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不会打仗?那是因为更擅长“贸易战”

人神共奋 · 2019-09-14
一千多年前的“贸易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人神共奋”(ID:tongyipaocha),作者人神共奋,36氪经授权发布。

宋朝不会打仗?那是因为更擅长“贸易战”

宋辽贸易战

以宋辽关系为时代大背景的《天龙八部》,很容易给读者一种两国边境上战事不断、千里无人烟的印象。事实上,自澶渊之盟后,辽国信守承诺,两国保持了一百多年基本和平的状态,直到双双被金国灭亡(所以必要的仗还是要打的),而边境贸易更是达到前所未有的规模。

当然,宋辽贸易对两国的意义大不相同。对于辽国而言,贸易事关国计民生,经济利益是头等大事,但政治上的意义一般,因为实在维持不了贸易,大不了再用打仗的方式去抢。

可对于大宋而言,宋辽贸易金额太小,经济利益有限,以贸易关系维持和平才是关键。北方边境贸易自古就有,但官方主导的以政治为目的的贸易,这是头一回。

大家对宋朝的印象是“积贫积弱”,其实以大宋的国力,真想打,耗也把对方耗死了。可战争实在太烧钱了,汉武帝几场战争就花掉了“文景之治”几十年积累下的社会财富,疆域扩大的同时也使汉朝盛极而衰。宋代官员吸取教训,又特别喜欢算账,普遍觉得真刀真枪地干还不如打“贸易战”。

所以,宋辽贸易就出现了典型的“贸易战”的特征——宋既想以贸易来维持和平,又想通过贸易弱化辽国的实力,最好能使双方的产业经济一体化,永久地解决北方的威胁。

宋朝不会打仗?那是因为更擅长“贸易战”

在敌对两国之间发展贸易,再以“贸易战”的方式去牵制同化对方,这完全是现代人的思路啊。所以宋辽的贸易战又分为出口战、资源战、货币战和文化战,这四大战场。

出口战

贸易战最核心的目标是追求贸易顺差,特别是在金属货币的年代,顺差就是货币流入,而货币就是财富,所以,双方都力求把自己的最有优势产品卖给对方。

北宋出口到辽国的最大宗的商品就是茶叶,茶叶不是什么重要的战略物资,利润丰厚,大宋更是主动加大输出力度。

事实上,胡人并非天生喝茶,而是南方汉人有意培养的结果。因为游牧民族吃肉为主,茶叶可解腥去腻帮助消化,久而久之,这种北方根本无法种植的东西,竟然成了北方人生活必需品,当然也就成了大宋最好的贸易战武器。

北宋加大倾销茶叶力度的结果是,对辽贸易出现了每年八十万两的惊人顺差,最大的榷场一年的利润就足以支付对辽的岁币,所以西方汉学界对“澶渊之盟”的评价非常高,认为这是通过贸易代替两国战争的经典案例。

辽国也在拼命想办法寻找可以卖到大宋的东西。最主要的有两样,先说羊肉。

北宋人的肉类消费以牛羊肉为主,跟今天的内蒙羊肉受欢迎一样,辽羊肉质鲜美,深得大宋人民的喜爱。

但北宋自己也是产羊肉的,宋朝还是担心冲击本国的“畜牧业”,不断地限制羊肉进口,再加上辽羊的进口生意一半掌握在官方手中,这也使得宋辽贸易始终冲突不断。

宋朝不会打仗?那是因为更擅长“贸易战”

两国贸易本身拼的是双方的生产能力,辽国毫无疑问是占不了上锋的,但辽人也不笨,知道占不了大宋的便宜,那我就来个“乾坤大挪移”,做起了“中间商赚差价”的转口贸易。

辽对宋是小国,但对西边的高昌、龟兹、于阗、甘、沙、凉等却是大国,再加上地理位置好,垄断了它们对宋的贸易,辽从宋进口的大量商品,加价卖给了这些国家,所以最后对宋的贸易逆差,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大。

你看,贸易真是个神奇的东西,硬是把马背上的勇士,变成了精于算计的“中奸商”。这个转变,好处是国力大盛,生产力进步神速,但坏处是游牧民族老是不打仗,等于自废武功。

可谓成也贸易,败也贸易。 

资源战

宋史上记载了这么一件事,包拯(就是那个包青天)曾上书说服仁宗取消河北地区的食盐专卖。

大家都知道,食盐专卖是历朝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宋朝政府又是个特别喜欢做生意的政府,为什么包公会出这么个断自己财路的主意呢?

这就跟宋辽贸易战有关了。

前面说了,辽平衡对宋贸易的商品有两样,一个是羊肉,另一个就是食盐。

为什么辽生产的盐这么有竞争力呢?其实本来是没有他们什么机会的,问题就出在大宋的食盐专卖上。官办生意由于腐败横行、效率低下等原因,价格都是没有竞争力的,只能靠政府强行专营,这才让辽盐显得“价廉物美”,成为北方地区最主要的私盐。

虽然宋打击私盐的力度非常之大,贩运二十斤以上就要杀头。但盐是生活必需品,老百姓对官盐民怨极大,而且很多人只买得起私盐,掉脑袋的事也有人做,辽正是看到这一点,才大力倾销辽盐。

包公站在宋辽贸易战的立场上,建议朝廷放弃河北的食盐专卖。河北本来就是辽国势力渗透的前线,你官盐贵,逼老百姓用辽盐,对辽国就亲近了一份,你又禁辽盐,直接就是把百姓推到辽国一边。一旦把老百姓逼反了,你的食盐专卖收入还不及军费的一根小手指头。

最终宋仁宗在财政紧张的情况下,特许河北不实行食盐专卖,以提高宋盐在河北的竞争力,打击辽盐的市场,这也算是“抗辽前线”老百姓的好处之一吧。

既要通过贸易关系维持两国基本的和平,又要防止对方利用贸易坐大,战略物资就成了自由贸易的例外品,这就是贸易战的第二部分——资源战。

宋朝不会打仗?那是因为更擅长“贸易战”

北宋严禁出口的有硫磺、焰硝、卢甘石、竹牛角、箭杆、水银、丹漆等军需物资;辽国主要禁止马匹、粮食等输出。

但在马匹贸易上,却再次体现了贸易战的复杂性。

宋的国土虽然都是农耕区,但宋太祖认为自己打不过辽国,是因为马不行,所以就在河北圈了一百多万亩耕地养马,算是战略物资吧。

可到了后来,人多田少,宋仁宗觉得把农田变成牧场,实在是太浪费了,而且马养得也不好,打不了仗。刚好宋辽和谈了,就变成每年向辽国买好马,土地复耕,可谓一举两得。

可没买几年,辽帝清醒了,宋严禁军需物资出口,我干嘛要把马卖给他们啊?于是一声令下,禁止马匹出口。

这个“贸易禁令”也让北宋清醒了,这么重要的战略物资,怎么能依赖“敌对势力”呢?就算不能“国产化”,也要来源多样化吧。

这就促使宋对西夏和谈,加大西夏良马的进口力度,还大力发展与吐蕃后裔唃厮啰的马匹贸易, 

辽一看傻眼了,出口禁令不但没起到效果,反而“自损八百”,渐渐也就管得不那么严了。这样,北宋通过“多边贸易谈判”,解决了战马的问题,交易所得的战马数量和质量远远超过原先养马的数量。

货币战

按理说,辽宋之间是不可能有货币战的,有也是对宋朝有好处,因为辽是贸易逆差方,出口的东西不足以买回辽国想要的东西,差额只能用货币来进行,应该是货币流向宋才对。

可问题是辽国境内没有铜矿,辽币没有什么信用,交易只能用大宋的铜钱,现在宋辽两国贸易失衡,想要继续下去,辽国就得想尽一切办法得到大宋的铜钱,包括大力发展转口贸易,甚至私铸大宋的铁钱,这就使得宋钱大量流入辽境,辽国成了“宋元区”。

如果发生在现代,这对于大宋是件好事,等于大宋平白无故在所有使用宋钱的交易上按比例收了一笔“铸币税”——今天的美国人就是这么干的。

可问题在于,这是一千多年前的宋朝,不能开印刷机印钞,造币是要实实在在地用铜的。这就导致了一个比贸易战更严重的问题,宋朝的铜钱不够用了。

要知道,宋朝是我国历史上商品经济最发达的朝代,没有之一,而货币是商品流通的血脉,对货币的需求量也非常大,可铸币是官营生意,效率非常低下,整个北宋南宋都受到了铜钱不足的困扰。现在还要供应辽国,自然就更短缺了。

可宋辽贸易是大宋外交的核心,又不能让辽国没有现金。这一逼,最终逼出了宋朝为世界金融史做出的最大贡献,即最早的纸币——交子,但同时,也创造了自我毁灭的“金融恶魔”。

宋朝不会打仗?那是因为更擅长“贸易战”

纸币的出现,短暂地解决了商品流通中货币不足的问题,可尝到甜头的宋朝统治者,突然发现了一个“取之不尽”的宝藏——从今天起,皇帝我想买什么,只要印上一批“交子”,就万事大吉了。

现代人都知道滥发货币的结果就是通货膨胀,可古人没有领教过它的厉害,北宋前期的皇帝还很克制,可到了宋徽宗这个浪漫的皇帝手里,纸币发行量猛增20倍,贬值最高达90%,在金灭宋之前,宋财政实际已经崩溃了。

说贸易战引发了货币战,是有点夸张了,但贸易战总是会暴露一国经济的软肋。

文化战

贸易战中最好的出口对象是奢侈品,因为它能消耗对方大量的金钱,又能消磨对方的意志,这其实是一种文化战,双方在出口奢侈品上,可谓不遗余力。

北宋先是通过平时赠送礼物的方式,培养了辽国贵族对中华奇珍异宝的偏好,然后鼓励绢帛漆器等奢侈品的出口,这个目标差不多是实现了,贵族的奢侈生活,正是辽末朝政腐败的原因之一。

当然,辽国也不甘示弱,“辽珠”是辽国特产,宋徽宗特别喜欢,下面的官吏就纷纷到辽国买,相互抬价,损了自家的国库,肥了敌商的口袋。

文化战的另一个战场是书籍。

宋在与辽贸易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这群马背上的抠脚大汉居然对我大宋的书籍最感兴趣,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是要刺探我大宋军情吗?

一开始,宋是禁止书籍贸易的,可辽人实在是求知若渴,基本都是十倍高价求书,根本禁不住。到后来,宋统治者也发现,人家没别的意思,就是仰慕我中华文化,你看,苏东坡的文集,大宋才刚刚出版,那边得到消息就高价求书了。

书籍贸易的结果是辽国一边倒的汉化,辽国的贵族子弟以精通汉学为荣,选拔人才也要“习读经史”,甚至连皇帝也说出“愿后世生中国”这样的话。

辽人在被汉文化同化的同时,也失去了马背上的传统,再加上两国通过奢侈品贸易互喂“毒药”,最后双双被白山黑水之间的女真人灭了国,可谓“求仁得仁”。

是非功过

宋仁宗年间,西夏元昊称帝,与大宋关系急剧恶化。宋一方面陈兵边境,另一方面断绝与夏的贸易。最终,军事上的成果并不大,但“贸易制裁”的效果却很惊人,西夏物资短缺,物价暴涨,财政濒临崩溃。

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完全融入另一个国家的经济体系时,军事封锁加经济制裁的作用,明显强于单纯的军事行动。最终,西夏不得不坐回到谈判桌边。

历史上,对付北方的游牧民族,中原王朝想了各种办法。汉代先是和亲,用女人解决问题,显然只是个拖延时间的办法;汉武帝用武力打了几场胜仗,耗尽国力也只维持了几十年的和平;唐代的策略是“以胡治胡”,结果引发安史之乱。

宋朝的“贸易战”,其效果应该如何评价呢?

相比之前汉唐和之后的明清,宋的生存环境可以说非常恶劣,先是被唐丢掉了长城和燕云十六州,失去了战略纵深,又恰逢北方游牧民族的全盛期,辽、金、西夏,没有一个省油的灯,更别说那个横扫亚欧大陆的蒙古帝国了。

所以,不是大宋太软弱,而是周边敌人太多太强大。而且单纯的军事行动充满了偶然性,贸易战其实是全面国力的竞争,包括经济、军事、政治、文化的全面比拼,正是“以己之长,克敌之短”,才能使两宋在强敌环伺之下,苦苦支撑三百年。

事实上,北宋之亡,正是因为背信弃议、放弃贸易战,企图毕其功于一役,偷偷与金合谋灭辽,以至引狼入室,在主力军队尚在的情况下,突然死亡。

所以,贸易战已经是宋能拿出的成本最小,结果最好的办法了。

(本文部分内容来自刘欣、吕亚军《宋辽贸易战论析》一文)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