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专访 | 杨乐:破圈影视,「欢娱」的下一站是泛娱乐公司

茉小莉 · 2019-11-06
欢娱的爆款能力来自哪里?怎么“复用”释放影视 IP 的长期价值?

在影视剧行业里,欢娱影视是能够持续推出爆款的公司之一。

7 年过去,这家对资本始终谨慎、没有用股权绑定明星的公司,开始在影视剧之外寻找增量空间。用欢娱影视联合创始人 & CEO 杨乐的话说就是,“跨出影视,成为泛娱乐公司。”

围绕影视剧投资、制作,欢娱迄今开拓出了海内外影视剧发行、艺人经纪、营销宣传业务,去年开始试水线下娱乐和衍生品业务。

自 2012 年公司成立以来,欢娱制作、出品了 48 部电视剧。基于内容能力,欢娱的影视剧不仅能带出新秀,也让老戏骨霸气回归,旗下有全约艺人聂远、吴谨言、许凯、宋威龙等人。

在新业务尝试方面,2018 年《延禧攻略》大火,欢娱借势将海外版权、翻拍权销售到了 90 多个国家和地区。并授权给第三方开发了线下体验展,部分还原了剧中经典场景,一并推出了非遗工艺的消费级产品,包括绒花、十八子掐丝手串等。

如果说对作品的坚持、对商业的探索听上去挺务虚,那么这次我们我们要问一些更实际的问题了。

关于从影视到泛娱乐的突围,欢娱乐为什么要做新业务?它的爆款能力来自哪里?未来又有哪些规划?近期,36 氪专访到了联合创始人&CEO杨乐。

36氪专访 | 杨乐:破圈影视,「欢娱」的下一站是泛娱乐公司

《延禧宫略》剧照

36氪:欢娱拓开了哪些新业务?成果如何?

杨乐:围绕电视剧,我们已经探索出一些成果的包括线下 IP 展、出海业务、衍生品和综艺。

基于《延禧攻略》2018 年 8 月开始,我们将 IP 展落地到了广州、北京、澳门、新加坡等地,超过百万人次在线下体验了影视剧里的经典场景。近期《延禧攻略》主题的密室逃脱也将在重庆和上海陆续开业。这些合作,我们把 IP 授权给合作方,他们根据剧情来研发内容体验产品,让喜欢看剧的粉丝们能在线下过一把戏瘾。

在出海这块,以往的话中国电视剧出海往往雷声大雨点小。但《延禧攻略》我们真真正正的把海外发行播出覆盖到了亚洲、北美、南美、欧洲、非洲、澳洲等 90 余个国家和地区,其中 YouTube 单集点击量已近百万,累计数千万点击,刷新了同年所有华语剧点击记录,成为 Variety 公布的 2018 年全球十大最佳剧集之一。未来沿着《延禧攻略》踩出来的路,我们会尝试把更多国产电视剧带往海外。

IP 和品牌跨界方面,我们也做了一些尝试,在衣、食、住、行等领域,《延禧攻略》和法国娇兰、肯德基、必胜客、护舒宝、盘子女人坊等品牌进行了深度合作。

欢娱与娇兰共同推出了三大皇后色口红:“富察皇后色”、“璎珞色”和“娴妃色”,三大女主联合剧中演员在小红书发布安利种草视频,三款口红均迅速售罄。我们还与良品铺子合作推出了《延禧攻略》告白物语礼盒套装,及五款《延禧攻略》宫廷御用下午茶礼盒,5000 盒告白物语礼盒面世 3 月后全部售罄,宫廷御用下午茶礼盒累计售出 15 万盒。

内容形态上,我们尝试了网综,欢娱联合银河酷娱出品的网综《演技派》将于近期在优酷上线。节目中还原了影视剧的选角和制作过程,是一档聚焦于年轻演员片场生存的真人秀节目。

为什么做这么一档综艺呢?一方面,我们希望借此展示青年演员的成长,展现他们在剧作背后的付出和功底。同时,我们也希望综艺节目可以成为电视剧之外,欢娱触达用户的途径,同时为公司带来一部分增量收益。此外,短视频这块我们也在储备导演人才。

36氪:欢娱探索新业务的驱动力是?

杨乐:我和于正老师合作了 14 年,从一开始我们是想做一个百年企业。这个很严肃,不是说笑或者夸张。公司要想扎根得更深,业务不能过于单一,综合能力和综合收益都应该稳步提升。

欢娱的根本是影视剧、艺人经纪,这一块的经营状况是良性的。这一点从财报上也能反映出来,去年我们的纳税金额超过 1.2 亿元,今年不会低于这个数字。在此基础上,我们需要探索新的可能性。

36氪专访 | 杨乐:破圈影视,「欢娱」的下一站是泛娱乐公司

右一 于正

36氪:很多影视制作公司会把成功归咎于好作品,这显然不是全部答案。您怎么评判公司是否健康、良性运转?

杨乐: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是好的故事、内容、制作,那公司层面需要有一套完善的组织框架,在组织和战略层面,能够支撑产出好的作品。

先说保证内容质量,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从剧本、演员、美术、服化道、场工、后期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松懈。于正老师一年大约有300天呆在横店影视基地,就是在死磕作品。产出的影片要能打动自己、打动平台、打动观众。

其次,作为公司得有一套完整的组织架构、流程管理体系。用管理和流程,保证剧作的水平和产量。我们累计制作、出品了 48 部剧,能够全部播出、能不亏钱,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人才和这套系统。

36氪:能聊聊这套组织管理体系吗?

杨乐:和大多数影视公司不同,我们的团队构架很完整。

不少影视公司只配备核心团队,但我们内部有一套完整的团队和体系,包括编剧、制作人、制片人、演员、发行、宣传等等。在核心团队之外,我们还有全约的灯光、服装、舞美、摄影等。他们大约 70%是在公司 7 年以上的老员工,一起合作过很多次,配合度比较高,工作也更默契高效。

更基础的,我们还有 400 人的服装厂,开拍前 4 个月,我们自己生产制作的服装会送达剧组。据我所知,这套体系目前市面上其他家是没有的。

36氪:怎么管理这个庞大的团队?

杨乐:数据化方面,我们自主开发了一套完整的前后端制片管理系统,对每天的工作量、拍摄进展、道具调用及经费结算等做高效管理。

36氪:所以预算管控也会更严格?

杨乐:是的,在经费预算方面,也会合理调配。

欢娱向来倾向于控制演员、IP成本,把更多钱花在了让观众看的到的地方,比如场景、服化道、灯光 —— 好的作品,一定是每个细节尽量做到最好,预算也需要平均到各个环节里合理配置。

36氪:项目启动之初,您会考虑从内容、平台关系、市场等角度谋篇布局吗?

杨乐: 我们做内容比较慢,平均一部剧从立项到播出经历 3 年左右。这么长的周期,预判肯定会有的,所以大多数工作也都是前置的。

以《烈火军校》为例吧,这部剧打磨了近 2 年。它是一个比较新的题材,内容上我们有自己的考量。里面有梦想、有友谊,落点在民国时期军校里的一群年轻人身上,讲他们从懵懂到成熟的成长过程。这在以往的民国题材里是比较少的,突出年轻人的燃点,这是提前预设好的。

我们也会提前跟平台去聊,好的内容有自我生长能力,能够帮助公司建立起和平台的良性对话。

像《烈火军校》,首播权被爱奇艺买走的时候是“A-”级,播出之后热度持续增长,评分达到了 7.0,峰值点击量 8100 万,爱奇艺发现这部剧带来的会员增长性价比挺不错,之后用了“S+”级的资源推。 对平台而言是很划算的,播出后也给了更大的力度去推。截至目前,这部戏的播放量突破了 40 亿,集均 vv 破 9000 万,这绝对是“S+”级的表现。

36氪专访 | 杨乐:破圈影视,「欢娱」的下一站是泛娱乐公司

《烈火军校》剧照

36氪:为什么欢娱可以持续产出爆款?

杨乐:一是我们在每个环节不掉链子,二是各个环节前置。这又归结于,我们有一套相对完善的生态体系。

比如剧本研发阶段,就要考虑到剧组班底挑选;开机前安排好工厂制作物料;拍摄过程就要留存、准备好宣发传播要用的素材等等。不掉链子的前提是,每个环节都需要提前考量、筹备。

制作团队班底都是自己的,不会临时组一个团队来拍,所以质量就比较有保障。写剧本的时候,我们的中后期团队是参与进来的,大家清晰的知道,这部剧要表达什么、要拍成什么样,从源头建立共识,整个链条才能支撑高速运转、持续积累经验。

36氪:欢娱在大家的眼中,还是更侧重民国、古装剧,接下来会有突破吗?

杨乐:未来在电视剧选题上,我们想做「中国传统美德」题材,比如师徒传承、亲情延续等等。希望作品能带上更多的中国文化底蕴,讲好中国故事。

像正在筹备的《京杭之恋》,里面就有景泰蓝、丝绸的工艺,突出师徒传承、价值观的传承,用小的人物体现大时代里的北京和杭州。

为了拍《驯夫记之大唐女儿行》,我们也做了很多功课,从壁画里寻找原始素材。以前很多精美的场景、服化道拍完就放在仓库里落灰,我们觉得蛮可惜的,所以也在考虑建造一座落地的、永久的唐都。这个层面,就多了一层文旅价值。

36氪:为什么一直没有融资?

杨乐:其实我们不排斥资本,但接受融资的前提是,我们先把地基夯实。我们得把模式架构理清楚,保证公司自身能良性运转,合适的时机再借助资本的东风。在我看来,要不要融资也是顺利成章的事,不希望被资本催生。

—————————————————

注:我是36氪茉小莉,关注文娱、消费领域的新鲜事,交流可加微信 Spontaneous-Literary,劳请备注姓名、公司、职位。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2019 回顾,以及2020展望

2019-11-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