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公司终究颁发不了诺贝尔文学奖

锐公司 · 2019-10-11
遮羞布被无情揭开后,诺贝尔文学奖与博彩公司的关系也被曝光在世人面前,原来,两者的关系并不纯粹。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锐公司”,文/ 周慧娴,36氪经授权发布。

博彩公司终究颁发不了诺贝尔文学奖

当地时间2019年10月10日,诺贝尔文学奖出炉,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大奖竟然爆出了“双黄蛋”。

由于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爆出丑闻,导致去年的奖项推迟到今年颁发,因而瑞典文学院今年选择评选出两名获奖者:将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将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

值得一提的是,在大奖出炉前,两名获奖者便荣登NicerOdds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在赔率榜上位列第四,而后者则在十一位。

不知何时,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摇身一变成为了预测最终得主的晴雨表。从往年表现来观察,其精准度令人感叹,榜首、或Top 5作家最终夺取奖项的例子屡见不鲜。

那么,博彩公司是解码了诺奖背后的规则,还是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被丑闻打出原型

一部好的文学作品不仅可以让读者在脑海中营造出绚丽的画卷,还能以直击心灵的方式与其私语,让读者静静聆听时代透过纸张发出的尖锐回响。

去年,瑞典文学院共收到400封举荐信,最终确定209位作家入选诺贝尔文学奖“最初名单”,换句话说,对该奖项翘首以待的文学爱好者、机会主义者要从茫茫大海中筛选出最闪耀的贝壳,其难度自然不言而喻。

诺贝文学奖有50年的保密期,在50年之内,每一届入围名单、入围短名单、候选名单、候选人等是不可能对外公布的。

在最终花落谁家的谜底揭晓之前,博彩公司竞猜到底哪位作家“金榜题名”一直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英国立博Ladbrokes和瑞典全球博彩公司Unibet曾多次在诺贝尔文学奖出炉前,押中获奖者:2012年莫言位居赔率表榜首,当年的文学奖果然被其收入囊中;2013年,在奖项开启之前,爱丽丝·门罗在赔率表上的位置迅速上升至前五位;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法国作家莫迪亚诺也排在赔率表前几位;2015年的获奖者阿列克谢耶维奇恰也高居赔率表榜首。

在我们看来,押中诺贝尔文学奖到底谁才是最后的赢家并不简单,但博彩公司却似乎掌握了背后的密码。

解码文学奖真的仅仅是依靠复杂的概率学、统计学计算出来的吗?

答案好像并不是。

2017年,勇敢的女性纷纷为自己发声,全世界开启“反性侵”浪潮。同年11月,18名女性指控法国人让·克劳德·阿尔诺对其进行了性侵。值得一提的是,此人正是瑞典文学院院士、诗人卡塔琳娜·弗罗斯滕松的丈夫。受阿尔诺丑闻影响,其妻卡塔琳娜重压之下辞去了文学院的职务。

事后,由于多名院士非常不满文学院的应对和处理而离职,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院长莎拉·达尼乌也宣布辞职。至此,文学院只剩11名院士,但是根据文学院的章程,新的院士必须由12名成员投票产生,因而去年停摆一年。

不仅如此,通过本次事件,有外媒调查指出,让·克劳德·阿尔诺也被报道过此前曾七次提前将诺贝尔文学奖的名单泄漏给博彩公司。

就这样,享誉世界的诺贝尔文学奖被丑闻打回了原型,让文学盛宴沾染上了肮脏的细菌。

遮羞布被无情揭开后,诺贝尔文学奖与博彩公司的关系也被曝光在世人面前,原来,二者的关系并不纯粹!

文学迟迟归来

丑闻风波后,此前命中率很高的两家博彩公司Ladbrokes和Unibet,没参与今年的公开预测。在这个节骨眼上两者的动作,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不过,一家名为NicerOdds的博彩公司却不忘凑热闹,将预测的传统捡起:9月30日,该公司开出今年诺奖的赔率榜,截止10月10日上午10点30分,该榜单上的前五位、预测获奖概率最大的作家依次是安妮·卡森(Anne Carson)、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玛丽斯•孔戴(Maryse Condé)、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柳德米拉·乌利茨卡娅(Lyudmila Ulitskaya)。

而NicerOdds所预测的与今年的最终得主有吻合,也有出入。排名位于前五的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的确夺得桂冠,但不知是否缺少关键信息,排名十一位的彼得·汉德克竟然夺得头筹。

终于,在今年,诺贝尔文学奖与博彩公司洗掉了狼狈为奸的嫌疑,文学奖再也不是由博彩公司“颁发”的了。

为恢复诺贝尔文学奖的声誉,2019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经历了一次大调整。评委会中增加了5名外部专家,他们在评选过程中也拥有发言权和投票权。诺贝尔基金会主任海肯斯滕表示,这将证明“评委会已与去年的事件明显脱离”。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彼得·汉德克从各个方面来讲都众望所归。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为当代波兰最具影响力的小说家之一,她的笔触将波兰的历史命运和现实生活紧密地交汇在了一起,其文字有力地穿透纸张,写下的每个字母都落地有声。

她笔下的《雅各书》甚至威胁到了她的生命安全,这部小说糅合了18世纪波兰和犹太人的历史,但种族主义者却认为这本书污蔑犹太人和波兰国家形象,并指责托卡尔丘克为叛国者,开始对其谩骂,更有甚者给她发去了死亡威胁。一时间,整个国家与其逆行。

如果说奥尔加·托卡尔丘克是一名时代卫士,那彼得·汉德克则是一名个性明艳的审判者

彼得·汉德克的文学世界天马行空,以其独树一帜的怪诞风格一次次地挑战着传统文学,用看似荒谬的方式审判传统。

其《骂观众》全剧没有故事情节和场次,没有传统的戏剧性人物、事件和对话,只有四个无名氏在没有任何装潢的舞台上近乎歇斯底里地“谩骂”观众,这是汉德克对传统戏剧的公开示威。

而博彩赔率榜单与最终得主的匹配度,让我们相信,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终于回来了。虽然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我们不得而知……

文学奖引燃的经济

除了带动博彩业,诺贝尔文学奖就像导火线,还能引爆经济动脉。

今年,余华等多名中国作家上榜NicerOdds的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其中作家残雪甚至一度位居第三位,这也让中国文坛对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异常关注。

在诺贝尔文学奖揭晓之前,热门夺奖人选残雪的海报便已被各大书商包装好,“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作家”的字样格外显眼。

残雪笔下的文字,属于小众文学,比较晦涩难懂,先前在国内的知名度并不高,因而书商囤积的数量并不多。但有了诺贝尔奖这个由头,不少书商连忙通知合作的出版社加大印刷力度,并热火朝天地开启其作品的预售工作。

在大奖出炉的前一天,湖南文艺出版社所出版的残雪著作的21部书籍都被疯狂抢售,而出版社也在紧急加印书籍,并启动网上预售工作。

至于今年的两大诺奖得主,彼得·汉德克的大部分作品中译本由上海人民出版社·世纪文景出版;而目前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在中国引进出版的仅有《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这两本书的出版方分别是四川人民文学出版社和后浪出版公司。

毫无疑问,这三大出版社将成为此次诺贝尔文学奖在中国的最大赢家。

诺奖公布后,《商界》记者尝试联系上述出版社,均无果后,最终在微博上找到了他们的踪迹。世纪文景的工作人员坦言:“今晚注定睡不着,同事都在办公室加班。”

有望厚积薄发的则是浙江文艺出版社,该出版社在几个月前就将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的两部作品《糜骨之壤》和《怪诞故事集》版权收入囊中。在诺奖名单公布后,想必该出版社也会为这两本书忙到昏天黑地。

每年的文学奖出炉,都是各大出版社的狂欢。

在2012年,莫言成为诺奖得主后,大众对他的兴趣一下子也跟着被调动起来,各大文学出版社仓库中储存的莫言老版图书在一夜之间售罄,一时间洛阳纸贵。“莫言亲笔签名书籍”售价竟然高达10万元。

与莫言签约的出版社夙兴夜寐般地加印书籍,而与莫言没有合作关系的出版社争抢版权的战争一触即发。一时间,琳琅满目的莫言作品宛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各大书城、书店,抢占图书推荐台的C位。

至于那些无法通过正规渠道分羹莫言红利的出版社也顾不得吃相,就算没有争取到莫言的出版权,也不能错过“突发横财”的机会,结果就是导致市面上仅有三四家出版社所出售的莫言作品为合法书籍。对于一夜爆红带来的副作用,莫言也消受不起。

去年10月底,北京精典博维文化公司陈黎明在发布会上无奈地透露,“这几天我一直跟莫言老师比较紧密地接触,他很无奈也很愤慨。因为,当年的很多朋友都找到他要求再版,或者他不知道的朋友已经在再版图书了。”

直到2017年底,浙江文艺赢得了莫言纸质图书的全部作品独家版权,这场战争才暂时落下了帷幕。

不过,得奖为莫言带来的更多的还是名利场上的光彩。自2006年莫言在中国作家富豪榜上昙花一现后,他的名字便从榜单上消失。但有了诺贝尔奖的加持,其作品的版税收入一路高涨,他在2012年以2150万元的战绩位列第二,到2013年,莫言仍稳居第二的宝座。

莫言获奖就好比蝴蝶扇动了一次翅膀,引起了一系列的联动变化。

在宣布莫言摘得奖项的第二天早盘,文化传媒板块也沾染上了莫言的喜气,股票市场大面积涨停,涨幅位居所有板块前三。股民们为买进“莫言概念股”削尖了脑袋。

与莫言关系匪浅的新华传媒一连三天股价上涨,累计涨幅超过9%。该公司与上海文艺出版社为合作关系,而后者在诺奖出炉前,便集中出版了11部莫言的作品系列。

今年也不例外,热门夺奖人残雪的走红,让中南传媒也尝到了甜头,该公司由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湖南盛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发起设立,昨日,中南传媒股价果然高开。

另一方面,莫言的故乡山东高密,其旅游业也一炮而红,莫言旧居也成为了一处景点。平心而论,这座位于山东半岛的城市,虽然人杰地灵,人才辈出,却并不是旅游的好去处。但对于游客而言,莫言旧居“锦鲤”的属性远远大于其旅游景点的定位。

为了沾沾莫言老师的“文气”,有游客打起了旧居墙面的主意,甚至挖起了莫言的“墙角。”只见这边厢墙角的砖头被挖走一块,那边厢墙皮被抠掉一点,完整的墙面由于游客的到来变得支离破碎。

结语

互联网时代,有关诺贝尔奖得主的细枝末节都会被一一曝光,并被形形色色的直接利益相关者无限放大。放大后,有的,可以满足社会的正常需求;有的,却因为迷信或是强行抢滩蛋糕,变得扭曲和狰狞。

博彩行业的出现,让原本遥不可及的诺贝尔奖演变成为了一场全民狂欢,每个人都可以对“种子选手”评头论足,并通过博彩的方式参与到这场盛典中。无论是大洋另一边的美国总统选举、体育赛事……博彩的触手可以将普通大众的参与度推向高潮。

但,博彩一旦渗透到奖项或赛事本身,也就变了味道。

封面图来自:pexels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单列双列的交互差异,决定了抖音快手不同的分发逻辑。

2019-10-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