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被音乐人忽略的“应许之地”

新音乐产业观察 · 2019-11-16
没理由不期待它还能与音乐迸发怎样的火花。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音乐产业观察”(ID:takoff),作者则明,36氪经授权发布。

提到B站,舆论场里的第一反应,可能是“二次元”、可能是“动漫”,可能是“弹幕”,也可能是“Z世代”,但很可能不会是“音乐”。

然而,只要细心研究下B站,我们会发现,B站正成为事实上的“音乐爆款制造机”:《普通DISCO》、《神经病之歌》、《改革春风吹满地》等B站原创神曲频频闯入主流音乐视野,成为热门话题。

B站,被音乐人忽略的“应许之地”极具B站特色的二次创作音乐作品,以《野狼DISCO》为例,无论是孙红雷版,还是全明星rap版,则无限拓展了该歌曲本身的外沿,助推了一波又一波“东北蒸汽波”狂潮。 

B站,被音乐人忽略的“应许之地”大量的音乐内容与视频交相辉映,借由B站UP主们天马行空的发挥,掀起音乐圈波澜。B站正以自己独特的方式,与音乐结下不解之缘。而在另一端,B站很可能是一块长期被音乐人忽视的“应许之地”。

B站搅动音乐江湖          

在很多人的认知观念里,B站始终与二次元标签紧密绑定。然而,经过十年发展变化,B站逐渐从关注ACG文化的小圈子,变为了拥有15个内容分区,7000多个文化圈层的“大熔炉”。

B站,被音乐人忽略的“应许之地”而音乐,作为B站内容的重要组成,一直贯穿社区发展始终。从最初基本都是二次元歌曲、鬼畜音乐,到现在已经包容了原创、翻唱等数十种音乐视频品类,并拓展了多种特色细分垂直赛道,如各类器乐演奏、音乐评论、音乐现场和教程等。

“B站已经是中国最大的音乐创作平台之一”,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表示,现在B站每月有1000首原创及自制音乐产出。

B站这种音乐视频媒介在音乐市场异军突起并非孤例,近年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制造了越来越多的“流行歌曲”。在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流行的当下,用户消费音乐的场景发生迁移,使得原本“听”音乐的平台逐步转向视觉化,同时,长短视频平台也跻身音乐触达用户的重要渠道。 

B站,被音乐人忽略的“应许之地”

为争夺喜爱消费音乐视频的这批用户,各平台纷纷加码音乐市场,为自家音乐内容补充“弹药”。近期,B站接连推出“bilibili音乐星计划”、“音乐UP主培养计划”,开出流量扶持、现金激励等吸引条件,试图在音乐市场再分杯羹。

“嗅觉灵敏”的音乐人早已察觉音乐视觉的新风向,开始择木而栖,借助新兴渠道的力量,实现歌曲宣发和粉丝运营。有很多主流音乐人选择了B站,近日胡彦斌、因《野狼Disco》而大火的宝石Gem、胡海泉、郎朗等音乐人陆续加入B站。

B站独特的音乐基因:聚焦于人          

B站与音乐,两者结合看似出乎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地迸发“火花”,实际完全得益于B站自身产品基因。

一则对比是,虽然短视频碎片化病毒似地传播能让一些音乐走红,但往往在短视频平台构筑的内容体系里,音乐是以背景音乐的形式存在。这些短视频平台出于“本能”使用的音乐,最后被当成助推批量形式化内容传播的“工具”。

这直接导致歌曲的音乐审美让渡给了流量逻辑,无论剪辑或是二次创作,都是为了传播服务,更遑论音乐创作者自身甚少获得与其音乐作品流量匹配的关注。所谓“歌红人不红”,成为了诞生于短视频平台的“音乐流水线作品”的常态。

而B站的产品形态更聚焦于人。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B站算法是为用户关注数优化的,由UP主创作内容,内容吸引粉丝,粉丝激励UP主,平台的核心是创作者。

用户在B站更能关注到创作者和他的音乐本身。借助视频传达,配合着B站弹幕,音乐又不仅仅是“听”节奏旋律那么简单,它成了复杂的“综合体”——UP主个人魅力、视频制作的特点、故事设定、弹幕评论、创作背景、甚至二创作品都是“音乐”的一环,这客观上丰富了音乐UP主可使用的创作工具。

专业音乐人可借此传递任何音乐内容,即使只是片段灵感,也能增进与粉丝间的情感互动;或者是通过B站二次创作机制实现广泛传播。 

B站,被音乐人忽略的“应许之地”

例如,一曲《野狼Disco》,在B站有上千种演绎形式,点击量破百万的视频有30多个,其中孙红雷版播放量破716万,该视频通过孙红雷等微博大V转发,自发形成社会化传播。

而音乐爱好者则能不再拘泥于视频时长和形式限制,完整呈现音乐创意:一台计算器、一把钢尺、一个口哨、甚至是一只玩具“尖叫鸡”都能成为主角,音乐爱好者自身也因此找到了自我实现的路径。

B站,被音乐人忽略的“应许之地”UP主“Vinheteiro”是一名来自巴西的琴师、编曲人及调音师,他用“尖叫鸡”代替一号小提琴,以捏尖叫鸡的方式“奏”完了莫扎特7分多钟的弦乐小夜曲。这则长尾视频播放量达到近30万,上千条评论和弹幕纷纷调侃,“塑料鸡都比你唱得准”、“最美不过鸡乐器”。 

正如音乐UP主戴荃这样描绘B站的音乐形态,“光怪陆离、千奇百怪、骨骼清奇”。虽然“奇”,但是并不失创造力和音乐性。

“应许之地”            

随着中国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用户使用时长红利渐微,互联网走向存量市场的新常态,QuestMobile 秋季报告显示,2019年至今活跃用户仅增长了200万,人均单日时长仅增加18分钟。互联网公司早就开启了找用户端、下沉市场的模式挖掘增量空间。

对音乐平台而言,这意味着不仅右手要和同行争夺流量,还得腾出左手与短视频、游戏等抢用户有限的使用时长。音乐市场环境的竞争加剧,压到一个个音乐人头上,成了分到手的“粥”可能变少的风险,平台头部音乐人固化,新人的跃升路径则愈发模糊。

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下,B站社区的活跃用户和使用时长还保持一定增幅实属难得。2019年Q2,B站月活用户数同比增幅30%至1.1亿,使用时长高达78分钟。尤其在音乐区,今年B站音乐区视频总互动量超20亿次,弹幕数量超3800万条,保持高互动的同时,音乐内容消费需求还在以44%的同比增速增长。

无论对音乐人,还是音乐爱好者来说,B站红利尚存意味着还有改变的机会。基于以创作者为核心的社区运营逻辑,即使是“萌新”,在以内容为衡量尺度下,都能获得足够关注。而且社区良性的互动氛围,将对正向激励创作者再创作优质内容。

B站,被音乐人忽略的“应许之地”

00后UP主“陌然MajorC”靠一首原创交响乐编曲《心》,短时间内完成粉丝冷启动,是众多类似案例的冰山一角。

9月前,“陌然MajorC”还只是B站游戏区的一名普通玩家,偶尔录制的打游戏的片段并没为他带来很多关注。而后他转向音乐区发布了一首高质量的原创音乐视频,为他快速吸粉7万多,视频播放突破355万。围绕着视频的评论和弹幕,有赞赏,有鼓励,有解读,有故事,有中肯的专业建议,UP主都一一作出回应。他自身则顺利完成了由游戏UP主到音乐UP主的转型。

对喜爱音乐的人而言,B站就像是“流牛奶与蜜”的“应许之地”,它能让创意充分释放,也足够满足音乐表达多样创作工具的需求,任何一种音乐才华都能在这里收获同好。因此,当B站要向着音乐市场加速前进时,没理由不期待它还能与音乐迸发怎样的火花。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直营体验店代替4S店”这个销售模式的潮流,原本就是由特斯拉掀起的。如今,这个模式随着特斯拉的阶段性目标的调整而出现了变化。

2019-11-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