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对话卢伟冰:K30会是与荣耀竞争的拐点,红米没有说要给小米让路

欧阳伟康 · 2019-12-11
“重回1999”后,红米如何继续与荣耀的战斗,小米又将怎样迎接5G时代的竞争升级?

12月10日下午,红米品牌首款5G手机、同时也是小米旗下首款双模5G手机红米K30 5G在北京正式发布,其1999元的起售价不仅刷新了国内5G手机价格新低,也大幅低于发布会前外界对首款搭载高通双模5G芯片骁龙765G的手机价格预期,“重回1999”成为发布会后很多评论在提及红米K30时的一个高频词。

在接手红米品牌近一年、最近又履新小米集团中国区总裁后,卢伟冰迎来了他的高光时刻,发布会上直接放出余承东对麒麟990的讲解视频、产品对比中多次点名“diss”荣耀V30,卢伟冰“硬刚”“回怼”的风格发挥到极致。

在发布会后,卢伟冰坦言,在红米独立之后,作为红米负责人,他眼里只有一个对手,就是荣耀。而K30则被寄予厚望,卢伟冰认为K30将成为两个品牌竞争的拐点,这场仗打完之后,红米将形成碾压之势。

卢伟冰在群访中表示,经过了2019年的“稳健经营”后,红米将以最激进的状态去迎接5G这一仗,5G对小米来说是重大历史机遇,将引领小米的下一个十年,此前小米在中国市场占有率没有达到要求与目标,在出任中国区总裁后,卢伟冰希望能有更好的业绩提升。

至于首发高通骁龙765G、索尼IMX686 6400万像素主摄像头、在小米体系中首次配备120Hz高帧率屏幕,卢伟冰也表示小米与红米之间有战略的协同与互补关系,但依然存在竞争,会基于目标人群需求决定技术在哪些产品上先使用,没有完全说红米要给小米让路,这与荣耀的策略不一样。

以下为卢伟冰在发布会后,接受包括36氪在内的多家媒体群访实录(经36氪在不影响原意的前提下编辑调整):

谈出任中国区总裁与红米独立一年:中国市场占有率没有达到要求与目标

媒体:在出任小米中国区总裁后,在手机业务方面,红米与小米双品牌战略具体执行上有什么变化?

卢伟冰:雷总兼任中国区总裁有半年,这半年雷总主要做几件事情,第一是对团队做了梳理,第二是对渠道策略做了梳理,第三就是对中国区战略做了梳理。并且我们还做了非常重要的一个事,整个下半年实际上是4G到5G切换的时间,所以我们今年下半年对中国市场整个集团采用的策略叫稳健经营策略,不冒进,不要让4G库存成为我们进入5G市场的包袱。

雷总对中国区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我接过这个任务,在这个基础上把这个战略好好地执行好,让我们小米的中国市场能有一个比现在的业绩要有一个更好的提升,这是我的一个基本想法。因为我出任这个位置也只有一周多,所以我今天也没法回答大家特别多的具体问题,我今天还是以Redmi总经理的身份来接受大家的访问。  

媒体:对于自己在小米这一年是否满意,有没有一些不足的地方?

卢伟冰:整体来讲,我觉得自己还算满意,我作为一个新加盟的公司高管,没有任何障碍地融入了小米,Redmi今年还取得了一点成绩。我觉得可能不是很满意的一点,在中国,我们今天的占有率还没有达到要求和目标。最主要是今年下半年,我们觉得稳健经营可能比别的更重要,所以可以看到我们下半年整个产品推出的速度、节奏是放缓的。我们今年的很多产品没有那么激进。另外,我们今年生态链产品上稍微慢了一点,所以我们到今天才推出像音箱和路由器这些产品,应该更早一点推出来。

谈5G:以最激进的状态迎接这一仗,通过降价带动5G普及

媒体:我有两个问题。第一,本次Redmi K30是直接把价格压到了两千以下,但是之前行业内有一个说法,到2020年下半年才会有两千元以下的价格出现,想问Redmi一次性推出这样价位的手机是有怎样的考虑?第二个问题,您认为目前阻止5G普及的障碍还有哪些?

卢伟冰:我觉得有两点,第一点,5G时代对小米的意义和价值,就如同3G时代到来智能手机的普及。3G到4G是一个小升级,但是5G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不仅仅是手机端,更多的是其他的生态链产品上。对小米来说,5G是一个特别大的历史机遇,这个机遇会带领小米下一个十年。第二个,我觉得今天的5G就面临四大挑战,终端贵、资费贵、网络覆盖少,以及杀手级应用没有出来。

要解决这些问题,切入点就是终端的快速普及,尤其当应用没有起来的时候,终端快速普及没法通过应用带动手机,它一定是通过价钱。所以说先通过价格让手机普及出现应用,然后再让应用带动手机。中国的手机市场已经连续三年出现了下滑,要让市场实现逆转,不是通过5G这个功能实现的,一定是通过5G的应用。只有5G应用下来了之后,资费才可能下来,否则这么高的5G建设成本靠什么分摊?我们推出1999这样一个价钱最大的意义就是说要加快5G手机的普及。

媒体:您预测明年中国的5G市场大概会到一个什么程度,明年Redmi在中国市场的份额最高能达到什么程度?

卢伟冰:2020年中国市场我们盘算了一下,通过几个维度,我们认为大约明年整个中国手机市场增量还在3.6亿支,可能有接近一半,就是45%—50%的比例可能是5G手机,也就是1.6—1.8亿支之间。具体Redmi的市场目标比例,我就不在这里透露了,但是我们一直秉承的是5G先锋的这样一个态度,可能2020年Redmi的产品发布会稍微多一点,因为明年是整个5G的技术变化最为剧烈的一年。大家会发现,每个季度可能都有非常多的新品发布,所以明年的话,我们以最激进的状态去迎接5G这一仗。

媒体:之前雷总说千元5G手机可能要到后年,K30 5G 1999元定价显然加快了它的速度,您觉得明年的情况是怎样的?

卢伟冰:5G终端今天最主要的第一是处理器,处理器今天最大的问题,5G的处理器只能用最先进的制程去做,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5G)处理器都是用7nm做的,还有少数的8nm去做,但是不可能用传统的其他的。

第二,目前5G的是分离的也好,是SoC也好,这个5G的基带是比较贵的。第三,外围的射频,由于频段覆盖各方面的原因,今天5G的射频跟4G手机相比多了接近20倍。除此之外,我们有GPS天线、两路Wifi天线,为了防止手握的问题,有两路的3G、4G信号,这次5G是布局了四个,以及做热处理,这些都成本的增加都非常大。很难预测2020年能不能做到,因为这些算下来都知道它会比4G手机贵好几百块钱,今天的处理器贵了非常多的,光7系列的处理器就是原来8系列4G处理器的成本,还不加其他的外围。

所以今天7系列的5G手机的成本是高于原来8系列4G手机的,我不知道今年我们能不能够通过整个产业链的努力,把成本尽快地降下来,达到千元的价位,这需要整个产业链的配合,但是前提一定是规模,没有规模谈成本的下降,这是不可能的。

媒体:您提到5G的杀手级应用三年内一定会出现,您认为它首先会在哪个垂直领域出现?另外,Redmi在5G应用生态上会做什么战略?

卢伟冰:我们看5G的技术,就是三个方面,速率更快,容量更大,延时更低,最后应用出来都围绕着这三个特点,这是第一个我们要去看的。第二个,大家讲的叫工业互联网,但是工业互联网的出现还需要一个时间,所以说最终可能整个5G应用演变的路径首先还是在消费级出现,然后进入家庭,再之后是工业互联网。最后我觉得它有着一个相互的促进作用,举个例子,我认为它是2C到2B演变的路径,但是2C和2B又有一个相互的促进。

红米与小米:在梳理哪些IoT品类需要双品牌,没有说红米要给小米让路

媒体:我想问一下关于AIoT方面的发展和布局,像红米从今年开始品牌化以后也推出了很多的东西,比如说耳机,还有洗衣机,明年会推出什么类型和产品呢,Redmi品牌推出这么多产品以后,会跟米家形成什么样的竞争关系呢?

卢伟冰:第一,我们笔记本、电视、路由器和音箱,我们刚刚布局,其实我们的品类还不多,所以明年一定要把型号扩起来,会把产品做丰富。另外一个,我们现在在梳理AIoT领域里面哪些品类实现双品牌。如果实现双品牌有几个特点,第一,用户需求,用户有一个明显的区分,第二是渠道需要,第三,是竞争的需要,我们会根据这三个标准筛选哪些产品适合做双品牌,不止于目前大家看到的这些产品。

当然,红米品牌也好,米家品牌也好,这都是基于我们的战略去做的,相互之间最主要的是战略协同的补充关系,当然不排除会存在竞争关系。

媒体:5G时代每一个季度发布新品的节奏都会非常快的时候,红米跟小米之间的这样一个节奏平衡,还有成本投入、研发投入这样一个问题应该怎样平衡?

卢伟冰:小米跟Redmi之间,我们有战略的协同,有互补的关系,但是我们依然存在一些竞争。我们会基于我们人群的需求,看这个技术尽可能在哪些产品上先使用。这里面没有完全说Redmi要给小米让路,我们跟友商的策略的确不一样,友商的确给老大哥的品牌做新品牌的让路,而我们不是,比如说6400万像素也好,索尼的首发,包括765G首发都是在Redmi上用,整体还是从用户的需求出发。

谈竞争:IoT下一步竞争一定是生态,K30会是与荣耀竞争的拐点

媒体:等到5G时代,各个厂商都在布局IoT生态时,可能竞争的核心优势点在哪?

卢伟冰:我觉得是这样,下一步的竞争一定是生态,一定不是单产品了。好像今天上午看到南方的友商也有一个会议,好像是一个技术对外发布会,他们也提出了一个概念,叫万物互融。其实大家都在走这样一个生态的方向。

媒体:不管是在公开场合,还是个人社交媒体上,您都提到了与友商(荣耀)的竞争比较多一些。我们感觉可能双方竞争也比较激烈,您觉得目前来看,双方竞争已经到哪个阶段了,到5G时代,你们觉得这两个品牌在竞争上有哪些比较让你感兴趣的地方?

卢伟冰:我非常惊讶的是有本写友商的书叫《华为5G终端战略》,这本书里记录了当时荣耀如何拷贝小米,像素级学习。所以在Redmi独立之后,我作为Redmi负责人,毫不讳言,在我眼里只有一个对手,就是荣耀。无论是产品对标、还是市场的对标,还是营销的对标,今年我们在全球去碾压荣耀的销量,这个就不多讲了。

第二个任务,就是一定要在中国实现反超,如果按照最新统计数据来看的话,应该说我们的数据非常接近了。对我来讲,最近友商发布了V30,我们发布了K30,相差大约两周时间,都是双方的首款5G代表作,我非常有信心K30会全面碾压友商的V30,我相信这个产品一定是两个品牌之间的拐点,这场仗打完之后,我们就会形成碾压之势。这是我对这一年的仗打过来之后,以整个战局来看的话,这是这个时间点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2020年之后,我们跟对方来说,我们的优势一定是一马平川。

(封面图片来自卢伟冰个人微博)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烟台市国资委为泰和新材的实际控制人。

2019-12-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