动能力。即就是没钱吃饭,政府也会提供最低生活保障的救济。

物质作为商品的价格定义,基本上都是走着加工制作成本、客观稀缺性、使用人数和频次,这三个基本要素,以及再按照流通成本,成正比例关系核算的。

现在,从武汉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导致全国预防疫情传染的口罩,出现短时间的应急缺货。

口罩属于加工制作成本便宜,平时供给量高度丰富,使用人数和频次并不太高的商品,一直以来售价相对平价低廉。此时疫情发生,导致口罩的供给量空前稀缺,使用人数和频次,也急速接近全民化和全时段。

那么,此时此刻,商家基于供给和需求的简单经济学原理,上调口罩价格,是否合理?或者说,整个市面上的口罩价格,完全交给市场自由调配。让买的人多了,价格自然上涨随便发生。厂家发现市面上口罩脱销,加大生产量,口罩价格也会很快下调。

请问,上述自由市场调配机制,是否可以推行?

答案是:法理上貌似可以,但是现实情况,却完全不可以,也没有必要。不仅不符合实际情况的价值最优化,也不符合商家的综合利益获取。

因此,我们会看到,无须政府干预或呼吁。包括阿里、京东、拼多多、平安好医生等大批提供口罩售卖的商家和零售渠道,这两天明确表示,包括口罩在内的医用品,一不涨价,二不缺货。

今天(1月22日),武汉市区内菜市场大规模关闭。盒马武汉门店也发公告表示,整个春节期间,盒马武汉门店不打烊,不涨价。

可以说,当前全国应急的关键时刻,几乎不可能有商家会冒天下之大不讳,敢涨价,会涨价。

商家的意识很清楚,这时候任由平台商户涨价,或是干脆主动涨价,铁定会遭遇全社会痛骂,政府的查处。这种可预见的直接损失,没人会去违背民意涉险。

这种涨价做法的间接损失,也是显而易见的——品牌的口碑信誉丧失。我们需要重点指明的是,涨价带来商家的品牌损失,不仅看得见,而且很合理。

因为涨价如果合理了,甚至涨价成为真理,人家是大企业,我们小老百姓惹不起,活该倒霉。这种风气导致的损失,将是整个社会协作机制和信任关系的彻底丧失。大家会心里觉得,今天不过口罩这东西应急,你可以嚣张一下。改天换做别的东西应急了,我有卖你没有。那就是我嚣张,你倒霉的时候了。

自此,整个社会会出现严重的防御自私心态,而非对协作互助机制的捍卫。商品作为物质的工业化、商业化价值,也就不存在了。商品成为不是零售的商品,而是保命的物质。整个社会就进入到隐性的时刻物质战略储备心态,就像日本福岛核电站之后,少部分日本人会病态的挖地下室,存储水、食物等生命物质。

也就是说,当商品开始物质化而非经济化的时候,社会经济和商业的体系运转、基于商业打造的社会协作互助机制,以及架构其上的金融体系,都会面临冲击。社会应急时刻,那些囤积居奇、坐地起价的商家,其实破坏的是这套综合社会体系。

道理很简单,人饿的时候,吃的毕竟是饭菜,不是印刷出来的钞票。我们平时饿了时候,本能想的是拿钱买饭,那也是有一个完善强大的社会食物和餐饮的商业供给流通体系,在背书着我们对“拿钱买饭”这事的信任关系。

口罩在平时是商品,当前应急时刻,它就不是商品,而是关乎所有人生命安全的应急物质。不同的是,在物质的属性瞬间切换的当下,物质的获取手段和存在主体,并未及时切换,还是分散在大量商户手里。

这时候,这些售卖口罩的商户采取不涨价不缺货的措施,不过是在售卖方式上顺应了口罩从日常商品向应急物质的转移而已。如果不这么做,导致整个社会协作和市场自由调配互助机制的冲击甚至丧失,才是对经济学原理和自由市场规律的最大违背。

商业和市场最大的财富,就是协作机制和信任关系。这时候商家不涨价的短暂损失,根本不是重点。信任关系破坏了,那就真的完蛋了。你想想,假如你的一个同事,把你放在办公室的东西偷走了。也许那东西不值钱,你压根不在乎。但是你心里从此对这个同事,就有了“他手脚不干净”的怀疑和鄙视,你以后就不会和他打交道了。请问,这里面的损失,是这个同事的工作信任缺失损失大,还是你丢了东西的损失大?

中国古代的帝制时代,对于商人的整体评价都很低。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商家确有发国难财,囤积居奇,乘火打劫的智障劣迹。这种从思想底层对一个群体的贬低,有其合理的地方,但也是一种更大的不合理。商人群体和商业组织力量,如果坚守社会共同体的价值观,从来都是优化社会物质流通、提升全社会需求满足感的最佳机制。

也许有些商家,不会有上述的思想觉悟。但是那种一涨价就要被骂的风险,也是拍脑袋也能预料到的。当前情况,商家与其被骂,还不如抢在黄金时间做个好人。这种庸俗的不涨价公益心态,其实也是对上述经济学规律和原理,从结果上的实际捍卫。

其实,人在关乎生命安全的物质获取成本上,也不是完全免费,包括空气内在也是。比如,有些人就是忍受不了自己所在城市的雾霾问题,那就搬家去别的城市。期间,搬家、换工作、适应新的生活带来的间接成本付出,也是显而易见的。只是这个成本,大家不觉得直接体现在空气上。

喝水,既有江河湖海的免费自然水源,也有几十元一瓶的进口矿泉水。吃饭,更是能吃出天价消费。这期间,商家根据什么时候要顾大局做好事,什么时候要挣大钱的判断依据,其实早就有一套聪明的商业机制摆在那里了。

发生肺炎疫情期间,口罩不应该涨价,就是一套不费脑子也明白的商业机制。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