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 2019-11-08
蕊雪客栈,恭候各位光临,齐话权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人人都是产品经理”(ID:woshipm),作者  contsun,36氪经授权发布。

一个系统的使用者有很多,所有信息都集成在一个系统上,势必会涉及权限的问题。一部分使用者只能查看一部分信息,一部分使用者可以查看全部信息,如何通过权限体系限制使用者的操作范围,层级繁多的权限体系如何进行规范管理?今天,邀请大家看一个武侠故事,在蕊雪客栈里,有一个青年,讲了权限体系的那些事儿。

01

大理寺官衙的一棵古树下,一位青衣书生正拿着一篇案牍在读。丝丝凉风吹过,腰间的半片古玉随风飘荡。

“启禀大人,您有一封来自蕊雪客栈的书信,落款是个红字……”

小吏双手捧着一封书信,恭敬地站在三尺开外。

“噢?快快呈上。”一听见来自蕊雪客栈,又是一红字,李平直接丢下了手头的案牍。

“来,给我。”李平嫌小吏呈得太慢,三步并两步奔到了小吏面前,一把抢过了书信。

“权限……”看着书信,李平低声嘀咕了一句。

疾步走回房间,速速起草了一封回信,仔细卷好,封好火漆后,递给在门口等待的小吏。

“用飞鸽回复,要快。”李平说。

“大人,这个不太……?”

“你不用担心,照我说的做就是了,没事。”

小吏领命前去。

“许久未见,不知道红姑娘如今如何,听说仰慕者甚重呢,既是红姑娘所托,还需做更好的准备才好。”想着这些,李平回到书桌旁,开始伏案书写。

蕊雪客栈二楼露台。

红姑娘取下飞鸽脚上的信件,抬手将信鸽放飞了回去。

“他同意了呢!”红姑娘笑着扭头对旁边的木落说。

“你还真是会替他考虑,也算是一举两得吧。”木落微笑说道。

“终于可以把这半块玉佩还给他了,他这么重情重义,让人家压力好大……”红姑娘嬉笑着摇了摇手里的半块古玉。

“那可是人家为报救命之恩给你留下的好吧,也就你整天如此嫌弃……”木落微笑着摇头。

“举手之劳啊,其实完全不用的,而且也完全用不上呢,还得老念着如何把它还回去……”红姑娘一付碎碎念心不甘的表情。

木落微笑着不说话。

“如果其他人知道红姑娘还有如此小女儿的一面,估计都不敢相信吧。”木落默默地想。

02

八月初八。

“听说了嘛?今天似乎是一位大理寺大官来讲学呢。”一个摇着扇子,腰跨宝剑的书生洋洋自得的说道。

“红姑娘还真是手眼通天呢……啧啧啧……”一个消瘦老汉连声吧嗒。

“今天似乎要讲权限?这是什么鬼东西?”一个浓眉大眼的大汉奇怪地嘟囔道。

“你们懂什么,这可是律法底层的规则,你也不想想大理寺是干什么的,了解了这些规则,行走江湖岂不是快意很多?”

“这位姑娘说的不错,我看大家还是耐心等待着吧,来讲学的人中,又有哪次是让诸位失望的呢?”

“风公子说的有理。”众人纷纷附和。

“小姐,那人就是风公子,据说古道热肠,你说我们要不要……”二楼一位戴着斗笠的女客向旁边坐着的另一位女客说。

“再看看,先看看今天讲的是什么吧。”另一位女客回道,女客斗笠上的画字若隐若现。

只听外面一阵马嘶响起,众人纷纷探头看去。

只见一人青衣飘飘,面色如玉,身后还跟了一队素衣侍卫,虽是侍卫,却隐隐扑面而来一股凶煞之气。

“哎呦,看起来来头不小呢,护送的人都是上过战场的呢。”一个蜡黄脸的中年啧啧称奇。

只见青衣少年翻身下马,极为利索地走进客栈。

抬头望向站在二楼的红姑娘,神色极度认真,极为恭敬地鞠了一躬。

红姑娘微微颔首。

“那就先开始吧,大家已经等了好久了呢。”红姑娘微笑开口。

“好。”

青衣少年迈步走向客栈中央空出来的讲台。

“在下李平,目前忝为大理寺少卿,今日受红姑娘所托,前来讲授权限相关事项。”

客栈中响起了一片嗡嗡声。

木落一拍额头,“忘了让他不要明示自己的官位了……”

红姑娘抿嘴笑道:“没事,这次带来的人看起来还不错呢!再不济,你到时候护送他回去好了……”

“……”木落无奈摇摇头。

李平站着未动,台下渐渐安静了下来。

“既讲权限,首先要明白权限是什么?”

“权限,一般是指系统设置的安全规范,主要用来控制用户仅可查看/修改自己被授权的资源或信息。更多意义上是说,你需要控制某些用户只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时需要使用权限。”

“如果是开放式的,不需要控制,那么便完全不用权限。”

“既然要控制用户,那么一定是要管理的,只有管理才需要控制。所以,我们可以发现,在有管理诉求的场景下,会需要使用权限,在CRM、ERP、电商后台、企业服务(钉钉、企业微信)等涉及管理的系统,都需要有相应权限控制。”

03

“了解了具体应用的场景,那么我们先了解一下权限到底分为哪几类。”

“一般情况下,我们从功能和数据两位维度来将权限分为功能权限和数据权限。”

李平随手递了一张图给旁边侍立的小二,小二张贴在讲台后面立着的板面上。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当然,这里也有必要解释一下什么是功能权限和数据权限。”

“功能权限,顾名思义,控制是否可以操作某些功能的权限,一般比如增加、删除、查询、修改,这类权限,我们认为是功能权限。当然,不同业务会有不同的权限控制,这里只是举一个例子。功能权限意味着,你页面上的任何一个按钮,都可以是一个权限。”

“数据权限,顾名思义,控制是否能看到某些数据的权限。比如有多个城市,可能某些用户只能看单一城市的权限,某些用户能看多个城市的权限;甚至某个城市分了多个区域,某些用户只能看单一区域的数据,这就是数据权限。”

说完,又拿出了一张纸,小二恭敬接过,贴在了板面上。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了解了基础概念之后,我们来详细解说一下权限模块相关的结构和设计。”

04

“下面,我们先说功能权限部分,功能权限如果详细区分,还可以区分为页面权限和按钮权限。”

“这两种权限可以分开管理,也可以统一管理,由于性质基本类似,所以本次放在一起进行讲解。”

小二将泡好的茶,端上了讲桌,李平含笑微微颔首表示感谢。

“前面我们已经讲了,权限是用来控制人的。那么权限的结构就出来了,就是把权限赋予人。”李平随手抽了最上面一张图递给了旁边侍立的小二。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一般情况下,对于小团体,或者成员不多,结构不复杂,其实这就足以满足诉求了。”

“当然,你们所了解的功能权限可能并不是这样,为什么不是这样的呢?因为如果仅仅只这样做,会遇到一些问题,我们接下来描述一个场景,你就大概明白了。”

“现在团体只有2个人,用的是同样的权限,你给每个人都分配了需要的功能。然后团体变大了,5个人、10个人、100个人、1000个人。假设每个人要配置的权限是20个,则每多一个人,则多出来一倍的量,人一多,怕是要哭 晕在厕所了。”

台下一片哄笑。

“所以,在场景一的情况下,权限的配置会变得十分繁琐。不是十分合理,因为未考虑权限体系的扩展性,人一多,效率就会变得极其低下。且一旦有修改,你就需要每个人独立修改……那时候怕是哭都哭不出来了……”李平微笑着继续开口。

台下又是一片笑声。

斗笠上带着“画”字的少女“噗”的一声笑出了声。

“这人有点意思。”她忙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道。

“因此,这种权限体系并不是特别友好,扩展性较低,那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呢?”李平并未受台下的影响,神秘一笑。

“基于角色的权限访问控制,Role-Based Access Control,简称RBAC,今天我们讲功能权限的核心也是这个。”

“RBAC根据场景的不同,有多种变种方式,我们会根据场景逐一讲解,今天先讲最基础的RBAC权限控制。”李平随手将手边的图纸递给小二。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在这套权限体系中,我们在原有权限结构的基础上,新增了一个中间值,叫角色。将对应的权限赋予相应的角色,然后把角色赋予给人,则人就会拥有该角色所拥有的全部权限。”

李平随手又递了一张图,小二恭敬地贴在板面上。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一个权限可以赋予给多个角色,一个角色也可以拥有多个权限。一个人可以拥有多个角色,一个角色也可以赋予多个人,虽然他们是多对多的关系,但是请注意箭头指向,代表着谁赋予谁。人拥有角色,角色拥有权限。”

“这样看起来略有一些抽象,我们根据场景还原一下,这样会加深理解。”

“场景一:我朝约有1500余县,每县设县令,每个县令的权限都一致,约有50余项权利。那么此时我们如何做呢,我们只需要建立一个‘县令’的角色,将对应权限赋予该角色,然后将人都配上县令这个角色即可。就可避免出现每个县令均需要配置50余项权利,只配置一次即可。”

李平端起案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略作停歇。

“场景二:一县令即将升任为刺史,但新县令尚未派遣,此时,该县令既需要拥有刺史相应的权利,也需要负责县令相关的事物。那么此时,就可以将‘刺史’,‘县令’两个角色均赋予该人,则该人即有用刺史的权利,也有用县令的权利。”

(注:州为县的上级,一州约辖5县。——百度百科)

“场景三:前段时间朝廷刚发布公文,盐政不再由各个州县自行管辖,均收归国有,由国家直接管辖,那么县令将不再有盐政管辖相关权利。此时,我们只需要将县令角色中盐政管辖功能去掉,所有的县令均不再有该功能权利。调整会十分方便。”

“场景四:扬州刺史告老还乡,仅需将刺史之角色从该官员身上拿走,则该官员即无管辖之能,对其他刺史毫无影响,也十分便利。”

李平略停顿了下,环顾四周,发现众人皆在仔细思考,微微一笑。

“由此可见,RBAC权限架构体系,具有更好的扩展性和便捷性。那么讲到这里,RBAC的基础功能已经讲完了。”

“这部分架构已基本适用于大多数的团体,一般情况下已足够使用。当然,为了适应更复杂的场景,RBAC还有一些进阶版本,我们下面将开始讲它的进阶版本,以便于满足更复杂的场景。”

讲完了RBAC的基础,李平忽然顿了顿,开口说道:“诸位若对刚才讲的有什么疑惑,也可直接提出来,我们当场解答。”

“这套体系是否适用于所有团体?”二楼一个窗口,一个穿着金色华服的少年若有所思的问道。

“难道说乾通天下的少东家要拿这套东西管理自家的钱庄?”一层大厅的众人议论纷纷。

“赵公子还真是有想法,就是不知道他老爹是否会任着他胡闹。”一个有着络腮胡子的汉子干了一碗酒说道,眼中隐隐约约透露出不屑。

“可不能这么说,你还不知道吧,当年大陆两大钱庄争雄,一方败北,乾通天下开始雄霸大陆,据说背后完全是赵公子的手段呢,那时候赵公子才几岁?”拿着扇子的书生一脸感叹的表情看着二楼说道。

“你说的可是真的?”络腮汉子一脸震惊。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你且以后看着就是。”书生明显不愿解释很多。

李平微笑着看向二楼。

“这套体系经过朝廷这几十年来的验证,几乎可适配任何团体。不过……”

“不过什么?”赵公子追问。

“不过每个团体都有自己团体独立的管理手段和方法,并不是所有团体都跟朝廷体制一样。因此,对于不同团体,还需要在该理论的基础上做一些扩展,让这套理论能够和自身团体的管理方法相结合,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

赵公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李平收回了目光。

05

“刚才所说的架构已经基本适用于所有团体,当然会有一些进阶的结构用来适应于更多的场景,我们将对这些较为复杂的场景逐一讲解,以便于大家更好的理解这套体系。”

“目前每县设县令一人,师爷一人,捕快三人,每人权限不同,有大有小。按照我们上面的结构,县令有县令的权限,师爷有师爷的权限,捕快有捕快的权限,分别独立设置即可满足。”

李平将一张图递于小二。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场景五:县令有县令的权限,师爷有师爷的,捕快有捕快的,很完美。但是也会有一些小问题。前段时间朝廷取消地方盐政管理的相关权限,那么县令的权限要调整一遍,师爷的权限也要调整一遍,在角色不多的情况下,一切都还好,若有大量角色时,依然会十分繁琐。”

“那么,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呢?”李平笑着看了一下四周。大家似乎都还挺感兴趣。

然后,他抽出一张纸递给了小二。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我们可以在角色上增加层级的概念,上层角色会自动拥有下层角色拥有的全部权限。同时该角色也可以有自己的独立的权限,最终,上层角色的权限集合是所有权限的并集。”

“在这种方式下,就会较完美的处理上面这种场景的问题,取消地方盐政权限,直接将师爷的权限取消,县令自然就没有相关权限了。这种方式,叫做继承。即上级角色继承下级角色的功能。”李平停了一下,以便于大家理解和消化。

“当然,这里涉及到了一个角色层级的概念,其实本质上是组织架构,就像我朝现在的组织架构一样,不过这些目前暂不是重点。后面有机会会再单独讲组织架构相关内容。”

“这种较为复杂的场景讲完了,我们来看另外一种场景。”

小二拿着茶壶走了上来,默默地将水杯里的水加满。

“场景六:我是大理寺少卿,平时一般负责审理相关案件,前段时间,有人在御前参了我一本,状告我重重罪行,最终该案件被移至大理寺评审。”

“还有这等趣事?”木落听到后笑道。

“在皇帝面前状告他的儿子,也真是佩服朝中某些人能做的出来。”红姑娘笑着说。

“毕竟此事知者甚少,也难怪,短短几年走完别人要走一生的路,皇帝偏袒有点过了,也怪不得别人试探。”木落意味深长的说。

红姑娘笑着看了木落一眼,没有说话。

“虽然我为大理寺少卿,但我已身涉案件,自然不能再做审理。”李平环顾一周。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都大概明白了,一个人不能既是被告,又是法官,在这套体系中亦如是。因此,面对这种场景,体系中应该有明确冲突的角色限定。即若你是某个角色,你就不能是另外一个角色。”

小二很自觉地前去接过李平手中的图纸。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因此,在有必要的情况下,还需要在权限体系中去定义互斥类的角色,以避免某天真的出现了既是法官,又是原告的尴尬情况。”

台下一片哄笑。

“对于限制性,除了避免出现冲突的角色分于同一个人之外,还有一种场景需要诸位考虑。”

“场景七:每天开始的时候,县令有自己的一堆事情要做,批改文书,审理案件,捕快也有自己的一堆事情要做,抓捕犯人,例行巡逻。你会发现,虽然县令拥有所有的权限,但是对于他自己本身的工作而言,在他的工作台中,他需要关注的内容和捕快需要关注的内容是不一样的。”

“你没办法要求县令每天上街巡逻,你也不能让县令去处理捕快的工作。因此,在整个权限体系中,在某些特殊场合下,还需要定义角色的优先级,或者仅允许一个主要角色进行处理。”

李平喝了一口水,台下众人皆若有所思。

“定义角色优先级指的是,若你既是县令,又是捕快(即权限工作出现重叠的时候),你需要按照县令的身份,去处理县令的工作,批改文书,审理案件。县令这个角色的优先级比捕快高。”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当然,如果你作为一个县令,一定要去实际体验捕快的工作的话,那就在工作台中切换角色为捕快,那么此时就会告诉你县城里有哪些街道需要巡逻,哪些犯人需要抓捕。”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李平缓缓将杯中的水喝完,给众人留了几分钟思考的时间。

“那么,在权限体系已经到了这种情况下,是否还有可以提升的地方呢?”

台下议论纷纷,都这么多场景了,应该没有了吧。

赵公子眉头紧锁,似乎觉得已经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又感觉似乎还缺点什么。

“似乎,如果职位切换比较频繁的时候,还欠缺了点什么?”赵公子不太确定地说道。

李平深深的看了赵公子一眼,心道,这少年果然不一般。

“诚然,这里面其实还有更深的两层可以考虑。”

“场景八:我朝每年都会派遣一批人,作为监察御史,分东南西北四方体察民情,大事奏裁,小事立断,政事得失,军民利病,皆得直言无避。这些监察御史平时都有自己的职责和角色,在分派去往不同方向巡查时,需分配给每个人相应的权限,在巡视结束,有需要将每个人相应的权限收回。由于巡查人数众多,虽然有权限体系支持,但依然过于繁琐。”

李平略作停顿。

“因此,基于此,我们引入用户组的概念,我们设立‘监察御史’组,给监察御史组分配了‘监察御史’的角色权限,然后将所有成员拉入‘监察御史’组,则该成员自动拥有‘监察御史’组所拥有的权限。等任务完成后,直接将成员清除该监察御史组即可,对应成员自动失去监察御史的权限。通过这种方式,更加方便地管理。”

小二从李平手里接过一张图贴在了板子上。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基于此,基本上功能权限体系已经讲完了。”

06

“但是,权限这套体系是否真的是能解决所有问题?他的优势在哪里?劣势又在哪里呢?”

“RBAC权限体系依据角色为载体,更加方便所有成员权限的管理(新增+调整),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但请一定关注,这套体系是用来更加方便的管理权限的,它不是权限本身。”

“那权限本身是什么?”一个黄脸汉子直接开口问。

李平笑了一下,还未说话。

“李公子刚才已经说了,对应功能权限而言,你的页面,你页面上的任意一个按钮,那才是权限。”风公子倒是接上了话。

黄脸汉子脸一红,默默地低头喝水。

“那劣势是什么呢?”看到问题已解决,李平继续说道。

“RBAC是基于角色的一套体系,那么既然是基于角色,那么角色一定是个最小单元。那就意味着,同一角色的权限一定是一样的。但是,实际上是否真的是一样的呢?我朝1500余县,每县皆有一位师爷,但是每县的师爷拥有的权限一定相同么?”

“林业比较发达的县,师爷要关注林业,而无林业,却有渔业的县,是师爷要关注的渔业。两方资源都有的,师爷也需要关注两方。所以,虽然RBAC带来了极大地便利性,但在同时也丧失了一部分灵活程度。”

“我们要知道,直接把权限赋予人,即最基础的权限管理,虽然维护和管理起来十分费事,但却也最自由。”

“因此,是否有可能将RBAC和最基础的权限管理结合一下呢?”李平微笑说道。

“这个问题就算是留给各位的思考题了,若有所得,也可相互间交流一番。消息留在客栈即可,我收到后自会回复。”

李平端起水喝了一口,茶杯还未放下,就接着开口。

07

“功能权限讲完了,我们来说一下数据权限。”

“既然说数据权限,那就需要明确一下数据的概念,这里的数据并不是你能看哪个页面不能看那个页面的意思,那个是页面权限,跟数据权限没关系。”

“那么数据权限到底是什么?我举一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每个县每年的征兵数据、田赋数据、人口出生和死亡数据,都由每个县独立管理,其他县无法获知其他县数据。刺史因为下辖五县,因此他能知道下面五个县所有的数据,但刺史也并不知道其他州的数据,逐级向上扩展。”

“所以,数据要确认的是能看到的数据范围。”李平抬头看了赵公子一眼。

“就像对于乾通天下,各个地方的掌柜,也只能掌握自己钱庄的收支、借贷和利润,而不会知道其他钱庄的数据。而对于负责一整个区域的大掌柜,则可以看到其区域所有的钱庄的数据,而对于少东家,就能知道所有的数据。”

赵公子点了点头。

“那么对于数据权限,如何处理呢?”李平微微抬头,望向台下。

“听李公子举的几个例子,数据权限涉及到层级,层级越低的人看的越少,层级越高的看的越多,那就是跟组织架构有关了?”风公子站起来说。

李平笑着点点头。

“风公子说的不错,确实跟组织架构有关。当然也会有其他方式,我们先讲一种简单的方式。”

李平递给小二一张图,小二顺利接过。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这种方式与基础的功能权限有点类似。即将每个县的数据,都作为一个点,如果是某县县令,则分配对应县数据,对于刺史,就分配五个县的数据。”

台下人纷纷摇头,这样太麻烦了吧,1500余县,要死人的。

李平静静听着台下的讨论,并未开口。

台下讨论一会后,慢慢的安静了下来。风公子的眼中似乎有了一丝其他的神采。赵公子也忽然扬了扬眉毛。

“其实,对于大多数团体,没有太多区域的时候,这种方式可能才是最灵活,最简单的。除非已经扩展到了很大的区域。毕竟不是每个团体都跟朝廷一样的。”

台下人均点点头,表示认可。

“那么若区域很大的时候,应该如何通过数据权限管理呢?”赵公子忽然问道。

“如果说基础的数据权限管理和功能权限管理是类似的话,那么解决数据权限的思路是否也跟功能权限类似?”风公子忽然接到。

李平望向风公子,暗叹,果然不愧是能以一己之力在江湖闯下偌大名头的风公子,聪明绝顶,一点就通。

“风公子说的没错,他们确实是类似的。上面已经提到了,数据权限很依赖层级,那么组织架构就需要大概说一下了,其实比较简单。”

李平伸手向小二递出了一张图。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组织架构相对比较好管理,更多的是一个部门间的层级关系。那么数据权限本身是什么呢?”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数据权限包括:全部数据,本部全部数据,本部及子部全部数据,本人全部数据,本人及下属全部数据。这里需要简单解释下这几种数据权限的含义。”李平环顾了一下四周。

台下众人皆是眉头紧锁。李平心道,果然数据权限虽然解释起来很简单,但真正落地理解时还是会有很大难点。

“数据权限本身与层级结构完全没有关系,是独立于功能权限和组织架构之外的一套体系,但由于它跟层级又有紧密联系,所以,它与组织架构又紧密相连。”

“全部数据指的是全部的实际数据,这是一个无比慎重的权限。只要将该权限分配给任意一个人,他就能看到全部的数据。哪怕分配给一个县令,它也能看到我朝全部的数据,因此,这个数据权限分配时要非常慎重。”

李平低头喝了一口茶,发现茶有些凉了,就随手放到了桌边。

小二看到,连忙上前端走去换新茶。

“本部全部数据,即意味着可以查看本部的全部数据,对一个县令而言,就可查看自己县全部的数据。”

“本部及子部全部数据,即意味着可以查看本部及附属部的全部数据,对于州长官刺史而言,就需要可以看到州的数据和下属五个县的数据。”

李平接过新茶,饮了一口。

“敢问先生,那本部全部数据和本部及子部全部数据,这两个数据权限有何区别呢?”二楼戴着斗笠的女子起身施了一礼,问道。

李平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大多数人皆有疑问。

“这是个好问题。就以扬州为例,扬州刺史除了负责扬州本城所有数据信息以外,也需要负责下辖五县的所有数据信息。而对于扬州刺史下属的判司等职,其实只需要关注扬州本城的所有数据,那么在此时,他们仅需要本部的全部数据,而无需去负责下辖部门的所有数据。这就是这两种数据权限的区别,会让数据的管理更加灵活一些。”

众人听后,略作思索,纷纷点头。

“那对于个人数据和个人及下属的数据就比较好理解了。对于一个捕快而言,他抓了哪些囚犯,哪些审讯的结果如何,每个捕快只需要关注自己的数据即可,其他捕快的数据可能并不需要对其开发,他也不需要了解。而如果捕快需要助手的时候,助手处理的信息其实该捕快也需要关注。”

“当然,在这里引出了一个助手的概念,那么在成员管理的时候,就需要能在体系中明示这个人的助手是谁,是否的话,这个权限就与个人数据权限是完全一致的。”

08

“数据权限本身已经说完了。那么到底如何管理呢?”

李平递了一张图给小二,小二恭敬的贴在板子上。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其实跟功能权限很类似,功能权限中我们用角色承载功能权限分给成员,在数据权限中我们用职权承载数据权限分给成员。当然,在不同的团体中,是叫职能还是职权还是其他的,就看怎么理解起来更顺畅了。”

“数据权限讲到这里,基本上也就差不多了,但还有一点需要大家关注,对于上面所说的赋税、人口等信息需要数据权限控制,那么对于朝廷对外发布的公文是否也需要数据权限的控制呢?”

“这个自然是不用的,这本来就是给所有人看的。”摇着扇子的书生回道。

“嗯,所以,到底什么样的数据需要使用数据权限控制,也是需要定义的,这点勿忘。”李平道。

“这里有一张图可以明确表示功能权限和数据权限的应用,可以看一下,加深理解。”

李平递了一张图给小二。

大理寺少卿给你讲权限

“权限体系讲到此就差不多了,多谢各位聆听。”李平站在台上向诸人施礼。

09

李平正待抬步走向二楼红姑娘的位置,忽然一个侍卫进来进来对其耳语了几句。

李平听后眉头一皱,随即立在当场,抬手向红姑娘方向说道:“今日幸不辱使命,原想多逗留几日,但皇城似乎发生了大事,待我处理完后再前来赔罪。我这里留下了一些实际使用时的部分书稿,若有兴趣,也可分给众人。”

说完,不待红姑娘回复,便快速转身离去。

“刚好卡在这个点上,是担心我们与其接触么?”红姑娘微微笑着望向木落。

木落摇摇头,叹了一声。

“我走一趟吧。”说完飞身下楼。

“接着这个。”红姑娘丢出手中的半块古玉。

木落反身接住,径直出了客栈。

人潮开始渐渐走出客栈,风公子也站起身来,向红姑娘走去,似要告别。

“小姐,你再不下决断,风公子就要走了……”戴着画字斗笠的一位女客对旁边的女客说。

旁边的女客,眼神慢慢由犹疑变为坚定,站起身来……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百万用户关注的产品经理学习、分享平台 公众号:woshipm

下一篇

硬件上有太多限制,就从软件上发力。

2019-11-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