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版权案终落槌,但国产大IP错过的时光怎追回?

娱乐硬糖 · 2019-11-08
而归根结底是一件事:“鬼吹灯”三个字,千万别乱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 李春晖。36氪经授权转载。

和市面上大多数版权案一样,比之起诉开庭时的人声鼎沸,等到终审判决时,已观者寥寥。但对于《鬼吹灯》版权案,我们本不应等闲视之。

毕竟,《鬼吹灯》是中国当代流行小说中真正的超级IP,甚至不需要加“之一”。而其所涉复杂的版权问题,漫长的彼此撕扯,头部文娱、IP公司都被卷入其中。作为中国知识产权中最具代表性的案例之一,对整个IP产业都具有判例意义,也让我们重新思考IP概念自诞生之日起的弯路与前路。

千呼万唤的“中国漫威”以至“中国迪士尼”,必须是而且只能是建立在健全的IP保护与统一的IP规划、开发之上。

《鬼吹灯》版权案终落槌,但国产大IP错过的时光怎追回?

硬糖君先简单回溯下前因后果:

2005年12月,天下霸唱开始在天涯论坛发表《鬼吹灯》小说,随后转至起点中文网连载,最终在起点完成《鬼吹灯》一二卷。

2007年1月,玄霆公司,即起点中文网的运营公司,从天下霸唱处购买“除法律规定属于作者权利以外的全部权利”。

2017年1月,网剧《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在宣传及正片中皆使用“鬼吹灯”标识。玄霆公司认为该行为涉嫌侵犯自身对“鬼吹灯”享有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称权益,将该剧相关三方:爱奇艺、向上影业、天下霸唱告上法庭。

2017年11月,徐州中院一审判决三被告停止侵权,爱奇艺赔偿玄霆公司经济损失150万元,向上影业及天下霸唱就其中的110万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被告不服,向江苏高院提起上诉。

2019年10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驳回全部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这意味着两件事:一,“鬼吹灯”已被法律认定为“知名商品特有名称”;二,玄霆公司享有对“鬼吹灯”这一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权益。

而归根结底是一件事:“鬼吹灯”三个字,千万别乱叫。

“鬼吹灯”三个字,只有谁能叫?

复杂的《鬼吹灯》版权问题,当事方个个觉得自己吃亏。特别是翻阅江苏高院的民事判决书,许多此前报道中未披露的细节引人深思。

在《鬼吹灯》版权案中,“鬼吹灯”标识是否构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称是争议焦点,同时也是该案引起业内广泛关注的重要原因。

毕竟,蹭IP热度最简单粗暴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蹭名字。那么多“三生三世”、“盗墓”、“前任”都等着看结果呢。

天下霸唱(本名张牧野,以下仍使用天下霸唱)及向上影业认为,有关“鬼吹灯”的商标申请均被商标主管机关驳回,理由是“鬼吹灯”带有封建迷信色彩,用作商标易产生不良影响。因此,“鬼吹灯”三字不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意义上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称。

为证明“鬼吹灯”三字不被法律保护,不惜自陈“封建迷信”,也是很拼了。

《鬼吹灯》版权案终落槌,但国产大IP错过的时光怎追回?

不过法院则另有见解。

徐州中院在一审判决中,认定《鬼吹灯》系列小说构成知名商品、“鬼吹灯”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特征,并从“鬼吹灯”一词的起源、作者在创作时使用“鬼吹灯”一词的目的、相关公众的一般认知、“鬼吹灯”标识是否会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造成消极影响等方面进行综合判定,最终认定“鬼吹灯”作为《鬼吹灯》系列小说名称构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称。

江苏高院的判决书则进一步强调了“鬼吹灯”标识不具违法性,其系列作品名称已在版权、广电等主管部门得到审核和行政许可,多方面论证“鬼吹灯”标识并不具有封建迷信色彩。

《鬼吹灯》版权案终落槌,但国产大IP错过的时光怎追回?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苏民终130号

“标识作为作品的名称其具体含义及是否具有不良影响需要结合该作品的内容综合判断,这与作为区分商品和服务来源的商标能否注册的判断标准有着本质不同”。江苏高院的这一认定,也使《鬼吹灯》案自审理以来引发业内探讨最为激烈的争议焦点尘埃落定。

“鬼吹灯”三字的权利存在得以确认后,自然就是权利的归属问题。天下霸唱和向上影业一方主张,即便“鬼吹灯”构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称,权益也应该属于作者天下霸唱本人,而非网文平台方玄霆公司。

对此,江苏高院在支持原审判决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玄霆公司与张牧野曾签订《协议书》,将《鬼吹灯》系列作品著作权中除法律规定专属于作者权利以外的全部权利转让给玄霆公司,这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并不违反《著作权法》规定,应当被认定为合法有效;

此外,相关条款并未限制天下霸唱使用其本名、笔名创作同类型悬疑盗墓题材的作品以及其他题材作品,只是限制其不得使用“鬼吹灯”作为作品名称或者主要章节标题,故不违背著作权法鼓励创作的立法宗旨。

故江苏高院判决认定,“张牧野未经许可擅自授权他人使用‘鬼吹灯之XX’作为涉案网剧名称,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涉案网剧系由涉案《鬼吹灯》系列小说改编而来,其行为侵犯了玄霆公司对涉案《鬼吹灯》系列小说特有名称的相关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

《鬼吹灯》版权案终落槌,但国产大IP错过的时光怎追回?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江苏高院在判决中明确了经营者对商品长期销售、使用、宣传、推广,使其成为知名商品的贡献。除创作者外,经营者对知名商品的权益也受法律保护。

“创作行为的结果是产生著作权,但因著作权与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权益产生方式的不同,创作行为本身并不能产生知名商品特有名称权益。”判决书中写道。

硬糖君用自己基础的法律知识和丰富的文娱产业知识翻译一下:作者能够创作优秀的小说,但互联网 传播、商业化运作、全链条开发,才能使“作品”成为“知名商品”,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IP”。

至此,《鬼吹灯》案不止对IP作为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认定和保护作出了有益探索,作者和商业平台对小说、IP的权利界限,也首次有了清晰的划分。

一个IP的诞生、弯路与前路

而回溯《鬼吹灯》的创作、连载、走红、衍生历程,我们能更清楚的理解这一点。也理解为什么文娱产业坚持使用“IP”一词,而不是“网文”“小说”。还真不是大家沉迷于造新词、搞噱头。而是不用这样一个新词,无以形容这样一个全新物种。

作家不能使用自己创作的作品名,这在传统时代确实不可想象。但在今天的内容产业框架下,不管是法律上还是商业上,就相当合理了。

略学过一点中国文学史的同学,对一句话肯定烂熟于心:“我国第一部由文人独立创作的长篇小说”,以此区别于话本、评话的民间集体创作。而IP作为互联网时代的市场化产物,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又回到了“集体创作”的路子上去。

《鬼吹灯》作为最早一批网络小说,正折射了这种转折时代的特性。或许也正因如此,权益双方才有如此大的争议。

2005年12月,天下霸唱开始创作《鬼吹灯》小说,并以类似纪实文学的口气发表在天涯社区莲蓬鬼话。彼时,莲蓬鬼话上的惊悚、悬疑、志怪小说,几乎都走这种好似亲身经历的路线。但彼时天涯是没有阅读付费模式的,捧场已是读者所能给的最大鼓励。

《鬼吹灯》版权案终落槌,但国产大IP错过的时光怎追回?

当年的莲蓬鬼话

或许正因如此,不少悬疑推理作家都是在莲蓬鬼话起家,又普遍在作品走红后选择出走。在天涯论坛发表52章后,天下霸唱转而在起点中文网发表《鬼吹灯》剩余章节以及《鬼吹灯II》的全部章节。《鬼吹灯》正式进入网络文学的商业模式。

在起点,《鬼吹灯》获得了更大力度的宣推和更广泛的用户覆盖。当然,也伴随着日后天下霸唱经常抱怨的:网络日更带来的创作和内容质量压力。

可以确认的是,双方也有过一段蜜月期。当年,起点中文网组织过一系列推广活动。放在今天,也是力推作品才有的待遇了。2006年,玄霆公司授权出版了《鬼吹灯》实体书,分为四卷发行,也就是我们熟悉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鬼吹灯之龙岭迷窟》《鬼吹灯之云南虫谷》《鬼吹灯之昆仑神宫》。2007年,玄霆公司再次授权出版了《鬼吹灯II》实体书,并出版了多个版本的《鬼吹灯》漫画。

2007年1月18日,玄霆公司与天下霸唱签订《协议书》,约定天下霸唱将《鬼吹灯》除法律规定专属于作者权利以外的全部权利转让给玄霆公司(包括但不限于信息网络传播权及作品改编权等)。玄霆公司则向天下霸唱支付转让费人民币10万元。

这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鬼吹灯》版权在早年以10万元贱卖的故事。不过,硬糖君通过翻阅判决书,发现其并非全部事实。

就在上述《协议书》签订同一天,双方再次签订协议。约定了暂命名《魁星踢斗》的天下霸唱新书,以转让费税前150万元受让权利给玄霆公司。如作品售出影视改编权,天下霸唱将获得改编报酬的40%。同年10月,玄霆公司与天下霸唱又签订《补充确认书》,确认《鬼吹灯II》就是原协议作品《魁星踢斗》。

也就是说,《鬼吹灯II》的版权受让费为150万元,影视改编收益另计,作者按40%分成。放在IP还未起势的2007年,真不算一笔小钱了。

《鬼吹灯》版权案终落槌,但国产大IP错过的时光怎追回?

阅文官网上的代表作品

正如江苏高院认定的,起点(玄霆)在《鬼吹灯》从一部极富潜质的文学作品成长为知名商品的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随着《鬼吹灯》走向更广阔的舞台、攫取了更大的商业利益,双方的矛盾争议也日益扩大,最终分道扬镳。

2008年5月,《鬼吹灯II》在起点完结。2009年9月,天下霸唱开始在《南方都市报》发表《牧野诡事》。2015年5月,天下霸唱经朋友引荐结识年轻的创业者——向上影业CEO肖飞。2015年6月,双方一起成立向上霸唱公司,天下霸唱将《牧野诡事》著作权授权给该公司。再半年后,天下霸唱以手中IP入股,并担任向上影业首席内容官。

2016年1月,改编自《牧野诡事》的网剧《鬼吹灯之牧野诡事》正式立项,并在2017年1月开始以“鬼吹灯”标识大范围宣传。片花中的“《鬼吹灯》金晨被赞是中国版盖尔加朵”,“最正宗的鬼吹灯系列”“没有牧野诡事,就没有鬼吹灯”等宣传用语,也成为法院判定其不正当竞争、虚假宣传的主要依据。

《鬼吹灯》版权案终落槌,但国产大IP错过的时光怎追回?

某种程度上,《鬼吹灯》IP打不完的版权官司,也属于一种历史遗留问题。在IP产业还未健全、相关利益方都还摸索前行的时候,中国日后最大的IP却已经诞生,难免各有各的委屈,也各有各的算计。版权费低廉且至今无缘和观众见面的《三体》电影,三叔那一团乱麻的“盗墓笔记宇宙”,莫不如是。而硬糖君更想谈的,却是IP的利益。一个IP的成长壮大,一个关于“中国漫威”的遥远而切近的梦。

纷纷扰扰的《鬼吹灯之牧野诡事》,最终被证明是一部大烂片。据说当年肖飞也是想做漫威框架,给鬼吹灯搞出了盗二代。可惜观众不买账,胡八一的儿子还能博得些奚落,胡八一的孙子怕是暂时生不出来了。

《鬼吹灯》版权案终落槌,但国产大IP错过的时光怎追回?

倒还是阅文授权给企鹅影业的《鬼吹灯》系列网剧,成为了腾讯视频三不五时就要拿出来炫耀的代表作。

《鬼吹灯》版权案终落槌,但国产大IP错过的时光怎追回?

复杂的授权、水平不一的开发,极大的消耗着国产大IP的品牌价值和用户好感。现在人们就已经学乖了,看到“鬼吹灯”“盗墓笔记”之类的大IP改编作品,先别急着跳坑,看看“厨子”是谁再说。

在国内市场,究竟该如何构建漫威般的IP宇宙。除了制作层面的工业化,统一有效的IP规划更是急需解决的底层问题。你就说,我们这些观众已经努力去熟悉过多少个胡八一、王胖子和吴邪、张起灵了。你见过漫威超英次次换人的吗?

不论是《鬼吹灯》还是《盗墓笔记》,甚至更新的《全职高手》,硬糖君认为IP本身都是绝不输给超英漫画的。国产大IP,就是输在了后续开发的系统性和工业化上。最近一直在将头部IP主导权收回自己手中、积极推进IP全链开发的阅文,拜托加把劲儿吧,别辜负了中国的IP。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顺风车江湖的“沧海巨变”,让滴滴很是焦虑。

2019-11-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