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艺人“江湖派系”

娱乐产业 · 2019-11-08
在演艺圈,如何“走后门”?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产业”(ID:yulechanye),作者 小雨,36氪经授权发布。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自身。”存在于各行各业的师徒制,如今也在演艺界颇为盛行。

早年有谋女郎、星女郎、晶女郎,今有幂家军与山下学堂,资深演艺人士自立门户签约新人,用经验、资源实现对新人的“传帮带”,已变成行业常态。

最近几月,大小银幕上的新鲜面孔层出不穷,这些新人除了年纪小、资历浅外,背后都有资深艺人的一臂之力:比如《小欢喜》中乔英子的扮演者李庚希,来自徐静蕾的鲜花盛开影业;《少年的你》中饰演“校霸姐”魏莱的周也,来自李冰冰的和颂传媒。

在综艺《演员请就位》同场pk的祝绪丹、毛晓慧分别隶属杨幂的嘉行和李少红的荣信达;前阵子,田壮壮新作《鸟鸣嘤嘤》官宣了演员阵容,女主角是王家卫泽东影业旗下新人李宛妲。

新艺人“江湖派系”

新人们台前风光无限,离不开身后“老人们”指点江山。“长江后浪推前浪”阐述的残酷迭代,也要面临概念转换,“后浪”更像是前辈,迎来送往,稳得一批,“前浪”则是后辈,前仆后继,奋力争饼。

带新人:“70花”拼时尚、“80花”拼IP、“90花”拼眼界,男演员啥也不拼

娱Sir统计了业内部分“老带新“的案例,借此盘点新人们的影视、综艺、时尚资源。

新艺人“江湖派系”

表格中绝大多数新人演员在2018年、2019年都有新作输出,参演的作品往往是全新IP,以校园青春、恋爱甜宠为主,但也不乏有作品积压至今未能播出。

影视之外,参加综艺节目成为部分新人增加戏外曝光的新渠道,《演员请就位》和台综成为热门选择;时尚方面,99%的新人演员还未能直接担任品牌代言人,只以品牌挚友的身份参加活动,能登上《时尚芭莎》《ELLE》《红袖Grazia》等杂志的新人,大多师出名门“打包出售“或有耳熟能详的代表作。

从表中可以看出,”老带新“的女性演艺人士普遍多于男性,中生代女演员以”四旦双冰“、姚晨、高圆圆为主力军,牢牢占据头部电影、时尚资源。

 “四旦”中,周迅与陈坤合创东申未来,签约了张婧仪、李蔓瑄、赫雷、刘昊龑、周游等新人,新人们大多辨识度高,与周迅、陈坤一样浑身文艺范儿,参演作品多为文艺片:比如周游参演了阿里影业出品的电影《野马分鬃》,张婧仪与屈楚萧主演了电影《我要我们在一起》(原作为豆瓣热帖:《与我十年长跑的女友明天要嫁人了》)。

李蔓瑄则参演了电影《少年与海》,影片刚刚入围了釜山电影节和平遥影展。作为香奈儿大使的周迅也为艺人们带来丰富的时尚资源,新人品牌活动很多,一张张“高级脸”也成为《时尚芭莎》《ELLE》《红袖Grazia》等时尚杂志的宠儿。

新艺人“江湖派系”

赵薇在《致我们终将失去的青春中》力捧杨子姗、王森等人,近两年旗下普林赛斯文化则签约了张哲瀚、刘哲尔等人,两人都参演了赵薇监制的电视剧《谁都渴望遇见你》。两位演员都不算大火,也缺少让观众记得住的作品,目前刘哲尔还没有迎来自己的“一番”,张哲瀚则有5部电视剧作品待播,近日两位演员相继登上了由赵薇担当评委的《演员请就位》舞台。

徐静蕾的鲜花盛开影业签约了李庚希、朱致灵、檀健次、向涵之等演员,凭着徐静蕾在京圈的影响力,新人参演的作品多为“京派”家庭伦理剧。其中,檀健次凭借《带着爸爸去留学》中陈凯文一角被不少观众记住;李庚希则凭借电视剧《小欢喜》中乔英子一角,成为新晋小小花,清新的长相也收获了来自欧莱雅、兰蔻等品牌的橄榄枝。老徐选人,长相并非最重要的因素,灵气才是根本。

四旦中,只有章子怡对培养新人不积极。尽管章子怡参投了演艺经纪公司飞宝传媒,但并非完全控股,与公司旗下新人们在公开场合也没有交集。

“双冰”中,李冰冰与李雪的和颂传媒签约了新人周也,周也刚刚在电影《少年的你》中完成了大银幕首秀,随即登上了《时尚芭莎》《ELLE》的版面,起点颇高;而范冰冰旗下工作室近年新签了彭小苒和郭靖,公司投资的《东宫》《赢天下》也有两位新人参演,然而税务风波余温犹在,新人发展还处在瓶颈期。

新艺人“江湖派系”

姚晨的坏兔子影业则发掘了李鸿其,这个近年来凭借《缝纫机乐队》《宝贝儿》《地球最后的夜晚》等电影为人熟知的台湾演员,开始逐渐在电影圈展露光芒;

新艺人“江湖派系”

高圆圆从银幕消失的这几年,也忙于签约新人,旗下的孙嘉灵参演了热门电影《美人鱼》和《上海堡垒》,宋楠惜则参演了电影《跳舞吧!大象》和《我和我的祖国》,都是分量颇重的院线电影。

大花们旗下的艺人,普遍时尚资源丰富,登上重量级时尚杂志的机会较多,也经常得到一线大牌的活动邀约。

“80花”以杨幂为旗手,唐嫣、赵丽颖为点缀,亲自下场奶新人。2019年的嘉行传媒依然没有停止”魔鬼“的步伐,以热巴为代表的初代”幂家军“建成后,以祝绪丹和李婷婷为代表的二代正在积极搭建。由于嘉行自制剧透支了口碑,引发粉丝抵制,“二代”接剧颇为谨慎,开始接洽其他公司的作品。

比如李婷婷参演了小糖人、爱奇艺出品的网剧《独家记忆》,祝绪丹则参演了华夏视听、企鹅影视联合出品的新版《倚天屠龙记》与唐德影视出品的《一身孤注掷温柔》,人气逐渐上升。

新艺人“江湖派系”

比起迭代迅速的嘉行,唐嫣和赵丽颖培养新人的方式则要慢很多,她们普遍不求多,但求细水长流,比如唐嫣旗下的陈钰琪和赵丽颖旗下的金瀚,前期多以配角身份参与老板演的电视剧,后期人气走高,才慢慢开始独立扛剧,从配角走到主角,他们花了近4年时间。

80花旗下新人前期大多以配角出现在IP剧中,风格调性也以老板的特点为主,等后期有了人气,才会慢慢有适合自己的作品出现。

新艺人“江湖派系”

”90花“中郑爽、关晓彤也各开工作室,让签约的新人在各大IP剧中先混个眼熟。郑爽旗下的新人陆妍淇,在《九州缥缈录》中饰演刘昊然的”青梅竹马“;关晓彤旗下艺人李宗霖来自台湾,曾参加选秀综艺《青春有你》,在关晓彤饰演的电视剧《凤求凰》中担任”花错“一角。

“90花”们自身事业还未稳固,还没能形成扶植新人的眼界和格局,旗下新人大多为零散曝光。

比起竞争激烈的女星,男演员们在培养新人的策略上大多有点“佛”(除了与女星合开工作室的),新人们参演剧集不多,实红的更少。

“70后”以黄晓明、吴奇隆、佟大为、陈坤为代表。相比起陈坤办学的认真态度,黄晓明、吴奇隆、佟大为多少显得有些“玩票”。黄晓明签约的新人大多有表演经验,而他能够提供的是影视资源;吴奇隆和佟大为,则像早期的唐嫣和赵丽颖,在自己主演的剧中带新人出镜,只是由于剧集口碑不佳,未能为新人成长提供太大助力,目前新人人气未见显著上升。

“80后”以张翰、陈赫、王祖蓝为代表,旗下的新人基本处于“小透明”阶段,其中陈赫旗下艺人大多以参加综艺曝光为主,还没有真正的影视作品,反倒是“90后”的董子健,旗下“懂得文化”拥有一名时下曝光率颇高的“小小花”赵今麦。

新艺人“江湖派系”

演艺圈“老带新”:是利益共赢,也是行业套路

在新人培养上,为何女艺人总是比男艺人更心切?

一方面,“年龄”成为中生代女演员的挥之不去的“痛”,即便坦然如周迅,也曾坦言过为年龄担忧,对于大花们来说,早年打下的人脉、资源,不能因为退居幕后付之东流,自己因为年龄演不了的角色,不如交给自己的继任者,因此培养新人说到底是商业实力的竞争。

另一方面,观众日新月异的口味也迫使女演员们必须牢牢抓住职业的黄金期。85花们纷纷结婚、生子,这段空白期如果没有作品持续露出,保不定复工之日观众已经把你忘得一干二净,因此尽管杨幂们自身还在转型的焦虑中打转,却急急地埋下了“天罗地网”,为自己的下一步做打算。

因为她们知道,比起观众飘忽的口碑,打下的商业地基似乎更可靠,而旗下艺人知名度随着影视剧的热播度提升,也会持续为公司带来红利。

新艺人“江湖派系”

当然,作为行业前辈,成立演艺经纪公司提拔新人,对行业、新人来说,是一种突破。

回顾过去几年,关于演员们“霸屏”、“阴阳合同”、“天价片酬”事件的讨论不绝于耳,演艺圈大半资源向头部艺人倾斜,新人难以出头。而在资本抽离的这两年,采用新人演员的风险尤其大,导演赵宝刚、许鞍华都曾坦言不敢随便用新人,因为锻造年轻艺人的平台不够,刚出道就能演得好的寥寥无几。

而前辈演员们身处行业核心,最清楚行业现状,他们通过演员培训、影视项目匹配与开发、演艺经纪、完成整个造星闭环,不仅能为行业纾解难题,还能亲手贡献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何乐而不为?

他们在享受自己的成功之外,又迈出了更远的一步,固然是值得被认可的,但这样的做法也存在弊端。公司之内同样存在资源倾斜,开发的影视项目也往往并非为新人们量身定做,因目标与公司相左而出走的艺人屡见不鲜,对于观众来说,

同一公司同一批人连着好几部戏捆绑,也会觉得厌烦。

对此,我们姑且抱着观望的心态,静待新人成长,因为也只有时间能够证明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你想和鲁豫许知远丁丁张姜思达聊天么?

2019-11-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