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销书《Super Pumped》作者:Uber的崛起与堕落(上)

神译局 · 2019-09-17
这一切是如何崩溃的。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Uber上个月告诉投资者说自己在第二季度亏损额为52亿美元,这对于一家从未没有盈利过的公司来说是创纪录的,就算它的共享打车app重塑了城市的运作方式。随着它把数百万乘客和司机纳入自己平台的过程中膨胀成为成为独角兽, Uber几乎把当今科技业可能发生的各种丑闻都沾了一遍:侵犯隐私、性骚扰、有毒的兄弟文化、知识产权诉讼,虐待临时工。2017年时,联合创始人Travis Kalanick最终还是被从CEO的位置赶下了台。

由《纽约时报》科技记者Mike Isaac撰写的新书《Super Pumped:The Uber the Battle 》则用能满足大家好奇心的细节记录了那些丑闻。此书叙述了公司的成立与快速崛起,以及导致投资者发动废黜Kalanick行动的种种麻烦问题。Slate作者ARON MAK采访了本书作者Issac,双方讨论Uber为发展不惜一切代价的心态,硅谷创始人崇拜文化的危险,以及Issac为了报道业界最偏执公司之一所采取的预防措施。原文标题是:“He Wants to Be a Cool Startup Founder”。36kr对访谈进行了编译,分两部分刊出,此为上半部分。

畅销书《Super Pumped》作者:Uber的崛起与堕落(上)

Aaron Mak :先说说书名,Super Pumped(热血澎湃),这本书里面的人经常会冒出这4个字。你为什么要选择这个作为书名?

Mike Isaac:我需要一个能真正捕捉到Uber内部氛围(至少是在Travis Kalanick主政期间的氛围)的东西。跟Amazon给公司制定的14条原则类似,他也提出了14条格言或者规则,其中很重要的一条便是Uber员工的“热血澎湃”的程度如何。Travis任CEO时,他们考核员工的方式之一就是要看员工打鸡血的程度,要看看他们在工作中有多热情。这词用得有点俗,不过我想这就是Travis治下想要寻找的Uber员工的典型——那些做好准备随时对工作发起进攻的人。

你描写了Travis Kalanick非常私密的一面 。你甚至写到了他在中学时候的名声。你能谈谈在描写这个人物时自己是如何考虑的吗?

2017年的Uber有着非常扭曲的形象,大多数人,至少在最近,对Uber的介绍都只有“丑闻缠身,糟糕的公司,糟糕的文化什么的。”在我看来,Travis是个引人注目的人物,因为他存在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最终会导致他被淘汰出局,但我认为这个人物有点悲剧性,因为很多成就Uber的东西也是Travis之所以会成为如此引人注目的CEO的原因。从很小的时候开始,除了赢得自己所做的一切以外,他就从不接受任何结果。无论是在夏天卖出几百把小刀,还是成为好事多的顶级推销员,乃至于在非工作时间击败他的所有朋友,爬上Wii Tennis排名的前列。他就是这种好斗的选手,不过我也认为这掩盖了那种想让自己显得很酷的书呆子想法。我想他只是想变得很酷。他想成为一名很酷的的初创企业创始人。而且我认为这种想法推动了今日硅谷很多公司对自我的定位。

看起来你对他都快有点同情了。你觉得这是他应得的,还是说他没有辜负这种强横又有点幼稚的名声?

他最终还是没能缩减那些资产,那些东西后来变成了负债。一个更加成熟的创始人,或者能够更好的跟自己支撑或者创立的公司一起成长的人,也许就不会落得这种下场了。如果他能够及时做出改变的话,他可能还能留在公司,但我认为,对于任何一家融了那么多钱的创业公司来说,10年都是很长一段时间了。所以,10年的负担最终让他尝到了恶果,导致2017年他被赶出了公司。让他的形象不要像一开始的报道那么夸张,我的确认为这一点对我来说很重要。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人,因为发生了很多不同的事情。但最终他未能做出改变,至少没有能及时做出改变。

令我比较震惊的是,这个家伙似乎太孤独了。工作以外,他女朋友和父母就是他主要的社交生活对象了。我想,到了那种时候,这就是你必须要面对的现实。你写了很多关于创始人崇拜的东西。你觉得硅谷会从Kalanick身上了解到有关创始人的什么东西?

我觉得这个可以分两方面看。一方面,我们正处在2019年的科技抵制潮时代,对吧?在特朗普当选后,Facebook的堕落——至少在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在公众眼里已经没那么光辉了,大家开始怀疑创始人崇拜以及赞美二十几岁的天才还行不行得通了。在如何建设这些公司的事情上也许我们应该更加清醒。也许初创公司从一开始就应该试着变得更有远见,并在自己的DNA里面融入更多的道德准则,这可能是硅谷2019年后一个有潜在希望的版本。另一方面,Travis又是一名超级亿万富翁。早期加盟Uber的人在财富可以说都做得非常好,也许我们有理由说,没有谁真正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会看到追随的公司会发展成什么样。

Travis经营Uber的理念是为了增长不惜一切代价,这使得Uber取得了真正的成功,但你觉得到了什么时候这种理念开始对公司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这本书里面谈了很多Uber进入不同国家的做法。我认为他们早期在美国早期就做得很好,空降到当地然后尽快让Uber开展业务。他们的看法是:只要有人试过Uber 几次,就会成为一辈子的客户,这一点最终得到了数据的证实,因为Uber 成为了大家真正不可或缺的产品。但我认为还要看到的一面是,这其实是对全体技术业的一份控诉书,当空降到全球各个你缺乏文化或社会背景的地方时,是很容易激起一些令人不安的事情的,对吧?

我相信2016年的时候Uber在南美,尤其是巴西的发展速度是非常快的。当时该国的经济环境正处在史上糟糕的时候之一。失业率飙升。他们引入Uber时,那些司机都是现金收款的,这导致司机基本上就有点像移动的自动取款机,很容易被该地区的窃贼抢劫。该服务在巴西发展得很快,根本没有对乘客身份进行适当的背景调查,结果导致该国有十几人丧生,对于Uber而言,这实在是一段充斥着残酷和暴力的时期,在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运营以及会产生什么影响的地方就这么野蛮的生长着。

你的书里面对中国也用了不少篇幅。Kalanick对进入中国市场非常痴迷,但即便是那些最大的公司,如Facebook和Google,在那里都失败了。为什么Uber会认为在别人做不到的地方自己可以取得成功?

我想Travis对自己的魅力特别依赖。他个人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他有那种男孩子气,眼睛和笑容都很迷人。他的那种魅力是扎克伯格、Larry Page甚至贝索斯身上都找不到的。也许在这方面他跟史乔布斯更接近一点,他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吸引人。而且我认为他的确相信自己能够跟政府搞好关系。再加上Uber也不是一家内容公司,对吧?它不会遇到像Twitter或Facebook那样的挑战。

公司必须经常去应对外部危机,可是当你真正陷入困境之日,就是当你自己的人开始反抗之时。

所以他以为行,但结果不行。中国人喜欢支持中国的公司,这种情况下滴滴战胜了Uber。

你里面写Uber是硅谷最“男性化”的公司之一。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你认为这对Uber是有利或有害呢?

除了字面意义上Uber有很多男的以外,我认为还有着男性占主导地位以及大男人在内部往往更容易获胜的意思。大家把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心态搬到了内部竞争,用来保护自己的区域或扩大自己的领地,或者增加数量。如果指标没做到,经理就会对属下大喊大叫,所以这种野蛮的征服欲望似乎多半会占上风。

为什么你认为他们永远都无法彻底干掉Lyft ?是因为#DeleteUber 吗?

这一点很有趣,我想大家可能并没有真正意识到。2016年底2017年初时Lyft其实已经一只脚踏进鬼门关了。他们在进一步融资方面遇到了问题,他们的资金不足,乘客量还在不断地走下坡路,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关门大吉。可是2017年,无论是骚扰,兄弟会的有毒文化,还是Twitter上面不知谁掀起的#DeleteUber运动最终导致超过50万人删除了该服务, Uber还来不及出手干掉别人,自己就被一个接一个的丑闻给击倒了。

这让Lyft恢复元气,让它得以筹集资金并最终成为上市公司。光是想到一个没有Lyft 的世界就很让人抓狂了。这样的话Uber将会征服美国市场。

畅销书《Super Pumped》作者:Uber的崛起与堕落(下)

译者:boxi。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近两年来,西安咸阳国际机场以打造“中国最佳中转机场”为目标,强化枢纽集散功能,践行“真情服务”,不断加速各类要素资源流动,展现了陕西新魅力。

2019-09-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