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东南亚滴滴”、“印尼淘宝”和“新加坡闲鱼”背后的VC—500 Durians | 航海时氪

36氪出海 · 2020-01-23
硅谷系VC在东南亚的七年投资经。

“东南亚滴滴”、“印尼淘宝”和“新加坡闲鱼”背后的VC—500 Durians | 航海时氪

写在最前面:

这是36氪出海【航海时氪 | 对话】系列的第十一篇专访。在这个系列中,我们通过对话巨头、明星公司和投资人,还原他们眼中真实的海外市场。往期文章请点这里

欢迎关注36氪出海的微信公众号(ID:wow36krchuhai)并加入出海千人社群来获得更多出海信息。如果你希望在这个系列中看到某个公司,欢迎通过微信 15201506207 告诉我。

“东南亚滴滴”、“印尼淘宝”和“新加坡闲鱼”背后的VC—500 Durians | 航海时氪500 Durians,并不是500个榴莲。 

它是硅谷VC 500 Startups 在东南亚设立的本土基金,2013年就入局东南亚,堪称这个市场里的“先行者”,也是“东南亚滴滴”Grab,“印尼淘宝”Bukalapak,“新加坡闲鱼”Carousell等独角兽的“伯乐”。

先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

这源于500 Durians 是从种子轮就开始投资的早期投资者。同时,由于要在广泛市场里筛选出最有价值的项目,500 Durians 在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越南和泰国等地均有布局,在整个东南亚投资200家公司。

就像当初在别人还不看好东南亚,500 Durians早早入场一样。别的VC还在看To C和消费息息相关的项目时,500 Durians 先行一步看到了东南亚deep tech的潜力,并预言马来西亚是个被严重低估的市场。

36氪出海对话500 Durians的General Partner Vishal Harnal,作为从2013年就“押注”东南亚的投资人,他分享了东南亚创投生态与硅谷、中国的异同,在这个市场里独特的投资逻辑,前后七年发生的巨大变化,以及如何看待这个碎片化市场里的不同国家。以下是采访节选。

“东南亚滴滴”、“印尼淘宝”和“新加坡闲鱼”背后的VC—500 Durians | 航海时氪


东南亚创业生态对比—硅谷和中国

36氪出海:东南亚的创业生态,和硅谷相比,有什么特性?

Vishal:创业基础不一样。硅谷因为资源聚合,创业公司受益良多。关于如何建立公司,如何招聘人才,如何接触投资者,都有迹可循。整个创业生态非常成熟,有很多的人可以认识,交流和学习。但是东南亚是一个全新的创业系统。这个地方很少有多年创业经验的人,也没有什么导师,获得知识和人才的途径都有限,但是这一情况现在正在发生改变。

创业者表现出了不同的特质。在东南亚的创业者,很少放弃创业的过程,或者关闭公司。即使公司经营的成果不尽如人意,也比较坚持当下的模式。这个特质具有双面性,有的时候坚持是优点,但是有的时候,就会变成固执,因为公司的经营是需要灵活调整的。同时,创业者的背景也更多元化。创业者不需要是光鲜的名校背景,例如哈佛,斯坦福等,才有资格去创业,去融资。名校光环不重要。

商业机会的多少,以及竞争的激烈程度大不相同。很多在硅谷存在的商业机会,不一定在东南亚存在。并且硅谷的竞争异常激烈,成熟的机会很难争抢。但是东南亚不是,尽管东南亚的竞争正在变得激烈,但是和硅谷还不是一个量级,还有很多创业空间待挖掘。

投资退出的方式也迥异。在硅谷有着各种各样的退出形式,比如收购,IPO 等,但是东南亚刚刚起步。我们可能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公司通过 M&A 或是 IPO 退出,但是目前的东南亚,还不是一个“重度 IPO”市场。

36氪出海:随着东南亚创业公司数量增加,竞争的激烈程度也在加剧,这对创业公司的估值会不会产生一定影响,存不存在估值泡沫的现象?

Vishal:在过去的几年里,确实因为市场的火爆,公司的估值在普遍上涨。但从我的观察角度来说,公司所达成的成就,和他们寻求的估值相比,仍然要比硅谷低很多,也比中国低。估值上升确实是一个趋势,但目前仍然是理性的,因为创业公司想取得成就确实不容易。

36氪出海:怎么看出海去东南亚的中国公司?

Vishal:在东南亚看到的中国公司,更多的是巨头,像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京东。尽管很多的公司,包括VC都在谈论要来东南亚,但是并没有在这个地方,看到太多中国公司。在中国经营企业和在东南亚经营企业的方式,完全不同。我们仍然坚持重仓本土创业公司,即使这些公司面临着自中国和印度创业公司的竞争压力。

36氪出海:怎么看出海去东南亚的中国 VC ?越来越多投资者的入场,是否给500 Durians 带来压力?

Vishal:在东南亚的种子轮投资者其实并不多。可能包括我们在内,只有1-2个风险投资机构。因为做种子轮投资很难,这要求投资人非常的“接地气”,并且要在这里持续扎根。

见到的比较多的中国 VC 在东南亚从事后期投资,很少从种子轮或是 A 轮开始投,大部分投资 B 轮和C轮,投资额在1000万-3000万美元不等。例如启明创投,对印尼的 OTA 平台 RedDoorz,进行了 B 轮投资。但 500 Durians 是种子轮投资者,所以和中国 VC 的竞争集中在前期。这对我们非常有利,因为这些后期投资可以催升我们所投资公司的估值,同时创业者在融资时,会有更多的选择。

东南亚投资经—看好 deep tech

36氪出海:去年一共投了多少个项目?背后的投资逻辑?

Vishal:去年有投50个项目,在看项目时,并没有特别的偏好。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再到深科技(deep tech),都有涉及。但是投资的重心,随着这个市场里机会的演变,也在改变。

一方面在看已经在其他国家验证成功的商业模式。例如在中国有200只左右的独角兽,其中有的商业模型同样在东南亚取得了成功,但是还有大量的商业模式待验证,有着待验证商业模型的公司会是投资的重点之一。

深科技(deep tech),也是关注的重点领域。因为在新加坡,大学的科研质量非常高,并且大学内的科学家或者 PhD 也倾向于在科研之外,做一些有些有趣的事情,同时想要看到技术商业化,实验室里的技术真正能在现实世界里得以应用。这里面存在着相当有潜力的发展空间,我们也期待看到创新的技术,可以在真实世界里打破边界。

另一个侧重的方向是,可以解决东南亚本土问题的技术公司或者平台公司。例如,曾经投资过的印尼eFishery,这是一家非常有趣的公司,主要是在渔场里做 IoT(物联网)设备。尽管印尼是最大的渔业出口国之一,但是渔业经营非常的碎片化,并且鲜少有先进技术改进整个运营过程。现下的捕鱼效率低,渔民收入有限。eFishery 做的物联网设备,有效解决了渔场经营过程中的各种问题。渔民可以通过计算机视觉等技术去分析和控制整个过程,比如会更清楚的知道鱼什么时候要吃饭,应该吃多少等等,鱼的健康可以被有效管理。这些技术和设备可以极大的减轻渔民的工作负担,和增加收入。这是一个利用技术解决印尼本土化问题的典型案例。

36氪出海:关于 deep tech,deep tech 侧重解决的是什么问题?To C的创业公司往往能解决“国计民生”化的需求,比如打车,电商或是支付,所以增速非常快。deep tech 在实际应用过程中的侧重点在哪里?

Vishal:deep tech 公司通常是 B2B 的模式,一般不是 To C 的公司。主要起到的目的包括两方面,一是帮助公司增加收入,方式有增加产品线,或者提升生产效率等。二是降低成本。这是 deep tech 在商业化应用过程中解决问题的方式。

比如之前投资过的 Transcelestial,就尝试利用空间激光网络,取代无线网络,帮助地球上没有互联网存在的地方,接入互联网,并且提升接入网络的速度。这对印尼,泰国,缅甸等国家的应用意义非常大。无线电塔的铺设将更有效率。除此之外,评估 deep tech 公司的价值,也会从技术的应用,最终实现的成果,以及降本增效的效果来评估。

东南亚的七年——2013 VS 2020

36氪出海: 作为一家起源于硅谷的投资机构,500 Startups 大概在7年前就进入了东南亚,并设立了本土的投资机构 500 Durians。当时东南亚的创投生态,和现在有着怎样的区别?

Vishal:七年前后的东南亚创投生态,堪称天壤之别。不管是创业公司的数量,创业者的数量,资本的数量,还是商业模式的种类,都非常不同。

在2013年,东南亚的创投生态不管是和硅谷,还是和中国,都无可比拟。当时的东南亚没有独角兽,创业公司估值鲜少到亿级美元,即使是像 Grab,Bukalapak,Sea 这些后起之秀,它们那个时候都是小公司,刚刚起步。

创业公司的数量也不多,支持创业公司的资本,同样少之又少。500 Durians 是当时5到10个 VC “局内人”之一,所以投资者和创业者都十分相熟。并且,当时的 deal 数量也有限,轮次大都集中在种子轮,或是 Pre-A 轮,几乎没有人做后期投资。

而七年之后,截然不同。在东南亚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成为创业者也变成了一件很酷的事情。创业者相对更加成熟,二次创业者,三次创业者不再少见。与此同时,创业公司的数量也日渐增加,融资的额度也从几千万到数亿美金。随着市场的升温,从CVC (Corporate VC),金融机构,到家族办公室,纷纷布局风险投资,B 轮、C 轮等后期投资也不再稀奇。

东南亚的“片区”

36氪出海:东南亚有11个国家,本身是一个非常碎片化的市场,各个国家比如泰国、越南、马来西亚、印尼等,并不在一个发展阶段,或是投资时期,怎么去划分这些市场?

Vishal:新加坡是第一梯队,它是整个东南亚里最成熟的市场。现在500 Durians 看新加坡的机会更多的是看 B2B,还有 deep tech。原因之一是新加坡是一个mini market,本地市场不大。如果创业者不辐射东南亚,或是推进全球化,市场空间将会非常有限。

第二梯队是印尼和越南,增速非常快,人口基数不少,市场也相对更大,技术人才的水平高,生态也活跃。除此之外,在印尼,因为已经出现了成功的独角兽故事,这种“榜样效应”,也会激励越来越多的人创业,创业者看到别人成功,会尝试建立自己的企业,尝试去模仿。

马来西亚和泰国是第三梯队。马来西亚和泰国的创业者的特性是更倾向于自己本土的市场,很少去海外市场开拓,这和本土有非常大的发展潜力有关。像菲律宾这种国家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能是因为政治不稳定,或者基建还没有跟上。

36氪出海:新加坡、印尼和越南,已经是东南亚的资本投入比较多的市场,下一个有潜力会迸发的市场将是谁?

Vishal:马来西亚是一个被严重低估的市场。之前在马来西亚见过非常高质量的创业公司和创业者,在马来西亚经营公司的成本也低,在印尼和越南到达顶点之后,马来西亚的公司值得更多的投资。500 Durians 已经在马来西亚进行了布局。

36氪出海:对东南亚未来创投市场的几个预测?

Vishal:- 预测1:在东南亚相对成熟市场里的公司,比如新加坡或者印尼,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公司进行 IPO,选择上市。

- 预测2:会有越来越多的资本进入越南。

- 预测3:deep tech 领域内的创业公司将会迎来更多的 IPO。

文|李宇飞@36氪出海

编|赵小纯@36氪出海

“东南亚滴滴”、“印尼淘宝”和“新加坡闲鱼”背后的VC—500 Durians | 航海时氪

“东南亚滴滴”、“印尼淘宝”和“新加坡闲鱼”背后的VC—500 Durians | 航海时氪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2亿抵不过好口碑。

2020-01-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