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第一股”上市以来首现净利亏损,映客在行业寒冬如何自救?

野马财经 · 2019-09-22
“直播第一股”首次亏损,困局何解?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野马财经”(ID:YMCJ8686),作者宋冠宇,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映客互娱(03700.HK)发布了2019年度中期报告。曾经备受瞩目的“直播第一股”竟扭赢为亏,引发广泛关注。

映客首亏,前期投资“有序撤退”

曾经作为蝉联直播APP排行榜冠军的映客,上市第一年业绩表现可谓亮眼,去年归母净利润高达11亿元。野马财经查询映客历年业绩发现只有去年一年是赚钱的。

2018年7月12日,映客在港交所上市。没想到,刚上市即遭遇“业绩滑铁卢”,高光时刻只持续了半年。

不过,业绩亏损并不要紧,野马财经发现,前期几轮融资进来的股权基金正在“有序撤退”。截止目前已减持近4亿股,约占总股本的20%。

2019年上半年映客实现营收14.86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2.81亿元营收相比,下跌34.9%。此外,映客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亏损达2634.40万元,与上年同期归母净利润9.59亿元相比,堪称“断崖式下滑”。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映客表示由于行业增长放缓影响,导致公司直播业务收益下滑。然而,增长放缓为什么会导致公司亏损?看了财报后才发现,原来是公司大规模扩张,营业收入下滑的同时,成本却没有同比例降低,导致公司亏损。

上半年销售成本10.5亿元,去年同期15亿元,同比仅下降29.7%。相比于营收同比下降34.9%,就显得成本降得有点慢,亏损也就在所难免了。

值得注意的是,销售成本的其中一项——销售及推广开支——甚至还逆势增长23.6%。

因此,由于公司收益大幅度减少,同时成本没有同比缩减,所以上半年的毛利率由去年同期7.8亿元缩减至4.3亿元,降幅高达44.8%。

官方对于销售及推广开支不降反增的解释是:增加了对创新产品矩阵丰富、用户覆盖扩张以及推广活动的投入。然而为何加大投入后营收不增反降?看来,行业大势的退潮,映客即使投入再多的推广费用或许也收效甚微。

野马财经发现,其实映客的业务主要还是靠直播。财报显示映客有三块业务构成,分别是直播、网络广告、其他业务,然而三者占比分别是94.93%、4.74%、0.34%。

不过,映客还是有一项业务收入在大幅增长,就是网络广告业务。然而,由于占比太小,似乎完全可以忽略掉。

当然,抱有一点点希望还是应该的。财报显示,网络广告业务由去年同期的4784万元增长至7035万元,涨幅高达47.1%。然而,占比超9成的直播收入却由去年同期的22.28亿元人民币下跌至14.1亿元,跌幅达36.7%。

如今直播市场的大潮正在褪去,映客也不得不重新改变求生存了。

风口处“横空出世”

直播行业起势于2015年,彼时4G网逐渐普及,映客也于2015年5月正式上线。“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的广告词一度刷屏微信、微博、QQ空间等社交平台,可谓是风光无限。然而,如今5G时代即将来临,映客能否再次借势绝处求生?

这还要从映客创始人奉佑生说起。

奉佑生的奋斗史可谓是非常励志,他从基层人物成为上市公司CEO,换成王大锤的一句话“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来形容他的传奇也算是相当贴切。

1997年,奉佑生从湖南化工工业学校毕业后回到家乡永州市,学化学的他却成为了一名基层公务员——乡团委干部。两年后,他决定放弃这一眼望到头的安稳生活毅然南下珠三角,踏上了走向人生巅峰的旅途。

中国互联网泡沫破灭的那一年,刚刚开始创业的马云、马化腾等一众IT大佬还在泥潭里苦苦挣扎。与此同时,奉佑生到了东莞进入一家卖手机的小公司开始做ERP系统开发,他的互联网生涯从此开始了。

2004年,奉佑生来到深圳加入A8音乐网(当时叫“华动飞天公司”)转向移动互联网产品的开发,他也是该公司的第一位工程师。进入新公司,命运之门似乎就此打开,他也迈开了走上人生巅峰的第一步。

A8音乐网创始人是刘晓松,通过他们的共同努力,奉佑生先后开发了开心听和多米音乐,从多米音乐中奉佑生敏锐的发觉了一个极具潜力的业务——直播。2014年,奉佑生开发了服务于跨国留学生的音频直播软件——蜜Live。

依托于多米平台运营了一段时间后,用户数竟然达到了上百万。看到机会后,奉佑生决定开发一款面向大众的直播软件——映客。

如果说辞职南下是奉佑生走上人生巅峰的开始,那么他放弃蜜Live转而开发映客便是走上人生巅峰的最后一步。2015年5月,映客正式上线。两个月后,他拿到了A8音乐的首笔天使轮投资——500万元人民币。

映客与其他平台主推明星、网红的操作不同,奉佑生决定采取“素人直播”模式,旨在打造一个真正的全民生活视频直播软件。通过A8的加持和自身运营团队的努力,映客首先上线“美颜直播”功能,并在遵循法律尺度的前提之下大幅度挖掘“素人鲜肉小花”,吸引了大量用户进行尝试。

随着4G网的普及度越来越高,直播APP的受众面也越来越大,适逢王思聪投资的手机直播平台“17”于同年10月因涉黄被强制下架,广大用户纷纷转战映客。

天时、地利、人和皆备,映客用户数量从此直线增长。

至2015年10月,映客用户已达到100万,营业收入达300万,并长期霸占直播APP榜单冠军。这家新上线的平台有如锦鲤护体,顺风顺水,看得吃瓜群众羡慕不已。

此后三个月,映客接连获得紫辉创投、金沙江创投、赛富投资基金等公司共计1.09亿元人民币投资,A++轮融资就此完成。2016年9月,又获得腾讯投资、芒果文创基金、嘉兴大马等公司3.1亿元投资,完成B轮融资。

“直播第一股”上市以来首现净利亏损,映客在行业寒冬如何自救?

图片来源:天眼查

彼时,投资人周亚辉甚至表示,映客是自己2015至2016年最辉煌的投资案例。

“横空出世”的映客一时风头无两。成为资本市场炙手可热的“独角兽”后,2017年,映客开始规划上市,它首先盯上的是一家A股上市公司。

成立三年即上市,如何绝处逢生?

2017年5月,宣亚国际(300612.SZ)发布公告称,将收购映客不低于50%的股权。四个月后,具体交易方案公布,宣亚国际拟以现金28.95亿的价格收购映客48.25%的股权。

但是,宣亚国际2017年第一季度的财报则显示,其短期可变现的资金仅有3.6亿元,如何完成近29亿元的收购?

答案是:钱不够,找人凑。借钱的人正是映客。也就是说映客通过借钱给别人来卖身,然后借壳上市。如果该笔交易完成,映客估值为60亿元,映客的全部资方退出,累计套现将达25.5亿元。

让人意外的是,2017年底,宣亚国际表示该交易作罢,映客“借壳上市”的计划宣告失败。因此,投资方的套现计划也只能作罢。

借壳上市失败之后,映客蛰伏半年后决定去环境更宽松的香港上市。

经过资方的推动,2018年7月12日,映客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发行价为3.85港元。开盘后,映客从开盘价4.32港元,一路上涨至5港元以上,涨幅超过30%,市值超过100亿港元。此外,经扣除相关中介费用后,映客共筹得资金10.48亿港元。

映客的创始人奉佑生在上市当日亲选股票代码3700,3代表映客成立三年,而700是因为腾讯的代码是0700,奉佑生认为,映客是一个三年的腾讯。奉佑生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然而,他或许想不到,直播的大潮正在渐渐退去。

从2015年到2018年,映客的上市之路虽然只用了三年时间,但是他只有2018年实现了盈利,今年上半年又转向了亏损。

其实,从2017年的“造星计划”开始始,映客已开始打造专属自己的IP,然而这一举措并未改变映客收入仍然依赖打赏这一事实。

随着抖音、微视等短视频APP的横空出世,直播平台的市场被严重挤压。曾经看直播的用户逐渐转向了更为省时亲民的短视频,导致直播平台用户的逐渐减少。主播也纷纷离开投身于其他平台,使得走向巅峰的映客渐渐人气不旺。

2019年9月20日,映客的收盘价跌至1.11港元。从最高点的5.48港元足足跌去八成,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一元股”。

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2018年报告显示:2017年直播行业用户规模增速明显减弱,增长率为28.4%,预计到2019年增速将放缓至10.2%。

眼看着曾经的“直播第一股”连连下跌,让人唏嘘不已。

对于映客上市后一年又再次亏损,投资人有序“撤退”,你怎么看?映客还能实现自救吗?

(注:封面图片来自pexels.com)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除了共享单车经济等外部因素的短暂提振外,自己的长远出路到底在哪里?

2019-09-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