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思达,三天可见人中“奇葩”

36氪的朋友们 · 2019-11-09
离开米未的姜思达怎么样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酱”(ID:wenyujiang111),作者本尼酱,36氪经授权发布

《奇葩说》出身的姜思达有了新节目,《仅三天可见》。    

这档节目被称为姜思达版《十三邀》。 上周二(10月29日)开播。   

豆瓣评分颇高,这个标榜着明星社交实验的节目,也预示了姜思达的回归。   恰巧,《奇葩说》第6季在两天后也播出了。    

在这之前,许多人为他离开了《奇葩说》和米未而感到可惜。不过新节目的出现收获了不少好评,这让人们放下对他的担心。    

不过,重新上线的姜思达让许多人好奇,他甩开了有关米未的一切后,究竟干了些什么——以至于变成了综艺江湖中,真正的一朵“奇葩”。    

 三天可见     

《仅三天可见》是姜思达离开米未传媒后,首个自制节目。    

节目每期都会对一位明星嘉宾进行三天的拍摄,通过姜思达与他们的相处,以他的视角观察、感悟当下年轻人的社交心态,探索面对社交困惑时的方法。   

虽然访谈形式的节目已经屡见不鲜,但姜思达式访谈的切入点和深度,无疑直击了大部分观众的心灵。

比如第二期他对和池子的访谈。   

一开始的两天,俩人就是如现实生活中的初识的陌生人,有点强行硬聊,试图缓和气氛反而显得有些尴尬。到第二晚,姜思达有意想融入池子和朋友们的聚会,但是一个“辩手”完全融入不到“脱口秀”演员们的圈子,插不进去嘴。   

第三天,就在姜思达无计可施时,池子察觉出了他的尴尬,主动穿上了恐龙装,制造轻松的氛围,之后的采访慢慢顺利,池子也打开心扉,倾诉了一个不为人知的自己的另一面。    

节目在这一过程中,准确地展现了现代年轻人社交时会有的心境与困惑。姜思达以其独到的主观视角,在节目中释放了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处理。“人一想通,啥救都没有,就是会自在。”——这是他想传递给观众的感悟。   

而关于做访谈,这已经不是姜思达的第一次了。    

2017年,当他还在米未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档自己访谈节目——《透明人》。这档节目每期只有十分钟左右,访谈直奔主题和争议,展现了不同人物不为人知的一面。快节奏新颖的节目形式,是短视频时代下,碎片化内容产物。   

这一节目能明显看出姜思达的成长与改变,节目中的姜思相比《奇葩说》舞台上的那个他,更加沉稳、细腻。那时他的团队只有两个人,并和米未联合成立了“逆溯文化”来制作这档节目。    

这样的新变化也带到了新节目中。   在离开了米未后,姜思达   开始思考一档   真正属于自己的节目   。         

他开始关注社交,并对微信朋友圈产生思考。在他的公众号   “思达帕特”里,他提到刷朋友圈并不是真正关心周围动态,而是变成一种点开朋友圈按钮的肌肉记忆。    

那时开始时兴的朋友圈设置“仅三天可见”,他觉得“三天可见”已经可以从社交层面去了解一个人。于是他   和合伙人说,“我们做自己的节目吧”,《仅三天可见》随之诞生。   

在《仅三天可见》里,姜思达确实看起来更加的感性和敏感。他对人的采访不仅仅停留在了解一个人的表面,更多的是他本人想从中获取、体验和思考他人人生里“好”的一面。    

 “出逃米未     

有关姜思达,《奇葩说》是他的贵人与伯乐,他因此签约了米未传媒,成了自己人。    

不过2018年5月30日,他和米未解约了。    

不少人猜测他最后离开的原因,是因为在《奇葩说》第四季时,“姜思达被孤立”、“马薇薇撕姜思达”等话题争议,让他和《奇葩说》、米未都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处境。    

但姜思达给出了自己的理由。“就是因为我不会快乐了。”    

中国传媒大学毕业的他,对电影一直有着喜爱。那时的他也打算去美国深造电影,让自己在心理上有个缓冲的空隙。    

他和马东说过,做节目并没有不开心。但是一方面,他觉得做这些节目已经达到了他期望的上限,节目已经不能再给他任何新鲜的刺激。他甚至认为,如果继续在同一条道路走下去,就没有办法再吸收、获取新的东西。    

离开米未,姜思达的本意是退出娱乐圈的。但在这个决定里,他也感受到了不少压力,这些压力大到会诱发荨麻疹。    

《透明人》的团队里,一个同事曾经问他:“为什么要在快要成功的时候夺走了她的希望。”    

这个质问让姜思达意识到了团队的责任和重要性。   因此离开了米未后,   他重组了团队——“姜思达工作室(GANGSIDA)”。    

工作室的第一个作品叫《陷入姜局》,是一档类似于VLOG的个人TV视频系列。在这个节目里,姜思达的生活、工作,还有他的想法都一一真实呈现出来。    

2018年的姜思达,除了工作室的内容以外,就是去各类综艺节目里混混眼熟。《心动的信号》、《明日之子》第二季、《吐槽大会》第三季等等,都有他的身影。    

到了2019年,似乎没有了什么频繁的大动静。但在《奇葩说》第六季播出之前,《仅三天可见》却较为平淡地登场了。这种时间上的巧合,也让人们的视线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真正“奇葩”     

再次回归,姜思达展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奇葩”。         

不管是在节目里坦坦荡荡的宣告出柜,还是穿戴着各式各样华丽的服饰,再加上他的自我释放和有趣豁达的灵魂,都让他显现出特别。而他直率的自我表达,也迅速获得了高人气——从一个普通大学生,摇身一变成了“奇葩”明星。    

当然,在成为“奇葩”的路上也不是一路顺风的。因为这些“出格”的举动,不少人说他“娘炮”、“矫情”、“做作”,但都被他的一句“I don’t care”带过了。   

离开米未,“奇葩”真正的放飞自我了。    

和米未其他辩手们事业风风火火不同,他选择离开了米未,意味着今后不会出现在《奇葩说》的舞台上。有人问过他:有没有想过继续留在米未,把《奇葩说》做完?    

但现实是,姜思达放弃了这条路,放弃了“安逸”的状态,重新开始自己和团队独立制作节目。这看起来实在不太正常,但对于一个真正的“奇葩”来说,是再正常不过了。   

《仅三天可见》的出现,在国产节目里不算是多特别,因为观众曾经也看到过类似鲁豫、许知远这些人做的访谈节目。像他这种和明星社交形式的节目却是第一次上线。没有直接摄影棚内的采访,而是带领着观众,一步一步去和明星相处交流。观众仿佛成为交谈中的一份子,去倾听、感受一个社交过程。

姜思达的“奇葩”操作还在于,在国内节目制作聚焦于流量、明星、人物比比皆是,而且许多节目都是有着相似的风格。他却另辟蹊径,拒绝流量的过度参与。到目前为止《仅三天可见》中,还没有流量明星的“乱入”。    

这并不符合所有观众的口味。但至少,姜思达的这档节目有着自己独立想法,更何况是做一个有深度的,需要结合采访者自身主观意识的访谈类节目。    

因此即便没有嘻嘻哈哈、欢乐至上的内容,纯粹是以自己的感受,去向观众展示每一个“破碎”的人物形象——《仅三天可见》获得豆瓣超过8分的分数。这是离开米未的奇葩男孩姜思达的成绩。现在,也可以叫他制作人,或老板。   

或许大众渴求的,就是一个拥有自己内涵,不把观念强塞给别人,而是带动观众感受的节目。如果当年姜思达继续留在米未,人们未必能看到这样一个真正的“奇葩”,和由他讲述的不同人生。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的朋友们资深作者

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欢迎一线的创业者和投资者分享你们的观察和看法 tips@36kr.com

下一篇

横店影业这一次的豪赌,在春节档有很大的风险性,然而欢喜传媒用它的投资保底方式,给自己带来了丰厚的利润。

2019-11-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