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无新事

甲子光年 · 2020-01-15
但也许不是坏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甲子光年”(ID:jazzyear),作者 小沐 杨逍,编辑 火柴Q。36氪经授权发布。

在一座赌城参加科技展意味着什么?

当地的导览会时不时对你回味这座城市的癫狂:某位旅客来此几天内赚到三十万美金,然后又输掉;夜晚的灯火连绵至远处地平线,凌晨三、四点的城市仍无睡意。

纸醉金迷的拉斯维加斯,似乎见惯了人来人往,只管自己闪耀。人群、酒店、老虎机、展会,已成为赌城的标配。

又一年,「甲子光年」来到拉斯维加斯,与17.5万人共同感受CES(国际消费电子展)的前沿脉搏。

那些年年重复的抱怨仍在回响:CES没那么重要了。

“今年没有往年热闹,那种拥挤感减少了。”一位连续4年参加CES的观众告诉「甲子光年」。

中国参展商从去年的1500多家下降到1200多家;不少行业媒体也吐槽,厂商带队预算压缩,公司又经费不足,不如留在国内观望。

年年重复的期待和试图从纷繁现象里找到趋势的努力也从未停止:

连续四年带领中国企业家、投资人组团参加CES的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煜全认为,没有热词的CES并不意味着没有亮点。

“今年是最务实的一年。以前大多是说概念,为将要推出的产品造势,今年很多都是已发布的产品。”王煜全说。

「甲子光年」今年的CES观察则是既在此地又不在此地。

我们会分享在此地获得的不可替代的一手见闻;也将跳出此地,来梳理一条CES及其背后的消费电子科技发展脉络。

主线其实非常清晰:不管产品如何更迭,底层的需求却鲜有改变。

荒凉沙漠中的繁荣赌城,再次展现了多变的载体与永恒的内容需求之间碰撞出的奇景。

CES无新事

人头攒动的CES

1. 新鲜不断的CES

回到需求原点前,先看看今年CES的皮相,这世界又多了哪些新奇玩意儿?

汽车:更多内容

今年CES上,吸引最多人流、制造最多冲击的非汽车相关展台莫属。

从2015年开始,CES就逐渐“车展化”。

并非汽车厂商不务正业,道理很简单——汽车正在从出行工具变成智能电子产品。

推动这一转型的力量是网联汽车、新能源、智能化交互和自动驾驶等潮流。

而汽车“电子品化”的集中体现是它正饥渴地索取着内容。

于是汽车有了更多的屏幕:

拜腾和三星展示了尺寸夸张的汽车大屏。 

CES无新事

拜腾首款量产车型M-Byte部分展示,其特色是48英寸屏幕

CES无新事

三星推出的Digital Cockpit 2020数字版驾驶舱,内置八个显示器以及八个摄像头

松下试图让游戏手柄入驻汽车后座。

CES无新事

松下车座后面的屏幕可以连上手柄打游戏

而车载内容爆发的背后,重要的驱动力之一就是车联网和自动驾驶等方兴未艾的技术趋势,当人们不再需要开车,当司机可以解放大部分注意力,我们当然需要更多内容来填充无聊。

今年CES上,亚马逊、腾讯等互联网巨头都在汽车互联网上大显身手。

亚马逊将Alex和AWS应用到了自动驾驶上,Alex不仅是语音助手,还连接了Amazon Pay、Fire TV等服务,存储在云中的个性化用户资料能让汽车更懂你。比如,在每天早晨启动汽车时,它会提醒你如何走,最方便去哪儿顺路买杯咖啡。

CES无新事

亚马逊员工指导观众使用其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腾讯此次也在CES上发布了TAI3.0生态车联网,包含两大车载应用:腾讯随行和腾讯爱趣听,还展示了自动驾驶模拟仿真平台TAD Sim(Tencent Autonomous Driving Simulator)。

CES无新事

松下则亮相了cirrus联网车辆平台,可实现交通网络运营中心和车内系统之间的数据共享,预计2020年春季量产。

CES无新事

松下展出的带有cirrus联网车辆平台的车

自动驾驶方面,首先燃起战火的领域是上游的激光雷达:

先是大疆内部孵化的子公司览沃科技(Livox)展出了两款已量产的针对L3/L4的激光雷达——Tele-15和 Horizion,前者零售价为9000元人民币,后者为6400元人民币,对比此前售价高达数万元的激光雷达产品,这价格便宜得惊人。

接着禾赛在CES期间宣布已完成1.73亿美元C轮融资,创该领域最高单笔融资记录。

速腾聚创发布了首款MEMS智能固态激光雷达RS-LiDAR-M1Smart,号称这是第一款量产的车规级固态激光雷达。

激光雷达鼻祖Velodyne则发布了售价仅100美元、扑克牌大小的Velabit。

众玩家发力,产品价格创新低,激光雷达市场竞争加剧,高级别自动驾驶前景利好。

另一个行业大新闻是,以随身听发家的 CES 老面孔索尼(SONY)宣布入局自动驾驶。

CES无新事

CES无新事

展台上的索尼首款纯电动概念车——VISION-S

“索尼造车”并非心血来潮,早在2015年,索尼就收购了比利时的一家测距影像传感器技术公司,开始布局自动驾驶。

超前的概念车是CES在汽车领域的另一大亮点,且大多为自动驾驶或半自动驾驶设计。

如本田发布的Augmented Driving Concept(增强型驾驶概念车),没有单独的中控台,轻拍两下方向盘就能启动汽车。

CES无新事

奔驰的VISION AVTR外观融合了电影《阿凡达》元素,其电池采用了基于石墨烯的有机化学电池,能实现700多公里续航和15分钟充满电。其交互方式也很新颖,菜单功能可以投射到乘客的手中。

CES无新事

奔驰VISION AVTR

CES无新事

展台上的奔驰 Vision EOS

CES无新事

奥迪AI:me概念车,前排有磁性杯架、可伸缩的方向盘,主要通过人眼追踪、语音输入和车门内饰面板上的触摸感应进行控制

CES无新事

现代概念飞行汽车S-A1,这东西真正发布的几率很小,也许正因如此,排队体验的人非常多

CES无新事

Tier 1厂商现代摩比斯的未来汽车自定义系统展示,用户可以在该平台上定制个性化汽车

CES无新事

Tier 1 厂商爱信精机(AISIN)展出了自动驾驶汽车的内部结构

在更为底层的汽车芯片领域,高通、地平线等芯片厂商也进一步推进着汽车芯片的应用和合作。

如高通推出软硬件一体的平台“Snapdragon Ride”和“Car-to-Cloud”的汽车云服务,并且还高调透露已在汽车芯片领域获得了 65 亿美元的订单;

来自中国的地平线在CES上发布了新一代Matrix自动驾驶计算平台,去年8月发布的车规级芯片征程二代也在CES上露了脸。

通信:更快更宽

通信领域,5G“千呼万唤始出来”,终于在CES上得见更多落地踪迹,现场5G相关的场景主要有三个:移动设备、自动驾驶和物联网。

移动设备上,5G手机、5G平板、5G电脑笔记本等已成为3C厂商的必备展品。

TCL率先展出了5G新品,包括TCL 10 5G、10Pro,10L以及折叠屏手机Foldable;

一加在CES上首推概念机OnePlus Concept One。华为、三星等都展示了5G手机;

联想、惠普、戴尔也分别展出了Yoga 5G、Elite Dragonfly G2和Latitude 9510三款笔记本。

CES无新事

三星的4G和5G游戏机对比,左边的4G游戏画面明显有卡顿

雷蛇则推出了Sila 5G 家用路由器;Linksys 展示了 5G 移动热点、5G 调制解调器、5G 无线组网网关、5G 室外路由器、以及多款 Wi-Fi 6 组网设备等新品,预计2020年春季开始陆续发布。

自动驾驶+5G方面,三星展示的5G概念汽车,可以实现超低时延通信,除了能提供丰富的娱乐应用,也会更安全。

智慧家居和智慧城市则是5G+物联网的热门场景。

海尔、长虹、三星、TCL等都在CES中展示了智慧家居解决方案,形态大同小异,主要包括家电的互联互通和协作机器人对人力的替代。

CES无新事

TCL的智能烘干机

CES无新事

海尔的厨房机器臂

CES无新事

三星的物联网硬件

CES无新事

创维也有包括电灯、厨房、油烟机、家电、TV、游戏等的整体家居解决方案

屏幕:更美更清晰

显示设备上,8K屏幕和柔性屏在今年CES上大放异彩。

CES无新事

8K的显像对比图(左为4K,右为8K)

CES无新事

LG展区前的曲面屏

索尼除了推出8K的高清电视之外,还提出了一个结合动态液晶LED背景显示屏的虚拟电影拍摄方案,拍摄地后方设置一块显示背景屏幕,摄像师在拍摄视频时,通过图像处理,基本实现真实场景和背景的融合,拍出景深感。

CES无新事

柔宇这次在CES上发布了智能手写本RoWrite 2(柔记2)和Mirage柔屏智能音箱两款新品,据了解,智能音箱将在美国先行发售。

CES无新事

柔宇的Mirage柔屏智能音箱

CES无新事

柔宇用柔性屏做了一棵电子树

CES无新事

柔宇智能手写本

此外,华为、三星、TCL、LG等厂商也都展出了折叠屏手机。

CES无新事

三星折叠屏手机

CES无新事

LG的折叠屏手机

曲面屏则增加了游戏的体验感。

CES无新事

雷蛇展出的曲面投影赛车类游戏装置

其他亮点还包括骚气的三星“横屏变竖屏”、LG“卷帘屏”,各大显示屏巨头都在做的“透明屏”,以及用投影交互实现的“处处皆可屏”。

CES无新事

三星的横屏、竖屏随意切换 

CES无新事

LG的“卷帘屏”,65英寸4K OLED电视,预计今年第二季度或第三季度上市

CES无新事

夏普的透明屏,花纹为屏幕上的内容,其他为背景墙

CES无新事

两位现场观众正兴致勃勃玩投影游戏

AR/VR:从耳目到四肢

VR体验上,在以往聚焦试听的设备之外,也出现了专为脚、手等四肢设计的VR穿戴设备。

CES无新事

现场观众的脚上穿戴了特殊的设备,可以在VR游戏中行走移动

CES无新事

可旋转360度的VR体验设备

CES无新事

可模拟触觉的手套,能在游戏、训练中,提供更为逼真的体验感,目前还未上市

结合各类手柄,枪击类VR游戏的体验感和沉浸感进一步优化。

CES无新事

CES无新事

松下的VR眼镜

来自中国的 Nreal 在CES上展出了一款MR(混合虚拟现实)眼镜,外观类似普通太阳镜,可以通过眼镜清晰地看视频、打游戏等,预计2020年上市。

CES无新事

Nreal的MR眼镜

CES无新事

戴上Nreal后看到的影像

RhinoX的MR眼镜,目标市场不仅仅是个人娱乐,还将应用到工业制造设计领域。

CES无新事

除了展示内容的设备,生产内容的设备也在同步进化——上天、入海无所不能。

大疆把旗下所有产品和解决方案都带到了CES现场,包括无人机系统、手持影像系统、机器人教育及创新业务。

而前文提到的由大疆旗下的独立公司览沃科技发布的激光雷达传感器,也标志着大疆业务开始从消费者转向汽车、智慧城市、机器人等to B 市场。

此外,还有一些无人机公司也另辟蹊径,比如Timax推出了能装进手表的微型无人机。

CES无新事Timax的“小只”无人机,可以装进手表

Power Vision的无人机可以停落在海面,其底座材料非常轻盈。

CES无新事

Power Vision无人机

Robosea “鲨鱼”水下摄影机器则能直接入海,并配有水面、水下监控功能。

CES无新事

Robosea水下摄影“鲨鱼”

CES无新事

“鲨鱼”摄影机背后的终端

CES无新事

一款可以带到脖颈并对周围环境拍全景照片的摄像机

法国初创公司NextMind还展示了“脑机接口”类产品。

戴上NextMind的传感器,这位观众通过“意念”直接对屏幕下达指令,选中相应的4个数字,设备显示他选对了3个数字。

CES无新事

协作机器人:更少的工作

近年来才逐渐进入CES的机械臂产品则是乘了柔性控制、AI等技术的东风,走出了工业场景的“围栏”,开始渗透到日常生活。

CES无新事

日本自动化控制及电子设备制造商欧姆龙(OMRON)展出了可与人打乒乓球的机器臂。

CES无新事

可以“端茶倒水”机器臂

CES无新事

洗碗机器臂

CES无新事

墙壁清洁机器人

逛累了:休息下

最后说点展会上的小享受。

在拉斯维加斯办展,少不了游戏机,现场也有游戏机展商,不少观众都在玩这种“老虎机”。

CES无新事CES无新事

小型的老虎机

UniMed的筋膜枪,非常适合逛展休息时使用。

别看这产品小,在2019年随着综艺节目《这!就是街舞》和短视频平台一批网红带货小火了一把,国内某头部厂家双11当天2小时的销售额就突破了千万元人民币。

其实消费领域,还是成熟的“低科技”好赚钱。

CES无新事

UniMed的筋膜枪

当然,最舒服的是另一个“低科技”产品——按摩椅,来晚了根本没位。

CES无新事

2.从未改变的Vegas

2020CES的现场依然是眼花缭乱,但穿越现象看本质,理解消费电子的主线很简单:突飞猛进的是电子,不变的是消费。

接下来,我们回到CES的历史,其实53年来,CES都一直展现着一种强大的需求方向,它只解决以下问题——人类永无止境的感官追求和难以排解的寂寞,说白了就是娱乐和消遣。

在这个领域,关键是内容与信息。

从芯片到模组到零部件再到最终的硬件和内容产品,这一长串的产业链都是在为信息和内容打造生产工具及载体——一路诞生了音箱、耳机、照相机、电视、游戏机、PC、智能手机、无人机、VR/AR/MR眼镜、自动驾驶汽车……

这个过程中,硬件产品和内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衍生出了纷繁炫目的形态。

视听:CES的源头与常青树

从这角度理解CES,一个不变的热点是视听感官。

实际上CES本身就脱胎于芝加哥音乐节,在1967年的首届CES上,主要的展出产品只有三类:收音机、电视和留声机。

这也就不难理解,每年的CES上都有音视频产品的一席之地。

这包括早已不算前沿科技的耳机,从1969年看上去像“火星人”的立体声耳机开始,耳机一路创新更迭:

头戴式耳机、便携式、入耳式、绕颈式……

耳机降噪技术从军用进入寻常百姓家;

红外线耳机、无线耳机让人们摆脱了线的束缚。

CES无新事

CES 1969: 内置收音机、竖着收音天线,形似“火星人”的立体声耳机

另一个大品类是音箱,它从笨重走向轻便,并随着AI热潮,梅开二度,再次成为焦点——智能音箱及其背后的语音技术被部分人视为下一个时代的重要流量入口。

CES无新事

CES 1999:车载影音系统增添了汽车的舒适性 (图片来源:天极网)

CES无新事

CES 1993:索尼小型存储光盘播放器MiniDisc可播放长达74分钟,达到当时数字音乐行业的巅峰水准

眼睛的享受也不能落下。在LG的炫目8K柔性屏之前,CES一路见证了电视和显示屏从黑白到彩色、从厚到薄、从凸到平再到凹、从显像管走向液晶屏的进化。

CES无新事

CES 1969:松下1.5英寸屏幕、重量仅2磅的电视机惊艳全场

CES无新事

CES2020:三星的曲面游戏屏

硬件在迭代的同时,更重要的是音视频内容的演化,所以迪士尼等内容厂商也是CES常客。

相比硬件领域几年一洗牌的变动不居,内容巨头虽也起起落落,但至少存在一两家迪士尼这样的百年老店,内容和强势IP是比技术创新更深、更宽的护城河。

而内容领域的另一个特点则是,大小、新旧玩家皆可包容——人们总想看到新面孔。

在如今的热门流媒体领域,今年又有3家平台第一次参加CES:Quibi、NBC环球旗下的Peacock,和AT&T旗下的HBO Max,为2020年三家平台的正式上线打前站。

CES无新事

CES会前举办的关于2020 技术趋势观察新闻发布会(图片来源:Robyn Beck/AFP)

仅看HBO Max一家的早先预告,届时我们将可以享受《老友记》(Friends)、《西部世界》(Westworld)、《生活大爆炸》(Big Bang Theory)、《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等经典电视剧的流媒体内容。

CES无新事

CES 2020,HBO Max在CES 晚宴上展出的《西部世界》真实场景,为第三季流媒体内容预热

游戏:宅男们的小宇宙

视听之外,电子游戏是杀死无聊、放松精神的另一神器,突出特点在于其互动性。只不过在最初联网不普及的时代,电子游戏更多是人机交互,而非人与人的社交。

这种带点“自闭倾向”的互动已成为宅男文化的一部分,在21世纪有过之而无不及,纸片老婆大行其道。

而一切的起点是80年代,一起登上CES舞台的家用电脑和游戏机:Commodore 64个人电脑、Amiga家用电脑、Western Technologies Vectrex游戏主机闪耀全场。

CES无新事

CES 1982上展示的Commodore 64 个人电脑(图片来源:游讯网)

CES无新事

CES 1982上的Western Technologies Vectrex游戏主机(图片来源:GAMERSKY)

在设备外,游戏内容也同步丰富。

任天堂在1985年的CES上展示了任天堂娱乐系统。

CES无新事

1988年,CES上出现了现象级经典游戏俄罗斯方块。

CES无新事

游戏的交互式体验及其通过关卡、奖励、失败形成的反馈机制,使无数少年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互联网:从战火纷飞到“玩物丧志”

90年代,手机和电脑开启近20的CES霸场模式,但背后更大的力量在于互联网——信息的传递模式发生了变化。

60、70年代,电子信息的传递方式是从电话网络的“一到一”变成广播网的“一到多”,广播、电视等大众媒体由此繁荣。

而90年代后兴起的互联网,则进一步让信息传递方式从“一到多”变成了“多对多”,伞状结构进化为网状结构。

作为消费者,接受信息的来源不再是较为单一的大众媒介,而是无数个体,而未来个体将扩充到万物,物联网的世界,将再次放大信息的交换,其释放的魔力可想而知。

这种信息传递模式的变化体现在CES上,一个明显的分水岭是到2006年前后,谷歌、雅虎等以互联网软件起家的公司开始抢走电子产品制造厂商的风头。

也是在2006年,各国都开始大力发展宽带网络,将传统的固话网络(语音)、计算机网络(数据)、移动电话网络(语音与数据)、广播电视网络(影音多媒体)进行整合,新的网络基础设施,意味着通信、娱乐、信息、消费等各类服务有了交融的可能性。

当年谷歌就曾计划为用户提供“电视节目下载”,包括美国三大电视网之一的CBS,将娱乐内容从固定的电视终端解放出来,通过互联网在移动终端中随心所欲地传送、播放。

PC互联网在当时已逐渐发展到成熟形态。

另一边,移动互联网也在90年代埋下伏笔。

起初它的进化也是以硬件+网络基础为主导,方向是功能改进——越来越稳定、越来越轻便。

先是在1989年电话进入无绳时代;随后,无绳电话又从大哥大演变为翻盖、旋转翻盖;

CES无新事

 CES 1989 :无绳手机正式到来(图片来源:天极网)

CES无新事

CES 1995:翻盖手机引领潮流

屏幕则从半屏发展向全屏;控制从键盘操作发展到触屏。

2007年CES期间,苹果在自家大会Macworld上发布了第一代iPhone。

2009年,Palm在CES上发布了被寄予翻身期望的WebOS和Palm Pre,但终究没赢过苹果。

CES无新事

CES 2009 年:Palm发布WebOS和搭载该系统的Palm Pre,左滑右滑等目前常见的触屏交互方式在这款系统和硬件上被广泛应用

隔年,Palm被惠普收购,老牌手机厂商摩托罗拉先后被卖给 Google 和联想,诺基亚手机业务在2013年被微软收购、后来又将品牌授权给初创公司 HMD。

网络基础方面,2011年,4G手机成为CES亮点。

多年前,无线技术展区只能龟缩在CES展厅后面的帐篷里,而2011年的CES,4G则成为展会焦点,风头一如如今的5G。

当年CES上,美国第一家开始销售4G设备的运营商斯普林特(Sprint)一口气展出了17款4G(WiMax)设备,包括由Novatel无限公司生产的4G无限移动热点,和一款4G手机——宏达电EVO Shift 4G。

全屏形态+触屏交互+App Store+更强力芯片的算力支持+4G网络,这一系列硬件特点共同催生了移动互联网,手机也再不是一个通信工具,而变成了一个娱乐终端。

为战争和学术目的而诞生的互联网也终于在移动互联网上展现出了文明过度成熟时的形态——“玩物丧志”。

不管是那些从PC互联网时代过度而来的两朝元老,如Facebook、Youtube、电子游戏,还是原生于移动互联网的Instagram、微信、快手、抖音,生存和壮大的,都是那些聚焦于消灭寂寞的社交产品和娱乐产品。

就连买买买这种持续千年的刚需行为,如今也需要一个节日、一场晚会、一种拉人砍价的仪式来添油加醋,如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所说:其实拼多多要做的是线上的“Costco+迪士尼”。

而需要多动手指的搜索则由于人们变懒倾向和App生态割裂在新的春天里徘徊于危机边缘。用户需要被“喂到嘴边”的信息,且更擅长满足八卦趣味的信息流推送更有优势。

“好玩”替代“有用”,成了最重要的吸金法则。

硬件-软件新周期:人类也在“电子化”

2015年之后,CES又进入了一个新的“硬件-软件”周期:人工智能、可穿戴设备、AR/VR、自动驾驶、5G等成为主角,并一直延续至今。这波热潮依然会沿着硬件突破再到软件拾取内容红利的路数演进。

现在这批新兴的AR/VR眼镜厂商、自动驾驶系统厂商和今年CES上颇受外媒关注的云游戏产业链相关公司,正努力提升产品性能,探索新的交互方式,以获得一张通向未来的船票。

而“出道”更晚的年轻人也不必担心赶不上趟儿,在硬件进展后,内容创新、模式创新将带来更汹涌的机会。

比尔·盖茨在2008年最后一次于CES上发表演讲时曾提出下一个“数字十年”的重点:将人们联系在一起,以用户为中心。

此外,他还谈论了三个未来科技发展的要点:

1)显示技术的发达,将让高清体验无处不在

2)所有设备都将同服务连接在一起

3)自然用户界面的作用很重要,新的交互方式会出现

12年后回看,一一印证。

现在,整个世界的电子化进程已经到了临门一脚,将从无机物走向生命体:人类自身。

其实回望曾在CES闪亮一时的电子产品:MP3将收音机、录音机留在过去,手机又让MP3、MP4失去存在价值,联网电脑让游戏厅客人减少,个人手机又使电脑变得暗淡。

产品迭代很快,人类的核心需求却很少,对试听享受、游乐、社交的底层需求总会被流变的硬件承载,而最新的硬件发展方向就是对人类身体的增强。

2018年开始在CES上亮相的各类脑机接口产品,是这种未来可能性在今天的零星微光。

消费科技的演进脉络,总是螺旋上升,互相融合,而最本质还是通过内容体验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力,提供各种服务,实现生活、工作、娱乐等的便利。

对内行远见者来说,CES真的无新事。

3.科技很快,人性很慢

最后给热闹的大秀洒一点点冷水。

在CES的官网上,主办方这样形容自己:The Global Stage for Innovation,全球创新舞台。

CES无新事

这个概括看起来令人振奋,但忽略了创新这个一般意义上的褒义词往往也带来很多问题。

热闹非凡、欣欣向荣的CES,同时展现着消费电子本身给社会生活带来的两面影响。家长担忧过早接触手机、平板会让孩子视力损伤或沉迷电子游戏,而下一代硬件产品AR、VR以及脑机接口等对身体、心智的影响则仍是未知数;无孔不入的Twitter、Ins和永远无法完全消除的App上的小红点,让人陷入信息焦虑;微信这样社交产品大大扩大了每个人的社会关系交往面,却没带来更多朋友。发展中和发达地区的人类逐渐摆脱了食品危机,吃得更饱了,但精神疾病的发病率却在上升。

90年代,曾在中国引起未来学狂热的阿尔文·托夫勒有一个基本预言:人类在数亿年演化中形成的深层心理结构不可能在数十年里快速改变,于是人们能容忍的环境变化程度小于人类创新活动实际带来的环境变化,从而会引发一次深刻的总体性的危机。

科技产品日新月异,而背后的需求却数十年来大同小异,这多少印证着托夫勒的想法,科技很快,但人性进化很慢。

而在CES及互联网、电子消费品之外的世界,全球76亿人口中,仍有30多亿人无法使用网络,困扰他们的则是另一些问题,如卫生问题和能源紧缺。

整个世界现在非常需要一些重大科技突破来挽救全球日趋缓慢的增长:强人工智能、可控核聚变、星际旅行以及支撑这些宏伟设想的是材料、能源、生物科学的进展。

从这个意义上,CES无新事,但这也许不是坏事。 

因为东方不亮西方亮,移动互联网之后,如今的AI+物联网多还停留在处理特定任务、提升效率的阶段且应用分散在各行各业,它离使人“玩物丧志”还有相当的距离;这也逼迫人才和资本,回归到90年代互联网热潮之前的创新路径——天平在向硬件、效率和生产上的突破倾斜。

消费电子可以没有新事,但世界却必须向前了。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甲子光年特邀作者

TA还在犹豫如何开场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