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被打星支配的恐惧:恶意差评成播客行业难以承受之重

全媒派 · 2019-09-17
谁在决定你的喜好?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36氪经授权发布。

我们已经生活在了一个由星级评价构成的世界当中。

很神奇地,五颗等待填充的星星会成为我们表达情感的重要模式,也成为网络攻击的有力武器。今年年初的科幻题材电影《流浪地球》,就在豆瓣平台上经历了水军刷分而产生大量一星差评的事件。而粉丝们看到电影被抹黑,又集体跑去应用商店给豆瓣APP打一星。由此看来,差评已经成为了一种重要的舆论手段。

今天,全行业都笼罩在评分机制的压力之下。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将视角对准播客行业,观察差评的来龙去脉,讨论可能的解决办法。

打差评,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破坏

JustinDrown主持着一档真实犯罪播客,名为Obscura。开播第一年,Drown获得了粉丝们“压倒性的”五星好评。但在今年7月,节目突然被上百条的一星评分给淹没了。一波差评过后,节目从5分降到4分,最后跌到3.5分左右。

Drown发现,多数一星评分居然没有就自己的不满发表任何意见。“就在那时,我意识到,‘好吧,摊上事儿了。”他猜测,这是一场有组织的破坏。

被打星支配的恐惧:恶意差评成播客行业难以承受之重

播客评分很容易被操控,而且苹果播客已经变成粉丝控评的主战场。他们很愿意抹黑一档节目。苹果的播客服务是该行业中最受欢迎的,也是为数不多的允许用户发表评论的大平台之一。虽然一些主播曾经利用这个特点刷过好评,但有些人也用恶意差评来打击他们不喜欢的主播,让节目看上去很差劲。

这些差评可能会吓跑新用户,但被差评针对的主播表示,他们受到的影响更大攻击让他们感到颓丧,有时会想要关停节目。“一上来就是毁灭性的打击,”Drown说,“你拼尽全力打造节目,换来的却是评分猛跌。要操心的事情可太多了。”

许多播客都被喷过,或者至少收到过大量差评。一个原因是,这些主播本来就是颇具争议的人物。播客营销公司Chartable的数据显示,恶搞新闻节目主持人Bill O 'Reilly的播客评分中,一星占了70%以上。而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播客,一星评分也有40%以上。在这些例子里,差评更多是在表明用户的政治立场。

而其他情况下,差评刷分既有组织,又是蓄谋。粉丝会用差评来捍卫他们在乎的人,或者攻击他们认为活该的人

被打星支配的恐惧:恶意差评成播客行业难以承受之重 今年年初,从美国著名相亲综艺《黄金单身汉》(The Bachelor)走红的其中两位参与者Jade Tolbert和Carly Bass成为众矢之的。粉丝们认定,她俩联合排挤另一名节目参与者Liz Sandoz。她们原先感情不错,三个人共同主持一档名为《婴儿和宝贝》(Babes and Babies)的播客节目,而因为种种恩怨,Jade和Carly故意不让Liz加入她们即将推出的新节目。当新播客节目《知无不言的辣妈》(Mommies Tell All)在3月份开播时,《单身汉》的粉丝们立即展开了恶意差评的攻势。

被攻击的其中一位主播Jade在Facebook上发帖解释了她们的分道扬镳,称这其中存在误会,Liz想另立门户,并不是被她们排挤出局的,网友“用恶意和龌龊伤了我的心”。她还在Facebook的一个群组中写道:“我真的被人们留下的一些评论压得喘不过气来,我一直试图在评论面前表现得很坚强,但我真的感到挫败。”“你赢了,如果你想脱粉,就留下评论,退群吧。”

被打星支配的恐惧:恶意差评成播客行业难以承受之重

根据Chartable的数据显示,这部剧有超过40%的一星评分。Facebook的粉丝群成员后来尝试发起另一种努力,用五星好评来平衡口碑,现在它的平均分是3.5星。

去年,一场类似的恶意刷分活动,直接导致两名记者的播客关停。被卷入其中的节目主播Taylor Lorenz在那之前写过一篇文章抨击Instagram上的网红姐妹花,称她们的母亲隐藏在幕后,是反穆斯林和仇恨言论的传播者。

在两名记者的开播客之后,遭到了Ins粉丝的疯狂攻击。她表示:“像这样的事情,你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我们无能为力,只能很快地关停播客。这绝对是我最想放弃播客的时刻。”

被打星支配的恐惧:恶意差评成播客行业难以承受之重

播客制作人Ross Miller说,他向苹果公司报告了这起骚扰事件,并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表达支持的态度。苹果方表示正在“调查此事”,之后就再也没有音讯了。

平台监管之问:如何考虑差评权重?

苹果公司声明,它会对异常的评分进行监控,并在必要时采取行动。苹果还表示,人们可以在苹果播客APP与官网首页举报不良评论。当Drown的情况被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之后,苹果似乎整治了他的节目评论区,删除了300多条一星评分。

大多数平台都不开放播客评论,而且目前并不清楚现存的评论是否有用。只有苹果播客和Castbox这两大平台能让用户留下公开评论。Castbox表示,其评论功能更像是一个评论区,它的设计宗旨是成为一个“支持对话而不是仅仅留下评论的社区”。差评不会影响节目的“曝光率、排名或相关性”,尽管“用户参与度高的热门评论确实会在听众的信息流里首先曝光”。

Castbox还表示,它不会遇到太多垃圾评论或刷分的情况。如果主播担心信息不公平或者不准确,可以联系公司,公司会“内部审查每个案例”。

被打星支配的恐惧:恶意差评成播客行业难以承受之重

苹果播客的情况完全不一样。第一,它是最受欢迎的播客收听平台,根据2018年的一项研究,它有大约52%的市场占有率。其次,苹果的播客排行榜依赖于一种保密算法,这个算法会把新订阅用户等指标考虑进去。但苹果并没有说明用户评分会怎样影响排名。主播们会常常看平台上的评论,以此判断节目的表现。正面评价能帮到主播和节目,而负面评论,就算影响不了评分,也会吓跑潜在听众。

大多数行业都存在恶意差评的现象。但在播客行业中,问题集中于苹果,而且公司还故意隐瞒了它的算法。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

别让负评杠精打倒你

不过,播客广告公司Veritone的运营执行副总裁Sean King表示,这些评分对于广告商来说并不重要。他说,广告商和广告公司更关心的是“稳定性”,即观众和主播的参与度。他表示:“我们寻找的是高质量、稳定的受众——他们忠实地追随节目,播客主题也与品牌价值一致。这些评分只是衡量参与度的众多标准之一。”

而且,有争议的主播并不等于缺少观众。King说起SiriusXM的主播:“有些听众极其鄙视他,但他们仍然会回来听他的节目。他会是那种拥有高参与度、高下载量,听众很稳定,但分数可能很低的人。他们的分数很低,但最近15集的下载量都超过了50万。我们会考虑这类主播的。”

这就引出了一个真正的问题:播客评分的作用是什么?一个公平的评分系统如何发挥作用?

其他行业已经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电影平台“烂番茄”(Rotten Tomatoes)需要确认用户购买了电影票,通过验证才能评分和评论。游戏平台Steam做了一次产品改进,其中一项是在可能发生刷分的的特殊时期监控评分。

被打星支配的恐惧:恶意差评成播客行业难以承受之重

在烂番茄上评分需确认观影

不可否认的是,批评是自由的,差评是无可避免的。更重要的是,打分者与被评论者如何对待评分机制。或许,我们都应该对喜好和审美有自己的判断,在“打分”成为不可承受之重时,像正面硬杠网络差评的维也纳旅游局那样,大声质问:“谁在决定你的喜好?”(So who decides what you like?)

被打星支配的恐惧:恶意差评成播客行业难以承受之重

维也纳的“Unrating Vienna”(别给维也纳打分)活动,当地博物馆直接把网络杠精的负评“投屏上墙”挂给全世界。图为网友对著名画家席勒的负评。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全媒派特邀作者

腾讯全媒体智库,捕捉全球内容风向,聚焦前沿传媒研究,链接行业先锋人士,发布重磅峰会、报告、招聘信息。在这里,定位未来。

下一篇

房地产语文与一个时代的价值观。

2019-09-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