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新音乐产业观察 · 2020-01-07
在这场“跨次元”的竞争中,谁能冲出重围?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音乐产业观察”(ID:takoff),作者:陈贤江,36氪经授权发布。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我向着梦想前进,在默默的努力,只想被你看见。”

这是虚拟偶像团体“战斗吧歌姬!”成员罗兹・巴蕾特的歌曲《我可以》里的一句歌词,在粉丝们的支持下,亚洲新歌榜最新一期的周榜上,《我可以》高居第五位。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我可以》并非个例,由“战斗吧歌姬!”另一位成员伊莎贝拉・霍利演唱的乡村流行歌曲《寻》,同样出现在亚洲新歌榜上,且一度跻身日榜前三。这两首歌,出自《战斗吧歌姬!同名EP》。

虚拟娱乐产业的蓬勃发展近年来颇受行业和媒体关注,虚拟艺人也早已开始开疆拓土,主动“破圈”。除了大家熟知的初音未来,LoveLive!、荷兹、乐正龙牙、无限王者团等也很活跃,个别虚拟艺人还出现在选秀综艺上。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总的说来,虚拟艺人发歌上榜还远未成为主流,尤其在国内,仍然只是零零星星的个案。但趋势已经开始出现,比如“战斗吧歌姬!”成员以EP形式出道,复制现实世界艺人的宣发模式。

这种“复制”,当下或许还难以对“三次元”(现实世界)构成实质性的冲击,但随着虚拟娱乐产业的进一步快速发展,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类似案例出现,艺人们的竞争也将不再局限于“三次元”,二、三次元艺人之间的“跨次元竞争”将会在下一个十年成为乐坛奇观。

01 二次元歌姬,三次元EP

“终于迎来贝拉真正的单曲了。” 在歌曲《寻》的播放页面下,一位粉丝这么留言。“贝拉”是粉丝们对“战斗吧歌姬!”成员伊莎贝拉・霍利的称呼,作为一位活泼好动的“美国东北人”,伊莎贝拉・霍利深受粉丝们的喜爱。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收录在《战斗吧歌姬!同名EP》中的《寻》,是EP中的六首歌曲之一。另外五首歌,分别由五位虚拟歌姬演唱,包括已经发行上线的神宫司玉藻演唱的《究极魅力》、墨汐演唱的《傲》、罗兹・巴蕾特演唱的《我可以》、卡缇娅・乌拉诺娃演唱的《重启》,和即将上线的李清歌演唱的《曙光》。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尽管六位歌姬都来自虚拟世界,但这张EP的创作阵容,却是三次元的专业精英:南田健吾、田中秀典、王雅君和永泽和真等。

南田健吾曾经为日本热门偶像团体关8和乃木坂46等创作过多首歌曲,且成绩不俗。他为关8创作的《梦想之球》,是Oricon单曲周榜冠军。这次,南田健吾为墨汐创作的是一首舞曲风格的《傲》,填词人是中国台湾知名音乐人王雅君,她最为人熟知的作品可能是为张韶涵创作的歌曲《隐形的翅膀》(词曲)。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为《寻》编曲的田中隼人,在日本音乐圈,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先后跟FUNKY MONKEY BABYS、TRF、w-inds等知名艺人和团体合作过——单从唱片的创作阵容就可以看出,《战斗吧歌姬!同名EP》是一张专业制作导向的唱片,只不过,歌手是虚拟歌姬。

不仅如此,在宣传和推广上,《战斗吧歌姬!同名EP》也参照了现实世界艺人的推广模式,虚拟歌姬们跟真实艺人在一个维度上打榜竞争。显而易见,虚拟艺人对于现实世界的“渗透”已经开始,而且,虚拟艺人还有着一些现实艺人所不具备的优势。

02 生而为“战”的歌姬

公元21世纪,神秘异空间“噩梦穹顶”出现,世界陷入了危机。唯一能够对抗穹顶的,就是偶像——“Swan”,以及Swan之上,最高位偶像——“伊贞”的歌声。6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练习生为了成为能“拯救世界”的Swan,而开始了残酷的训练,她们最终谁能成为SWAN,决定权在粉丝手里。

这就是“战斗吧歌姬!”的养成背景,从2018年9月开始,网友们通过系列纪录片、直播、B站、微博等渠道,见证了六位练习生的养成。在不同的渠道里,虚拟歌姬们充分表现出了自己的个性和才艺,接受观众的鉴定,并因此收获着各自的粉丝。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跟现实里的艺人一样,这些虚拟歌姬们有自己的粉丝群也有自己的“昵称”。比如罗兹・巴蕾特的粉丝团昵称是“小番茄”,一位“小番茄”在爱豆的歌曲《我可以》播放页面下留言说,“陪伴你成长。罗兹加油!小番茄们永远是你的后盾,向前走吧!别害怕! 绝不认输才是罗兹・巴蕾特!”

看起来,这些属于二次元世界的虚拟偶像们,正在跟三次元(现实世界)里的粉丝们建立一种密切的联系。跟现实艺人较单一的养成模式不同,借助不受平台限制的虚拟属性,虚拟艺人从一开始就可以泛平台、跨渠道、多媒体的成长。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养成伊始,“战斗吧歌姬!”定期安排纪录片和直播,让粉丝们观看完纪录片之后,还能跟歌姬们互动。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值得一提的是,“战斗吧歌姬!”的纪录片和直播采用了国内领先的动捕技术和实时渲染技术,令歌姬们和粉丝的互动更加生动有趣。纪录片里的虚拟歌姬们,声情并茂地展示着各自的才华和魅力,到了直播间,虚拟歌姬们还能跟粉丝们如真人般的零时差互动交流,甚至还因此催生出不少网梗。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伊莎贝拉・霍利的夸张表现常常能把直播节奏带跑偏,粉丝戏称为“贝化”,卡缇娅・乌拉诺娃在直播中获得了“鸭鸭”外号,还因此衍生出了“咸鸭掌”等梗,而她的粉丝也被称为“鸭翅”。

别小看这些梗,这是虚拟艺人和粉丝之间的纽带,它帮助虚拟艺人在养成阶段就跟粉丝完成了情感关联,由此带来的粘性也成为虚拟艺人冲击现实世界的本钱。

03 下一个十年,跨次元竞争

“对我来说,虚拟偶像和真人偶像没什么不同,只要我喜欢,我就会去支持。”一位虚拟偶像的粉丝接受媒体采访时这么说。

虚拟偶像市场的发展已经进入快车道,过去两年来,光中国内地就有十多组虚拟艺人出道,大量资本涌入市场,虚拟娱乐市场风口乍现。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起风,跟两个趋势有关。一方面,技术的飞跃,让虚拟娱乐的体验更加吸引人。看过《战斗吧歌姬!》的人,你会发现,动捕技术和实时渲染技术的成熟,让虚拟艺人已经可以跟用户直接进行无障碍、零时差互动。另一方面,对二次元文化高度敏感的“Z时代”(95-00后)入市,也让虚拟娱乐受众大量增长。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市场反应热烈。B站每年举办的BML全息演唱会,吸引数以万计的二次元粉丝到场支持各自喜爱的虚拟偶像,2019年8月的初音未来“魔法未来演唱会”直播吸引了超过600万用户观看。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洛天依作为国内最早盈利的虚拟歌姬,不仅拥有超500万粉丝,更是品牌代言不断,演唱会票价高达480~1480元,即便周杰伦演唱会的门票也就在500~2000元间。”(摘自《每日经济新闻》)

媒体甚至开始拿虚拟偶像跟现实偶像进行对比,津津乐道于日本虚拟偶像LoveLive!的线上收入超过了AKB48。

诚然,虚拟偶像目前更多是扎根二次元市场,还无法对三次元世界的艺人形成威胁,但是,毫无疑问,趋势是存在的。除了本文提到的《战斗吧歌姬!同名EP》,2019年的欧美市场,也出现了一张参照传统模式发布的有多位虚拟艺人参与的合辑《Auxuman Vol.1》。另外,在欧美市场,现实中的品牌正在越来越多的选择跟虚拟艺人合作。

而且,一个不容忽视的趋势是,尽管“二次元文化”目前还被认为是“亚文化”,但随着对于Z世代(95-00后)逐渐成为娱乐市场的主流人群,“二次元文化”也必将对主流市场形成强有力的冲击。

QuestMobile的数据称,2018年12月,Z时代用户突破3.69亿,其中24%的用户偏好二次元偶像。另据《第一财经周刊》报道,“二次元”是Z世代五大圈层之一。而且,“随着线上社交形式的日渐丰富,宅舞、线下活动、日常生活等视频内容开始广泛传播,虚拟空间的人物形象逐渐打入三次元。”(摘自《第一财经周刊》)

虚拟歌姬出EP,音乐圈将进入“跨次元竞争”的时代

《战斗吧歌姬!同名EP》就是“虚拟空间的人物形象逐渐打入三次元”的一个案例。虚拟市场和现实市场之间的边界,正在从两个不同方向“模糊化”:借助传统的行业套路,虚拟艺人不断拓宽既有市场的边界,与此同时,在年轻一代用户的驱动下,现实市场开始越来越多的接纳虚拟文化。

在这样一个趋势下,不远的未来,二、三次元的界限将不会像现在这样的泾渭分明,虚拟艺人有可能会在一个融合市场中成为超级巨星,并跟现实艺人进行“跨次元竞争”。对于市场来说,这种竞争会催生出新的内容和模式,整个音乐生态也会随之发生变化。

总之,新的时代已经开始了。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游戏机的生意不能离开游戏去评价

2020-01-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