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大军过独木桥:你想不到的考研经济

锐公司 · 2019-10-22
考研就像在黑屋子里洗衣服,你看不见哪里有污渍,只能一遍一遍去洗。等上考场的那一刻,灯亮了,你发现有的人忘加洗衣粉,有的人用的是洗衣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锐公司”(ID:shangjiezz),作者 赵春雨,36氪经授权发布。

今年八月底,华东理工大学统计了2019届毕业生的薪资,从这里毕业的硕士研究生(不含MBA)平均签约月薪为9247.83元,而本科毕业生平均签约月薪只有6389.42元。学历的不同带来了月薪上近3000元的差距。

在经济形势低迷的当下,考研成为更多大学毕业生们的选择。2019年,研究生考试报考人数已突破290万人,这其中将会有190多万人落榜。

考研教育已经成为一个存在刚需、稳步发展的大市场,在这个领域里也细分出了很多条赛道,以文都教育为首的传统线下教育、以考虫为首的在线教育平台以及以“考上研究生”的学姐学长们的小作坊。

从准备考研到辅导再到志愿咨询,环环相扣,每一环中都存在商机。

考研大军,越来越多

刚毕业一年的金一一应聘了重庆南川小学六年级的兼职老师,也是她考研未上岸后的第一份工作。今年,她准备再考一次,但谈起自己的考研目标,她还是有点迷惘,“二战压力非常大,有时还有恐惧感,但又不想轻易认输,一辈子留下遗憾。”

和金一一不一样,吴静萱是刚升大四的学生,早早就和班上几个研友躲在十几平方米的宿舍里,挑灯夜战。

金一一和吴静萱都是考研大军中的一员,这苦读身影的背后,他们或许并不知道,有200多万人和他们一样在备考。

从1978年恢复考研算起,考研已经走过了41年。

几十年后的今天,百分之42.7%的高三学生都可以上大学,这也意味本科生越来越多,就业也越来越艰难。像金一一、吴静萱这样的群体,面对生存压力、竞争优势、阶层上升等多种因素冲击下,也就选择靠读研进行突围了。

金一一告诉记者,考研的那段日子,她报了英语、政治、数学和专业课四个班,花了8500多元;找西南大学同专业的学长进行一对一辅导,再加上买教辅资料、真题试卷又花费了近9000元。

除了花高价买课,连自习室的座位都需要掏腰包。“我现在坐的位置就是花了100元从其他学生手中买到的。”

随后,记者也走访了几所高校的考研教室,发现大部分的桌面上都摆满了考研资料,甚至还有很多生活用品,比如风扇、枕头、小被子、水杯等。

看来,这样的现象看来已经见怪不怪了。

随着本科毕业生越来越多,很多公司为了获得更优秀的人才,将招聘的学历门槛提高。随着工作时间的增长,本科生的薪资原地不动,研究生的薪资却步步高升也是常见情况。晋升机会也普遍青睐高学历。

自2011年以来,中国考研报名人数除在2014、2015年稍有下降,其余年份都呈增加态势,2017、2018年增幅更在10%以上。在国内一些名校里,本科毕业生的考研比例甚至超过50%。

人们对于获取高薪职业和深造学习的追随,也对考研人数的不断攀升起到了助推作用。从今年热门专业的选择来看,位居榜首的为MBA,其次是金融学、法律硕士(非法学)以及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等,表明人们更倾向于专业性强、适用性广的专业。

从长远看,企业都需要高新技术人才,考研则是通过自我深造来达到这一要求的途径之一。目前我国各类技术人才总数约6075万人,占人口总数的4.7%,距离其他发达国家7%的比例仍有较大的进步空间。

在市场的需求下,考研市场在未来几年依旧会保持火热。

考研生意,并不好做

随着考研报考人数不断攀升,研究生入学考试的专业课的种类也越来越多,大类分为13种,小类400余种,再加上各高校正推行“保送研究生”的情况下,统招名额也越来越少,分数线也趋于上升。对于普通人来说,考研的难度逐渐增加。

激烈的竞争催生了考验市场的不少商机,近年来涉足考研辅导的培训机构数量已超过百家。

传统线下考研教培机构从市场布局来看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全国范围布局,拥有较高品牌知名度和雄厚师资力量的培训机构,如文都教育、海天教育及恩波教育等:此类教育机构规模大,课程设置全面,在全国范围内拥有大量线下教学点或加盟机构;另一类则是以凯程教育为代表的区域性培训机构,此类机构分布零散,数量较多,但专注于某一或某些特定领域的课程,并占有区域性市场。

2017年年底,刘小贤曾报名参加一个考研培训班,购买了重庆某考研培训机构的政治英语大班,花了2000多元。培训机构也承诺课程时间为2018年3月至当年12月初,保证每周末都有课时。

当时,刘小贤被拉去听免费考研讲座时,被要求留下联系方式。在这之后,这个考研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就经常给刘小贤打电话,并提供一些选择报考学校专业、复习方面以及购买考研资料的建议,同时渲染考研的难度,强调报培训班的好处。

其次,这家机构的政治老师经常上热搜,当时她想只报政治,学点答题技巧押题。但考研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说,没有单独报政治班的,只有政治、英语一起报的班,一个班大概五六十人。“组合班的原价是2180元,但现在报名只需要2030元。”

交钱后才发现,培训事实并非当初宣传的那样。

从2018年3月到4月,刘小贤在考研培训机构只上过3次课。清明节后,培训机构连续两个月都没有通知上课。而3月份到4月份的那3次也并非正式上课,而是培训机构没有招满学生,就把已经招到的学生拉来和没有报名的学生一起试听,给试听课营造“人很多”的假象。

更可怕的是,刘小贤等到期盼已久的政治课时,却发现来的并不是之前说的“名师”。培训机构的人解释道,那位老师要等到暑期才来上课,而且上课时间只有一两天。

记者调查发现,一般的名师,都是在不同的地区、学校里穿梭。讲完课就去下一个地方,并且来回机票都是机构报销。这种所谓的名师真的适合每一个考研的学生吗?这种噱头算不算考研机构的虚假宣传?

经过接二连三不顺心的事,刘小贤萌生了退出培训班的想法。但考研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拒绝退费,并且明确告诉她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上课,二是自己把课程原价转让。

可见,由于优质师资的稀缺,传统线下机构出现了学生与机构之间的信任问题,再加上教师、房租等成本,线下机构扩张速度变慢,也难以规模化地复制了。

“春夏班、暑假班、热点解析班、冲刺班等线下培训机构可能会对某一所学校甚至所以专业专攻,满足报考这一学校的学生。与“学姐学长式”的小作坊相比,这种选择仿佛更正确,毕竟专研的老师比考过研的学生经验丰富。但线上教育依旧深入人心。

由于95后对网络教育的接受、认可度更高,采用在线直播、人工智能等技术的线上考研教育顺势入局。这也是沪江网校、考虫、新东方在线等新生力量切入考研市场的契机。

数据显示,在2019年研究生考试的备考生中,55.6%的考生倾向于选择上网观看免费或低价的考研辅导视频进行学习。

但是,目前在线考研付费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2017年硕士学位入学考试在线课程交易额仅为7亿元,只占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的0.4%。另一方面,随着考研人数的不断增加以及考研风的盛行,线下流量转化为线上市场,也只是时间问题。

考研名师,疯狂上线

在线考研教育的普及,让考研“名师”们有了更强的传播力。

由于学费高昂,竞争激烈,学生还握有自主选择权,所以考研老师不可能像普通老师那样从容。他们既要把控上课节奏,把较难的内容讲得通俗易懂,不时还需要用些段子调节学习气氛。于是,微博热搜上时不时就会冒出“网红考研老师”,上课仿佛一场表演。

张雪峰就是一位“考研名师”,他的微博上有几百万粉丝,视频点击次数超过5000万次。他不从事专门的授课活动,而是开展一些关于考研辅导、考研规划培训之类的讲座,与其说他像个老师,不如说他像个意见领袖。

他通过相声的方式进行考研辅导,这恰好迎合了考研学子的普遍心态:高考吃了足够的苦,走上考研这条路,与其说学生们需要的是知识,不如说他们需要的是鸡血。

记者发现,这样的鸡血讲座或者课程很受大家欢迎,自封吴彦祖的考虫名师石雷鹏,通用讲课开场白:“大家好,我是吴彦祖”;江湖人称“道长”的王江涛,在面对没有长进的学生面前常说:“那我也教不了你了。”这样的考研名师已经超过50位,甚至很多学生还做出“名师排行榜”。

通过网络直播课、录播课等形式,从公共课到专业课进行一站式教学,将线下和线上资源、前端和后端资源尽可能都打通,用最便捷的方式满足用户的刚性需求,也是线上教育的杀手锏。

新东方、考虫、沪江等,都拥有最热门的英语四六级考试、研究生考试、出国留学和公务员考试等在线课程。记者采访了多个正在使用在线课程的学生,总结出,在线课程的安排较合理,所需的资料也是专门的快递派送,很方便。最重要的是,老师讲课幽默,押题还准,时不时还将自己的故事,还以作业打卡的形式赠送小礼品鼓励大家。

对于整个考研市场来讲,考研的群体转变导致考研更加个性化,同时也导致了考研市场的分散化,而在线教育依托互联网,假以时日甚至可以依托人工智能,是很有可能突破这一瓶颈的。

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不是谁颠覆谁、谁替代谁的关系,从势不两立的对立到走向共生,已经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中的人名皆为化名)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锐公司特邀作者

拆招商业迷局 锐享商业新知

下一篇

劝你不要沉溺网络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2019-10-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