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催收大哥的五年血泪史:从盈利八百万到亏一百万,自嘲已不会催收

36氪的朋友们 · 2020-01-05
从业六年,催收从来没有骂过客户一句话。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新经纬”(ID:jwview),作者魏薇,36氪经授权发布。

“2019年是我们行业最难扛的一年。2019年扛过去了就看今年了。”林峰是一家头部催收公司地区分公司的高管,对于他而言,刚刚过去的2019年是他从业5年来,赔得最多的一年。

“前两年,我们整个分公司近200名员工,一年税后能创造700-800万盈利。2019年,从年初干到年尾,我们赔了100多万。”林峰说。

林峰所在的公司只是催收行业的一个缩影。多位催收行业从业人员对中新经纬(微信号:jwview)表示,随着互联网金融平台潮水褪去以及国家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对暴力催收乱象进行整治,过去不正规的催收平台正在加速出清,正规催收公司的业务也受到波及。

“以前催收时,人家以为我们是银行的,都是名正言顺风风光光的。现在我们干催收,人家都叫我们‘催收狗’。”林峰感慨道,什么时候催收行业才能站在阳光下?

01 掘金万亿催收市场

“你告诉我为什么现在的人都喜欢欠钱?以前谁用信用卡,谁需要还房贷?”老李干了多年催收,他在微博和微信发出自己的公司信息,源源不断的客户找到他,希望他能帮忙催债。

回答老李的问题其实并不难。进入21世纪,由于我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不断扩大的消费群体以及消费升级观念转变而触发了消费信贷的高速增长。商业银行信用卡发卡量暴涨,传统金融机构抢先占领消费信贷市场。消费金融公司、网贷公司等非传统金融机构迅速杀入消金市场,借钱不再成为一件难事。

▲银行卡 中新经纬 摄

放贷规模的扩大,伴随而来的是坏账率上升。催收市场逐渐崛起。

这个市场规模究竟有多大?没有一个准确的统计数据。

中国人民银行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达2.37万亿元,全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已达919.16亿元。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告诉中新经纬,据估算,2019年,中国互联网消费金融放贷规模或增长至11万亿元。

与之相对的是,催收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据业内人士介绍,最初的催收公司是律师事务所转型或者银行内部催收人员“下海”创业所建。

2012年大学毕业后,李彬找到了一份工作,在郑州市某银行信用卡销售中心上班,工作半年多后,他认识了一位做催收业务的领导,这位领导离职后创业开了一家催收公司。2012年底,李彬便辞职跟着这位领导干,这一干就是6年。

李彬入行时,正值中国的互联网金融爆发的前夕,2013年也被业内称为“互联网金融元年”。也是在这一年,余额宝的横空出世,一举改变了传统的理财市场。这之后,催收行业也开始进入了大爆发时期。 

张灵云进入催收行业属于“误打误撞”。大学毕业后,他在郑州租住房子,不料房屋要拆迁,“房东拿着租金和押金跑了,还把我的东西都扔出来了。我当时太穷了,为了找房东要钱,所以就进入了催收公司。”张灵云回忆说,最后通过不断给房东打电话,他终于把自己的钱要回来了。

2014年,此前一直从事欠款催收法律工作的谭曼,注册成立湖南永雄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凭借着多年催收法律工作经验,湖南永雄一路顺风顺水,业务不断扩大,成为了催收行业的巨头。

02 从每年盈利800万到亏损100万

据了解,催收行业是以佣金计酬的工资体系。“各大银行和其他非银金融机构的提点都不一样。越不正规的机构,提点反而更高。逾期时间越长,相应提点也越高。”李彬表示。

“催收行业中只有50%左右的公司可以接触到银行信用卡案件,但是总案件量就这么大。剩下50%的催收公司怎么办?他们主要就是靠现金贷平台、小额贷款公司来活着。 ”林峰介绍说。

他所在的公司过去仅有银行业务,前几年也开始涉足非银金融机构的业务,这部分业务也为公司带来丰厚的利润。“2018年的时候,我们一个分公司有60-70%的催收员去做小额贷款类的案件,这些案子我们还能挑着做。公司一年税后盈利能达到700-800万。”

▲ 资料图 中新经纬 摄

一切在2019年都变了。央视3·15晚会曝光了714高炮平台乱象,随着网贷行业整治不断深入,不少非法现金贷平台倒闭,一些催收公司被曝涉及暴力催收,甚至闹出人命。“2019年5月以后,我们就不再接一些网贷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的单子了,现在这块业务都已经切掉,只剩正规业务。”

这也对林峰所在的公司业绩带来不小冲击。2019年,公司一下子由盈转亏,赔了100多万。“我们还在扛着,那些不合规的小催收公司只能关了,行业内现在只剩下合法合规的公司。”林峰坦言。

除了不同机构给出的佣金不同,逾期时间更决定了佣金的高低。永雄赴美上市的招股书中提到,按逾期时间将逾期款分三种,2017-2022E,一级(1-3个月)占比总逾期款5.6%,次级(银行4-12个月;其他互联网金融机构4-6个月)占比18.6%,三级逾期(银行:12个月以上,其他互联网金融机构:6个月以上)占比41.3%。

而这份招股书也可以看到,一级和次级逾期整体占比仅不到25%,这也是大多数催收公司的现状。留给催收公司的单子,往往都是账期较长的“难啃骨头”。

李彬告诉中新经纬记者,对于催收公司,逾期90天以内的和预核销的、账龄较长的单子更赚钱。“逾期90天以内的单子赚钱主要在于回款率高,刚逾期之后回款金额会比较多,甲方给催收公司的提15%佣金,公司给员工提3-5%。”

2年以上的单子则利润丰厚。据李彬透露,如果催收公司谈得比较好,能提45%甚至50%佣金,一般情况下也能拿到35%。

“逾期2年以上的,如果催回1万元,催收员能提8-10%,约800-1000元。相比之下,同样催收回款1万元,逾期180天以上的,仅能提点500-600元。”李彬坦言。

尽管三级逾期佣金高,但这笔钱并不好赚。李彬告诉中新经纬记者,通常情况下,甲方只给一家催收公司两三个月时间,如果在规定时间内要不回来钱,就换一家公司接着催。如果还要不过来,可能就核销了。“核销完了,可能就会对这部分不良资产打包买卖证券化,在一个更大的不良资产池里进行催收。

压力如此之大,催收员的工资如何?李彬坦言,催收行业与其他职业相比也只能算“说得过去”。“平均月薪六七千吧。”李彬笑言,这个工资如果在一个二线城市生活,还有老婆孩子,压力也是挺大的。不过一些做得好、有经验的催收员,月薪也能达到1万多元。

03 催收员每天打几百个电话 自称找人像破案

催收员每天的任务就是打电话让客户还款。“外访一天最多也只能去五六户,电话一天能打几百个”。李彬介绍,目前催收行业主要都是以电话催收为主,因为方便快捷,效率高。

在长期的催收中,他也摸索出了一定规律。李彬表示,有的客户他会每天打一通电话,有的两三天打一通。如果在电话里谈得差不多了,也可能会约客户吃个饭,或者约到公司、银行去谈。“算上前期准备工作、谈判等时间,平均还款高峰期在15-20天,这几天还款概率最高。”李彬表示。

如果客户留下的电话号码打不通怎么办呢?当中新经纬记者抛出这个问题后,李彬笑言,干催收有时候也像破案。其实不论怎样,现在是信息化时代,你个人包括在各个公开社交平台上可能都会公布过个人信息,都会在社交平台上留痕。

“举个例子,你的QQ空间可能和同学朋友互动留言,催收员可能加上你的同学,这个同学也并不知道你欠债,可能就不小心把电话泄露了,这很正常。”

李彬称,催收员可以从欠款人的亲朋当中找到各种信息。他说,“这个社会不论你活到哪一种程度,可能都有几个好朋友,都有经常联系的人,现在的社交平台这么方便,肯定会留痕的。”

尽管网上不乏曝光出各种暴力催收、爆通讯录等新闻,但李彬告诉中新经纬记者,“从业六年来,毫不夸张地说,我从来没有骂过客户一句话。”这是他坚守的底线。

在他看来,催收员在催收过程中处于居中状态。最好的催收员会对欠款人和客户在利息、违约金等各方面的纠纷与矛盾进行化解,平复客户的心情。

李彬说,在打通电话之后,如果非本人,会按照甲方的要求,不会透露对方的信息。但是如果是家人,比如父母姐妹等,就会讲一点利害关系。如果是本人,会先确定对方的身份信息并核实对方在哪里有多少欠款。然后想尽一切办法和他沟通,了解对方是否有能力还款。有时也会在甲方允许的情况下,给客户做一些相应的减免。

04 “谁能告诉我们到底该怎么催?”

永雄的上市也为处于阴影之下的催收行业带来一丝光明。事实上,除了永雄,催收行业的其他头部公司也存在上市雄心。

“现在普遍性问题是,很多催收公司背负的成本很高,如果业务量不上去,每月人员工资也是一大笔开销。”林峰透露,过去每月人均创佣3万元左右,现在只能有四五千元。上市则意味着拥有更多现金流。

不过,目前摆在所有催收从业者面前最迫切的问题是,到底该怎么催?

“目前也没有一个行业规范,告诉我们到底什么事能干,什么事不能干。”林峰做了多年催收,今年他感觉整个行业都风声鹤唳,隔了三五天听说一个小公司被查,又过一个月一个大公司出事。

“美国等一些国家有立法规定,比如工作日几点到几点可以给客户打电话,什么时候允许外访什么时候不允许,以及催收员的话术等等。我们现在只有公司自己做一些规定。”林峰介绍,“眼下,银行对客户投诉十分重视,有些客户无理取闹,银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说我们有错,公司就要赔钱,所以现在我们也很困扰究竟该怎么做。”

张灵云告诉中新经纬记者,金融机构对外包催收公司都会进行监督,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合规。 首先,国家法律法规是红线,绝对不能踩;其次银行等机构也会有自己的规定要求,催收公司要按照它的要求办;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在保证合规的情况下出业绩。

“如果一旦发现不合规,银行就会终止合作,而且失去的不是一家银行客户,是所有客户都可能停止合作。”张灵云称。

今年以来传出有一些催收公司涉暴力催收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在李彬看来,这对于整个行业而言是件好事,这种清理可以倒逼催收行业,将一些不良从业者清退出去。

多位行业从业者呼吁,未来国家应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对催收行业进行规范。李彬认为,“甚至未来持牌持证催收也是有可能的”。

前年,李彬已经从催收公司离职,并经过一年时间的准备,通过了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还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了半年多实习律师。虽然不再打电话催收,但他仍然在做着与不良资产处置相关的工作。 

“催收这个行业属于金融行业的最底端,不论国家政策如何,最终是不能少的。因为它在整个大金融行业里,像一条龙的龙尾一样。”李彬认为,只要有欠债,催收行业仍会继续存在,如果所有人都能按时还钱,也许就不会再有催收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林峰、李彬、张灵云均为化名)

封面、导语图为资料图,中新经纬摄
+1
2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那些规模特别大、集中度特别低的市场,往往都有“增长的极限”。做不大,不是企业家能力不行,也不是员工不给力,而是某些系统性原因阻止了企业进一步变大。

2020-01-0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