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笑傲群雄,义乌战况激烈,城市的“双十一”大考

未来城不落 · 2019-11-12
在不少专家看来,对于中国快递市场而言,低价竞争的市场迟早会恢复理性,走向涨价是最终方向。站在义乌和上海两种模式中间,应该如何选择?这是那些仍然期望发展快递业、推动中小企业发展的城市必须面临的选择。

编者按:本文来自每日经济新闻,作者:杨弃非,36氪经授权转载

今天零点,“双十一”大幕再次拉起。

连年的数字增长或许让人有些麻木,但“双十一”这个“战场”所带来的巨大流量,一定程度上已经变成电商与物流行业的年度“秀场”。

同样早早加入“战局”的各个城市,更显“火药味”十足。城叔注意到,不少省市在“盛典”开始前就秀起“肌肉”,纷纷公开对“双十一”城市快递量的预期。

随手一搜,来自四川、江西、江苏、陕西等省份以及杭州、厦门等城市的预测数据都十分显眼。动辄过亿的数字,显示出各地的“参战”热情。

上海笑傲群雄,义乌战况激烈,城市的“双十一”大考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提早进入“备战”状态的,还有各城市的快递员。据58同城发布的“双十一”热门行业大数据,北京、成都、上海的企业对快递员需求量分居前三。其中,上海给出的平均工资最高,达到9145元。而对快递员来说,深圳、北京、广州和上海的职位关注度最高。

无论从哪个层面来看,“双十一”对城市的影响都可谓巨大。

原因之一是,城市对物流业的发展需求正在升温。

9月,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2019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工作的通知》,确定首批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共有23个物流枢纽入选。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交通运输服务与物流研究室主任谢雨蓉曾透露,各地都认识到国家物流枢纽的重要性,申请的积极性很高,竞争也很激烈。

对于物流业中正经历快速发展的快递行业,“双十一”恰是最好的验收时机。面对这张“考卷”,各个城市将如何作答?

涨价的上海,降价的义乌

“双十一”前夕,国家邮政局发布前三季度邮政行业运行情况。在城市排名几乎无大变动的情况下,那些极少数的变动者,更能说明问题。

上海笑傲群雄,义乌战况激烈,城市的“双十一”大考

数据来源:国家邮政局 整理制图:城市进化论

从快递业务量来看,广州依然以其制造和物流中心的角色“一马当先”,加之周边制造业大市和淘宝村聚集,让广州仓库、货物分拣中心的职能格外突出,并在此形成集群效应。事实上,东莞、揭阳的快递业务量在两年内均位居前十,在一定程度上也助推了广州“快递大市”的地位。

前5名中,金华是唯一上榜的地级市。前10名中,其也是两年内增速最快的城市,并以66.5%的增速从去年的第三位上升至第二位。

义乌几乎以一己之力支撑起金华的快递产业——以今年上半年为例,在金华全市23.6亿快递量中,义乌就占了19.66亿。原因不言而喻:以小商品市场发家的义乌,巨大的商品交易量自然需要与之匹配的快递量。

与金华的增长相比,上海更为复杂。一方面,其是前10名城市中仅有的快递量负增长的城市,但如果比较快递业务收入,上海的表现则十分亮眼——不仅继续稳坐首位,同时实现高位增长,离百亿元只差临门一脚。

上海笑傲群雄,义乌战况激烈,城市的“双十一”大考

数据来源:国家邮政局 整理制图:城市进化论

这与58同城统计的快递员薪酬情况相契合。此前有人分析,由于国内外主要快递公司将总部布局在上海,总部经济优势,使得上海整体快递收入在快递总量下降情况下,仍然实现逆势上升。

而据上海市邮政局公布的数据,前三季度,上海同城、异地和国际港澳台快递业务收入三项指标上均出现下降,其他因素对上海快递收入上升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中国快递资讯网首席顾问徐勇分析,这意味着,上海快递业务收入的增长原因有多种可能,“可能是由于代收付货款、提供包装、仓储、包装箱,甚至冷链,快递业增值服务推动了快递的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金华与上海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增长模式。若计算城市单件收入,这种区别则更为明显。

上海笑傲群雄,义乌战况激烈,城市的“双十一”大考

数据来源:国家邮政局 整理制图:城市进化论

在快递业务量排名前10的城市中,深圳、苏州、揭阳和义乌4个城市单件收入同比下降,较另外3个城市,义乌25.05%的降幅可以称得上“巨大”。而在单件收入同比增长的城市中,与其他城市的个位数增长率相比,上海大幅增长33.9%,增速遥遥领先。

从已公布分项指标的上海,更能清楚看到价格上涨趋势。以今年9月的数据为例:同城和异地两项业务单件收入出现小幅下降同时,国际和港澳台业务则从去年51.8元上涨至59.1元,国际业务成为单件收入上涨的主要原因之一。

“低线城市”的希望与陷阱

从全国情况来看,单件收入从去年前三季度12.2元,降低至今年前三季度12.0元。为何在全国下降同时,上海仍能得以上涨?

快递行业专家赵小敏认为,在上海,区域不平衡发展推动了快递行业的变化。在黄浦、杨浦等市中心地区,上涨的土地、交通成本使快递公司不断外迁,而得益于离江苏、安徽等省份距离相对更近,长宁、青浦等区域成为快递公司的主要据点。一种从中心城区向郊区甚至外省的迁移路线,成为上海快递公司移动的主流方向。

“上海实际上出现了快递分层。”徐勇总结——

附加值更高的增值服务功能,成为留在上海主城区的快递公司更重要的职责,他们也使得上海在快递总量下降的同时,收入得以上升。

在更广大的二、三线城市,产业格局变化的影响更为明显。“双十一”前夕,普华永道发布报告预测,尽管今年“双十一”期间销售的增长或会减慢,但“低线城市”的庞大消费潜力将会得到释放。这意味着,这些城市将成为新一轮快递战争的“主战场”。

根据今年前三季度的数据,在快递业务量排名前10位的城市中,揭阳、金华、东莞等城市经济对快递业的依存度(快递业务收入/地区生产总值)排名均较为靠前,快递业对城市经济的整体发展影响甚大。

上海笑傲群雄,义乌战况激烈,城市的“双十一”大考

数据来源:国家邮政局 整理制图:城市进化论

摆在这些城市面前的,既是机遇,也是挑战。金华显然走在了最前面。

根据当地媒体《金华日报》报道,“在义乌,几乎每一位商户都在关注快递”,而这样的市场环境,一方面让义乌坐上快递“全国第二”的位置,另一方面却带来严重的“价格战”。

如果一单快递价格差1角钱,就可能造成一年几十万元的利润差,这意味着,价格优势在这里势必被放大,成为快递占有市场的最强竞争手段。

有媒体报道,今年上半年,义乌快递“价格战”进入最激烈的时刻。小型快递公司一夜之间亏本到倒闭,大型快递公司甚至发不出工资;9个月时间内亏掉6个亿,在这个魔幻的市场也变得平常。

义乌“以价换量”的市场是如何产生的?

在徐勇看来,当地发达的小商品市场巨大的发货量,使得商家拥有很的议价权,快递企业不得不“断臂求生”。而低价的快递企业进一步形成吸引商家的“虹吸效应”,由此不断循环发展。

但此种发展模式显然不可持续。就在“双十一”之前,义乌快递公司集体涨价,面临紧迫的发货需求,商家陷入难以谈判的局面,以前冲着“快递价格洼地”把仓库迁过来的外地电商大户,甚至因此有了搬走之意。

值得注意的是,这波涨价潮已经蔓延到更多城市。在相继收到杭州、温州、嘉兴、金华等多地举报快递集体涨价后,浙江省市场监管局于11月6日召开全省快递行业涉嫌垄断行为告诫会。

在不少专家看来,对于中国快递市场而言,低价竞争的市场迟早会恢复理性,走向涨价是最终方向。站在义乌和上海两种模式中间,应该如何选择?这是那些仍然期望发展快递业、推动中小企业发展的城市必须面临的选择。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产能瓶颈和产能压顶,有时只有一步之遥。

2019-11-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