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渝:投资人创业无异于将自己踹下悬崖,跳进冬天的海里游泳

刘旌 · 2019-11-15
2.0版的光大控股新经济战略了解一下

文 | 刘半晌

这是11月初的一个上午,我们与艾渝在他位于启皓大厦11层的新办公室里开始了这次访谈。此刻不过十点半,而据说艾渝已经见完了一波访客、并结束了一场内部会议。精确到半个小时的行程安排,已经是他的每日常态——和36氪一年前见到的他相比,艾渝显然更忙碌了。

想要介绍清楚这位商界新秀或许并不容易。更多人是从“光大控股新经济基金负责人”的身份开始认识艾渝的。但在镁光灯之外,自2008年加入光大控股,其时25岁的他就以核心创始人的身份,创办并运营了中国最大的地产基金:光大安石,管理规模超千亿。在这段鲜为人知的“综合性战争”接近尾声时的2015年,艾渝开始转战集团鲜有涉猎的新经济领域,并以迅捷之势开启了其后的70多笔投资,这些项目大多在后来为众人所知:爱奇艺、美团点评、商汤科技、Wish、每日优鲜、网易云音乐、小鹏汽车等等。更实际一些的数据指标是:3年内,光大控股新经济基金的资本管理规模达300亿人民币,已投资金近200亿人民币,至今向投资人分配现金达60亿,已退项目的平均回报率接近40%。

更大的变化也已悄然发生。此刻若还只将艾渝和他的新经济团队,视为一家有着实业背景的投资部队,已经是一个过时的定义——事实上,最早可追溯至三年前,从他们对一家尚名不见经传的智能硬件公司的投资开始,艾渝的身份就又多了一层:一家创业公司的CEO。

这家公司名叫特斯联——根据它的自我定义——这将是一个缘起于智能物联网的生态平台。艾渝掌舵后,特斯联从一家“估值不过一千万美金”的公司,一路狂奔成为如今的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金),吸引来了包括IDG资本、京东、科大讯飞、中信系产业资本、商汤科技、万达等机构和企业的投资支持,迄今在全国落地项目8400多个,三个垂直场景均实现10亿年收入。不久前的2019年8月,特斯联宣布完成C1轮融资,金额为20亿人民币。毫无疑问,这已经是一家AIoT领域炙手可热的明星公司。

而如今,艾渝不过36岁——放眼整个商业领域,这仍是一个代表着年轻的数字。但很显然,他希望跑得更快一些。于是第一期美元基金宣布募集完毕不过一年多之后,他们又一次昭告公众:光大控股新经济第二期美元基金业已启动,并将继续与此前的重要伙伴Investcorp合作。Investcorp是一家全球知名的另类投资公司,自1982年成立以来,曾投资了包括Gucci、Tiffany & Co、Saks Fifth Avenue等代表案例在内的175家公司。光大控股是它至今在中国市场的唯一的科技合作伙伴。未来,光大控股与Investcorp将共同成立投资委员会,并互相派驻员工共同完成投资。

需要强调的是,此次二期美元基金并非只是此前的简单延续。以此为肇始,光大控股新经济团队完成了一次重要的自我迭代:他们将逐步放弃多而全的全赛道式投资,转而以特斯联为抓手,专注在科技赋能赛道上。按照一句时髦的话来说,这将是“产融结合式的投资”。艾渝向36氪强调,“产融纵横”投资已经是光控集团现阶段的战略,在飞机租赁、养老、地产等领域,他们均已形成“一家平台公司+上下游产业链布局”的生态图景,而特斯联将是他们在新经济行业的聚合点。

以下将是36氪对话艾渝的访谈摘编。在这里,我们聊到了他对新基金的期许、特斯联的历史定位,以及横跨投资人和创业者二重身份的他自己。

谈新基金:聚焦科技赋能领域

36氪:先聊聊你们的新动作吧:第二期美元基金已经启动,这距离第一期基金不过一年多,在基金行业这可以说是少见的快速度了,“求快”的逻辑出发点是什么?

艾渝:第一期基金接近5亿美元,至今基本已经快投完了。应该说,我们的策略是高周转的逻辑,这可能是与我们之前的背景有关:从地产基金开始,管理超过百亿的规模,资产和资金的高周转是一个习惯的沿袭。

36氪:和此前的200亿人民币基金以及第一期美元基金相比,新基金的打法会有什么变化?

艾渝:大方向没有变,还是聚焦在新经济领域。但和此前的细分领域相比,未来我们会更聚焦。

坦白说,之前我们的投资是全赛道式的,有一定的机会主义成分在里面,未来我们希望专注在科技赋能赛道上,包含:IoT、AR/VR、大数据、云技术、区块链等底层技术的迭代带来的投资机会。

36氪:也就是说,你们之前提出的四条投资主线,包括消费、文娱等,这些领域的公司在你们的投资列表中会逐渐淡化?

艾渝:这和整个创投风向的变化也是有关的,这些领域的机会本身也在式微。但从更主动的角度来说,我们现在重点培植孵化智能物联网生态平台“特斯联”,一些投资会围绕它的上下游展开——也不是说每一笔投资都一定要与它相关或有合作关系,只是它会作为一个重要的参考来帮助我们做出投资决策。

36氪:客观地说,你们开启新经济投资的2015年,已经不能算是TMT或移动大潮的黄金时代,你会如何评判过去四年的投资?

艾渝:过去四年,我们的团队一共募集了300亿元基金,投出去近200亿元。有了一众明星案例,比如爱奇艺、美团点评、商汤科技、Wish、每日优鲜、小鹏汽车等。截至目前,从整体来看,向投资人分配现金近60亿元,退出项目平均回报率已近40%。

36氪:可是尤其是这一两年,一级市场处境不佳,你们如何实现快速退出?

艾渝:这可能和不同基金的运营策略是有关的。

大部分基金——尤其是VC,它们的逻辑是一投就想投十年,然后有一两个超级项目出来,就可以赚好多钱。但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更倾向于能快速地给投资人带来回报。这就像一个选择题:一个是让你投100万,等十年返给你1000万,但另一个选择是3年反馈给你300万。数字不一定准确,但从逻辑上来说,我们更希望是后者。

很多项目,我们并不一定要等到二级市场,可能在一级市场就以二手的方式退掉了。

36氪:速战速决是你们的第一目标?

艾渝:这么说可能也不准确。有些项目我们也会长期培育、甚至是亲手去做:比如特斯联,只是从策略上来说——或者说是从我们的背景来说,我们在快速运转一支基金上更有优势。我们在募集第一期美元基金时只用了半年就close了,第一期人民币基金3个月close。在投资上,我们整体也是不恋战、以战养战的态度。

36氪:如何才能具备“更快”的能力?

艾渝:光大控股做私募投资有十几年的资源和经验积累,不断地给投资人带来回报,因此储备的资本金以及投资人的信任是重要的基础。

更重要的一点可能来源于我们自身的能力建设。我和我的团队操盘过100亿美金的投资、上百个项目,拥有打综合性战争的能力和经验。什么叫综合性战争呢?不仅是一城一池的得失,你更要能调动航母群、导弹群、飞机、卫星、地面部队等等——就好比你让一个新导演去拍《指环王》,他大概率是做不成的,都得通过一场又一场的战争积累出来。

36氪:是否会存在这样一种可能的矛盾:因为渴望的是长期胜利,短期内的回报可能并不显著?

艾渝:一定程度上是有可能的。但作为投资人,我必须保证基础回报达到一定的标准——事实上,40%的IRR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同时从战略上来说:规模、速度、市场占有率、品牌影响力等方面,可能是我更关注的。

谈未来:特斯联将是光大控股新经济布局的抓手

36氪:你多次提到了特斯联,它将是你们下一阶段的重中之重,如何更具象地理解它在光大控股新经济布局中的意义?

艾渝:可以说特斯联是整个光大控股新经济的抓手之一。我们一直强调我们的特别之处在于:产融结合。

不久前,在光大控股发布的“一四三”战略中也有明确:要以围绕人工智能物联网、飞机全产业链、不动产管理和养老管理四个重点产业投资,联动资产管理主业的发展。其实这是光大控股一直的打法:锚定一个强势平台,通过投资孵化等方式,帮助它在某个细分行业里形成地位。

36氪:这两年“产融结合”的概念在投资圈不算新鲜,你们的优势在哪?

艾渝:区别就在于:你是不是真的有资本和资产的协同能力。比如我们在飞机领域拥有中飞机租赁,全球最大的飞机租赁公司;养老生态领域,光大养老几天前刚刚举行揭牌仪式,旗下有2万多张床位,目标是在三年内做到20万张床位、独立上市——并且,在这些垂直领域中,我们都有着大量的资本布局。

所谓的产融结合并不只是什么溢美之词,而是一种差异化的竞争策略。当你有一个平台公司时,哪怕它短期内不是全球第一也不重要,但是你拥有它之后对全行业的理解是不一样的。

36氪:阿里和腾讯似乎才是真正实践了“产融结合”的代表公司。

艾渝:确实。以前有一些传统地产公司声称自己也在做投资,但它的投资看起来和主营的地产业务几乎没有任何协同可能,这种产融结合就是虚的。但阿里腾讯的很多业务发展就是依靠投资开始的,是真正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

36氪:你们选择特斯联时它仍籍籍无名,为什么会将它作为科技赋能赛道的抓手?

艾渝:一开始我们是投资了它,当时它还是一家做智能硬件的公司,估值大概一千万美元,团队总共才二十来人。从投资的角度来说,公司跑了一段时间之后,我认为这不算一次成功的尝试。但当时我们有一种并不清晰的预感是:AIoT、或者说物联网会是一个大方向,所以才决定不再只是单纯投资,自己要下场去干。

36氪:这和我们传统理解中的Buyout是一回事吗?

艾渝:没错,但传统buyout大多是在经济下行时期、通过外部资本力量去拯救一些明显遭遇挑战的公司,而我们对特斯联的控股,是从公司非常草创的阶段就开始了。

36氪:控股特斯联后,你们做了哪些关键事件?

艾渝:几乎是从头再来一遍,你可以理解为我们重新创业了一次。原来只有20人的公司,现在已经有600多人的团队了。

一个最重要的改变是,本来它是做To C的智能硬件服务的——这个领域的竞争太激烈,且也不是我们的优势,我们接手之后大改了公司方向,改成了To B或To G,试图以互联网的方式来做物联网:以智能终端加上主网的能力,上面建构一个大数据平台来构造整个生态网络。

36氪:围绕特斯联,你们还有哪些生态布局?

艾渝: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因为你做了特斯联,对相关领域会比较熟悉。比如我们投资了商汤科技、第四范式、无人驾驶的CiDi等,最近我们会比较关注大数据、边缘算法等领域。

36氪:就是一个投石问路的过程。这会比做投资人更难吧。

艾渝:当然。做特斯联对我们来说——用一个不一定恰当的例子就是:直接把自己从悬崖上一脚踹了下去,跳进冬天的海里游泳,结果只有两个:要么活下来,要么死掉。

36氪:特斯联的估值超过了10亿美金,算是活下来了吗?

艾渝:算是阶段性的胜利吧。或者这么说,对光大控股新经济团队来说,这是对自我定位的再一次定义,是从1.0向2.0时代的迈进:我们产融结合的经营理念会在特斯联身上进一步显现。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成都印象城始终专注于“有趣”这一主题调性,致力于打造出鲜明的个性名片。

2019-11-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