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料 | 他们的时代:阿里、谷歌、苹果的十年惊变

李振梁 · 2020-01-15
移动互联网和AI的浪潮,不只关乎到巨头的命运,每个人的生活也被这股洪流裹挟着发生剧变。

2010年代已经落幕。

互联网浪潮沸腾了20年后,第一代的互联网大佬谷歌、阿里都把权杖交给了内部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而在这个十年的开端,库克从在因病去世的乔布斯手中接过重担,努力延续苹果的辉煌。

这个十年里,互联网真正把每个人都纳入其中,由于平价智能机和网络的普及,几乎每个人无时无刻不被绑在网络当中。勃然兴起的物联网,还试图把每一个“物”都连接在一起。

这个十年里还孕育了AI浪潮,把2010年代定义为AI时代还为时过早,人工智能的能量远没有被彻底地释放出来,但是所有科技巨头都把AI作为它们最重要的战略之一。

与此同时,安全问题却变得越来越严重,每个人都可能变成网络上的数据包,如何保证每个人的隐私,正在成为越来越急迫的挑战。

在2020年代的开端,回首过去十年间的巨头变迁,过去十年成就了哪些辉煌,又留下了哪些教训,不止关乎到巨头的命运,还能看出每个人的生活是如何被裹挟着发生剧变。

移动互联网浪潮:TMD的崛起

20世纪第二个十年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新的风口在短短几年内催生了一批新巨头。2009年成立的Uber,2010年成立的美团,2012年成立的字节跳动,2014年成立的滴滴,2015年成立的拼多多,都已成为市值或估值数百亿美元的新巨头。

知名互联网评论人阑夕表示:“如果说「BAT」的三个创始人是恰逢自己的当打之年——通常是指大学毕业到年满三十之间——遇到了互联网落地中国的第一波浪花,那么「TMD」的三个创始人则是在经历了「BAT」的熏陶之后,带着更为娴熟丰厚的经验和超乎常人的勇气,沿着修缮完备的信息公路兴建‘加油站’和‘服务区’。”

移动互联网的到来,大幅改变了消费和文娱行业。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兴起,让外卖成一个庞大的新行业。抖音、快手的风靡,造就了一大批网红。瑞幸17个月上市,两年左右的时间门店数量就赶上星巴克,除了资本市场的热捧之外,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消费场景改变也是重要原因:咖啡店作为第三空间的意义被削弱,通过高效的外卖,用户在办公、学习、出行、娱乐都可以享用咖啡。

新一代巨头的不断壮大,不可避免地要与上一代巨头短兵相接。抖音和微信水火不容,今日头条进军搜索,剑指百度腹地,滴滴、阿里、腾讯也都卷入了共享单车的战局,百度、阿里通过旗下的地图服务都提供打车服务,与滴滴的核心业务竞争。

库克接班:苹果过渡到了职业经理人时代

乔布斯去世之前,苹果公司就是创新力的代名词。而运营出身的库克在产品创新上显然没有乔布斯那样天才的创意和想象力。许多业内人士认为,失去乔布斯的苹果将无法延续辉煌。

时至今日,虽然库克在接下来的八年多时间里,让苹果的市值上翻三倍之多,达到13000亿美元。但依然有人批评,乔布斯去世后的苹果就不再是那个苹果了,不够创新了。

但需要注意的是,库克接手的苹果已经是一家市值超3000亿美元的巨头,而不是乔布斯回归时的规模,那时的苹果市值只有30亿美元。《库克传》作者利恩德·卡尼认为,对于此时的苹果而言,“最重要的不是产品,而是物流——高效的供应链、分销、财务和营销。”

2018年8月2日,苹果成为美股首家市值万亿美元的公司。此前一年苹果推出了iPhone X,这是iPhone 4之后最成功的一款iPhone,受其推动苹果2018财年业绩达到创纪录的水平:营收2655.95亿美元,利润595.31亿美元,均为苹果史上最高。

在iPhone的营收增长陷入挣扎后,库克及时调整了公司的发展方向,向服务转型,因此,虽然苹果在2019财年营收、利润双双下跌,但市值却回升到万亿美元以上,2019年年底达到13000亿美元以上,稳居全球第一。

此外,虽然在创造新品上能力远不如乔布斯,库克也推出了两个颇有影响的全新硬件:Apple Watch和Airpods。在它们各自的赛道上,苹果产品都占据半数市场,引领整个行业。

库克不是一个改变时代的人,但在乔布斯将整个大厦的底座建成之后,库克却是最好的接班人。

手机市场剧变:诺基亚离开王座

2008年,诺基亚在全球手机市场尚有40%的份额。在一片凯旋高歌中,还没有太多人意识到,风头已经在转向。这一年,苹果发布了App Store,同年10月,谷歌推出了Android Market(后来更名为“Google Play Store”)。

2010年,苹果推出iPhone 4,这款手机配备了Retina视网膜显示屏和IPS屏幕技术,每平方英尺像素点达到331,显示效果大幅提升,整个业界争相效仿。同一年,三星承诺旗下将有50%的智能手机采用Android操作系统,此后三星迅速成为最大的Android手机巨头。

市场形势的剧变,让上一个时代的两大霸主拥抱一起。2011年2月,诺基亚与达成全球战略同盟,共同研发Windows Phone操作系统。但为时已晚,诺基亚全球手机销量第一的地位在2012年第一季度被三星超越,结束了长达14年的市场霸主地位。2013年,诺基亚将手机业务转售给了微软。

与此同时,中国市场的剧变也在酝酿。

2010年,小米公司成立,凭借创新的互联网手机模式,辅以高性价比的手机,扫平山寨机市场,仅仅四年后跃居中国智能机市场第一。小米的迅速崛起震惊了中国手机市场,也带来新的玩法,为对抗小米,华为2012年成立了荣耀。此后,主打线上成为中国所有手机公司起家的统一玩法。

小米在线上高歌猛进之时,步步高旗下的两大品牌OPPO、vivo,在一家一家开线下店。这种方式当时虽然不够时髦,但是扎实有效,为OV打下了更加牢固的大本营,也为其上探走高端市场奠定了基础。

这三家的共同特征,都是主要面向消费者市场,而不是与运营商绑定。与运营商绑定,虽然前期让中华酷联的手机迅速起量,但也限制了高端产品的开发。四家厂商当中,只有华为在2012年及时与运营商脱钩,其他三家都已经沦为二线。

2015年Q1,是中华酷联时代的最后辉煌,三星、联想依然跻身Top 5当中。同年Q2开始,中国市场Top 5切换成华为、小米、OV、苹果,至今再未发生变化。从这一年开始,中国市场切换到华米OV的时代。

微软转型:纳德拉让大象起舞

谁说大象不能跳舞?

微软CEO纳德拉接班时,微软错失了移动时代,从搜索到移动系统全面处于下风。摆在纳德拉面前的难题是,如何重新建立微软的科技领导力。

他果断押注云计算,目前,微软稳居全球云计算第二,云计算也成为微软新的增长引擎。比尔·盖茨评价纳德拉时曾说:在纳德拉的领导下,微软已经改变过去完全以Windows的策略,他在AI、云计算等关键技术上加大投入,这将会打造一个全新的微软。

微软也不再在已经输掉的战役上过分纠结,虽然2013年斥71.7亿美元巨资收购了诺基亚手机部门,微软终究还是放弃再造一个移动系统的幻想。鲍尔默曾力推微软从产品向“设备服务公司”转型,但由于移动市场的失利,微软在设备端失去了话语权。纳德拉放弃了双线转型的策略,而是推动微软向AI、云、物联网为基础的服务转型。

由于云计算和企业市场服务的成功,微软2018年底市值重返全球第一,重新跻身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科技巨头行列。目前,微软市值超过12000亿美元,仅次于苹果。

错失移动市场的几大巨头,后来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英特尔目送高通成为千亿美元市值的巨头,百度从BAT中掉队,市值回到2010年的水平。只有微软重返巅峰,这其中纳德拉居功至伟。

AI浪潮兴起:英伟达借势腾飞

2012年,英伟达还只是一个市值几十亿美元的芯片公司,和高通、英特尔这些巨头相比微不足道。

但就在这一年,“深度学习三巨头”之一Geoff Hilton的学生Alex Krizhevsky,将 120 万张图片输入一个英伟达GeForce显卡驱动的深度学习神经网络,识别图片的误差率从之前的25%降到15%。这项成果引发业界震动。这只蝴蝶的翅膀,煽动起一个时代的浪潮。

从这时起,英伟达决定重金投资带有CUDA的重点软件生态系统,在AI芯片的竞争中占得先机。由于GPU更适于深度学习的高并行计算,加上在深度学习、无人驾驶的先发优势,英伟达GPU在AI相关的领域广泛应用。

英伟达CEO黄仁勋在总结2017财年(2016年2月-2017年1月)的表现时不无得意地说:“我们收获了创纪录的一年,所有的业务都增长强劲。我们的GPU计算平台充分享受着时代红利,在人工智能、云计算、游戏和自动驾驶各方面都应用广泛。”

英伟达是叩开AI时代大门的先行者。与此同时,我们可以看到,所有的科技公司都把AI作为他们的核心发展策略。亚马逊、谷歌、苹果、微软分别发展自己的语言助手,亚马逊、微软、阿里等将AI融入它们的云服务当中,基础的AI服务(人脸识别、语音识别等)随着智能音箱、智能手机走进千家万户。

AI的到来将会深刻地改变各个行业,将人力从重复度高的机械性工作和矿山作业等高危工作中解放出来。AI还可能会在未来几年把人类带入无人驾驶时代,从而给汽车行业带来革命性的改变。

大佬交棒:谷歌、阿里创始人退居幕后

在2010年代的末尾,谷歌、阿里的第一代创始人都退居幕后。Facebook、亚马逊、百度、腾讯、京东未来也会面临接班人难题,谷歌和阿里的交接班,可以为他们提供借鉴。

谷歌可能是迄今为止影响力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它拥有用户最多的搜索系统,以及被比尔·盖茨认为价值4000亿美元的移动操作系统Android。2019年12月,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分别辞去母公司Alphabet CEO和总裁的职务,桑达尔·皮查伊接过权杖,并同时担任母公司和谷歌的CEO。

但谷歌的过渡似乎是极其自然的,没有人因此对谷歌的未来有过多的忧虑,像乔布斯去世时认为苹果将就此沉沦一样。

2015年10月2日,桑达尔·皮查伊正式成为谷歌公司新任CEO。过去几年,皮查伊证明了自己领导这样一个巨头的能力。他与佩奇、布林一样都有理工科背景,而谷歌是崇尚工程师文化的公司,这是它保持创新的根源。

阿里则大不一样。阿里是一个赢在战略的公司。阿里从电商起家,马云豪言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展露出过人的远见,这种个人卓越的眼光,是阿里始终屹立中国互联网一线的关键因素,但它同时也是极难复制的。

马云留给张勇的是一手好牌,电商业务稳步发展,云计算市场处于第一梯队。在未来几年,考验张勇的关键是,如何保持阿里业绩稳定持续增长。就像乔布斯将火炬传给库克,世人对苹果CEO的期待,就从创新引领者转变成对职业经理人的期待。

安全成了大问题:Facebook数据泄露丑闻

2018年3月18日,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泄露丑闻爆发,不仅泄露了5000万用户数据,还涉嫌左右美国大选,演变成为威胁国家安全事件。

这影响了用户和资本市场对Facebook的信心。事件爆发后的7个交易日内,Facebook股价暴跌18%,市值流失了950亿美元。Pew Research调查显示,剑桥分析数据丑闻后,约50%受访者暂停使用Facebook APP数周,26%的人直接卸载。欧洲的GDPR(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出台之后, 还给Facebook开出了39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90亿元)的罚单。

除了Facebook外,谷歌、Twitter都曾曝出过波及数千万用户的数据泄露事件。负责信息安全的高管职位变得越来越重要,同时也是一个高危职业。就在2018年,谷歌的信息安全工程主管、Facebook和Twitter的首席信息安全官,都曝出离职的消息。

除了这些科技巨头的丑闻之外,消费、快递、酒店、医疗等各个行业都充斥着数据泄露的风险。

同样在2018年,华住集团上亿用户的数据被泄露,接近着万豪集团旗下喜达屋酒店步其后尘,最多约5亿名客人的信息或被泄露。圆通10亿条用户信息数据外泄,安德玛旗下健身应用MyFitnessPal被黑客攻击,造成超过1.5亿用户的数据外泄。

数据被认为新时代的石油,具备巨大的商业价值。而一些科技公司的商业模式,又有侵犯用户隐私的风险,库克就经常Diss 谷歌和Facebook为了广告牺牲用户数据隐私。一些AI技术的成长,也需要用户让渡部分隐私,这造成了两难的困境。2018-2019年,亚马逊、谷歌、苹果、微软的AI语音助手,都曝出录音监听丑闻。

如何利用好这桶石油,而不被其伤害,是这一个10年值得研究的重要命题。

本文头图来自unsplash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从男性市场抢蛋糕,女性向网络电影突破口在哪里?

2020-01-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