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李林 | 回归火币后的一年

Odaily星球日报 · 2019-10-22
他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自己的精力主要在三个方面:公司战略、管理和人才。

编者按:本文来自36氪战略合作区块链媒体“Odaily星球日报”(公众号ID:o-daily,APP下载

作者 | 卢晓明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独家专访李林 | 回归火币后的一年

装潢富有禅意的新办公室内,窗边倚着中国风古典圆形置物架,李林坐在实木大茶桌对面,揉了下太阳穴。

难得在京的李林,行程被塞得密不透风:在本次专访之前刚接待完来自印尼的合作伙伴,门外还有刚到的客人在等候,此后是被一再推迟的高管会议。

密集的行程也许是李林复出后的常态。

2015 年,李林曾因身体问题,淡出火币管理。“感觉自己实在撑不住,不想影响公司发展,会不会换一个人更好。”

然而,他也有不得不“复出”之时:上一次是 2017 年,这次是 2018 年 7 月的回归。

“为什么会回归火币?”

“因为公司遇到了一些问题。”

复出后的李林给火币动了场大手术:聚焦核心业务,加强中后台建设,调整边缘部门,强化内部风控。

他要求各部门重新梳理制度,以期未来能严格执行。期间,火币花每一分钱都由李林来审批。“之后,你这个级别,有多少权限,就是多少。”一名员工举例。李林希望,正直、严谨等文化能落实到管理上。

如今李林回归快一年,火币的问题解决了吗?

“没有彻底解决,但有很大进步。”李林回答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

今年第三季度 HT 的回购/销毁金额同比去年 Q3 增长了 70.6%。

在 9 月的火币集团合作火伴大会上,李林也公开表示,火币在全球多个国家或地区获得合规交易所牌照或组建了合规团队;在业务方面,火币一改去年局面,在多个核心业务上取得不错成绩。

在周日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他透露,火币已经投资了行业上下游 60 多家企业,希望帮助实体经济进行数字化、区块链化改造,提高运营效率。

火币刹车,李林复出

2018 年,火币经历了一轮急速扩张:团队规模从年初的 300 多人到下半年的 1300 多人,业务则从原来只有交易所,到横向交易业务全球化,有了火币全球站、韩国站、日本站;纵向全产业链布局,包括钱包、矿池、资本、研究院、火讯、火信、公链等产业各个方面。

在外界看起来似乎是火币最好的时候,却可能隐藏着风险。

火币发展太快了,快得危险。当被问到曾经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时,李林说,有很多,挑不出“最”。可最后,他说:“在战略扩张期,战略上过于粗放,决策过于草率,让公司走了很多弯路。”

彼时,区块链行业正处熊市,交易平台的交易量和用户活跃度都随之下滑;同时交易平台作为区块链行业的“话语权”中心,是“离钱很近”的角色,本身内部极易产生贪腐等行为。火币作为头部交易平台也不例外,加上此前的急速扩张,使业务量与管理问题在行业寒冬下更为凸显。

激进的业务扩张让团队精力分散,使原有的文化被稀释,背后也未能有配套的管理支撑,让各业务发展受影响,甚至反映在了业绩和市场份额上。

李林不得不回来。

最近,他接受 Odaily星球日报专访,分享了复出这一年以来火币的变化、火币业务布局背后的理念,以及部分前沿业务的看法。

他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自己的精力主要在三个方面:公司战略、管理和人才。

用他的话说,这一年火币主要有两个变化:聚焦核心业务、加强内部管理。

回归核心,探索边界

在 2019 年年初的全员信中,李林就指出过快过广的布局和全球让火币“战略不够聚焦、战术不够清晰”。

交易业务是火币的核心,也是集团“现金奶牛”,熊市下的业绩下滑触动筋骨。无疑,火币需要回归核心业务,明确自身精力分配。

业务上的调整不可避免,核心业务被强化,边缘业务则缩减投入,甚至被放弃。

“整个大火币是一个数字资产管理平台。”以交易极为相关的合约业务今年明显被强化,火币甚至推出了降费政策来争夺存量用户。火讯等应用类业务,已被裁撤。

根据第三方数据,今年火币在币币、合约等核心业务方面,都分别实现了不错的成绩。据李林 7 月个人微信公号,火币币币交易量基本与其它头部交易所齐平,交替领先。

要聚焦核心业务,也要聚焦核心中后台建设。

快速的前台业务扩展需要强有力的中后台支撑,为前台提供足够支持。“我们需要去构建全球化扩张的后台能力,我们的产研、市场、行政、财务等。这也是我们去年为什么做了战略收缩的原因,因为发现自己没跟上。”火币 COO  朱嘉伟也在此后重点负责火币的中后台管理。

李林表示,与轻装上阵的 Bitfinex 等交易所不同,火币的战略是“做生态”,除了需要“聚焦核心”外,火币也需要探索边界。

“钱包、矿池这些都是属于交易的前后端的业务,增加用户粘性。”在李林眼中,这些是必须火币亲自做的基础性业务。还有一些不需要火币做的,但是市场并没有做得特别好的,“我们也想试试。”火信和公链就是此类创新业务。

严谨风控,加强管理

李林相信,快速扩张带来了管理难题,松散的风控更是让火币的品牌置于巨大风险下。“外面很多不是火币员工,却打着火币的旗号,火币Club、火币超级合作火伴、火币云,他们签了一些合作伙伴,这些都是火币的编外人员,但是他们打着火币的品牌。这就是管理的问题。”

完善公司制度成了改革的重点之一,期间甚至让部分员工“略有不适”。

全面的规章制度及业务的梳理是他回归之后的基础工作。据火币员工透露,老板有一段时间要求各个部门撰写本部门职责、执行流程规范和规章制度,在内部经过法务、风控和行政等职能部门的审核后,再由李林过目,最后向全体员工发布。

这个过程持续了约两个月。财务部门在此期间需要重新制定每一层级的权限和具体项目预算标准,在标准定下来之前,财务部门将暂停审核。当时,火币全公司上下每花一分钱,都由李林来审批。“之后,你这个级别,有多少权限,就是多少。之前也有,但是没这么严格。”一名员工举例。

之后的火币,在对外策略上,有所收敛。营销风格上,2018 年的火币,在公链宣传上既举办了公链领袖选举、还拍了一部“火之恋”,颇为高调;而今年则相对稳健,对外口径均经严格审核。对外合作上,曾经的火币Club,也低调了许多。

“我们是一个类金融企业,需要有严谨的文化。之前我们管理不够严谨,而我们又处于一个风险比较高的行业,必须小心谨慎。”李林希望以严格的内控,提醒员工火币的定位和“正直不作恶”的价值观。

附 Odaily星球日报专访李林精华:

决定是否做一个业务看两个理念

Odaily星球日报:你现在的工作重心和工作状态是怎样的?

李林:我目前主要关注三个方面:

第一是战略:包括公司发展方向,思考行业会如何发展等。

全球对区块链以及数字资产领域合规要求和态度一直在变化,火币一直保持比较领先的合规步伐;Libra 的出现给了不同的国家和企业以启示,这是新的场景。受到了 libra 的启发,印尼等部分国家也在考虑发稳定币;同时 Libra 出来之后,也可能会有应用的机会,所以我也在关注区块链和数字资产领域的应用机会。

第二个是管理:文化、组织和人才。火币如今在全球 10 多个地方有办公室,共千余人,管理的难度非常大,有很多规章制度亟待梳理。

第三个是人才:在管理部分也有提到,最近我很大一部分精力在面试,找合适的人。(Odaily星球日报:最近在找什么人?)所有岗位的人都需要,市场营销、研发、产品等。

Odaily星球日报:你曾经转发过 Bitfinex 的白皮书,感叹他们人员精简。今天火币已经上千名员工,在交易平台团队中算规模比较大的,你怎么平衡团队规模和业务发展?

李林:人多不代表不需要招人,好的人才能帮你提高效率。我们人数多,可能恰恰是因为专业人才不够多。

Bitfinex 确实比我们精简,这是火币需要学习的,但同时我们的战略不同。我比较推崇实用主义,什么意思呢?比如 100 个人能做到 4 亿美金的收入,1000 个人能做到 5 亿美元,我可能会选择后者。把一个业务做到 70 分不易,而再从提升到 70-90 分则需要花费更多的功夫。

Bitfinex 没有客服,商务也比较少,不过架构做得比较好,因此需要的人员少。如果火币裁撤了客服团队,成本可以大大减少,可是会影响用户体验。我们不是以人效比作为 KPI,而是考核能不能给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此外火币走全球化合规路线,在全球都有办公室和相应本地化的交易平台,还有矿池、钱包等生态业务,这些都是 Bitfinex 没有的。

Odaily星球日报:火币的团队很大,在主流交易所中人是最多的,业务线条也很多,火币钱包和火信等比较受争议的业务线今年也都在继续发力,怎样决定哪些业务该做或者不该做?

李林:我们做的业务都是基于两个理念。

一个基本理念:涉及到资产的,我们必须做。

交易是我们最为核心的业务,矿池属于基础性业务,作为交易业务的补充。虽然投入的资源不多,但涉及到资产,我们必须要自己做。整个大火币是一个资产管理平台,钱包、矿池这些都是属于交易的前后端的业务,增加用户粘性。至于应用类的,比如资讯类的火讯,我们已经不做了。

还有一个理念:如果不是必须我们做的,市场上有做得很好的,我们就不需要做。

火信我们之所以做是因为确实没看到市场上有特别好的,有各种限制,因此我们决定试一试。其实这些业务都是一些创新业务,投入的资源不多,可能十分之一都没有,并没有占据核心业务资源,属于创新业务。

Odaily星球日报:火币公链目前的进展如何?

李林:公链也是一个创新的业务,我们本身是在用传统的技术做一个新型的交易平台。火币主营业务虽已经有一定的领先优势,但未来的区块链资产交易所产业形态可能会发生深远变革,在公链技术及商业模式的探索,既是一种创新突破,也是一种战略防守。

火币公链目前还在研发中,今年 10 月我们会代码开源。

Odaily星球日报:你非常强调在全球各地的合规。

李林:是的,因为比特币本身就是无国界的,所以交易平台天然需要在全球各地开展业务。

其次,合规是一个趋势,我们需要抢占先机,进入这个市场。日本、美国(十几个州)、欧洲(直布罗陀)、泰国……我们的战略是,任何一个主流国家和地区有牌照,我们第一时间去拿。

我们也需要去构建支撑全球化的中后台能力,我们的产研、市场、行政、财务等。这也是我们去年为什么做了战略收缩的原因,因为发现自己没跟上。

Odaily星球日报:火币系的高管团队离开创业不少,你怎么看人才流动这件事?会不会担心业务找不到可托之人?

李林:

1、流动很自然,任何公司都会出现,归根到底是平台发展和员工自身期望不匹配,可能是其中一方跟不上了。

2、我们理念是任何高管离开,都给予祝福,与他保持好关系。这是我们的经营理念:不把他当做背叛,只是当下双方的需求不匹配了。你是一个曾经的同事,我当然希望你能发展更好。

3、你永远不能期待能找到一个人替代你,不可能,创始人是不可被替代的。但是确实是需要培养的,可是这个过程很漫长。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想过离开公司,但不是因为熊市

Odaily星球日报:你提到 2015 年熊市是行业非常艰难的时刻。能分享一下你在创办火币以来曾经经过最艰难的时刻吗?有想退出不做的时候吗?

李林:我从来没有因为熊市而想离开。反而 2015 年个人身体原因,状态非常不好,所以想过要离开、不想再继续做了,感觉自己的身体、能力实在撑不住,不想影响公司发展。但没有因为熊市,因为这还是取决于你对行业的判断,如果你认为技术发展是好的,只是行业发展的周期而已,有这个趋势判断,不会因此退出。

Odaily星球日报:因身体原因淡出,后来什么促使你回来了?

李林:因为公司遇到了一些问题。主要是业务方向和管理方面。我的原则是:公司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不出现。

Odaily星球日报:最近的问题解决了吗?

没有彻底解决,但是我们在不断进步。当时管理很混乱,各个业务发展都受到影响,甚至影响到公司核心业绩和市场份额。如今公司业绩有了明显改善。

Odaily星球日报:自从您回归以来,发生在火币内部的调整已经持续了一年多,你觉得这一年最大的变化是哪些?

李林:改变其实很多,难以一一赘述,总体而言:

1、战略更聚焦了,业务上回归核心,聚焦中后台的能力建设。

你可以看到,我们最近不再关注过多前台的业务和宣传,而是强化中后台的管理,建设一个更能为业务提供强力后盾的中后台。

2、加强管理。

管理问题,任何一个快速发展的公司都会面临,业务发展太快,管理跟不上,文化和价值观被稀释甚至异化了。

Odaily星球日报:火币的文化是什么?

李林:写到纸面上的价值观有很多,但我觉得最简单、最内核的是“正直、不作恶”。我们需要思考,我们做的事情能不能给社会带来价值和正能量。

进取、创新,这些互联网企业需要的特质我们也会强调。因为我们是一个类金融企业,还需要有严谨的文化,之前我们管理不够严谨,风控做得比较差,而我们又处于一个风险比较高的行业,必须小心谨慎。外面很多不是火币员工,却打着火币的旗号。比如火币Club、火币超级合作伙伴、火币云,他们签了一些合作伙伴,这些都是火币的编外人员,但是他们打着火币的品牌。这也是管理的问题。这两个文化都很重要,其他不一一介绍。

Odaily星球日报:正直、不作恶怎么做到?

李林:我们既要把这些价值观写到规章制度、流程中去,也要写到系统里面去。比如不和用户对赌、不诱导不控制价格、不做虚假宣传、不割韭菜,这些都是明令禁止的。系统上,你可以不给任何员工权限查看用户资料,员工就没办法利用信息优势跟用户对赌了。内部流程上,也可以让内部审计部门去调查公司内部是否有这些问题。

交易平台能赚钱的方式很多。一言以蔽之,火币要“赚良心钱”,只赚服务费。交易平台每上一个项目,让所有人都赚得到钱,这不可能市场交易就是有人赚就有人赔,交易所需要做的是创造一个公平透明的交易环境。

此外,我们做一些火币大学、火币研究院等没什么效益的业务,也是为推动行业做贡献。

Odaily星球日报:能分享一下您觉得自己创业过程中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和“最错误的决定”吗?

李林:正确的决定,就是创立火币的本身,不仅是说现在区块链市场还不错,而是它让我经历很丰富,它很有想象力,还没看到边界。这个方向的选择我觉得非常正确。

错误的决定很多,很多很多,我都想不出来“最错”的是哪个。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在战略扩张期,战略上过于粗放,决策过于草率,让公司走了很多弯路。

比特币是实验,Libra是实践

Odaily星球日报:怎么看待行业目前的发展阶段?原来被认为不够去中心化的稳定币,反而成为了最被推崇的应用,曾经备受期待的去中心化应用,却似乎需要等待很长的时间。

李林:“去中心化代表区块链的精神”这其实是有分歧的,有的人认为区块链不一定要去中心化,而是提升效率。

个人而言,我把技术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数据互信,难以互信的双方为了达成信任,再也不用引入第三方的机构,而是可以在区块链上存证,数据变得不可篡改。

第二个是价值互通,具体的应用是点对点的支付,比如比特币和稳定币等,将为跨境支付带来巨大的改变。当然比特币也有发行去中心化的特征。

前面这两个层次我认为已经实现了,目前能看到应用和改变。

第三个是权益共享,改变市场关系和经济运行模式。这个还没达到时间窗口,它需要几个变量的改变:一是合规,不合规也引发了问题。二是实施主体的质量,目前不少实施链改或者币改的,让人们对区块链产生妖魔化的印象,这些公司本身用户量也有限,影响力有限。这也是为何 Libra 诞生全球关注。最后则是用户渗透率的问题,这也是解释为什么目前用区块链的经济模型成功改造的,只有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因为行业内用户渗透率高。

当有一天最优秀的公司,既可以选择用 token,也可以选择传统股票等方式激励用户,那我们才能真的看到它带来的改变,目前这一点在小行业里面应用还是比较成功的。

Odaily星球日报:一旦 token 被纳入了监管,会不会就成了跟传统证券一样的存在,和股票有什么区别?

李林:

1、Token 灵活度更好,既能是使用权也可以是证券。

2、Token 分配方式更灵活更精细,比如目前的早期投资都只回馈投资人和员工,是不是用户也能参与。比如早期的米粉是可以应该拿到奖励的。

Odaily星球日报:早期很多区块链项目确实利用 token 成功融资,但后来发 token 成了一种圈钱的方式。

李林:是的,所以说发 token 也纳入监管,发行 token 的企业也要发布财报。发 token 后来异化了,就是完全自由化带来泡沫化的问题,早期的华尔街、互联网泡沫、早期 A股,都经历过类似阶段。本质上都是没有监管、有泡沫、预期过高造成的。

辩证地看,快速的资本化也带来了快速的发展,让行业把什么方向都试了一遍,现在没有人讨论公链技术不成熟,如今更为现实的是用户渗透率,也是资本的作用。这跟早期美国股市很像,任何人说修个铁路都能筹到钱,其中不乏空手套白狼者,但这也推动了美国基础设施的完善。

Odaily星球日报:数据互信、价值互联、权益共享三个层次,哪个是火币业务的重点?

李林:三个层次有内在关联性,在很多国家监管框架下是只能做第一层次。第一层次其实是给某些国家做科普和试水,一旦监管允许可以与二三层次联动。

对于火币来说,目前 80% 的交易量来自前六大主流数字资产。稳定币是打通法币与数字资产桥梁,跟交易平台非常密切。比特币和稳定币是已经验证过的两个应用,未来会是我们战略的焦点。

这二层次被称为价值互联网,让价值可以跨国流动。在这个层次中,“比特币还只是个实验,Libra 是一个实践。” Libra 可能会改变金融基础设施。

Odaily星球日报:怎么看待现在比特币市值占比超过 70%,其他所谓的主流币一再跟跌不跟涨?

李林:本质上是价值回归。这些项目结合应用,自己发了一个 token,在之前泡沫时期被予以过高期待。如果不过是给了他们一个更符合他们现阶段价值的估值而已。

如前所及,第三类应用时机未到,需要合规和用户渗透的变化。当然,也并非所有的行业都适合“+区块链”,99% 的项目可能都会死,1% 的可能会活下来。

Odaily星球日报:比特币和区块链几经周期,大起大落,这个过程中你会不会对“区块链革命”有点失望,又对产业的态度发生了怎样的转变?

李林:最开始只是觉得比特币很特别,很有想象力,当时币价翻了 10 倍,认为它将变成全球货币。我当时还发文章论述,认为它不会变成全球货币,而是更像黄金。

后来 2015 年熊市,跌到 900 人民币,大家担心这个实验可能要失败了,这是最困难的时期。

后来一直以来都是牛市,涨到好几万,虽然 2017 年中国政府出台了较严厉的政策,但后来看到其他部分国家监管态度比较积极、中立,开始发牌照,我们也申请了一些。这也给我信心。

到了 2017 年年底,市场进入了群体性的癫狂,2018 年又是熊市,可谓从欲望之巅到绝望之谷。

在这些起落之中,我可能更多是反思:哪些方向是对的,哪些是不对的,每一个方向和场景处于什么样的阶段。

不得不再次说下 Libra,给我们打开了新的窗口和启示。让我们看到区块链在价值互联网上有更大的威力。

Odaily星球日报:目前 Libra 还是一个启蒙市场的作用,依然受到不少国家监管的抵制,是否会难产?

李林:它带动了这个市场,让各国政府被点燃了,与其让一家商业巨头做,还不如自己做。Libra 推出来应该不成问题,但能在何处推出可能要打个问号,本身没有资本管制的国家,还是比较乐观。

为什么我说它有可能会改变世界未来的金融格局?因为如果它成功了,会强化美元的金融地位,让原来特别边缘的国家货币进一步边缘化。这个和互联网时代很像。

Odaily星球日报:怎么看待现在交易所行业竞争?

交易所行业进入了一个怪圈。市场一旦萎缩,交易所会进入存量用户的竞争和博弈阶段,甚至互相抹黑,这样对行业也不好。

Odaily星球日报:火币成立 6 年了,您理想中的行业,或者说你预期发展的行业在下一个 6 年之后长什么样?

李林:我能看到的,基于区块链的技术,已经形成价值互联网,形成稳定的数字体系。

我们期待的,用区块链改变生产关系,希望在这个方向上,已经有很多应用诞生,而且运行得比今天的方式更高效,每个人都拥有数字资产,在这样的时期,我想火币是一个重要的推动者、领导者。这是我们的期待。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由于美国云服务市场起步最早、规模最大、也最为成熟,对其他市场的发展趋势往往有着“风向标”意义。美国这股上市热潮的背后,是什么样的美国云服务市场格局?又会给中国云服务市场的未来趋势带来哪些启示呢?

2019-10-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