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最前线 | 马桶失败后,快播王欣的下一站

牛耕 · 2019-12-06
快播让王欣看到了平台的力量,现在他做了一款灵活用工平台,年底有望上线。

继马桶MT和好记之后,快播王欣仍在通过新公司不断推出新产品。2019年8月,云歌人工智能上线了测试版的“灵鸽”——一款C2C灵活用工共享和协作平台。用户可以在上面发布用工任务,由平台自动匹配有相应能力的人,并组成虚拟公司让合伙人也赚取收益。

但灵鸽在测试完毕后很快下线,许多用户并未能体验到产品,或误认为这款产品要对标58同城。为此,王欣在年底特意于自己的公司做了一场讲话,解释自己瞄准“零工经济”的初衷。

图片来源:云歌人工智能

王欣认为,正如滴滴能部分替代出租车,未来能让人们自由安排时间的商业模式也会更加壮大。而缺乏这种自由模式,人们担心被企业裁员就只能被迫工作。最近愈来愈烈的企业裁员风波,就是传统雇佣模式无法解决所有问题的征兆。

通常,那些需要长期培训和专业知识的工作会由传统实体企业来分配。但还有很多长尾需求,现在不被重视也无法对接,比如找人在雪地上写字拍成视频。王欣初见觉得奇怪,但细想发现如果自己年轻,也可能愿意付一点钱,来找人写字宣誓自己的理想或爱情。这些需求极其细分,也可能时效性很强,不适合通过传统企业对接。

在此情况下,灵鸽平台就有用武之地。王欣将灵鸽比作谷歌而不是雅虎,因为它在需求更加细分的时候应运而生,不再能由“分类目录”解决。一旦这些需求找到能满足它们的平台,将有更广阔的市场空间。

王欣拿自己创办的快播来说明平台的力量。在快播诞生前,全国的个人站长也就几十个,每一个人只能掌握很少的流量。但有了快播平台,个人站长暴涨到10万级别,人们观看视频的需求也被证明根本不小众。尽管快播最终失败了,但确实展示了平台的力量。

平台如何为个人赋能,一直是王欣思考的重点。他认为,两个能迅速落地的场景是旅游规划师和护士上门做B超监测。以后者为例,目前的设备已十分便携,人们不愿去医院排队,但也不可能专门买一台1万元的设备。而护士上门为人们做B超检测就是很好的方式,只是缺乏技能培训。这让技术和平台有了用武之地。

为此,王欣的公司已经签下部分培训公司,培训能力能达到万人规模。他表示,不仅要做好平台本身,也要做好平台相关产业。

此前有媒体认为,灵鸽是要对标58同城,做蓝领工作分发。王欣特别澄清了这一误会:自己不会把重点放在旧有的职业上,而是想瞄准未来趋势,去发现新的职业。“姚劲波也是我哥们”,这句话让人想起王欣刚出狱时,姚劲波和何小鹏就去为他接风洗尘。

在2019年8月,灵鸽曾短暂上线测试一天,迅速刷屏获得了近100万注册量。当时王欣团队并未主动做任何推广工作,立即就把应用下线了。三个月来,王欣为平台完善了周边商业模式。年底再测试上线后,如果没有问题,这款产品将不会再下线。

谈到创业环境的沧海桑田,王欣自认为是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对现实悲观以保持谨慎,但本质上对长远未来保持乐观。“创业一直是创意稀缺、门槛较高的,只是创业的方向在变化。”王欣强调,创新不易,他一直在努力与外界保持沟通,希望让大家了解他做产品的路径和想法。

图片来源:灵鸽官网产品图

王欣答记者问

Q:很多人山寨灵鸽,您怎么看?这对灵鸽是正面还是负面影响?

A:山寨的我们也举报过,多数出现在苹果平台,会有一些影响。我们很多朋友都纳闷,你们怎么做了一个全是广告的应用?这就是下了山寨版。我们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就希望年底我们再上线的时候,媒体能更好描述我们的logo。

Q:做灵鸽你们遇到了哪些难题?

A:我们想把一些新技术融合,以及用户使用习惯上有差异。比如我们登陆页面的一些区块链技术应用,很多用户不知道怎么用,接受不了,我们在调整,让它更适合普通用户。我们也加入了手机账号登录,信得过我们信息就存这里,信不过就自己存。

我们的业务有一个二八原则,大部分是C2C派单,利用虚拟公司让更多人能接受,B2C我们也有,帮助企业派单。

手机上的很多用户,不是实时在线的,有人有需求发出订单,但是没接到订单。这和产品流程有关系,需要将纯技术的偏执和用户习惯融合,再去优化,因为你不能要求用户改变。

Q:零工经济的规模在未来能有多大?

A:我们产品设计的初衷是,今天小众的职业也许未来会变大众,自由职业者会越来越多。全国人民每年的工资有八十多万亿,零工部分如果是1%,也是很大的份额。

我们与58的不同在于,我们是开发新行业、新业态。平台前期不会太注重盈利,服务于蓝领,将佣金的75%分给合伙伙伴、劳务公司、培训公司、个人合伙人,公司只抽佣金的25%。

Q:灵鸽平台起步时如何导流?

A:现在流量很贵,通过广告获取或者购买都很贵。流量本身不是最重要的,精准流量最重要。我们签了很多培训学校,线上线下都有,一年能培养几万人。在特定的阶段和时期,需要的精准流量也不一样。我们就需要小众技能服务者。

Q:某些出行平台会有乘客线下交易,越过平台直接找车主的情况。灵鸽要如何避免?

A:无法避免。其实我表示支持,如果平台佣金高到用户去接私单,就应该引发平台的自我反思。如果大面积发生,平台应当检讨自己的商业模式和定价。在个体经济时代,人们更重视个人IP,不会再受平台剥削。

Q:相比以往,在现在创业是更艰难了,还是更容易了?

A:我是悲观的乐观主义者,对长远乐观,对现实悲观。我相信未来创业环境会越来越好,但现在悲观才能保持谨慎。创业一直都是创意稀缺、门槛较高的,只是创业的方向在变化。

最开始的时候,人们觉得没本事才做自媒体,但伴随时代变化,创业的选择也在变多。人们对平台的信任、知识积累成都也在支持你创业。

Q:您的上一款产品马桶MT,后来似乎改名“好记”,现在怎么样了?

A:马桶项目失败了。我们企业内部有很多小团队在做创新,我会做一些创业的指导。马桶最开始是有些年轻人对社交有想法,后来我们发现这个产品有问题,就立马下架了。并不是坊间传闻的产品涉黄,而是当时有人感觉你要涉黄,就直接写你涉黄了。

MT这个产品单看的话愿景不够大。好记是个新产品,不是MT转型的。我们在尝试新东西的时候,希望媒体朋友能多些宽容,创新真的挺难的。

我们上架一款产品的时候,一定会和媒体沟通,官方通知大家我们正式上架了。灵鸽也是一样。好记是同一个团队做的完全不同的产品,灵鸽不想凑热闹。要吝惜品牌和羽毛,后续产品上线时我们会更加谨慎。

Q:C2C项目很多,大多比较垂直。灵鸽关注长尾需求,职业种类比较复杂,有没有想过从长尾市场里寻找想象力更大的场景来深入做?

A:从2014年到2017年,大部分O2O项目都失败了,只有一些高频的除外。其实逻辑很简单,当你对有限的种类分类时效率很高,但种类很多时效率很低。这也是为什么雅虎给了谷歌机会。

现在,大量的长尾职业出现,灵鸽更像是服务业的谷歌。我们在产品设计之初就认为,没有人能切单一品类成功。

Q:在零工经济时代,劳动者获得解放的同时也缺乏安全感,例如收入不稳定、市场能提供的职位数量不稳定、各种劳动保障缺乏。新的组织方式会带来新的不安全感,尤其是对专业素质要求不太高的岗位。灵鸽如何给大家安全感?

A:社会的进步取决于文化和理念的进步。过去大家只想当公务员,逐渐会想去外企,后来又去民企。比如现在,大多数影视从业者不挂靠在公司,而是当自由职业者。产品设计要吻合这种发展的步骤。

我们在C2C的模式下加入B2C,本质上是一种更灵活的C2C,运用了个体自组织能力。大的劳务公司能保障员工利益,带来安全感,以B2C模式弥补C2C的不足。选择合作伙伴也避开了一些风险。

人们要有拥抱变化的眼光,新职业必然带来不安全感,但同时也带来自由。人们应该逐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无法一步到位,是个漫长的过程,但也逐步会有安全感。

+1
8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任正非:“苹果在隐私保护方面是我们的榜样。”

2019-12-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