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刚刚年满50岁,发明它的那个人却“后悔”了

机器之心 · 2019-10-31
“我发明了互联网,但它现在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机器之心”(ID:almosthuman2014),作者机器之心编辑部,36氪经授权发布。

50年前的昨天,Kleinrock等人实现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网络数据传输。

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网络可能是像电力、自来水一样不可或缺的存在,不过这些「基础设施」似乎并不是科学家们当初想要的样子。

作为互联网发明者之一,现年85岁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计算机科学杰出教授伦纳德·克莱因罗克(LeonardKleinrock)在互联网诞生50周年之日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我们正在失去思考能力,」在谈到自己的发明如何改变了世界时,Kleinrock说道。

LeonardKleinrock被认为是互联网的开创者,他曾在现代互联网前身ARPANET的开发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1964年,他的博士论文《通讯网络》出版,首次提出了「分组交换」概念,为互联网奠定了最重要的技术理论基础。之后,他领导主持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分组交互通信网络实验,敲开了网络时代的大门。

50年前,1969年10月29日,在UCLA校园的BoelterHall中,LeonardKleinrock领导的研究团队通过计算机网络实现了第一次数据传输。

互联网刚刚年满50岁,发明它的那个人却“后悔”了

UCLA的BoelterHall3422专为计算机设计。它的地板安装有风扇,以防止计算机过热。接口通信处理器(图中右侧)本身是一台小型计算机,由Kleinrock设计,Bolt,BeranekandNewman公司生产。

LeonardKleinrock记述了当初互联网发展,并为今天的互联网进入割据化,数据遭人滥用感到担忧:

那时我还是一个年轻的科学家,创造了后来成为了我们大众所知的互联网的东西。我们在创造它的时候,秉持的文化是:合乎伦理、开放、可信、自由、共享。我们当时并不知道这项研究会走向何方,但这些词语和原则是我们的信标。

我们当时并没有预料到,互联网的黑暗面会如此猛烈地涌现出来。如果我们预料到了,我们会觉得有必要修复这个问题。

我们是怎样走到这一步的?

在1960年代早期,当我在MIT读博的时候,我意识到创造一个网络的数学理论可以使得分散的计算机进行沟通交流。之后的十年,尖端研究项目管理局——一个国防部下属的研究拨款机构,出于对苏联发射人类第一颗人造卫星「伴侣号」的回应,他们认为需要基于我们的理论构建一个网络,使得计算机研究中心可以远程地分享工作。

我的UCLA计算机实验室被选为这个网络的第一个节点,斯坦福研究院(SRI)为第二节点。50年前,在1969年10月29日,一个简单的「Lo」成为了第一个互联网信息。这一信息从UCLA发到了斯坦福研究院。实际上,我们打出的是「Login」的前两个字母,但是网络崩溃了。

1969年的10月29日晚10点,计算机科学教授Kleinrock坐在BoelterHall地下室的办公室里,他的一名研究生CharleyKline就在楼下。

几个月前,计算机公司Bolt,BeranekandNewman为UCLA和斯坦福大学运来了世界第一套网络路由器。Kline开始尝试使用一个简单的计算机命令登录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家BillDuvall的计算机:在欢迎屏幕上键入「LOGIN」。

Kleinrock说,Kline和Duvall打着电话,想看看试验是否奏效:

Kline输入了第一个字母「L」,Duvall接收到了信息。

Kline输入了第二个字母「O」,Duvall收到了信息。

Kline输入了「G」,Duvall的计算机崩溃了。

「哦,我没有收到,」Duvall说道。「看来出了点问题,我一会再打回来。」

Kline和Klienrock当时认为,这只是朝着研究的正确目标又迈进了一步。在之后的十几年里,他们对于那天晚上试验成功的意义都不甚知晓。

「最重要的事情是,那不是我们的电脑崩溃了,我们的路由和他们的路由也没问题,」Kleinrock说道。「是斯坦福的电脑出了问题。」

互联网刚刚年满50岁,发明它的那个人却“后悔”了

UCLA研究生CharleyKline记录了两台具有不同编程方式的计算机之间首次进行的数据传输。Kline表示,当时没有留下照片或录音,所以日志是传输工作的唯一证明。

这个微小的、两台计算机传输信息的时刻被认为是互联网建立的开端。

在前25年,互联网成长地非常快,并且用户社区似乎遵守着和科学家们一样的积极原则。我们科学家没有对互联网寻求任何专利或私人拥有权。我们是一群书呆子,只是忙着应对挑战、创造新的能够造福世界的技术。

在1994年左右,在「.com」上线后,互联网开始快速发生改变。网络通道提升到了千兆比特的速度,而且万维网成为了家用通用配置。同一年,亚马逊建立,而第一个商用网络浏览器「Netscape」也问世了。

在1994年4月12日,一个「小」而具有深远意义的事情发生了:第一个广泛传播的垃圾邮件——一个厚颜无耻的广告。我们科学家社区的反应是:「他们怎么敢这么做?」我们奇迹般的造物,一个「研究」网络,居然被劫持用来售卖......洗涤剂?

到1995年,互联网在全世界已经有五千万用户。商业世界已经出现了很多我们没有预料到的东西:互联网可以被用来作为强有力的销售机器、八卦聊天室、娱乐频道,以及社交俱乐部。互联网很快变成了一个赚钱机器。

在利益驱动下,互联网被创立初时的目的已经发生了改变。为了规避控制技术进程方向的风险,我们不再推进「奔月(moonshots)」计划。相反,技术的进步像是婴儿在蹒跚学步——「设计一个快5%的蓝牙连接」,而不是——「建立一个互联网」。一个曾经欢乐友好的社区变成了充满竞争、敌对和极端气氛的地方。

随后,当千禧年(2000年)结束的时候,互联网进化得更令人讨厌,但是我们现在还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

当我们突然赋予任何一个人廉价且匿名地与百万人沟通的能力时,我们也同时无可避免地创造了一个非常完美的、给「黑暗面」向全世界传播诸病毒的机会。现在,超过50%的电子邮件是垃圾邮件。此外,更多麻烦的事情出现了,包括拒绝访问攻击—使得关键金融设施瘫痪,以及恶意的僵尸网络——使得关键基础设施崩溃。

当Stuxnet恶意软件出现时,其他诸如民族国家等危险的参与者大约在2010年开始浮出水面。有组织的犯罪认识到互联网可以用于国际洗钱,极端主义者也发现通过互联网可以大肆宣扬他们的激进观点。此外,某些机构和个人可以利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面部识别、生物识别和其他先进的技术为所欲为。

我们可以试着将互联网追溯回其道德根源。但是,这将是一项复杂的挑战,需要各方人员的共同努力-这意味着几乎每个人都要参与进来。

我们应该向相关实体施加压力,使它们更积极地监控和裁决网络攻击、数据泄露和盗版等互联网滥用行径。各国政府还应创建一个论坛,使有关各方团结起来解决问题。

互联网刚刚年满50岁,发明它的那个人却“后悔”了

LeonardKleinrock与世界上第一台路由器。

公民用户需要让网站承担更多责任。网站最近一次询问哪些隐私政策适用你是什么时候呢?我猜网站从未询问过你吧。你应该能够清楚地阐明自己首选哪些隐私政策,并拒绝不符合自身标准的网站。

这意味着网站应该为你提供定制化的隐私政策,因为它们已经定制化了你可以看到的广告,所以它们应该能够做到这些。此外,还应该要求网站对因其服务而导致的任何侵犯隐私的行为负责。

科学家需要创建更高级的加密方法,以防止他人非法使用所盗取的数据库,从而保护个人隐私。我们正在研究能够隐藏网络中移动数据的来源和目的地,进而可以降低捕获网络流量价值的技术。区块链技术不仅可以支撑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也承诺提供无可辩驳、无可争议的数据分类账。

如果我们共同努力实现这些变化,则有可能重返我所知道的互联网。

参考内容:

  • https://www.latimes.com/opinion/story/2019-10-29/internet-50th-anniversary-ucla-kleinrock

  • https://features.dailybruin.com/2019/happy-birthday-internet/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官方近期在生态、民生、城建等维度,密集释放加码信号。

2019-10-3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