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央视春晚节目单流出,“流量”小鲜肉能否挽救“老龄化”的春晚

娱乐独角兽 · 2020-01-19
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2020央视春晚即将播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牛角尖,36氪经授权发布。

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2020央视春晚即将播出。目前各大平台已经陆陆续续流露出有关今年的春晚阵容,仅春晚节目单,网上已传出三份:有说陈佩斯即将回归,也有将R1SE、火箭少女101纳入囊中,更甚者还有说董卿今年春晚即将回归。

看的出来大众对春晚“老人”与新流量的期待。正所谓,无董卿,不春晚;无明星,不欢呼。2020年的春晚,也于大众的热议声中拉开。央视春晚节目单流出,“流量”小鲜肉能否挽救“老龄化”的春晚央视春晚节目单流出,“流量”小鲜肉能否挽救“老龄化”的春晚

根据官方媒体爆料,今年的春晚主持阵容中,任鲁豫、尼格买提将成场上唯一两位主持“老人”,新主持人中,佟丽娅是当红的影视明星,尹颂和张舒越是凭借今年央视举办的《主持人大会》脱颖而出,网友调侃,“突然开始有点怀念李思思”。

嘉宾阵容中,谢娜、肖战将表演“方言版”小品的消息早已传出,李现、朱一龙不断被路透的春晚消息也成为热搜常客,此外还有易烊千玺、陈伟霆、王嘉尔、王源、张艺兴、杨紫、郑爽、吴磊、张若昀、李沁、思文、杨迪等人的或小品、或歌唱曲目........放眼望去,皆是今年爆款影剧综的代表。央视春晚节目单流出,“流量”小鲜肉能否挽救“老龄化”的春晚央视春晚节目单流出,“流量”小鲜肉能否挽救“老龄化”的春晚

春晚正在或有意或无意的“接近”流量。一方面,这与当下90、95后为受众主体的影视市场有关;另一方面,在粉丝经济逐渐占据高地的今天,流量也在成为快速变现、揽回收视的重要利器。此时的春晚,除了能够向“流量”低头,似乎也无路可选。

趋于“流量化”

春晚越来越年轻了,这是近几年春晚给大众留下的深刻印象。2014年,春晚正式向当年走红的艺人伸出援助之手——凭借《小时代》走红的郭采洁牵手杨坤合唱《答案》;凭借《继承者们》风靡内地市场的“李敏镐”,成为最早登上春晚舞台的韩国艺人。

可在当时,春晚向当红艺人抛出橄榄枝,还只是个别案例,整体的嘉宾阵容还是聚焦在刘德华、冯巩这样在各自领域的有着突出贡献的艺人。

将这道防线进一步突破,是在2016年。彼时,“三小只”刚刚凭借歌曲《青春修炼手册》火遍大江南北,随即在当年2月登上春晚;胡歌刚刚凭借《琅琊榜》重回观众视野,杨洋、关晓彤也在当年凭借各自诸多作品,首次登上春晚舞台。

随后的春晚舞台,“流量阵容”则一年高于一年。鹿晗、张艺兴在那一年成为流量代表,井柏然凭借高票房《捉妖记》走上春晚舞台,人气高涨的陈伟霆、《欢乐颂》“五美”也是当年的春晚嘉宾.......类似的还有2019年走上春晚的杨颖、迪丽热巴、李易峰、朱一龙、白宇、邓伦,以及张艺兴等一些二次登上春晚的流量阵容。央视春晚节目单流出,“流量”小鲜肉能否挽救“老龄化”的春晚央视春晚节目单流出,“流量”小鲜肉能否挽救“老龄化”的春晚

(2019春晚)

“新晋顶流”正在成为春晚的重点关注对象之一。到了今年,范围则进一步扩大至综艺、歌曲等娱乐领域,新晋顶流中,从爆款剧《陈情令》、《亲爱的,热爱的》走出的,肖战、王一博、李现、杨紫,无疑是央晚,乃至于其他春晚的抢手“资源”,目前除了王一博尚未确定,其他三位皆登上春晚舞台。#肖战 谢娜上演四川方言春晚#更是早早之前就上了微博热搜。

其他登上春晚的流量阵容,也皆然有着自己的代表作。比如张若昀、李沁的节目,网 传将会插入《庆余年》的流行梗,《脱口秀大会》走出的“独立女性”思文,也是今年首次登上春晚,网络流行歌曲《野狼disco》今年已经不下5次登上晚会舞台.......

央视春晚节目单流出,“流量”小鲜肉能否挽救“老龄化”的春晚央视春晚节目单流出,“流量”小鲜肉能否挽救“老龄化”的春晚

嘉宾阵容中,还有阿云嘎、王彦霖、杜江、霍思燕这样走红于多档综艺中的不同领域艺人。嘉宾“老面孔”正在变得越来越少,语言类节目台柱子这几年越来越落在开心麻烦与笑果文化身上,魔术节目,没有了董卿与刘谦,观众的兴趣越来越淡,歌唱节目还好还有李谷一压轴,否则越来越“生”的春晚,可能真的无人在看。

数据显示,自2014年伊始,春晚历来的收视率基本维持在30%左右,相比2000年期间的33%平均收视率,近几年春晚收视略显下滑,其中2015年跌至谷底,当年的春晚整体收视率仅达到29.6%,首次出现春晚收视未过30%。而从当晚的节目传播度、艺人走红趋势来看,春晚早已不如当年。

“造星”断层,春晚还能再出下一个“全民偶像”吗?

“70后看倪萍、赵忠祥,80后看朱军、周涛,90后看董卿、李咏,00后看任鲁豫、康辉、李思思,05后就随便看吧”,有关春晚的“造星”神话,实际上从主持人迭代就可窥之一二。

放置于春晚培养出来的全民偶像,则是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特殊记忆与文化符号。80年代,李谷一、张明敏、叶丽仪、毛阿敏、蒋大为、费翔是从春晚走向家喻户晓的大众歌唱家,陈佩斯、朱时茂则是小品界的“鼻祖”,赵本山走红于1990年,介于80、90年代的过接点。央视春晚节目单流出,“流量”小鲜肉能否挽救“老龄化”的春晚央视春晚节目单流出,“流量”小鲜肉能否挽救“老龄化”的春晚

(陈佩斯、朱时茂《吃面条》)

90年代,年轻人从春晚舞台结识了宋祖英、潘美辰、杨钰莹、蔡国琴、陈红的歌喉,领会到宋丹丹、赵本山、巩汉林、郭达、蔡明、潘长江的新式小品,“春晚造星”也正在成为一项全民运动。

滑坡始于2000年初期。互联网作为新兴媒介方式,开始出现于市场。那一年,春晚虽然首次出现包括倪萍、赵忠祥在内的20多名主持人,但春晚捧人、造梗的能力有所削弱,谢霆锋、黎明、张惠妹、林心如等当红明星,在当年上春晚之前已经家喻户晓。

随后的十年内,春晚“捧梗”的能力进一步下滑。尽管这中间也曾出现过《好运来》、《阿里郎》等经典歌曲,但传唱度与市场传播明显不如八九年代的经典节目深入人心,“造星”能力也就自然下滑。这中间也曾出现过两次意外,一次是2005年的舞蹈《千手观音》,另一个则是2019年红遍大江南北的小品演员小沈阳,和魔术师刘谦。央视春晚节目单流出,“流量”小鲜肉能否挽救“老龄化”的春晚央视春晚节目单流出,“流量”小鲜肉能否挽救“老龄化”的春晚

(节目《千手观音》)

此后的春晚则无限走向黯淡。春晚还能“造星”吗?已经成为进入2010年以后,大众市场对春晚节目质量的日常一问。这几年,一方面,受到短视频、直播、综艺选秀等新兴媒介和节目形式影响,“春晚造星”已经不在像过去一般,成为单向输出入口;更多的,春晚在明星阵容上,起到的是一个双向作用。春晚想借助于“流量”拉拢年轻受众,“流量”则可以通过春晚进一步扩大知名度和影响力。

回到本届即将登场的春晚,无论是流量阵容,还是“两老带三新”的主持阵容,春晚的重点显然已不再是“捧新人”,而是将重点放在了维持收视、平衡年轻受众主体上。可问题是,当一届不如一届的春晚播出后,大众对其的期待值也在逐渐下降。“春晚”正在逐渐沦为年饭桌上的背景板,更甚者,或许连抢红包、集五福的线下活动都不如。

2020年,你还会期待春晚吗?

附:2020春晚部分节目单

央视春晚节目单流出,“流量”小鲜肉能否挽救“老龄化”的春晚央视春晚节目单流出,“流量”小鲜肉能否挽救“老龄化”的春晚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年终奖包含了太多意味​。​

2020-01-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