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无需对“多重身份”感到焦虑

神译局 · 2019-11-07
接受自己的复杂性,你会更快乐。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在社会生活的舞台上,我们每个人都要扮演不同的角色,每天要面临多重身份的转换。尤其是刚毕业的学生,从校园到职场,不能切换自如的话,往往会给生活带来不少困扰。如果你有感到分裂的时候,抑或是被压得喘不过气,也无需自责,不妨跟随本文一起,换一种心态看待这种多重身份。文章译自Medium,作者Niklas Göke,原文标题为It’s Okay to Have Multiple Identities,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成年人无需对“多重身份”感到焦虑

如果你曾经感到筋疲力尽,试图不辜负某个角色的期望——好儿子、拯救世界的姐姐、工作靠谱的人——你知道发生身份危机的感觉,你进入的角色和真正的你有所不同的感觉。

这是一种可以理解的感受,但也是一种被误导的感受。如果你陷入了关于“你到底是谁”的危机,很可能是因为你没有接受“你本就是多重人物”的事实。你作为合作伙伴、同事、女儿或儿子的角色都是非常不同的,但试图调和这些角色毫无意义。你不能,也不应该尝试。

多重角色身份赋予我们一种意义感,能减少婚姻压力,并有助于消除社会孤立感。

拥有广泛的身份图谱是健康的。但当我们试图同时体现自己的多重身份时,就会陷入两难境地。

“身份协商”,是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Erving Goffman)在1956年出版的《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一书中首次提出的理论,它认为我们每一段关系都是建立在一种相互认可的、基于身份的行为准则之上的。这种对关系中彼此身份的定义减少了摩擦,将冲突最小化,并为每个人对彼此的行为设定了期望值。

身份协商在不同的关系中产生不同的结果是正常的。事实上,这很理想化。研究表明,拥有多重角色身份赋予我们一种意义感,能减少婚姻压力,并有助于消除社会孤立感。

但是,当我们试图把所有这些不同的角色强制整合到一个统一的身份中时,我们就制造了不必要的压力。这是在尝试一件不可能的事。为了获得真正的快乐,我们必须接受我们有多种身份的事实,并通过无缝地从一个角色转换到另一个角色来学会正确地管理它们。

你不需要一生都扮演同样的角色。

1999年,金·凯瑞(Jim Carrey)在《月球上的男人》中扮演了他的偶像、已故演员安迪·考夫曼(Andy Kaufman)。他全身心的方法派表演被拍进了幕后镜头,并在2017年的纪录片《金与安迪》(Jim & Andy)中上映。凯瑞得出结论,他平常的自我“金·凯瑞”只是他所扮演的另一个角色。

凯瑞退了一步,从更高的角度看他的生活。持续的表演会让人疲惫。最后,他得出结论,身份只是一个“概念”,我们应该把它当作一个重塑自我的机会。不要担心“我是谁”,问“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可能会更有帮助。

当然,我们每个人的答案随时间变化而发生改变。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你无需一生都扮演同样的角色。

1979年,哈佛大学心理学家艾伦·兰格(Ellen Langer)召集了两组八位七八十岁的男性,让他们进行为期一周“生活”在1959这一年的静修。控制组需要承认1959年发生在20年前;然而另一组人(实验组)的生活、说话和行动都得像1959年那样。在一周结束之前,两组都表现出明显的精神、行为和身体变化。

兰格在她的书《逆时针》中总结道,“大脑对身体有巨大的控制力”,“参与者变得‘更年轻’”,听力、记忆力、力量和灵活性都得到了改善。值得注意的是,实验组在智力测试中的提升率高于控制组。

像金·凯瑞一样,这些人在他们的头脑中扮演着角色,他们的身体也随之变化。这并不是说你假装自己是《海滩救护队》的演员就能练出完美的腹肌,但它证明了在心理上认同角色可以产生一定真实的效果。扮演被授权的角色可以让我们更强大,更快乐。

但我们不能只是在私下里做真实的自己,不是吗?还有其他的角色,不会让你感觉那么好。根据身份协商理论,我们永远不可能百分百的在各种关系中扮演不同的角色,更不用说在照镜子时看到一个完美的、统一的画面了。不过这没有关系,只要我们暂停一下,把我们的多重角色当作一个有用的工具来接受它,不要过多地强调没有意义的小细节就行了。

译者:Yoyo_J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GoFun出行将在赋能产业上下游协同发展上发力。

2019-11-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