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 | 400亿格力股权转让花落高瓴,为什么张磊又赢了?

刘旌 · 2019-10-29
百丽之后,又下一城

事实证明,商业领域的预言总是容易被推翻的。

在厚朴资本和高瓴资本共同角逐格力电器15%股权的争夺赛中,不少舆论曾言之凿凿:前者胜算更大,因为其具备更丰富的国企投资经验。但至10月28日晚间,一则来自格力的公告证实:高瓴资本旗下的珠海明骏为格力电器15%股权的最终受让方。

是的,高瓴又赢了。

“市场化的胜利”

5月22日,在位于珠海的格力电器总部,一场投资者见面会正在举行。

现场可谓群星闪耀,几乎聚拢了中国市场上最具资金实力和声望的私募巨头:如博裕资本、高瓴资本、淡马锡控股、厚朴资本等,此外还有百度这样的产业型资本。

这一幕发生的一个月前,格力集团做出混改决定,并向市场宣布筹划转让所持有的15%的格力电器股权,有人估算这笔股权的转让价值约400亿人民币。一家颇具话题性的家电企业,同时又是如此大资金量的交易——格力的股权转让案一经公布,便引来了广泛关注。

首轮“淘汰赛”就已相当精彩。由于征集受让方的条件十分严苛:交付63亿元保证金,签约后5个工作日付40%,在办理股份户前付清全款等,在参与角逐的25家机构中,最终仅有高瓴资本和厚朴资本报名。

时至9月2日晚间,格力电器公布了阶段性结果: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格物厚德股权投资(珠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GENESIS FINANCIAL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 (下称“GFI公司”)组成的联合体。前者是高瓴资本旗下的投资公司;而厚朴投资是格物厚德的大股东,有媒体分析,从成立时间来看,GFI(成立于2019年6月11日)与格物厚德的联合体,似乎专门为争夺格力电器的股权而来。

厚朴和高瓴,这是两家同样以“影响力交易”而闻名投资界的PE巨擘。成立于2007年的厚朴资本是由高盛高华证券董事长方风雷等人创办的私有股权投资基金,出手项目不多但单笔投资额都相当惊人,如:2009年耗资60亿港元入股蒙牛乳业,创下中国食品行业交易额最大的一宗;同年,以厚朴为首的投资团接下中国银行H股的32.4亿股票,耗资55.4亿港元。而高瓴资本则以600亿美元的管理规模问鼎“亚洲私募基金之最”,它的投资阶段横跨种子、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和二级市场,代表案例包括:腾讯、京东、爱奇艺、百济神州、百丽国际等。

双方此前在交易上亦有交集。2017年,在新加坡仓储运营普洛斯的159亿新加坡币(约合785亿人民币)私有化案中,厚朴和高瓴曾同为财团成员参与其中。

两大高手间的再次过招,无异于针尖对麦芒。但在最终结果公布之前,舆论对高瓴似乎并不有利:有人认为从投资企业经验来看,厚朴的胜算更大,因为其“对国企背景的企业更为熟悉,而高瓴的投资大多为市场化企业”。

另一方面,还有媒体报道称高瓴资本的LP中出现了“美的”实际控制人何享健,可能存在利益冲突。而后,这被证实这是一场彻底的“误会”。何享健的宁波美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珠海高瓴天成二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的LP,高瓴天成二期基金即高瓴资本人民币二期基金,该基金有十几个LP,宁波美域只是其中之一且额度很小,与此次的格力混改毫无关系。

总之,高瓴的格力争夺战一路上都风波不断。中国家电商业协会营销委员会执行会长洪仕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高瓴的最终获胜证明“格力电器选择了遵循市场规律的一方”。

张磊将如何赋能格力?

回头来看,高瓴的最终胜出似乎更有迹可循,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张磊和格力更为知根知底。

早在2006年,高瓴资本创办的第二年,张磊就开始买入格力股票,并一直持有至今。截至2019年6月30日,高瓴资本共持有4339.64万股格力电器股份,占总股本的0.72%,位列第八大股东(仅次于持股0.74%的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

高瓴在控股老牌鞋业品牌百丽国际中获得的经验,也是助其拿下格力的显著加分项。

2017年7月,高瓴在成为百丽控股股东后,开启了后者的数字化转型。百丽国际执行董事李良曾对36氪系统性复盘过他们的转型思路:实现全流程的数字化,并将数据本身作为驱动公司发展的生产力。

而现阶段的格力存在的诸多短板中——如多次尝试的新产品线(电动汽车、手机等)均以失败告终;市场占有率已触及行业天花板,突破乏力等,甚为关键的一条就是:在线上渠道对家电行业的重要性越来越大的当下,格力在线上表现得得却略显颓势。国泰君安证券认为,高瓴能在公司治理、资本赋能和竞争战略等多维度赋能格力,尤其在“打造互联网基因”方面,战略资源储备雄厚的高瓴有助于格力的全面数字化升级。

10月21日,张磊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产业数字化论坛”上的一段演讲,或许可以一窥高瓴参与格力后的赋能思路。张磊说,“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所有企业的必答题,“在以数据、算法驱动的未来,将不再有互联网企业和传统企业之分,只有一种企业,就是数字企业”。

在涉及大额股权转让的交易中,“资本野蛮人”是最令管理团队忧心的情形。在今年5月的投资人见面会上,董明珠也再次表达了这个立场:坚决拒绝野蛮人。

张磊近期的一次讲话,似乎在有意打消格力管理层的顾虑。张磊表示,在产业数字化的过程中,首先要尊重企业和企业家在产业变革中的主体地位。“企业家精神作为企业发展的核心源动力,它所代表的勇于创新、坚韧执着、伟大格局是无法模拟的,”张磊强调,高瓴在过去十几年中一直强调和坚持:“让企业家坐在C位”。

目前,鉴于合作方案还是最终受让方的单方面邀请,格力电器管理层是否接受最终受让方的邀请,以及双方最终能否就合作方案达成一致,尚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对于高瓴而言,2019是它收获颇丰的一年。10月10日,作为高瓴控股投资百丽后的阶段性进展:百丽旗下的滔搏国际挂牌港交所,一开市便获得了高达527亿港元的市值(百丽国际的私有化总额也不过531亿港元),如今已经飙至598亿港元。有观点指出,滔搏在公开市场获得的认可,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证明,“高瓴资本在百丽项目上,成功的概率已经越来越高”。

曾有LP对36氪表示,对于高瓴这样的超大型基金来说,它必须不断用超级案例来向LP证明自己的投资和运营能力。这正是百丽之于高瓴的意义。

那么毫无疑问,如今的格力将是张磊在百丽之后的又下一城。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中国加入ICH之后,国内CRO机构力争与国际接轨,提高竞争能力

2019-10-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