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爆发的可穿戴设备:2020年的机会点在哪?

真梓 · 2020-01-03
健康功能难切入医疗领域,5G并不能为AR/VR加分。

健康功能、无线蓝牙耳机,2019的“两架马车”

2019年对电子行业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时点。一方面,5G作为底层技术在世界范围内逐步铺开是一个向好的信号,另一方面,国际政治环境的变化也给许多厂商带来生产、销售等方面的压力。许多产品的命运都在这各方因素的交错中起伏不定,但有一类电子产品却在2019年成为公认的黑马,即可穿戴设备。

 根据市场调研公司IDC的报告,2019年第三季度,全球可穿戴设备出货量为8450万台,同比增长94.6%,创下单季度出货量新纪录。而在不久后的2023年,全球可穿戴设备市场规模有望增加至3.023亿台。一些业内专家认为,可穿戴设备的爆发原因有二。首先产品中的健康功能日益完善,更加匹配用户需求,也切入了更大的消费市场。第二,Airpods这类无线蓝牙耳机产品,也在苹果公司的带动下逐步成为潮流。

 目前瓜分全球可穿戴设备市场的前五厂商分别是苹果、小米、三星、华为以及Fitbit(2019年11月宣布被谷歌收购)。各家厂商对健康功能的重视从其产品中可见一斑,比如小米,2019年第一季度推出的小米手环4以运动和智能化为主打,在运动功能上支持泳姿识别,也支持自动心率监测、预警,久坐监测和睡眠质量监测等。这款产品开售仅8天,在全球的出货量就达到100余万台。苹果也是一样,蒂姆·库克曾在一次采访中肯定健康领域对苹果的重要性:“苹果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是什么?我想答案一定与健康相关。”在发布 Apple Watch S4 时,苹果便搭载了 ECG 非处方心电图及摔倒检测功能。华为也在健康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资源,HUAWEI TruRelax 技术通过分析心率变异性,实现 7x24 小时智能实时压力监测。而以健康保健功能起家的Fitbit,即使近年业绩表现不佳,仍然在2019年引起了包括Facebook、Google等巨头在内的争夺,并在最终以21亿美元卖身给了Google,这也意味着 “可穿戴设备领域五巨头之战”或许将在世界范围内拉开。

在无线蓝牙耳机领域,苹果的AirPods成为了其在2019年最亮眼的产品之一。IDC可穿戴产品团队的研究总监利亚马斯曾说:“智能耳机已经成为可穿戴产品市场的新宠。”作为行业内最早砍掉耳机孔的品牌,苹果在AirPods上的收益或许让所有人都吃惊。有分析人士指出,2020年这款耳机的营收或许可与iPad持平,利润甚至可能超过iPad。而在AirPods Pro发布后,这款降噪耳机新品的受欢迎程度也达到一个新高峰。截至目前,苹果中国官网的显示,这款降噪耳机的预计发货时间在四周左右,并且这种情况已持续了一个月之久。

很明显,形形色色的可穿戴设备已经成为许多科技公司的“必争之地”。那么,影响健康功能和无线蓝牙耳机进一步发展的因素是什么?这两个领域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发展趋势会怎样?几度起落的AR、VR设备是否真如传言所说,将借力5G迎来爆发?36氪求证了一些业内人士、技术专家、投资人以及行业观察者,探知了他们对以上问题的答案。

IT厂商切入专业医疗领域或有壁垒

互联网公司在智能手表、手环上实现的健康功能,目前大多围绕慢病监测、日常运动提醒等辅助性功能展开。在一位关注可穿戴设备、供职于国内头部厂商的专家看来,健康功能的进展得益于科研机构的技术进步和市场需求的变化,“脉搏,心电、血压、血氧,血糖、呼吸的监测都是在推进的,这主要是由于科研机构的技术和厂商的产品完成了匹配。”在此之外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和智能手表、手环相比,无线耳机和VR等产品目前更聚焦于休闲娱乐功能。专注休闲娱乐功能的用户以年轻人为主,但健康是关乎所有年龄段用户的话题,具备健康监测功能的智能手表、手环切入的市场显然更大。而且一些体育运动(如马拉松等)的普及,也进一步助力了可穿戴设备在健康方向的推广。据媒体报道,早在2015年的厦门国际马拉松赛事上,赛事组委会就特地配备了智能运动手表,通过较为科学的配速领跑,帮助跟跑者达到理想成绩。

但在关注可穿戴设备的雷科技编辑向铮眼中,各厂商产品的日益精细化也是刺激市场的动因之一,“只提需求的话有些虚,这件事也是因为现在的产品提供了足够的功能,所以挖掘出了一部分用户的诉求。而且现在一些产品的打磨已经更加完善,精致度也足够。”向铮以华为Watch GT2举例,这款产品相比上一代实现了持续两周的续航,并且在外观上以金属材料和玻璃面提升了质感,得以收割注重手表外观的用户。

在更细致的划分里,和健康相关的可穿戴设备可分为医用类、非医用类两类。像常见的可携带式血压、血糖监测设备等就属于前者,手环等则属于后者。虽然目前一些观点认为,可穿戴式医疗设备与IT产品有许多共性,比如从硬件角度看,二者均由传感器、无线发射器和接收器等器件组成,而后台的数据传输、处理、分析等更是IT巨头们的长项。但上述专家认为,互联网厂商想要切入这个领域会遇到技术之外的难点,“比如从事一些医疗活动必须获得相关执照,非医疗公司可能得花好几年去拿到资质,在具体落地时也要和医院等相关机构协调。”所以在他看来,互联网公司和专业医疗机构相互协作也许是较好的方式。

和上述专家的态度略有不同,Fusion Fund(美国硅谷风险投资机构)的创始人&CEO张璐对IT公司切入专业医疗领域保持着谨慎的乐观态度,“我还是看好专业IT公司切入到这个领域的,但很重要的一点是它们要以什么样的方式进入。”张璐认为IT巨头能为这一领域提供更多技术价值,“比如想实现个性化诊断、早期诊断和持续监控等功能,就需要对数据有深刻理解,所以在这个层面我更看好像苹果这样的公司。”张璐说。但更重要的是,不论是谁要切入这一领域,对专业医疗的理解都非常重要。IT公司不能仅仅以做软件的思维来解决问题,还要兼而考虑硬件的产品特征。所以像苹果等IT巨头会和传统医疗器械公司进行交流合作,这在张璐看来也是一个较好的方式,“这个领域是蓝海,行业内的公司团队需要同时对医疗和科技保持非常深刻的理解。”

向铮也认为IT厂商切入专业医疗领域“是可能的”,但由于成本所限,IT厂商不一定“在主力产品线上进行专业功能的标配”,更好的方式是“开一条此类产品线,在这条线上进行功能强化。”而且,由医疗器械公司和IT公司配合做这件事的利好更明显——医疗设备厂商的经验更充分,而IT公司可以通过技术迭代降低成本,提高产量,促进产品的进一步普及。

无线蓝牙耳机短期持续爆发

至于已经成功走入大众视野的无线蓝牙耳机,正如大家所知,其火爆程度和苹果公司的推广密不可分。

当产品打磨成功,市场教育完善,越来越多的厂商也正在推出并迭代自家的无线蓝牙耳机。虽然有些观点认为,AirPods带动的可穿戴设备由于销量激增,也终将如手机一样面临换代需求不足的问题。但AirPods Pro的火爆已经证明,这样的问题至少不会在近期出现。并且,5G带来的换机潮被普遍视为手机行业的下一个勃发契机,这也有可能一起带动无线智能耳机的市场覆盖。“明年可能是市场的进一步补充。因为中低端市场还有很多需求没有被满足,而且高端市场上的话,苹果的耳机也在一直缺货。说明消费者需要有这样功能的耳机。”向铮认为。苹果在2016年发布AirPods时,就部署了一系列专利,这给其他厂商带来了不少技术门槛。一直到2019年这一封锁才被方案商打破,绕过了苹果的专利,实现了左、右耳机同步的效果。三年的时间里,苹果已经在这个领域跑了很远,但随着专利问题的解决,或许2020年其他厂商会有更快的追赶速度。

此外,针对无线蓝牙耳机还有更加深远的猜想——将其和健康监测功能相结合,由耳机来监测人体健康数据。现在看来,这样的猜想由于耳机形态和电池容量过小等原因难以实现,但苹果作为业内不多可自研芯片的厂商,也有可能通过技术重新定义AirPods,只是这样的创新还需再等待一段时间。 

AR、VR争论不休,5G不是“关键钥匙”

当智能手表和智能手环由于健康功能而愈发大众化,无线蓝牙耳机也因为产品和需求的精准匹配而受到追捧时,在“风口”名号中几度沉浮的VR和AR则显得有些默默无闻。

目前VR产品主要有三种形态,连接电脑使用的“PC头盔”、手机作为显示载体的“VR手机盒子”和可独立使用的“VR一体机”。2019年,专注研究VR设备的厂商已逐步转向“一体机”的研发。

适用于三星高端手机的Gear VR是“VR手机盒子”的代表之一,用户需要打开Gear VR的插槽,插入智能手机,然后接入启动。然而在2019年举办的Oculus Connection 6大会上,Oculus CTO John Carmack承认Gear VR设备已走向末路。这是由于基于手机的VR设备使用体验不够顺滑导致的。在使用这类设备时,用户需要把手机置入头显,而连接头显后手机就不能正常使用,给消费者带来不便。并且智能手机将所有组件打包进一个非常小的空间,手机处理器也容易达到耐热极限,Gear VR可能在几分钟后就停止工作。“VR一体机”则把显示屏、计算平台和电池集中到VR头盔内部,具有小型化、可移动、无线、便携方便等优点。Carmack也宣布公司接下来将把重心转向“VR一体机”。这也是一个例证,说明“VR一体机”正快速成为相关公司布局的重点。

但计算能力问题和内容(如游戏等)问题也在影响着VR,“一体机产品还处于入门娱乐阶段,真正玩大型游戏,还需要连接电脑来实现。并且目前用户能体验到的内容也并不充足。”向铮说。这一观点也得到例证,2019年7月,有行业观察者特地体验了VR游戏Robo Recall在Oculus Quest(移动端)和Oculus Rift(PC端)上的差异,结论是,高端PC对VR的呈现是移动端无法比拟的。

但在具体的控制端,情况或许有些突破。抛弃物理模拟手柄,做手部动作追踪一直都是VR的终极梦想。扎克伯格表示,将于2020年初赋予Oculus Quest一体机手部动作追踪的能力。“这是VR走入更多消费者的一个契机。因为用控制器控制VR是影响体验的,但是如果变成直接用手,用户会方便很多。”向铮认为。

相比较VR,AR的应用更为常见。2016年,游戏Pokemon Go的大热将这项技术推到了C端用户面前。如今三年过去,AR已开始在更多领域“刷脸”。 比如在工业装配环节中,工人们佩戴AR眼镜(如微软的HoloLens),就能看到接下来的工作步骤、面前物品的信息以及工作行动路线等,不仅避免出错,还能提高效率。在更日常的场景中,一些地图APP和网约车平台已开始利用此技术进行路线指导,比如滴滴的AR实景导航功能。但在对体验要求更高的娱乐场景下,AR也在面临和VR一样的算力问题。“在工业场景中的应用已经比较成熟,但在娱乐场景下能给用户提供的体验还不够。”向铮评价。

随着苹果对AR的布局,这家公司或许可能打破AR在C端落地上的僵局。著名苹果分析师郭明錤预测,苹果的第一代AR会是眼镜形态的产品,可能在2020下半年发布。基于这条消息,数码博主黄轶轩认为,当Apple Watch和AirPods部分接管手机功能之后,AR眼镜会实现显示用途,iPhone将仅仅成为一个计算中心和分发中心,这或许将降低用户对手机的使用程度。相比黄轶轩的大胆猜想,向铮的看法比较保守,他觉得短时间内手机还会是重度使用的移动设备,而且AR眼镜也需要几代产品平衡续航、性能和发热等因素。但在更长的时间维度上看,向铮同意黄轶轩的看法,“用更为轻便的可穿戴设备去实现移动交互功能,是较可能的方向。”

至于5G是否将会对AR、VR明年的发展起到决定性的促进作用,大部分被采访者的态度偏向否定。一位就职于运营商的通信博士认为,首先很多人对5G的落地速度存在误读,“‘力争2020年底实现全国所有地级市覆盖5G网络’,大家对这个信息的理解有偏差。它的意思是,地级市要有5G信号,而不是完全覆盖,就算只有一个基站也算有信号。”并且,这位博士还认为目前已有的AR、VR功能已经可以在现有通信环境中实现,5G对其的赋能作用并不强,“只有一个场景会和5G强相关,就是车联网,只有这种移动中的大带宽、低时延场景需要5G。”至于广为流传的观点——5G将降低AR、VR设备带来的眩晕感,也早被一些观察者“辟谣”。有测试显示,VR头显的时延早在2018年就达到了10毫秒左右,而20毫秒就是人类感知的黄金分割线,时延低于20毫秒,人们就感觉不到眩晕。至于现在还会有用户感觉到不适,则是因为每个人的耐受度不同,和通信技术并无关系。“AR、VR设备现在要做到的是准备好产品和内容。否则就算网速再快,没有产品,最多就是一个显示器而已。”向铮说。

少数派的未来猜想

「少数派的未来猜想」是36氪一档关注科技、小趋势的全新栏目。在这里,我们会采访拥有聪明大脑的少数派,深入解读他们对未来的猜想。虽然少数派们的面孔不一,可能是书籍作者、创业者,也可能是科研领域的行业专家。但相同的是,不论是大数据、云计算、还是无人驾驶和5G,他们预测未来趋势的灵感会在这里闪光。

PS:如果你所在的公司与最前沿的科技、最新的商业模式、以及未来的趋势变化息息相关,并且正在寻求报道,欢迎联系我们。另外,如果你愿意业余时间做一些上述方向的编译工作,成为36氪《少数派的未来猜想》栏目的一名志愿者,也欢迎联系我们,我们会为成功入选者不定时放送独家福利。(联系人:秘丛丛 micongcong@36kr.com,请附上个人简历或公司相关资料)」

+1
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这是行业问题,更是时代进程的结果。

2020-01-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