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班行不行?”“行啊!”

BOSS直聘 · 2019-09-30
只要职业选得好,每天都是小长假。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OSS直聘”(ID:bosszhipin),作者BOSS学,36氪经授权发布。

“每天想辞职一百遍”

“忙到没时间写简历投新公司”

“30岁转行还来得及吗?”

“贷款没还完,不敢辞职”

“周一不想上班”

……

这些网络口头禅,足以证明大多数上班族对“为什么要工作”的困惑与迷茫。职业是生活方式的选择,更是生存手段。

很多人在没有找到想做的事之前,已经有了工作,又迫于生存,重复这份工作。

这次我们采访了5位不上班的自由职业者。他们之中,有美妆博主,有乐队吉他手,也有文字工作者和手工艺者。为大家呈现剥离了“企业”这个角色,工作会是什么样。从而探寻,工作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

为什么不上班?

亲人葬礼上还在发推送,感觉特别没尊严

狗蛋是一个俄美留学归国的北漂。在辞职之前,从事广告创意、新媒体工作。

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在于亲人的去世。因新媒体工作的职业性质,他在亲人守灵夜依旧忙着在撰写、推送的美妆种草文。甚至字里行间,还要表现出活泼开心的情绪。亲人还没入土,工作繁忙的他就得赶回北京开会,心情五味陈杂。

“一个月为这1万多块钱,活得这么廉价没尊严,就干脆辞了。”

狗蛋做出辞职这项决定,也是出于对工作本身的怀疑。狗蛋认为乙方经常处于食物链最底端。客户修改反复无常,需求五彩斑斓的黑,这份工作早已耗干了他一辈子的热情。

离开,只是需要一个理由而已。

辞职后,精通外语的狗蛋开始从事俄语&英语翻译工作,他主要翻译剧本,但偶尔也会负责合同文件,甚至包括离婚证和小孩抚养权文件。

他认为翻译相对于广告,“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没有修改空间”,报酬不错,工时可控,很好解决了生存问题。

“北京除了神秘的有钱人、网红和社畜,原来还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

同时,因为生活有了不少空闲,狗蛋做了很多之前没时间做的事。他养了狗子,交了不少新朋友,甚至参与了很多艺术表演。

“不上班行不行?”“行啊!”

“不上班行不行?”“行啊!”

但最让他开心的是,终于可以花更多心思做音乐了。他8岁开始弹钢琴,高中时期曾是学校的十大歌手(同期的十大歌手还有现在的陈粒)。可以独立完成词曲、编曲、演唱、制作。

“自认为在做甜甜的流行乐,听的人却说很丧,可能赚更多钱,嘴才会变甜。”

狗蛋认为,在这样竞争激烈的社会,在拥有千万级存款之前,他的焦虑是不可避免,所以要更努力的赚钱、创作。

不上班怎么赚钱?

滴滴司机、网友都可以成为我的客户

咸柠七曾是互联网公司的产品运营和媒体负责人,后来辞职离开北京,先后旅居成都、上海,开始了自己的自由职业撰稿人生涯。

“我很少运营客户关系,客户都是找上门的。”

自由职业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客源,咸柠七从不为此担心。他似乎天生有着诚信气质,很容易与人达成合作关系。

“有的客户是看演出认识的朋友,有的是滴滴司机,还有的是网友。”

咸柠七经常能在生活之中意外碰到客户。有次去德国老牌乐队蝎子的演唱会,机缘巧合和一个本不相识的广告人碰头。

看演出时相谈甚欢,还聊到了各自的工作。对方说“回头有活儿找你呀”。结果他真的拿到了不少生意,甚至成为那个公司的常用撰稿人。

“不上班行不行?”“行啊!”

咸柠七认为这张照片反映了他的工作状态

“我有回头客,但也会对客户say no。”

咸柠七是个称职的写手,却也会有原则地拒绝客户。他曾遇到过业内出名难搞的客户,需求一天变一个样,稿子不断被推翻重写。最后冒着拿不到钱的风险,拒绝了客户的修改,修改也早已超过了约定次数。对方却也表示理解,最后把酬劳付给了他。

“收入不稳定,但时薪确实提高了。”

自由职业收入不稳定,但因为不需要坐班、通勤,咸柠七的时薪比之前涨了不少。

他未来的努力方向,就是把文字和创意做得更加精专,让他的作品能有更大的价值和收益。

“不上班行不行?”“行啊!”

因为时间自由,爱好电影的咸柠七可以任性坐飞机去上海电影节看一周艺术电影

不上班的快乐与忧愁

网上有人骂我的时候,我真的会哭

白三娘是一个抖音粉丝24w+的美妆博主,也是多个平台的签约达人。她的前工作就是做美妆类视频的编导。

“不上班行不行?”“行啊!”

白三娘微博照片

“拍了那么多美妆视频,觉得有的博主也不怎么样”

由于工作原因,从短视频产出到广告合作,她都是熟门熟路。拍摄运作了无数美妆博主之后,她发现网红是一门可复制的生意,于是决定自己单干。

她在各平台开设账号,名头马上就立了起来。当她开抖音时,广告已经主动找上门。

“不上班行不行?”“行啊!”

白三娘的视频曾引起抖音死亡芭比粉试色风潮

“美妆时尚博主,不能让人看到你穷。”

当然,做美妆博主,也有不为人知的辛苦。

因为身处时尚行业,她就算手头不宽裕,也绝对要保持这个行业的“调性”。参加活动时都会咬牙打专车,然后请司机把她送到就近的地铁口。她认为,在接车上绝对不能输。

“他们骂我不赚钱,但我却有钱拿。”

有时视频上了百万,反而会遭到很多用户无缘无故的谩骂,也让白三娘很伤心,甚至有时候被气哭。后来想想,她靠这个赚钱,而这群人骂她却得不到钱,心里就平衡了不少。

“自己在家用手机拍视频,早几年根本想象不到。”

白三娘认为没有规划,也是一种规划。互联网千变万化,永远会出现新的载体。早几年很少有人会知道,在家用手机拍视频也能赚钱。

从事自由职业后,她变得“脾气差”了,不再像上班时那样对客户百依百顺,面对不合理的要求绝对零容忍。因为这个账号不代表任何组织,而代表着她自己,她需要保守底线。

对未来白三娘并不畏惧,“已经穷过、富过了,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过是回去上班”。即使重回职场,她相信自己也会与从前不同。

“已经做过几十万粉丝的网红了,会有底气在。”

不上班的价值感

领导说我证明了设计师跟纺织女工没区别

1年前,梦小逸辞掉了前景可观的UI设计工作,开始做定制手工皮具。

“快30了,想再作一下。”

从小热爱手工的梦小逸,因为一个意外机会接触皮具手作,就“入坑”了。她觉得手作皮具有别于那些高效但雷同的机械工业化产物,可以充分实现自己的造物欲与满足感。

她在微信开了个名叫Seem Less的公众号,对外接单。根据使用者的喜好、个人习惯设计皮具。

“不上班行不行?”“行啊!”

梦小逸手作皮具

“收入很不稳定,没有我家柴犬吃得好。”

客源不稳定,梦小逸有时候一个月都不会有一单,通常需要靠设计私活补贴生活。自由职业之后,她养了一只可爱的柴犬Kona。

Kona成为她独自工作时治愈的陪伴。拮据的时候,Kona吃肉她吃素,煮个西红鸡蛋面就对付过去了。

“不上班行不行?”“行啊!”

Kona是梦小逸的缪斯,让梦小逸开始制作佩戴舒适的宠物犬皮制项圈


“不上班行不行?”“行啊!”

“不上班行不行?”“行啊!”

梦小逸把Kona的可爱瞬间做成表情包,记录它的成长

“就这样笨拙地生活着”

梦小逸辞职后,前任领导曾在朋友圈给她留言:“你完美诠释了格子间的设计师与纺织厂女工之间并没有什么区别。”

她认为,一件特别特别喜欢的事情,要么就直接去干,要么就供起来。她显然无法选择后者。

她很喜欢廖一梅在《像我这样笨拙地生活》里的一句话:

“我的问题是,我知道自己很笨,但没有人相信我笨。我的笨不是脑子不够用不好使,而是在竖着容易和艰难两个路牌的十字路口,我永远选择艰难的那一边。”

不上班搞乐队是种怎样的体验?

爸妈说只要有稳定收入,就还行

《乐队的夏天》火了,但作为乐手的宋昂,心态上没什么变化。他的乐队Lonely Leary(孤独的利里)属于后朋克,相比主流的音乐审美,显得有点孤僻。但大众对于乐队文化的关注,却也让他们的演出票房比从前多了一点。

“不上班行不行?”“行啊!”

Lonely Leary在工作

“上班没什么不好,朝九晚五也能很有价值。”

宋昂来自山东烟台,曾经拥有一份类似国企性质,父母眼中的稳定工作。他已自由职业将近2年,目前更多的收入来自摄影。

宋昂评价上班“挺舒适的”,可以让人生活规律,单位还提供住宿,使得乐队有地方排练。就是巡演好录音不太好请假。这样时间久了,他发现自己不再做出新东西来。

他觉得朝九晚五和自由职业没有孰高孰低,只要做特别热爱的事,能体会到工作的价值就好。只是恰巧自己热爱的事,没办法每天按时打卡。

“不上班行不行?”“行啊!”

Lonely Leary的创作笔记

“家人说回来可以找个银行工作上班。”

对于宋昂现在的工作,家人没有特别支持或是反对,他们更多的觉得乐队只是兴趣爱好,不影响工作就行。不过偶尔还是会向他表达,对他回家的期待,回来可以给他介绍到银行工作。朋友也会劝他回家,过稳定的生活。

“每天睁眼那一刻都会感到焦虑。”

宋昂并不是对现在的生活没有疑问。每天起床,他都会陷入一种自我怀疑:不计回报地玩乐队是否真的有意义?是不是该去找个稳定工作算了?

Lonely Leary是他和朋友大学时期组建的乐队。刚开始搞乐队的时候,宋昂觉得如果出一张专辑,来一次巡演就可以完美解散了。

后来乐队签约了中国最大的独立唱片厂牌兵马司。真的出了一张专辑、办了巡演之后,他却发现,在音乐创造这件事上,这只是一个起点。

“不上班行不行?”“行啊!”

Lonely Leary首张专辑《穿过公园就到了》

“全职乐队的标准在于是否可以带来收入。”

宋昂大部分的时间花费在了乐队上,却完全不觉得Lonely Leary是全职乐队,因为音乐还没有带来主要的经济来源。居住在北京的宋昂限制自己每天总花销不超过60块钱,房租限制在1600一个月。

上班是不自由的,同时也带给人一种秩序感。就像是一棵大树,能够按照众人期待的方向良好生长。但自由创作却需要,孤独、独立地决定自己未来的方向。这个方向是否有意义,没人能给出准确答案。

宋昂不否认自己对于未来的怀疑,但此刻他仍在努力着。“年底就会录新的专辑,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上班的灵魂拷问

1.收入如何?

所有受访者都表示,自由职业收入十分不稳定。建议投身之前,准备有一笔存款,支付房租和基本开销。

2.父母如何看待?

大部分受访者都表示父母不太支持。部分受访者没有将实际情况告知家人。但也有父母对加班生活更加反感,反而表示支持。

3.未来会考虑继续上班吗?

大部分受访者都表示,如果有好的机会,不抵触再次返回职场。也有一位表示,除非家中发生重大变故,不会再考虑上班。

自由职业是一个人的“创业”,经常会面临与社会脱节的焦虑,收入不稳定的压力。从事自由职业,反而要比常人要更冷静,更有目标感。

它也为我们带来了一个课题:你的工作快乐吗?你为什么选择这样工作?

对于自由职业者的采访,并不是鼓励大家不上班,是希望大家能够看到更多不一样的工作方式,有勇气探索职场。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相比已经开卖的华为Mate30系列4G版本,这次获得3C认证的5G版本的标配存储组合皆有所升级。

2019-09-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