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网络主播行业,如今步入正轨了吗?

略大参考 · 2020-01-08
网络主播行业大调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略大参考”(ID:hyzibenlun),作者:满剑锋,36氪经授权发布。原题目《当网络主播成为一门职业》

网络主播行业,如今步入正轨了吗?

最近几年,很多流行词汇和梗的发源地都是网络直播间。可以说,这是属于青年群体一种狂欢方式,他们在夜幕降临后点亮屏幕,便进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从2014年的一夜爆红,到2019年的稳量增长,网络直播已经成了许多人每天不可或缺的娱乐消遣项目。

根据CNNIC数据,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4.33亿,直播趋于普及和大众化。

4.33亿,是什么概念?

目前,我国手机网民的规模数量是8.47亿,这也就意味着每两个玩手机的人中,其中就有一个是网络直播用户。

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在增长,其市场效益和行业规范不断提升,网络主播的队伍也随之日益壮大。

陌陌在最近发布的《2019主播职业报告》中指出,网络主播的“职业认同感”正在加强,具有年轻化、收入稳定、职业门槛较高、工作强度大、女性从业人数多五大特点。

毫无疑问,走向职业化的网络直播,也将反哺直播行业的整体前行。

01

2005年,韩国在线视频交友平台“十人房”人气很旺,每场直播都会有两三万人同时在线。

傅政军在互联网江湖混迹多年,认定这种“直播”将会是新的风口,2005年年底,他拿到15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创立了陌生人视频交友社区——“久久情缘”。

傅政军的想法很简单。在他的设计里,一个直播间就是一个包厢,里面有不同的主播表演,用户付费入场,看到喜欢的表演,可以为表演者赠送虚拟礼物,相当于线下的“付小费”。

这也是中国“秀场”网络直播的最早雏形。

2012年,网络竞技游戏《英雄联盟》开始在国内走红,谁也不会想到,这款游戏不仅改变了很多游戏玩家的命运,更是推动了娱乐休闲方式的巨大变革:玩家们最初只是在视频网站观看游戏视频,后来逐渐变成看网络直播,电竞行业的兴起就此埋下伏笔。

第一批职业电竞选手日子过得很苦,他们大多没有俱乐部、教练等资源,都是自学成才。但他们也乐于分享,成名后,很多人开始通过直播平台打游戏,这样很多草根玩家就可以学到高端选手的游戏打法。游戏直播逐渐兴起。

网络主播行业,如今步入正轨了吗?

从小智到五五开,从大司马到PDD,越来越多的电竞主播名声渐起。玩家们也逐渐习惯,一边观看主播打游戏,一边与主播聊天互动。游戏直播就像一场巨大的娱乐“瘟疫”,在校园、社会青年群体中迅速蔓延传播。

伴随着网络主播的不断走红,关于他们天价签约费的消息,也引发了人们的强烈好奇。

“Miss年薪3000万签约虎牙、小智4000万年薪入驻全民、PDD3500万加盟战旗TV”,这些消息引起了全社会对直播行业的关注,也让许多人开始重新认识网络主播这个新生职业。

资本循声而来。

2015年之后,大量资本开始投入网络直播,行业整体变得更加活跃,直播类App初现爆发之势。此时,直播内容不再局限于游戏,而是覆盖了户外、二次元、综艺等多个类型,直播+教育、医疗、电商、吃喝、饮食、公益、体育的多种互联网商业模式,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

2016年被业界普遍称之为“网络直播元年”。

智能手机与4G网络普及,资本积极助力,网络直播呈现井喷式爆发,数千家直播平台直接诞生了3.5亿用户。

直播+网红的商业模式被大为看好,吸引了包括明星在内的新势力加入。比如刘涛入驻某直播平台,随后在直播间同步新剧《欢乐颂》发布会,同时观看人数超过了17万,总收看人数达到了71万。

其后Angelababy也在“跑男”第四季的开播发布会上开通直播,短短10分钟观看的人数就超过了30万,全程总观看人数超过百万。

中投顾问在《2016-2020年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中提到,近年来,网络直播迅速发展成一种新的互联网文化。

网络直播的主要受众还是年轻人,而且观众和主播的年龄结构基本相同,由80后和90后为主,00后也逐渐增多。与传统的传播媒介不同,网络直播消弭了差距,基于共同的兴趣爱好,年轻人创造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直播文化。

最近几年,很多流行词汇和梗的发源地都是网络直播间。可以说,这是属于青年群体一种狂欢方式,他们在夜幕降临后点亮屏幕,便进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02

网络主播成为其中的受益者。

陌陌最近发布的《2019主播职业报告》(以下简称为《报告》)显示,职业主播近半数为95后,占比为49%,90后占比为38.3%。

年轻化、职业化是当下主播行业一大特点。

沈曼高二退学,后来读了护理专业,当了社区医院的护士。她从十八九岁就开始做直播,2015年直播行业大火的时候,她才22岁。

她的直播之路也不容易。她尝试过很多路线,性感、搞笑等等。坚持四年后,她终于开始小有名气,在平台粉丝数有一两百万,每场直播关注人数在1万到4万之间。

她把个人经历和情感注入歌声之中,弥补偶尔走掉的缺憾。在社会上独自闯荡多年,尝遍世间冷暖,她深知其间复杂与残酷,也正因为如此,她的歌声深情动听,也成为吸引粉丝的重要原因。

与沈曼们一起成长变化的,是整个社会舆论对待网络直播的看法。

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73.4%的受访者认为“主播是一种职业”——而几年之前,网络直播在多数人看来还是不务正业。

网络主播行业,如今步入正轨了吗?

多数新生事物的诞生,起初总是要与质疑相随,直到时间给出答案,新旧迭代就此完成。

如今看来,网络直播已经成为一个对年轻人极具吸引力的新兴职业,《报告》指出,26.9%的职业主播直播时间超过2年。在这个行业中,学历与收入也呈现出正相关,因此高学历主播的职业稳定性也越强,本科学历主播中直播2年以上占比为22.8%,硕士以上学历主播直播2年以上占比为31%。

网络主播行业,如今步入正轨了吗?

主播职业化趋势也在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

《报告》数据显示,越年轻、收入越高的群体对主播职业的认可度就越高。受访者中,84.5%的95后、82.4% 月收入20000元以上受访者都认可“主播是一种职业”,比例皆高于年龄更大、收入更低的群体。

不过,这个新兴职业尚未取得与其成熟度相匹配的大众接受水平。《报告》称,70%大专学历主播获得家人及伴侣支持,66.7%本科主播获得支持,而硕士以上学历获得支持还是比较困难的。

此外,南方省市对主播职业化的态度相当于保守。

与之相对应的,地域特征在主播群体中也表现得很明显。《报告》数据显示,北方职业主播远远多于南方,职业主播占比最高的10个省份依次是黑龙江、吉林、辽宁、重庆、甘肃、广西、天津、湖南、贵州、广东。

03

尽管屏幕里的主播看起来总是很轻松,但这并不是一份能“划水”的职业——用心与否在直播里一眼可见,这个行业的优胜劣汰远比其他行业来得残酷直接:做得好,就有粉丝、流量和收益;做得不好,就注定是徒劳。

于是,多数主播都会花费时间和精力提升自身技能,如歌舞乐器培训、升级直播设备、形象管理等,以获得更多用户的青睐。

《2019主播职业报告》显示,54.3%的主播每月用于自我提升的花费超过1000元,这个比例在职业主播群里中占到了67.8%。

此外,年纪越轻,收入越高的主播越舍得自我投资。

11.4% 95后主播每月花费5000元以上提升自己;9.3%大专学历主播每月花费超5000元提升自己,10.8%本科学历主播每月花费超5000元提升自己,而研究生以上学历主播这一占比高达38%。

可以说,主播推动了网络直播行业的发展,继而又被行业发展的大浪推着继续向前走。

以直播平台为依托,海量用户为基础,工会与培训机构为助力,资本为推动,自我迭代为动力,中国网络主播的职业化效率,已经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

这是网络主播最好的时代。

产业日趋成熟,新人入行门槛大大降低。如陌陌直播旨在发掘新人主播的《潜力新秀赛》就已经举办了四届,那些表现优异的新人主播能够从中获得轮播推荐、参与明星培养计划、举行专场表演以及和明星大咖合作等多重高强度曝光机会。

再比如通过头部主播和新人主播连麦互动直播等玩法,中小主播也能够在更广阔的粉丝群体中充分表达自我,展示自己,从而获取一条可预期的上升途径。

这也是更严苛的时代。

强者愈强的马太效应,给了那些付诸实践者以野心实现的机会,顶级主播的收入与影响力,已经堪比小明星。而它的另一面则是,安于现状者注定只能默默无闻——当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可以靠直播糊口,这就够了。

职业化的一个显著标志是,从业者可以通过工作获得稳定收益。

得益于直播用户的付费习惯,职业主播的收入已经日趋稳定。《报告》称,职业主播中收入过万的占比为24.1%,较2018年的21%略有提升,女性职业主播收入过万的占比比男性职业主播略高。

在收入过万元的主播中,高学历占比较高。月收入过万主播中,大专学历占10%,本科学历占18.1%,硕士以上学历占25.4%,其中16.9%硕士及以上学历主播收入在5万元以上。

也就是说,职业主播的生活阅历和知识储备越丰富,他(她)就越容易获得高收入。

行业整体上行,多数职业主播对未来发展充满信心,数据显示,83.3%的主播打算在未来2年继续从事主播职业。

如今,部分优秀主播的收入方式已经呈现出多元化特征:《报告》显示,9.1%的主播曾受邀参加大型活动,7.4%的主播曾拍摄微电影,4.6%的主播曾拍摄广告,2.5%主播发表过单曲或唱片,拥有自己的代表作。

而这个职业更有想象力的部分在于,它的天花板可以被无限拓展。从前几年热度极高的游戏主播小智,到如今突破圈层的电商主播李佳琦,职业主播释放出巨大而神奇的魔力——谁也不会知道它未来的极限在哪里。

从卖弄风情、低俗、不入流的指责,到空虚陪伴、情感填补、压力释放的社会理解,再到自律、敬业的专业化讨论,网络主播走过的这一路,也是很多不被理解的职业人所经历过的。

好在,冬天已至最深处。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它作为正常职业,这些追梦人的春天,就真的不远了。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略大参考特邀作者

深度报道国内外互娱产业,以资本角度解读互娱圈内事

下一篇

海信ConnectLife平台把未来智慧家庭的样子搬到消费者眼前。

2020-01-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