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6氪领读 | 2020开年必读:《变量: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

36氪领读 · 2020-01-10
回首过去的2019年,这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我们在不断失去的同时,也在负重前行。

编者按:科幻作品为我们推演了一个让人向往的2020年,而当我们真正走到了这个时间节点时,却依然对当下感到苦恼,对未知感到担忧。经济学家何帆的新书《变量: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或许能解答你对2020年与下个十年的疑惑。

伴随着跨年的钟声敲响,2019年已经过去,2020年正式到来。回首过去的2019年,这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我们在不断失去的同时,也在负重前行。

2019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我们失去了很多:巴黎圣母院突发火灾,亚马逊雨林失火,林清玄、贝聿铭各领域泰斗相继离世,知名男明星在节目录制中猝死……

失去的同时,我们也在继续前进: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大阅兵、嫦娥4号登陆月球表面、中国女排第十次夺冠世界杯……

面对已经到来的2020年,我们站在了未来十年的起点,也是至关重要的历史节点,在国内外经济形势变幻莫测的当下,我们应该如何把握未来?如何推演中国经济的未来?

在过去的一年中,经济学家何帆老师带领自己的团队奔赴30多个城市,采访了200多位各行各业的人,把发生在中国当下的真实故事写进了《变量: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里——在这本书中,我们可以看到当下中国年轻人的思考,中国的商业创新在哪里,以及中国企业应该如何融入全球供应网络……

我们正在经历一场社会经济环境的巨变,旧物种灭绝,新物种诞生。这是你做出重大选择的关口。你是继续困在水里,还是变成一条上岸的鱼?

以下内容摘自摘自《变量2: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1月出版,作者何帆(经济学家)。

一、2/30

这是我的30年报告系列丛书的第二本。

2018年,我启动了一项长达30年的研究项目。每一年,我会用一本书,记录我实地调研的所见所感,记录中国从2019年到2049年这30年的变化。在每一本书里,我会回答一个中心问题,提出自己研究这个问题的方法论,并按照我的方法论找到最重要的5个变量。

《变量: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记录了我在2019年的调研和思考。我要回答的中心问题是:什么是中国经济的基本盘?我的方法论是:从演化算法解读中国经济的基本盘。这个方法论是我在去年提出的小趋势概念的延伸,在这本书里,我更清晰地讲到,小趋势就是基因出现的突变。我们只有了解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以及这种环境提供的选择机制,才能理解小趋势是如何变成大趋势的。只有那些最能适应中国国情的小趋势,才会被选择机制放大,迅速地成长起来。

我们过去讲中国的优势,都说是规模优势,能够集中精力办大事。我看到的另一个角度是:在中国的规模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出现“复杂红利”,而复杂红利会驱动演化算法。从小趋势和演化算法入手,能找到一种观察中国经济的新视角。

二、中国经济基本盘

基本盘是汇集了我们的传统优势、制度基础、资源禀赋,同时又能前瞻性地把握未来格局的一个集成系统,是中国经济的操作系统,更是一个复杂而又生机勃勃的生态系统。如果这个基本盘还在成长,那中国经济就会继续成长;如果这个基本盘已经显出颓势,那中国经济就很可能会失去未来的增长前景。

按照我的理解,基本盘,就是失去了之后还能拥有的东西。这看起来有点令人费解。我先来讲另一个道理。德国物理学家海森伯曾经说过,教育中真正有用的东西是你忘记了之后还能记得的东西。为什么这么说呢?请你想一想当年上学的时候,语文老师会要求你把课文都背下来,比如《荷塘月色》《海燕》。那么,你现在还能把这些课文背出来吗?估计不能。但是,为什么你现在读书写字,一点障碍都没有呢?因为你不需要把所有东西都永远记住,你只需要记住最有用、最常用的东西。

一个国家不可能什么时候都有好运气。我们会遇到经济低迷、保护主义、技术变革、贫富差距等挑战。当我们去审视中国经济的基本盘时,就要去问,假如我们失去了曾经拥有的东西,失去了那些我们觉得是优势的东西,或是我们觉得很熟悉的东西,会怎么样呢?

三、5个变量

审视中国经济基本盘,可以发现2019年最为重大的变化都在哪些领域发生。

第一个变量是教育。

过去一年在教育领域出现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微创新”,这些微创新并不一定是完美的,很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失误,但这些五花八门的创新避免了整个教育体制变得更加僵化。

这一代父母在子女教育问题上变得无比焦虑,而这种军备竞赛式的教育投资很可能是得不偿失的。由于这种“军备竞赛”,久被诟病的应试教育很可能在未来较长的一段时间还很难彻底改变,而且带来的问题会越来越严重。但是,凡是不可持续的东西都不会持续。危机是改革最好的动力。未来应试教育改革的真正动力来自全社会终有一天会认识到教育出现了巨大的危机。所谓不撞南墙不回头,这就是“南墙效应”在发挥作用:今天我们遇到的教育问题,会在未来改变教育的模式。

第二个变量是代沟。

90后和00后的年轻人,在很多想法上迥异于60后、70后和80后。从60后到80后,大体上都是一代人,这是经历了高速经济增长的一代。这一代人的驱动力是“贫穷动力”。而90后和00后已经感受不到生存的压力,他们的驱动力是“嗨动力”。这种变化会带来一场代际革命。我们的员工、顾客和子女,越来越多的人都会站到代沟的另一边悬崖上。这会对组织管理带来严峻的挑战。

第三个变量是市场。

中国经济面临一个巨大的断裂带:强大的生产能力和旺盛的消费能力之间缺少一个桥梁。我们在2019年调研了中国的很多小镇,它们往往是某个产品或者某个产业在全国甚至全球的生产基地。在这些小镇,我们也能看到普通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谁来满足他们的需求呢?不是现在的“苟且者”,而是能够消灭苟且者的新生力量。中国经济的最大红利是“苟且红利”,也就是说,只要你比别人多付出一点努力,就会轻松地淘汰掉数不清的苟且者,从而赢得属于自己的市场机会。想要获得苟且红利,你不仅要认真,而且得是有信仰的认真:你要相信这个时代的进步,你要相信藏在自己心里的创造力,你要充分地理解和信任你的用户。

第四个变量是全球供应链。

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在提高。中国的制造业不是对外迁移,而是对外扩张。但未来的全球供应链会出现变形,也会受到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等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

其实全球供应链已经从链变成了一张网,这张网将越来越依赖于各国彼此之间的信任。面对这种全球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一个国家要更多地关注国内的社会政策,维护一国内部的和谐与稳定,而企业和个人需要更多地加强国际经济联系。在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沙漠里面,仍然存在着全球化的绿洲,这些绿洲连成一条线,就是新的“丝绸之路”。

第五个变量是技术创新。

新技术革命还没有到来,我们仍然处在两次技术革命中间的高原区。混搭是这个时代技术创新的主题。混搭也是中国最擅长的技术创新方式。我们会看到,中国原有的工业和技术基础慢慢出现了溢出效应,曾经引进的国外先进技术已经内化到中国市场的血脉之中,而庞大、快速变化的市场不断刺激着技术进步。中国的很多企业会像当年日本丰田重新定义了美国发明的流水线一样,重新定义制造业,重新定义互联网,甚至重新定义新技术革命。

四、演化算法:以不变应万变

我在去年的《变量》里讲到了一个概念:小趋势。宏大叙事的感染力逐渐消退,小趋势的感染力逐渐提升。平凡的人物在时代的加持下,能够创造出比他们自己更伟大的作品。渺小的个体彼此互动,能够“涌现”出比个体行为更为精妙的复杂秩序。今天的小趋势,明天就可能变成大趋势。

那么,我们该怎样理解这背后的机制呢?

从小趋势变成大趋势,背后的机制就是演化算法。我所观察到的中国经济的演化算法是这样的:在中国的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规模效应首先彰显,复杂红利随之发力,多种多样的小趋势纷至沓来,如同基因出现的突变。

中国的市场辽阔纵深,为不同类型的小趋势提供了生存的机遇,同时,这又是一个急剧变化的市场,给各种小趋势提供了竞争的舞台。于是,那些最能适应中国国情的小趋势,会被选择机制放大,迅速地成长起来。最终,在中国的市场环境中,各种不同的物种形成了一个经济生态圈,它们互相协作、互相混搭,也互相竞争、互相抗衡。这使得中国经济变得更有活力、更具韧性。

借鉴生物学的思路,我们能辨认出,在演化算法中存在两种重要的机制。

第一种机制是微观的抗争。

每一个经济主体都要设法保持一定的稳态,试图把环境带来的扰动降到最低,就如同大自然中的每一个物种都要面对各种挑战:天气冷暖、季节轮回、气候变迁、食物丰歉……它们依靠各种小的负反馈机制应对周遭的变化。活着,才能启动演化算法。

第二种机制则是宏观的扩散。

每一个微观的突变都会忐忑不安地面对宏观环境变化的检阅。那些能够适应宏观变化的突变,优势会被放大。于是,突变带来继续突变,适者生存,而且适者会更加适应。这种正反馈的变化会决定演化的路径,直到未来又出现一次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仔细观察,我们发现,中国的优势并不单纯是规模大,而是规模复杂。复杂中蕴含着突变,突变就是小趋势。那些能够适应环境变化的小趋势,就会演化为未来的新物种。

通过演化算法去试错、突变、适应、协作和混搭,我们的教育会绝地逢生,我们的年轻人会登上历史舞台,我们庞大的生产能力和不断提高的消费能力会引爆商业创新,我们的企业会进一步地融入全球供应网络,我们已经并将继续重新定义很多从别人那里学到的东西。这就是我们在失去了之后还能拥有的东西,这就是中国经济的基本盘。

36氪领读 | 2020开年必读:《变量: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

书名:变量: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

作者:何帆

出版日期:2020-01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作者简介

何帆

经济学家,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兼任熵一资本首席经济学家。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拥有20多年政策研究和市场咨询经验,游历50多个国家,每年阅读图书300余本。时代的观察者和记录者。得到App《何帆大局观》《何帆的读书俱乐部》《何帆·宏观经济学30讲》《何帆报告》栏目主理人。现居上海。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在2019年,即 5G元年,仅这63家客户就占到了诺基亚全球无线接入网络业务总量的三分之二。

2020-01-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