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刮向末路

Wise财经 · 2019-12-08
冯鑫或许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手缔造的帝国仅仅才四年时间就已树倒猢狲散。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Wise财经”(ID:onecaijing),作者李幼薇,36氪经授权发布。

“暴风”刮向末路

冯鑫入狱四个月后,暴风集团也撑不下去了。

12月2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经营状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除了冯鑫以外,公司高层管理人员已经全部辞职,目前仅剩10余人,且由于资金状况紧张,公司还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况。

这些辞职的高管包括公司副总经理张鹏宇、首席财务官张丽娜、证券事务代表于兆辉,以及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

人员持续大量流失,让暴风集团成了一具空壳,甚至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

与此同时,暴风影音官方网站的移动端、PC端和App也都被曝出已无法正常使用,官网页面布满乱码,App则显示网络异常。

火势还在继续蔓延。

截止12月6日收盘,暴风集团的股票报收价为3.17元每股,市值仅剩10.45亿,不及巅峰时期的三十九分之一。而这两组数字在10月31日收盘的时候还是4.67元和15.39亿元。

事实上,自从三季度财报披露以后,暴风集团的股市表现就在一塌糊涂的路上渐行渐远。根据三季报显示,暴风集团实现总营收为9360.05万元,同比下滑90.95%。净利润为-6.5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2.28亿元,亏损同比增加了184.50%。

更为糟糕的是,暴风集团账上资金仅剩331.71万元,总资产下滑至3.6亿元,较上年末减少71.05%,而净资产则进一步减少至-6.33亿元。

根据相关规定,暴风集团若全年净资产为负,其股票将被暂停上市。按照退市规则,若此后一年仍不能扭转净资产为负的局面,那么暴风集团将会直接退市。

但从目前的态势来看,暴风集团存活下来的希望渺茫。

身陷囹圄中的冯鑫,或许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手缔造的400亿帝国,仅仅才四年时间就已树倒猢狲散。

PC时代的没落

暴风集团旗下的产品暴风影音,是一款称霸PC时代的视频播放神器。时至今日,已经很少有人使用暴风影音了,但在十年前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2009年是暴风影音的高光时刻。这一年,暴风影音的用户总数达到了2.8亿,日活用户达到2500万,仅次于当时的腾讯QQ和迅雷。鼎盛时期甚至占据了70%的市场份额,平均每10台电脑中就有7台装了暴风影音。

彼时的暴风影音,以一己之力扛起了整个暴风集团的营收。2015年3月份,暴风集团成功登陆A股创业板。

暴风集团最终以每股7.14元的发行价募资了2.14亿元,暴风集团的总资产也从上市前的4亿元攀升至6.09亿元。

上市前夕,A股形势一片大好,暴风集团赶上了好时机。借着牛市东风,暴风集团的股价一路扶摇直上,最后飙升至每股327元,巅峰时市值突破408亿,而完成这样4580%的上涨,暴风集团仅仅用了不到两个月。

股价翻了45倍,使得暴风集团内部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和66个百万富翁。一时间,暴风集团成为了投资者心目中的“妖股”典范。

暴风集团之所以被投资者疯狂追捧,很大原因是暴风集团在招股书中所披露出来的强劲的盈利能力。根据招股书显示,在2012年、2013年和2014年,暴风集团的总营收分别为2.52亿元、3.25亿元和3.8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584.73万元、3853.73万元和4194.15万元。

2016年4月19日,暴风集团披露了上市后的第一份年报,业绩表现依旧不俗。根据2015年年报显示,暴风集团的总营收为6.52亿元,同比增长68.85%。与此同时,净利润为1.73亿元,同比增长313.23%。

然而暴风集团的高光时刻并没有持续太久。

妖股之所以被称为妖股,是因为没有可持续的业绩作为支撑。显然,暴风影音这款缺乏想象力的产品无法一直支撑暴风集团的高市值。

2013年,4G网络开始普及,这预示着PC时代的没落。根据第三方机构统计结果显示,2013年10月,移动端月度覆盖人数已经达到1.38亿人,同比增长58.4%,相比之下,同期PC端的增长率只有1.2%。

2015年之后,4G网络普及基本完成,移动互联网时代正式到来。

冯鑫虽然意识到了移动互联网的重要性,而且暴风影音在很早之前就开始布局移动互联网,但却始终无法占据先机,更为致命的是,暴风集团内部甚至开始无暇顾及暴风影音转型的问题。

错失良机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极大程度上推进了视频网站的发展。

根据智研咨询相关报告显示,当时国内视频网站的市场渗透率前三的分别为爱奇艺、优酷土豆和腾讯视频,其市场渗透率分别为56.4%、47%和38.9%,而彼时的播放器巨头暴风影音位列第五,处于第二梯队。

2013年,腾讯、优酷、乐视等数十家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用正版内容作为护城河,完成了对播放器们的清洗。

联合行动之后,版权的重要性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与视频网站以“内容为王”的战略不同,暴风集团并没有将内容视为突破口,冯鑫对于暴风集团的发展方向有着自己的思考。

三大视频网站在版权上暗暗较劲,每年至少需要投入50个亿来购买版权,但是均无法实现盈利。说白了,这笔巨资就相当于肉包子打狗。

版权战打得翻天覆地,暴风影音却以隔岸观火的看客心态目睹着一切,自始至终也无动于衷,并且一个独家版权都没买。

冯鑫的自信是有原因的。从2015年到2017年,是三大视频网站亏损最为严重的时候,而暴风影音却依靠广告收入早早实现了盈利。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暴风集团的净利润分别为1.73亿元、5281.17万元和5513.93万元,虽然下跌幅度明显,但仍处于盈利状态。

事实上,冯鑫也意识到了仅仅依靠广告收入并不是一个能可持续发展的模式。

2015年5月,为了寻求更多新的增长点,暴风集团开始尝试构建属于自己的互联网生态,即“DT大娱乐”战略。在冯鑫远大的规划中,DT大娱乐包括暴风魔镜、暴风体育、暴风影业和暴风TV四个核心业务,而且不仅要在中国布局,在国际上也要进行布局。

2016年3月,暴风集团披露了其上市以后的首份并购方案,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分别以10.5亿、10.8亿、9.75亿元的交易价购买甘普科技100%股权、稻草熊影业60%股权和立动科技100%股权,交易总价合计31.05亿元。

根据当时媒体报道,暴风集团想要收购的三家标的公司甘普科技、稻草熊影业以及立动科技,其增值率分别达到106倍、38倍和60倍。

一出手全是大手笔,溢价几十倍乃至上百倍,这让暴风集团遭到了很多外界的质疑。

面对质疑,暴风集团给出的回应是:一下买进三家公司,直接目的是为了进军影视、游戏、海外三大业务,进一步完善全球DT大娱乐战略布局。

不过该并购方案并没有成功,三个月后,证监会并购重组委以“标的公司盈利能力具有较大不确定性”为由否决了这一决定。

事实上,DT大娱乐战略除了能败家外,并没有对暴风集团的营收增长起到多大作用。与此同时,三大视频网站渐渐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格局,而暴风影音因为错失良机,命运最终被彻底改写。

暴风陨落

2018年1月,在暴风集团的年度战略研讨会上,冯鑫绝口不提DT大娱乐战略,而是明确提出要“All For TV”,并表示未来三年内要全力做好互联网电视。

暴风TV成了暴风集团的救命稻草。

在冯鑫看来,暴风TV和小米手机的打法其实如出一辙,都是利用智能硬件切入互联网。虽然冯鑫也是金山系出身,但他与同为金山系的雷军还是有着很大的差别。雷军是典型的技术派,而冯鑫则一直在金山做市场,注重营销的冯鑫或许忽略了电视行业是一个长周期、高投入、高风险的领域,最重要的是,良好的用户体验才是真正的刚需。

2018年,暴风TV等产品销售收入为9.02亿元,占总营收的80%,但尴尬的是,毛利率为-31.97%,这让冯鑫有些骑虎难下,电视业务虽然为暴风集团带来了近八成的收入,但同时也在疯狂地吞噬着净利润。

在2017年以前,硬件设备和广告收入是暴风集团创收的两架马车,自从冯鑫提出要All For TV以后,广告业务的收入从4.28亿元一路降至1.42亿元,但硬件设备的收入却没有丝毫起色。

电视业务最终将暴风集团彻底拖进了泥潭之中。整个2018年,暴风集团的广告收入同比下降56.85%,总营收同比下降41.34%,净利润亏损高达10.9亿。

然而更为致命的是,此前暴风体育埋下的雷,终于在今年爆了。

2016年初,冯鑫通过募资成立浸鑫基金准备加杠杆收购一家国外体育版权经济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简称MPS)65%的股份,收购价格高达52亿元。

成立于2004年的MPS公司,发展到2016年时已经拥有了欧洲足球锦标赛、意甲、英超、西甲、法甲、巴甲、英格兰足总杯等顶级足球赛事版权,而且除足球运动外,还拥有法网、一级方程式赛车、世界棒球经典赛、NBA、西班牙篮球联赛等多种运动赛事版权。

拿下MPS,对于暴风集团来说是在体育赛道里的一次重磅押注,也可能是暴风科技再次雄起的一次契机。为此,暴风集团、冯鑫和光大证券子公司光大浸辉旗还签署了一份意向性协议《关于收购 MP&Silva Holding S.A.股权的回购协议》。

然而在MPS被浸鑫基金收购后一年,三位公司创始人纷纷套现离场,原本公司手中的多个顶级赛事版权也在2017年底到期后被竞争对手IMG抢走,这使得原本估值14亿美元的公司,只剩下了一具空壳。2018年10月17日,英国高等法院下令将MPS进行破产清算。

收购MPS一事,最终导致众多GP和LP损失惨重,随后,光大证券也将暴风集团和冯鑫告上法庭,要求暴风集团和冯鑫赔偿7.5亿元。

事情渐渐开始朝着不受控制的方向演变。

2019年7月28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两个月后,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批准逮捕。

而冯鑫被逮捕,也成了压垮暴风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5年03月24日,在敲钟现场,冯鑫豪情万丈地说:“今天我不是一个人来到这里,现在暴风每个月的活跃用户有2亿,我今天代表2亿暴风用户来到A股。暴风在上市以后会展开崭新的未来,让暴风享受A股,让A股享受暴风。”

重新复盘,除了唏嘘感慨,更多的是惋惜。

暴风集团几次错失良机,虽然也曾试图自救,但走向衰落已无可避免。按照目前的态势来看,暴风集团未来退市或许也只是时间问题。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跟斗鱼在北极直播是种什么样的感受?

2019-12-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