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保护 Uber 司机的法案,如何伤害了全加州的自由职业者们?

极客公园 · 2020-01-16
加州的自由职业者开始担心自己的职业未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ID:geekpark),作者 Jesse,36氪经授权转载。

加州还要继续收紧自己的「自由职业」政策。1 月 1 日,一项新的法案已经生效,对企业将劳务工作以「承包」形式分配给自由职业者的做法加设了更多限制。

在此之前,加州已经裁定,规定企业不能轻易将劳工定义为「承包商」,借此逃避「提供最低工资标准」、「购买社保」等责任。

这项裁定影响了包括 Uber、Lyft、Postmate 在内的不少企业,为网约车司机提供了更完善的职业保障。这一次新立法,还将把这项法律的影响范围拓展到更多行业,包括新闻媒体、翻译、演艺等等。

这一次,加州的自由职业者开始担心起自己的职业未来。

如何定义「自由职业」?

问题的关键在于「自由职业」的定义。

早在 2018 年,加州最高法院就颁布了一项裁定,规定如果一项工作具有规律性,是这家公司常规业务的一部分,做这项工作的工人就不能被定义为「承包商」。

按照裁定,一个水管工去某家公司修了一次水管;一个装修工人参与公司的一次装修,刷了几面墙,这些都能被定义为「临时工」。但那些每天跑网约车的司机,送餐的外卖员就必须被视为「正式员工」,Uber 和 Lyft 必须为他们提供不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薪水、法律规定的加班工资和社保。

这项裁定颁布后,直接影响了上百万的「自由职业」者,其中有很多已经从事各种临时工作长达十年。这些司机、外卖员、安保人员、服务员,终于获得了基本的劳工保障。

一份保护 Uber 司机的法案,如何伤害了全加州的自由职业者们?

包括打车、外卖在内的 O2O 服务催生了众多临时工作机会|Doordash

而这一次的 A.B.5 法案,相当于将裁定变成了成文的法案。且在之前裁定的基础上,增加了更多限制条件。

新法案规定,如果一家公司对员工的工作内容具有完全控制,这项工作就不能被定义为「自由职业」,除非员工在这项工作之外还有自己独立的生意,这项工作才能被视为「兼职」。

新的法案生效后,独立的家庭医生、财务审计员不会受到影响,因为他们自己决定自己的工作方式和内容,雇佣者只提出问题。但类似水电、建筑工人,自由职业的保洁员、保姆,甚至独立记者,都将面临雇佣关系违法的风险。

A.B.5 法案设立的初衷是为了保护劳动者的权益,让最低工资标准和社保能够维护尽可能多的人。但它对「自由职业」的重新定义,也正在伤害一个巨大的兼职市场。

有行业专家分析,在将所有「临时工」转为「正式员工」之后,Uber 和 DoorDash 的用工成本会上涨 20% 到 30%。

Uber 和 Lyft 都对外表示,如果政府强制将网约车司机纳入到「正式员工」的劳务体系下来,它们将不得不开始干预司机的工作时间,限制司机工作时间和地点的灵活性,因为如果司机自行决定「加班」,这意味着 Uber 必须按照法律支付大量的加班费用。

开始改变的还不只加州,华盛顿州和俄勒冈州也正在推动类似的立法,这两个州紧邻加州北部,劳工组织之间的联系也相对最为紧密。纽约则早在去年就立法规定了网约车司机的最低工资标准,但并没有针对他们的身份定义作出约束。

从「保护」到「伤害」

A.B.5 法案通过之前,Uber 司机是它最大的拥护群体。

加州是「基于 app 的工作」(app-based work)的发源地,Uber、Lyft、Postmates、DoorDash 等科技公司开创了「在 app 上接单,完成工作,获得报酬」的劳动机制。这些自由职业者和企业之间的利益矛盾也在加州被推向巅峰,各种抗议活动层出不穷。

问题在于,这些互联网企业大多深陷于亏损之中,「融资、烧钱、扩大市场」的模式使它们距离盈利还遥遥无期,A.B.5 法案带来的影响无异于雪上加霜。而这些影响,最终会间接影响到平台上的工人。

就在 A.B.5 生效前两天,Uber 和 Postmates 针对这项法案,向联邦法院提出了上诉,希望联邦法院能够判决它无效。但法律界人士一致认为,这项上诉基本不可能成立。

早在新法案通过之前,就有企业针对相关规定作出了自己的反应。

比如音频转录平台 REV,因为工作机制的原因,无法按照法律规定「雇佣」平台上的转录员,最终决定移除所有来自加州的转录员,自此拒绝来自加州的转录员注册。因此,有一部分在 REV 上工作的人甚至选择离开加州,只为继续在 REV 上获得一点收入。

现在,A.B.5 的影响甚至扩大到了非科技领域。

有不少自由职业的翻译、编辑,都收到了来自公司的邮件,要求他们提供更多相关文件,证明自己的工作是「兼职」,符合 A.B.5 法案的要求。有些公司已经停止在加州的招聘兼职人员。

一些自由职业者表示,A.B.5 法案将被迫他们改变自己的工作方式,他们看中自由职业灵活的工作时间和地点,一些人更是因为疾病和家庭的限制,只能选择自由职业。新法案的推行,或许会让他们失去自由职业的权利。

面对这一现状,美国媒体摄影师协会也向法院递交了一份诉状,反对 A.B.5 对「自由职业」的定义。协会律师 Mickey Osterreicher 表示:「自由摄影师和撰稿人的就业就会原本就在逐渐缩窄,A.B.5 法案将使环境进一步恶化。」

与此同时,Uber 和 Lyft 也正在推动一项基于 A.B.5 法案的补充条款,希望能在 A.B.5 对「自由职业」的定义之外,新增一条对职业的定义,介于「全职员工」和「临时工」之间,让网约车司机既可以获得一定的劳动保障,也能够保留一些灵活安排工作的空间。

A.B.5 法案已经通过,但各方的博弈,政府的权衡却才刚刚开始。新技术创造出新的概念,如何在监管的同时保护它的自由生长,是所有人都要思考的难题。

加州总工会发言人在 A.B.5 法案通过后向立法机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这项法律在自由职业领域还存在着一些未解的歧义,加州立法机构需要在未来几年内将那些模棱两可的问题一一厘清。」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购买汽车使用权将成为新趋势?

2020-01-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