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王思聪称独揽20亿损失,是担当还是无奈?

锐公司 · 2019-12-27
普思资本刚声明已全部达成赔偿协议,投资人便否认称未参加过谈判也未收到过一分钱。这20亿,够王思聪忙活一阵的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锐公司”(ID:shangjiezz),作者 梁坤,编辑 崔小花,36氪经授权发布。

灰头土脸了半年之后,王思聪和普思资本凭借一纸公告,让“国民老公”即将崩塌的人设,变得再次丰满起来。

12月26日,普思资本公告称,经过近两个月几十轮的商谈,普思投资与数十位投资人全部达成协议,所有投资人都得到了赔偿,熊猫互娱近20亿元巨额投资损失全部由普思投资及实控人自己承担。并表示将诚实守信,继续创业。

王思聪称独揽20亿损失,是担当还是无奈?

这次独揽20亿债务的霸气操作,不免让人联想到远走美国、试图申请个人破产实现金蝉脱壳的贾跃亭。因此,一个前两个月还在各种限制消费令、被执行令的人,在网络上收割了无数“有担当”“愿赌服输”“爷们”“钦佩”的评价。

但事情反转得很快。据澎湃新闻报道,熊猫互娱的投资人之一——天津珺明策文化传播中心的负责人称:“并没有参与熊猫互娱所谓的商谈邀请,也从未参加过谈判。”目前熊猫互娱欠其公司960万元,未收到过一分钱还款,也未曾达成协议,所以,将会继续追究下去,等待赔偿。

这一系列发生在王思聪身上的事情,很有标志性。社交网络上,人们在吃瓜的同时,更多人发出了疑问:为什么企业投资失败的损失要由个人来承担?王思聪缺钱吗?为什么王健林不出来救场?

一直缺钱的王思聪

首先来看第一个问题,熊猫互娱20亿窟窿,为什么会传导到王思聪身上?

这是一个有限公司和无限责任的悖论。普思资本作为有限责任公司,公司责任理应与王思聪的责任分离,王思聪无需对公司的债务承担除了其投资之外的进一步责任。但是,王思聪为了救熊猫,背上了回购承诺,也就是“对赌协议”。

为什么留下这样的承诺?因为缺钱。

作为富二代,王思聪曾经一抽奖就是给113个人每人10000元人民币,甚至放言“上海最好的车一定是我的”,总给人“不差钱”的印象。而今看来,这些炫富的行为似乎是打肿脸充胖子,显得自己现金流十分充裕,这样才能擦亮“王思聪”这块招牌,方便融资。这个逻辑,和某些“身上光鲜亮丽,兜里一干二净”的普通做生意的人没什么区别。

2019年3月7日,熊猫直播创始人兼COO张菊元在告别信中称,长达22个月未获得任何外部资金注入,两年中寻求的投资都未能确认,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缺口,只得做出了“大势之下一个无奈却最理智的选择”。

按张菊元的说法,往前推22个月,熊猫从2017年1月开始,便“断粮”。企查查信息显示,熊猫互娱最后一次增资为2017年12月,5月份官宣的10亿元B轮融资是熊猫的最后一笔钱。但那时也是各大直播平台厮杀最激烈的关键时刻。

作为最大股东,即便有王思聪的信用背书,也没能拉回投资,可见当时熊猫的融资环境有多险恶。

而且,熊猫2017年之前的融资也极困难,甚至王思聪要签署无限连带责任的条款。

事实上,像王思聪这样,以债权投资或者股权回购来融资的,基本都会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也就是公告中所说的“连带担保”。

熊猫TV这样的科技类公司,不像制造业一样有实实在在值钱的设备、厂房等资产,商誉的减值风险极大,空口无凭地想从投资人处拿到钱很难。几大直播平台烧钱大战时,王思聪为了拿到投资,不仅给公司的估值打了折,还承诺了股权回购条款,相当于这笔投资异化成了年化12%的高利贷,即便熊猫TV已经死掉,这钱王思聪也赖不掉。

根据界面新闻报道,钜派投资旗下有一款专门为了向熊猫TV进行股权投资而打造的产品“钜大秀赢财股权投资基金”。在产品说明上明确标明,该产品“由实际控制人王校长承诺本基金有权要求其回购股权”和“年化12%的回购承诺”。

并且,王思聪为了融资,这样的回购承诺签了不止这一份。

资本是逐利的,成功时锦上添花,失败时也可能成为压倒企业家最后的稻草。在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有着一个充满张力的结构,两者常常构成博弈关系,展开无声的较量。

在投资人看来,有很多创业者套现走人,留下一堆烂摊子给投资人的例子,签署连带责任是对自身的保护;而从创业者的视角来看,无限责任是在压榨创业者,这笔钱可能盘活企业,也可能是饮鸩止渴,把自己也搭进去。

如今,在经济下行压力之下,人们常说资本回归了理性与常识,投资人把钱捂得更严实了。创业者和企业玩过的花招倒逼投资机构设置越来越苛刻的条件:想要拿到钱,必须签兜底协议。

今年因为个人连带无限责任倒下的企业家很多。

在暴风集团的冯鑫被公安机关拘留后,美图的蔡文胜发过一条朋友圈说:创业者一定要谨记一条纪律,任何时候都不要签“个人连带无限责任”。且表示“特别是国内机构和银行,经常会有这个条款”。这种现状,正是当今创业的残酷之处:很多人不是不懂其中的凶险,但为了钱,不得不签。

今年,贾跃亭申请破产之后,贾跃亭的债务处理小组曾跳出来说:贾总的债大多数都是为公司担保欠下的,真正他自己欠的并不多。言外之意是,贾总燃烧自己,照亮公司。但在债权人看来,他只是技不如人被资本的力量反噬而已,这种悲情叙事不会影响债权人申请执行、阻止其破产。

被对赌协议缠住的王氏父子

再来看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老爸王健林不能出手相救而任由事情发酵呢?

王健林也有苦衷。

王思聪称独揽20亿损失,是担当还是无奈?

▲老王一家三口

首先,这20亿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笔小数目。普通人都拼命地把手里的闲钱往楼市、股市、P2P里扔,何况那些永远把资金链绷得紧紧的,擅长资本运作的企业家呢?他不太可能没事手里攥着20亿现金。

其次,还账不能用万达的钱。万达是一个巨无霸,有完善的治理体系和组织结构,并不是王健林的一言堂,他也要为股东负责,轻易决定20亿资金的来去,是违法违规的行为,尤其是从上市公司抽离资金,是要坐牢的。

再次,王健林也不能轻易抛旗下上市公司的股票套现。一是万达影视、万达信息等股价波动很大,大笔套现的举动很有可能让股价闪崩,不仅亏了自己,还可能坑害众多股东。

话说回来,王家父子真的很喜欢对赌,将资本游戏玩得风生水起。

2016年9月,王健林嫌万达商业的估值太低,对不起股东和投资人,执意要将港股上市刚满15个月的万达商业私有化。

为了如愿退市,他签署了一份对赌协议,规定万达商业在退市两年内,若未能完成A股上市目标,退市投资人将有权利要求万达集团进行回购,并且万达商业需要支付8%-10%的利息。在距离deadline七个月的时候,万达引入了由腾讯、苏宁、京东和融创组成的战略投资团,引入了340亿,收购万达商业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

这340亿,让人们领略到了王健林眼花缭乱的杠杆魔术。但资本的运筹必须付出代价,他与上述四大巨头签署了新的对赌协议:万达商业在2023年10月31日前完成上市,而且万达商业不可以更改其主营业务,2019年租金的净收益要达到190亿元,如果低于这个数值,投资方有权要求万达方面给予其现金补偿。

其实,就是资本腾挪,用新债还旧债而已,俗称“拆东墙补西墙”。

王健林当时有四大巨头组成的财团驰援救场,但眼前这20亿可够其儿王思聪忙活一阵子的了。好在从公告来看,王思聪会负责到底,同时,他的“再创业”定会相信也会更加审慎。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