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利美甲店背后:为了自由开店,从此再无自由

美业新纬度 · 2019-10-12
90%的利润从何而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美业新纬度”(ID:meiyexinweidu),作者 奔跑的丸子,36氪经授权发布。原题目《窥探暴利美甲店背后的秘密》

美甲狂魔蔡依林曾在公开场合讲过“不画美甲出门,就像没穿衣服”。如今,对于大部分女性而言,有了美甲,就像穿上了战袍,无所畏惧。

近些年,美甲的样式越来越多,从法式到晕染到贝壳再到猫眼...总能迅速风靡市场,吸引无数爱美女性的追捧,从200到上千的价格,女生们掏钱时眼睛都不眨一下。

美甲邦《2017美甲互联网行业报告》显示,近1200亿的市场规模让这个指尖上的生意变成了“香饽饽”。

开家自己的小店,长久以来,一直是众多年轻人的美梦,若问开什么店,排在第一的是奶茶,第二就是美甲店。因被冠以时髦而又暴利的帽子,仿佛拥有了一家美甲店就可以左手自由、右手财富,从此享受时光静好,银子在指尖漫溢的生活。

但是,开一家美甲店,远没有做一手美美的指甲简单。

这其中的辛酸,美甲店主小丹深有体会。

1、为了自由开店,从此再无自由

2016年,出了月子的小丹准备找点事情做,家里的老人还未退休,孩子得自己亲自带,重回职场过996的日子已经完全不可能,倒不如自己做个小生意,既有时间陪伴孩子又能赚一些奶粉钱。

美甲店是她最熟悉不过的地方。

怀孕以前,小丹每月都要做一次美甲,对美甲服务的流程、流行的款式深谙于心,有了多年的消费基础,小丹认为自己独立开一家美甲店并不难。

说干就干,她拿出之前上班的一些积蓄,花了8000元报了美甲培训班,8万一年的房租,2万多的装修,三个月后,顺义老城区的商业街上,一个20多平米的小店开业了。

暴利美甲店背后:为了自由开店,从此再无自由

小丹的美甲店

拥有自己的小店之后,小丹的工作时间,从之前的996变成了全年无休。

哪敢休息呀!之前上班是一名HR,只要做好分内事情就好了,但现在,小丹作为美甲店主,除了管理好员工,还得当好财务,销售,客服,每种身份都需要全力以赴。

节假日或者春节前就不用说了,别人在家休息,在外休闲的时候,是她们最忙碌的时候,在店里忙到夜里一两点是常有的事。

淡季的时候,一天虽然只有一两个客人,但也要有耐心天天上班,打扫卫生、做打版的图案,想营销的点子,不敢有一丝懈怠。

不管门店有没有人,小丹都必须在店里盯着,也就是常说的“守店”。

美甲店的客户是一点一点积累的,门开着,别人就会进来看看,但是关店了,客户就会去别家,毕竟整条街还有许多其他的选择。

小丹不想错过任何一个顾客可能到店的时间,所以从早上九点到晚上十一点她都要守在店里,说不定十点商场关门还有人来做美甲呢。

当初为了左手自由、右手财富,选择辛苦创业;如今,不光比当初更辛苦,还把自由也赔了进去。之前在公司上班,就算加班再晚,也总有假期和三两个朋友小聚;而开店之后,别说下班了,连出去逛街都抽不出时间。

如果是忙碌的一天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但是在养店期,每天看似清闲,内心的焦灼就像在寒冬的夜晚等待黎明的那一抹光亮,只有从业者才能懂得其中的苦涩。

2、请不起的美甲师和留不住的学徒

虽说门店不大,但在人力成本上还是想着能省一点是一点。

一开始,小丹想要招聘两三个美甲师来帮忙,但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美甲师没有底薪纯拿提成,和店里四六分甚至五五分,有1到2年经验的美甲师一个月起码5000,小有名气的更是被美甲店抢着要,价格还得再往上谈。

暴利美甲店背后:为了自由开店,从此再无自由

最后,小丹咬了咬牙,只招了一个19岁的学徒,一个月2500左右。

店里不忙的时候,小丹主要给客人做美甲,学徒在一旁练手。忙起来了,学徒就负责修指甲、做纯色和跳色,小丹负责做花式。遇到顾客特别多的节假日,还会临时多请两三个外援来店里帮忙。

美甲是一个门槛很低的行业,包括练手,三个月的时间也差不多了,许多学徒把花式学到手后,就免不了跳槽。

平日里员工请假或者辞职,小丹还可以顶一顶,但节假日正是最忙的时候,员工熬不住了回老家,或者碰上突然辞职的情况,店里则是忙得连轴转,老板和留下来的店员累成狗,连水都没空喝一口。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即便是老顾客也会因为等不及而去了别家。

开店就像在海上行船,过程中会出现无数的未知,店员是与你同行的人,会选择走走停停,而店主身为一名掌舵手,无论再大的风浪,都只得坚定前行。

3、门店来来往往,活着不易

每年的七夕节是都是很重要的营销时间点,小丹的店特意选择在七夕前一个月开业,开业活动和七夕活动可以完美衔接。

开业那一周,小丹做了半价充值会员卡的活动,效果并不理想,办卡的不超过十个人,其中几个还是小丹的朋友。

一是因为新店开业,顾客都抱着做做看的心态;二是这街上的美甲店来来回回换了无数家,说不定哪天小丹的店也关门跑路了。

没有迎来开门红,小丹决定在七夕时发力。

整整三天的时间,小丹的店做了“买一送一”的优惠——姐妹二人同行一人免单,到最后变成“只要你来,就打五折”。

活动期间,小丹的店每天能接待八九个顾客,流水能有五六百,对于刚刚创业的她来说,这样的成绩心满意足,照着这个态势发展下去不会太差。

但美甲店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没有给人片刻喘息的机会。

距离小丹的店前后100米左右,就有两家美甲店,面积更大一些的店有30来平,听隔壁的饭馆儿老板说,这家店已经换了三茬儿,都是做美甲的。

数据显示,美甲市场越来越火爆,开美甲店的人也越来越多。

据美甲邦《2017美甲互联网行业报告》显示,中国美甲服务市场2017年达到950亿元,并预计将以每年超过20%的速度持续增长,2019年美甲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200亿元。

与此同时,全国美甲店数量也已经从2016年的30万家增长到37万家,而且增长率还有逐年攀升的趋势。

大多数的人都只看到商业街上的热闹与繁荣,却看不到那些黯然离开的人。

一家美甲店前脚搬走,后脚跟进来的稍做装修,换个门头,摇身一变成新的店铺。市场变幻莫测,你走了,他来了,是最自然不过的事。

在2017年的《美甲行业研究报告》中,美甲店的关店率高达31%,也就是说,每三家美甲店中,就有一家关店。不信,你可以回想一下,之前街角你看到的那家店是否已经换了模样。

如今,小丹的店已经撑过了两年,是这条街上存活时间最久的一家。

4、门槛极低的美甲店,成本怎么算?

曾经有媒体报道,美甲行业的毛利润高达90%以上。

我们来看看中国美甲沙龙的定价情况:标准美甲80- 150元,法式美甲120- 200元,渐变、花色、贴甲片等则需300元以上,而一瓶15ml左右的甲油胶零售价十几元到近百元不等,每瓶平均可以做三十双手。

按均价200元的客单价来计算,一瓶几十元的甲油胶能产生五六千元的现金流,这么一看,开美甲店可不就是暴利吗?!

但这利润只扣除了产品成本呀!

美甲店作为典型的服务型行业,房租、人工、技术培训才是成本的大头!

先来说房租。

地段就是一块无字招牌,地段不好就是死路一条!美甲店往往开在城市的商业街或者学校附近,这样的地段房租自然便宜不了。

在北京找一个像样一点儿的门店,20多平米,五环内每个月的租金至少两万元起步。五环外的商圈街道,一个月的租金也要七八千,一年就是七八万。三四线城市的房租的确要低一些,但一年下来也要四五万左右,但相应的客单价也没有一二线城市那么高。

除了房租,每个月还会有一些固定的开销,比如一名美甲师或者两名学徒就要五六千元,物业水电一两千元、偶尔搞活动还需要额外的营销费用,一年算下来也是要五六万。

产品成本虽然不高,但开美甲店的大多都是女人,买买买的特性改不了啊!

买产品、进货,这个不错,那也也需要,美甲小东西太多看着不值钱,但是买起来太费钱。

暴利美甲店背后:为了自由开店,从此再无自由

一套低档的甲油胶要三四千,中档的五六千,高端一点的七八千,开一个美甲店,首先这三种档次的胶要齐全吧!但是甲油胶不卖单瓶,只能成套买,一套里面只有小部分是热门色号,大部分都是冷门,买回来基本就是放着落灰,但也得算近成本里面呀。其次,过年前还要再屯一些红色系的甲油胶,也得成套成套的买。

这么一算,一年至少要买四套胶,三万就这么花出去了。

其次,美甲样式更新换代快,每月都会出新产品,新样式,不买就跟不上潮流,就吸引不来顾客,所以新出的东西一定要买,就算衣服不舍得买,化妆品不舍得买,但是碰到需要用的产品,美甲店老板也会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买了。

可是,美甲行业流行趋势周期短,这些新产品、新拿的饰品还没消耗完就已经过时了,最后开店越久、压货越多,美甲店的老板也是有苦难言呀!

此外,美甲作为离时尚最近的行业,潮流瞬息万变,美甲师的技术培训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如果只是美甲培训,价格在三四千元一次,还能承受,但是现在的美甲店都是“美甲+美睫+纹绣”的一体店,如果想学纹绣类技术,七八千的学费都算少的。

再加之,美容培训行业鱼龙混杂,选择培训机构一定要睁大眼睛,尤其是纹绣培训,否则,骗你个两三万没商量!

培训费不少花,但是手艺能不能学到还得看个人!

比如小丹的店,美睫也学了,纹绣也交了钱,还在培训期,但作为新手,哪敢轻易在店铺打这两个项目的广告!自己心里没底,也不敢给别人做呀!美甲是在手上,做不好还能卸了重来,但纹绣可是直接在脸上“舞刀弄枪”!所以,这种交了钱却带不来收益的事儿也不少。

暴利美甲店背后:为了自由开店,从此再无自由

这样算下来,美甲店想要经营一年,得花多少钱?

全算进成本,十七八万也有了。

除了这些必不可少的成本,美甲店之间的价格战也是正中消费者“薅羊毛”的下怀。

还是在这条街,每隔几个月就会有新的美甲店开张,小丹隔三差五就要忙着应对各式各样的“开业大酬宾”。

有些店主为了突出重围,心一横,打出了19.9做美甲的招牌。说到底,顺义还是个五环外的市场,不少爱美的小姑娘、学生党看到如此诱人的价格都会趋之若鹜。

但小丹的店无论是装修和甲油胶的品质都属中上等,19.9的价格做一双手,算来算去,这都是一笔亏本的买卖。

蛋糕只有这么几块,如果自己不抢,就等同于拱手让给别人,即便是亏损,也得硬着头皮上。

5、暴利行业,一年能赚多少钱?

最后,我们算一算美甲店到底是不是暴利行业,一年究竟能赚多少钱?

美甲作为典型的服务行业,是用时间赚钱,人效非常低。

奶茶店一个小时能卖出十杯二十杯,甚至三十杯;面包店一小时能接待三五十位顾客,卖出几百个面包。但是做一款美甲,起码得一个小时,这还不包括卸甲,而且一位美甲师在这一两个小时内只能服务一位顾客。

假设小丹的店全年每天可以做7双手,平均一双手150元,那么,月营业额大概三万元,一年的流水就是三十万,乍一看还不错,但是扣除掉成本,转眼也就剩下十一二万。

暴利美甲店背后:为了自由开店,从此再无自由

以上还没考虑美甲行业有淡旺季的属性,平时工作日的白天街上冷冷清清,基本没人来做美甲,一年里有超过半年都处于养店期,全天没有客人那也是常态!

逢年过节客人的确会多一些,但真正忙得不可开交的也只有年前的那半个月而已,只有半个月啊喂!

所以,如果片面的只看产品成本,一家美甲店的毛利的确能达到90%,但是算上房租、人力、培训等七七八八的成本,净利也就只有30%到40%。

其实,小丹的店算是美甲行业里比较乐观的,平均每个月能剩下1万左右的净利润,比上不足但比下有余,毕竟还有近半数的美甲店干三五个月后,熬不过养店期就亏本转让了!三四线城市的一些美甲店,每月的净利润能维持在五六千,的确比上班族、打工族要稍显多一些,但暴富还远远谈不上!

如果你在小城市,开一家每家店来维持生机或许可行,但同时你也再也没有了朝九晚五的自由生活,仅剩的健康也会渐渐逝去,美甲师低头保持同样姿势一两个小时,还要承受甲油的“熏陶”,脊椎酸痛、手部过敏、咳嗽、流泪、头痛早已成了职业病。

如今,小丹还是会想起当初狠下心一头扎进美甲店创业的日子,两年的时间,不长不短,但足已磨平她的心气,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感叹,美甲店这艘航行的船何时才能上岸?

美甲行业风雨沉浮了近30年却仍旧是一个高度碎片化的行业,如此庞大的指尖生意始终没有诞生一个市场份额超过1%的超级品牌。

市场上超过98%的品牌都只拥有一家门店,如同“便利店”般遍布在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小丹的故事是美甲行业的一个缩影,没有安安稳稳的今天,却有着道不尽的辛酸。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装载的上限,取决于你的胆量。”

2019-10-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